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冷酷魔医少夫人全文阅读 > 推荐悠然新文《凤凌九天:娘子请然低调

第110章 传说中的洞房(求选票啊!)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依然悠然 书名:冷酷魔医少夫人

“兰瞳,兰瞳,你醒醒。”一道来自天籁般美妙如歌的声音轻轻地在她耳边呼唤着,兰瞳缓缓睁开眼,却见自己躺在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地上,在她怀里,吉吉白着脸,紧紧偎依着她。奇怪,难道自己在做梦?“不是,你不是在做梦,是我在跟你说话!”那道声音仿佛听见了她的心声,说话的声音更加清晰有力了,可是兰瞳依旧看不见。“你是谁?你在哪?”兰瞳环顾四周,却一个影子都没能见到。“呵呵,我叫青鸾,你把鸾凤和鸣琴取出来,就能看见我了。”青鸾的声音十分好听,声如珠玉,清脆悦耳,她每次说话的尾音都有些颤颤,就像唱歌一样。

兰瞳惊讶,依言取出了空间戒指里的百音魔琴,刚拿出来,便见一青衣女子出现在她面前,肤如凝脂,容颜若玉,一身青色衣裙翩然素雅,婷婷袅袅朝自己微微行了一礼。难道,世上当真有琴中仙?青鸾见她怔愣的模样,不由掩面轻笑,举手抬足间,美妙而优雅,“我可不是什么琴中仙,我只是一只离了躯体的青鸾鸟魂魄而已,不得不寄居在这张香魂木所制的鸾凤和鸣琴中昶变天下最新章节。”兰瞳这才回过神来:“你一直都在这把琴里?”“嗯。”“那为何之前你不曾出来?”青鸾微微一笑:“不是我不出来,我以魂体寄居在鸾凤和鸣琴里已有万年,却从未碰到过能够与我的魂体沟通的人。

今日能出来,还是拜这处空间所赐,这里是个很奇特的地方,灵气浓郁,自然元素力又十分饱满,我的魂体在这里感觉很不错,若是在外界的话,灵气和这些元素都太稀薄,我的魂体一出现恐怕会直接被扯散了。”“原来如此!”兰瞳点点头,“那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和吉吉应该是被水浪打进了精灵族那个生命之泉的泉眼里,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你应该是通过泉眼进入这处空间的,不过相比起这个地方来说,精灵族的生命之泉也没什么了不起,生命之泉里的生命之水便是这里的灵气和自然元素里凝聚而成的。

那个所谓的泉眼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空间漏洞罢了,只要你能够把这里的灵气和自然元素力凝练压缩,就能炼出那些精灵们口中的生命之珠了。”说起精灵族宝贝得要命的生命之泉和生命之树,青鸾显得有些不以为然。兰瞳听了,不由在心里高呼,尼玛,这回不止捡到宝了,简直是捡了个宝库啊!精灵族的生命之水能够去百病,提升魔法,改善体质,自然,这些生命之珠都能够做到,如果她能练上一颗,岂不是如带着一个可移动的生命之泉?光想想她都忍不住激动!“那,我要怎么做才能炼出生命之珠?”没等青鸾回答,兰瞳身后便传来一道略带好奇的声音:“娘子,你在跟谁说话?”兰瞳的身子蓦地一僵,直到一双大手握住了她瘦削的双肩,她才猛然惊醒,往自己脸上掐了一把,“欸,不是在幻觉!”砚楼凤好笑地看着她,伸出温热的指腹,在她脸上轻轻摩挲一阵,心疼道:“干嘛这么虐待自己。

”兰瞳难得羞赧了一下,她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却好运地被带到这么一个地方,正晕乎着,却连早已离开精灵之森的砚楼凤也出现了,害她以为自己堕入某个自己幻想出来的幻境里。“砚楼凤,你不是已经离开精灵之森,怎么又回来了?听克朵拉说过,你病又犯了?没事吧?”不知不觉中,兰瞳便问出了这许多,恐怕连她自己也没注意到,此刻她脸上下意识流露出几分担忧的神色。一抹笑意划过唇畔,凤眸刹那间升起两道璀璨华光,“娘子无需担心,不是全面发作,我已经没事了。

只是先前精灵族的先知不知因何被列东带走,我去追他罢了。”“那极乐之毒的解法你可问出来了?”兰瞳忙问,这回来精灵族主要可不是趟这趟浑水的,别赔了夫人又折兵才是。谁知,砚楼凤蹙起眉,神色显然有些难看,兰瞳的心不禁沉了下来。“极乐之毒?”从砚楼凤出现后便默默将自己归于隐形人的青鸾乍然听到这个词,便惊呼起来,“现在这个大陆还有人能够炼制如此歹毒的药物吗?”兰瞳回头看着青鸾:“怎么,你也知道极乐之毒?”“嗯,这个东西是当年邪神以炼魂鼎炼制出的一种十分歹毒的药物,溶于水时,无色无味,令人防不胜防啊。

极乐之毒严格说起来也是一种媚毒,能够承受此毒的人,每次发病时不仅会觉得欲火焚身,关键是,中毒者体表温度堪比烈焰岩浆了,触什么,化什么。”青鸾说起这个,脸上的神情也不由微微一变,“若是挨不住这等烈火焚身之痛,那么,中毒者便会直接化为虚无,连灵魂都会被烧灼掉,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种毒如果不是修为极高的炼药师是炼制不出来的,况且,炼制它所需要的药材也不一般猪八戒重生记最新章节。”说完,青鸾惊异地看了砚楼凤一眼,旋即对兰瞳道:“他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第三个能在极乐之毒下坚持活下来的人,另外两个,一个是我的主人,百音,一个是元帝!”“什么?!”兰瞳吃惊不小,元帝和百音竟然也都中过极乐之毒!砚楼凤见兰瞳古古怪怪地对着空气说着什么,但他却有什么都看不见听不到,不免有些着急,但他的见识也非一般,并没有打断她的话,只是见她这会儿吃惊的模样,便再次问道:“娘子,你可是在跟谁说话?”兰瞳这才回过神来,蹙眉问道:“你看不见青鸾?也听不到她说话?”“除了你以外,谁也看不见我,更听不到我说话。

我现在的身体是由这里的灵气和自然元素化成,对于别人来说依旧是个透明人,不过你是鸾凤和鸣琴的主人,自然与别人不同。”“这么说,便只有我能看到你,听到你说话了。”兰瞳说着,便跟砚楼凤转述刚刚青鸾对她说起的话。砚楼凤听了,神情微微动容。“那青鸾,你可知道极乐之毒的解法?”算算时间,距离上一次砚楼凤病发已经过了一年了,极乐之毒怕是要再次发作了,只是如今身处这个地方,没有冰雪,砚楼凤可怎么挨过去啊!想到这,兰瞳不禁犯了愁,一双秀眉拧得紧紧的,砚楼凤见状,轻轻搂过她的腰:“不必担心,就算为了娘子,我也会熬过去的。

”兰瞳一向不是个忸怩的主,既然明白彼此的心意,她便不会再逃避!她抬眸,定定地望进砚楼凤的眼里,攥紧了他的手:“砚楼凤,不论生死,我陪着你便是。”砚楼凤灿然一笑,容色倾城,明媚如画:“娘子,你早就逃不掉了!”早在她嫁给他的时候,他就没打算放开她呢。“逃不掉就不逃了。”兰瞳微微一笑,风轻云淡,其实,她也不过是想着闲时有人陪着一起看那云卷云舒,有困难,能有人与她相依相伴。以前总觉得自由可贵,但心却如浮萍,无所依靠,如今虽然波折重重,但总有个他不离不弃地陪伴着自己,此刻就是他肯放手,她也不答应了。

青鸾在一旁看得恍惚,曾经有对男女也是这般淡然面对生死,他们没有许下什么山盟海誓,面对生死的那一刻,也不过是相拥一笑,说了句,“你活,我便活,你死,我相随。”青鸾忽然笑了,“要说这极乐之毒的解法,你问我就问对了。”兰瞳惊喜:“你知道?”“嗯,当年我的主人百音医术无双,还留下这本医书,那可是她行遍苍穹大陆所收集的各种药材的详细资料和用途,其中还有不少炼丹药方,这极乐之毒的解药便是极乐丹,这里面便有详解。”“这……怎么又要找?来不及了啊!这一次的病症又该发作了,这个鬼地方又没有雪山,如何能挨得过去?”兰瞳一听,忍不住失望。

青鸾神色古怪地看着二人,道:“我说你们到底是不是夫妻啊?”兰瞳美眸顿了顿,“怎么?”她隐约有些明白青鸾的意图了,她不会无缘无故提起这茬的。青鸾细细地打量了她一眼,忍不住道:“我的天,你们成亲都一两年了,你竟然还是处子与警花同居:逆天学生!真难为他竟然舍得不碰你。”兰瞳脸上登时火烧火燎,虽然她是个思想开放的现代人,但她的行为远没有她的思想那般开放,听到这话难免脸红。“罢了,再有两日便是大寒日了吧,其实这样更好,我刚好知道一个法子,可是有事半功倍之效。

”青鸾忽然凑近了她耳旁,悄悄说了几句话,兰瞳怔了怔,秀眉高高挑起,“真要这样?”青鸾郑重点头,“反正早晚要走到这一步的。”兰瞳咬咬牙:“好吧。”只是忙着纠结的她根本没注意到青鸾眼底一闪而逝的狡黠之色。这俩人这么磨蹭,他们不累,她一旁观的看着都累,挺干脆的俩人怎么对这事就这么不上心呢。“娘子,她说了什么?”砚楼凤听不到青鸾的话,却见兰瞳脸颊微红,当下不由奇了,他这个娘子什么时候脸红过?心里猜测青鸾的话,聪明如他隐隐猜到些苗头,只是看到兰瞳这般模样,便没有点破,嘴角的弧度却扬得更高了。

两天里,兰瞳和砚楼凤跑遍了这处空间,按照青鸾的话,找到这么一处干燥却又极阴寒的洞穴,乍一进去,饶是身为战士的她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但她发觉砚楼凤原本高涨的体温在待了片刻之后,竟下降了不少,心中大喜,只是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浑身都坐不住。“娘子,你怎么了,身子不舒服吗?”砚楼凤解开身上本就单薄的衣袍,披在兰瞳身上,温暖的大手紧紧包裹住她冰凉的手,“这地方是冷了点,难为娘子陪我待在这。这样,你先出去吧,这里的温度虽然不比魔兽冰森低,待久了却容易伤身,我一个人能行的。

”看到砚楼凤眼底丝毫不掩的关切,兰瞳微微一笑:“不用了,我说过要陪着你的。”说着她悄悄往他身边移了移,他的身上很暖和,每靠近一分就更舒服一点,砚楼凤低低一笑,索性将她抱到自己腿上,双手圈住她,用自己的体温给她取暖。然而,下一刻兰瞳的身体却陡然僵了起来,她的身下,似乎有什么东西顶住了自己,让她忍不住想逃。感觉到身后传来的灼热呼吸,兰瞳一狠心,将冰凉的小手小心翼翼地从他身上仅剩的一层薄薄的冰丝亵衣悄悄攀了上去,蓦然感觉腰间一紧,她不敢再移动,尴尬地想抽出手,却被一只大手按住,另一手将她往后一掰,按倒在地上。

触及冰冷的地面,她顿时打了个冷颤。砚楼凤忙放开手,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层被子,递给她,却是哑着声音道:“娘子,你快点离开,我的身体太热了,会伤了你。”兰瞳伸手轻轻碰了碰,果然比刚进洞时还要热上几分,再看他的眼睛,已经隐隐有红光泄出。青鸾焦急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别磨磨蹭蹭的呀,现在正是时候,不过一会儿你可能要多受点苦了。”兰瞳脸一热,她可没有表演春宫给人看的不良喜好,就是声音都不行,所以在听到青鸾的话时,她第一个反应是立刻用精神力将空间戒指结结实实地封住了,这才松口气,回身,见砚楼凤因怕伤到自己,竟然离自己远远的,背对着自己。

她又气又心疼,青鸾说过,这极乐之毒也是一种媚药,每次发作那可是比欲火焚身还要痛苦千百倍,那种**比中了普通媚药更加强盛,但因为他无法碰触别人,只能生生忍下。而就在刚刚,极乐之毒只是稍稍冒出苗头,却被她亲手点燃,这会儿看他脸色苍白,便知道隐忍得很辛苦,她刷的一下起身,迅速解开自己身上的衣裳,仅留下一件贴身的兜衣,缓缓走近他。狭窄的洞穴里,他闭着眼,感官却变得更加敏锐,他既渴望靠近她,却又怕自己控制不住,伤了她,这样的痛楚竟比极乐之毒爆发时更加痛苦,他的手紧紧嵌入坚硬冷冽的石壁中,只希望她能快些出去三国之江东我做主。

然而,即使背对着她,也依然能听到她发出的各种动响,脑海中随着那剥落的衣裳臆想出一副香艳的画面,她正缓缓朝自己走来,幽幽的香气随着她的走近越发香沁宜人,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突然,一双冰凉的手从背后抱住他精瘦的腰,他清楚地感觉到两捧柔软深深地覆在他的背上,刺激着他的身体,她低柔带着无限诱惑的声音轻轻从背后传来,“相公,要我……”这道声音不啻于有人堕落的魔音,只这一声,便令他辛辛苦苦筑起的防线彻底垮塌。他红着眼,反被动为主动,一双如玫瑰般嫣红的薄唇带着灼人的温度,深深噬啃舔弄着她的樱唇贝齿,几乎将她的舌根蜜液尽数吞入腹中。

兰瞳脑中一片空白,她从来不知道,他竟也有这般疯狂的一面,她未尝人事的身体青涩却不懵懂,但在他疯狂的纠缠下,她微微惊慌,推拒着。“娘子,我给过你机会了,现在,我不会再给你逃开的机会……”软热的唇舌从她的唇沿着白皙的颈项一路滑下,在她身上种下深深浅浅的红色印痕,直到情深处,一声惊呼,一道低吼,在森寒的洞穴里,激起火热的浪潮。当兰瞳清醒过来时,正好对上那双火热的视线,她不由捂脸,没脸见人了,她竟然晕过去了!都怪他,初尝人事不知节制,若非她受不住求饶,还不知他要怎么折腾。

“娘子……你不冷吗?你再不起来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再……”听到他依旧沙哑,半带暧昧的话语,兰瞳猛然一惊,低头一看,自己竟身无寸缕地躺在一床被衾上,应该是先前迷迷糊糊中被砚楼凤扯过来的吧。她一下惊跳了起来,身子却突然一软,像散了架似的,直站不起来。砚楼凤带着慵懒魅惑的笑声低低传来,不再逗弄她,起身,细细地帮她穿上衣裳。“砚楼凤,你……好了?”兰瞳发现,原本已经覆盖了他近乎一半瞳仁的红光此刻已经消失了,他触到自己身体的手也有了正常的热度,甚至,隐隐有些凉意。

砚楼凤看着她,凤眸微怔:“这就是青鸾告诉你的替我解毒的方法?”早知道这个法子这么管用,他就不该忍到现在才吃了她。兰瞳可不知他心底的怨念,喜悦的眉梢微微收敛:“这个方法是解不了毒的,她说在大寒日男女交合,便可卸去你体内淤积过多的热气,甚至化去一部分极乐之毒,但要完全解毒,唯有炼制出极乐丹才行。”还有一点她没说出口,那就是他们二人皆是男女童身,才能达到这般效果,而且,其实是将他体内的一半毒引到自己身上,若是让他知道,他定然不肯的。

砚楼凤轻轻在她额上贴下一吻:“娘子,辛苦你了。”当兰瞳放出青鸾时,看到她脸上无限怨念的小眼神飞刀一般射向自己,不由忍俊不禁。青鸾心里那个气呀,恨不得赏自己几个嘴巴,那时候她瞎嚷嚷什么呀,又一次错过了人类传说中的洞房……------题外话------传说中的洞房突然来袭,乃们准备好票票扔过来没?月票,海选票,难道是我木有吼,然后乃们都木有动力扔了咩?砸,一定要砸,乃们砸得越多,砚妖孽会更加卖力滴与瞳瞳制造小包子出来哇,不扔票票包子就木有动力跑出来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冷酷魔医少夫人 全文阅读,冷酷魔医少夫人最新章节,冷酷魔医少夫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