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冷酷魔医少夫人全文阅读 > 推荐悠然新文《凤凌九天:娘子请然低调

第118章 大婚之夜(撒票)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依然悠然 书名:冷酷魔医少夫人

连日来,砚王府来的客人可是一个比一个尊贵,送上的礼也一份比一份大,为了稳妥起见,王爷可是直接派了砚老管家出去迎接客人的,毕竟与砚王府有往来的不少人身份那都是相当尊贵的,派见多识广的老管家去迎接倒也是给足了面子。砚老管家望着兰瞳亲自将那几位客人迎入府中,心中惊讶不已,他是知道少夫人为了替少爷寻药一事四下奔波,却不想这一路结识了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看着手中的礼单,饶是见多了砚王府富贵的砚老管家也是一阵惊叹。

千里香的大小姐苏琉儿自是不必多说了,千里香富贵遍天下,她又是少夫人的至交好友,她送这么份大礼倒也没什么。如今跻身a级佣兵团的烈血佣兵团长郭铠也亲自送了礼来,听说少夫人曾在佣兵团里历练过,还参加了那猎宝大赛,便是为了替少爷获取那株比朱花,也算是无意中帮助了烈血佣兵团,正是少夫人出手,才让他们转败为胜,晋了级,成为如今炙手可热的几大a级佣兵团之一。这烈血他倒也听说过,他们在佣兵界口碑极好,都是一群热血的汉子,少夫人眼光当真不错。

不仅如此,这次赫连家的人还带来了斐斯迦帝后送的贺礼,这皇室手笔自然不小。还有神医门门主墨月筠和其妹墨月香都亲自来贺,斗医大会那一举可是令少夫人扬名天下啊。向来隐世不出,但只要是天穹上层无人敢小瞧的凤凰家主金火煜也携其妹亲自来贺,倒是惊了砚老管家一跳,金火煜与兰瞳的交易并没有搬上明面,这些他自然是不清楚大神躺好让我扑最新章节。接下来还有更令人惊掉眼珠的事儿,九魅帝国一向神秘的九帝和一向与人类不相往来的精灵女王克朵拉竟然也派人送了礼来,还指名是给兰瞳的贺礼,这分明是在给兰瞳长脸啊,有这么多当世顶尖人物给她送贺礼,可见她与这些人交情不匪,真真是让所有人惊呆了!前一阵他们的婚讯刚刚传出,便有人曝出她乃是湘城一个小小家族的庶女,甚至还挖出当初她是一个不能修习魔法和战气的废物,一时间对于砚王府这位少夫人不知多少人持着有色眼睛看待。

不少官员家欲把自己女儿送入府而不得,明面上不说什么,暗地里总是不满的,砚王府砚少他们可不敢造谣生事,这位新少夫人他们可巴不得她名声臭了,入不了王府。谁知不过几日,沃兰城里便有这许多人物给她送了礼来,这随便一个可都不是他们能得罪得起的,庶女又如何,人家现在可是堂堂神医门名誉长老,医术了得,斐斯迦帝国声名赫赫的赫连家是其外祖家,背景了得,听说她当初徒闯那可怕的精灵之森,甚至救了精灵女王,实力更是了得!这样光芒四射的女子,谁还看得到她那小小的出身!兰东明一向是个精明的,在沃兰城这一阵没少在外边活络,他原就想着将兰家迁往权贵之都沃兰城,不想这回打听到这么多他平日里只能从传闻里听说,见都不曾见过的大人物给自己女儿送贺礼,听说他们与自己女儿交情匪浅,兰东明一下呆住。

想不到兰瞳竟有这等本事!砚王府这几日可是当真热闹,砚楼凤兰瞳亲自安排,将这些身份尊贵的客人一一安排入住府中。月亮和苏琉儿可是兰瞳的老朋友了,知道兰瞳忙碌无法分身,便自发帮她照看着第一次来王府的金闪闪和墨月香,月亮和苏琉儿性子爽朗,金闪闪天真可爱,墨月香娴静温雅,四人一起气氛倒也欢畅。另一边金火煜、墨月筠、云卓、竹远扬、郭铠等身份都是不俗,自然由砚楼夫妇凤亲自招待,砚王爷过来打了声招呼,便又去前边招待他的好友去。

郭铠感叹不已,这一路行来,砚王府里行走的哪一个不是当世顶尖人物,这砚王府的主子一个个牛叉哄哄,请来的客人身份皆是不俗。“郭团长,单大哥,赵叔和老林他们可还好?”这一群人中,墨月筠、云卓和竹远扬是认识的,自然有许多话说,金火煜一向话不多,且身份也尊贵,没人敢随便搭话,剩下郭铠一个坐着有些尴尬,兰瞳便笑着与他解了围。一提到这几个人,郭铠便笑了:“哪能不好,如今大海也是团里的一把手了,单大维还是那副样子,不过这小子前年出任务时,救了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后来那姑娘便嫁了他,虽然她只是个普通人,不过跟大维感情好着呢,现在都有身孕了,这家伙现在日子美着。

老林是个有主意的,自猎宝大赛后,可就变了个人一样,有勇有谋,他说这都是你的功劳啊。”郭铠本就是个爽朗性子,一提到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那话匣子就打开了,眼前这些可都是年轻气盛的,听着郭铠说佣兵团冒险经历,一个个都加入其中,不时发问着,这边倒也融洽了起来。金火煜微笑倾听着他们的话,并未插嘴,兰瞳轻轻对他道:“凤凰家主,闪闪那件事儿有着落了,你跟我来一下。”金火煜眼睛一亮,招呼了金闪闪跟着兰瞳一起进了一间偏厅,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个上好的青花瓷瓶,“这里面共九颗,用法比较麻烦,我已经给你写了下来。

”“多谢砚少夫人。”金火煜紧紧握着手中的瓶子,目露感激,“这百枚宝石我回去后便着人与你送来。”“不必了,是你先帮的我,我这也算是投桃报李了反琼瑶之总领太监最新章节。”兰瞳微微一笑,看着金闪闪道,“更何况,闪闪是我的朋友,我只是尽我所能帮她,难不成还向她索取报酬?”金闪闪笑嘻嘻道:“哥,你就收下吧,我决定了,我要跟着兰瞳,身体力行来报答她!”金火煜听了微微一怔,旋即笑了:“我这个妹妹最是鬼灵精,那就劳烦砚少夫人多费心教导一番了。

”他这辈子最糟心的是,这个妹妹自己管束不了,难得她不四处乱跑,跟着兰瞳他也是放心的。兰瞳讶异,竟然不反对,不过她身边的人不少,也不差她一个。又与其他人问候了一声,她才跻到苏琉儿身边,浑身放松下来,苏琉儿看得直发笑:“想不到你这清冷的性子招呼起人来竟然比我还玲珑。”兰瞳嗔了她一眼:“小瞧人了吧。”她前世好歹也是贵族大小姐,这么点招呼人的本事没有还怎么混!“行了,知道你能!”苏琉儿伸手点了点她的头,二人的亲昵换来墨月香羡慕的眼神,她看到过兰瞳冷酷果决的一面,也看到过她冷静稳重的一面,就是不曾见过她如此俏皮,看来她与琉儿姐感情很好。

两人笑闹了一会儿,苏琉儿才说到正事:“兰瞳,我娘醒来了。”“真的!”兰瞳握了握她的手,“那她现在情况如何?”“还不错,上个月我回家的时候她已经能下床走几步了,躺在床上太久,身体有些僵了,相信不用多久就能恢复。”苏琉儿说的时候,眸底溢出满满的笑容。兰瞳心里琢磨着,她上次在天穹之南炼了许多丹药,其中不少性温和却又适合调补身子的丹丸,正好让琉儿拿几颗回去给顾清璃调补身体。“对了,兰瞳,跟你商量个事儿,你也知道我们千里香的产业主要在斐斯迦帝国和九魅帝国,前几年就打算在奥兰帝国也发展起来,可是当时碰巧遇上神器出事那事儿,便一直搁浅了下来。

最近我爹又提了这事,不过做我们这行在任何一个帝国发展都需要有个靠山,我爹的意思是给你三成的股份,让你在奥兰帝国多照看着千里香如何?”兰瞳暗暗咋舌,苏羽冠可不愧是千里香的大老板,这出手可够阔绰的!虽说琉儿说的都是事实,可千里香是什么势力,在奥兰帝国发展的话,即便他们不找靠山也有人会给他们行方便的,这靠山一说不过是个借口,实际上是想将这三成股份白送给自己。不过她明白,他是想报恩,自己医治了顾清璃,他便送这么一份大礼给自己,当真是赚翻了!千里香的收入就是皇室贵族都眼馋得很,即便富有如砚王府也绝计是比不上千里香的,搭上这条线便是稳赚不赔,即便只是奥兰帝国这一部分的三成股份都已经是相当可观的了,况且还不用她出一分钱。

“琉儿,你觉得这种好事我会拒绝?”兰瞳忍不住笑出了声,人家想报答自己,还得说得这般小心翼翼,怕是兼顾着自己的自尊心了,这么好的事儿她哪会傻得推拒。苏琉儿一把跳起:“好啊,我就知道你这小妮子不老实,亏得我还这么小心,找打!”兰瞳难得兴起,与她玩闹了起来,心道,再过不久,她也是个小富婆了啊。忙碌了十来日时间,几乎他们宴请的一些重要宾客都到齐了,兰瞳和砚楼凤的婚礼也即将开始。在这之前,赫连绮罗想重新绣一件神之嫁衣已经来不及了,先前给兰瞳那件是她十三岁的时候所穿,如今身量又高了,自然穿不进去,便又拿来修改一番,有赫连绮罗的巧手绣制,连一丝缝儿都瞧不见,再增点了些许装饰,看起来更加华美,艳丽中不乏贵气首长大人的小小妻最新章节。

而在得到砚王府要给二人举办婚礼的消息时,赫连绮罗又连日给砚楼凤绣制新郎服,男子的服饰比较简单,她先前又给他做过一件,如今再做便快了不少,赶在二人大婚前,终于做好了。王爷王妃看着二人精美到令人惊叹的衣裳,对赫连绮罗的手艺赞叹不已,果真不愧是天衣神绣!婚礼这日,兰瞳身着神之嫁衣,在无数惊叹的目光中,与砚楼凤拜了堂,被众人簇拥着进了栖凤轩新房里。这里的婚俗开放,新年无需带红盖头,二人容貌本就绝美,如今更是光艳四射,让曾经无数疯传的谣言不攻自破。

兰瞳气质不凡,艳丽中不失清新妩媚,砚楼凤俊美绝伦,气质慵懒中带着一丝丝邪魅的诱惑,两人立在一起,成了众人羡慕仰望的一对金童玉女。这一夜,砚王府中彩灯华宴,喧闹之声不绝于耳,在栖凤轩对面的屋顶上,一角白衣翩然而动,一双雾色眸子迷迷蒙蒙,在望见那一片艳红之后,陡然射出一丝冰寒的光芒。“她不是……她竟然不是……”一道雾黑的气息从那一身雪白上腾起,一股飓风席卷而来,破入新房。新房中的兰瞳蓦地朝一旁侧滚过去,躲开了这一击,透过洞开的房门,望向那道远去的身影,眼神凌厉,是他!可为何今夜看到的他身上的气息与平日不一样?听到动静赶来的砚楼凤和奥斯都、王爷王妃等人见门口洞开,兰瞳浑身肃杀,不由吓了一跳。

“瞳儿,你没事吧?”砚楼凤走到门口,便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他要对瞳儿下手么?“没事。”奥斯都不满道:“我孙子的婚礼,竟然还有人来捣乱,我去看看,让我抓到非废了他不可!”王爷忙拦住奥斯都:“老爷子,等等,人已经走远了,总不能叫客人晾在这,我明日便派人好好调查一番。”“也好,总不能让他跑了。”看到人没什么损伤,这婚宴也喝得差不多了,众人便纷纷告辞,王爷王妃将奥斯都哄了回去,才回到栖凤轩,同来的有赫连绮罗和卫放。

“媳妇儿,你没受伤吧?”王妃将兰瞳上上下下查看一番。兰瞳微微一笑,摇摇头,“母妃不必担心,那人没伤到我便被你们赶来给吓跑了。”王爷见状,抚慰了她一番,便拉着王妃先行离开,赫连绮罗见二人离开,这才拉着自己女儿的手道:“看得出他们对你很好,我也就放心了,今日之事你务必要小心些。”“我知道了娘,天色晚了,你先回去,卫叔在等你呢。”兰瞳语气里带着一丝促狭,赫连绮罗微微红了脸,虽已三十多岁,但由于这几年保养得好,看起来也不过二十来岁,此刻烟霞遍布,竟有一丝别样的风情。

兰瞳朝不远处的卫放使了个眼色,将赫连绮罗扶了过去,“卫叔,我娘可就交给你了。”“知道了丫头,我可是把你娘当眼珠子护着,叫砚楼凤那小子学着点。”卫放为人豪爽,他自得了兰瞳的支持,不予余力地追求赫连绮罗,经过这两年的不懈努力,她好不容易向自己靠拢了,这回竟然愿意让他作陪来奥兰帝国参加兰瞳这丫头的婚礼,已经够他欣喜的了。听到卫放这话,赫连绮罗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了,瞧他胡说什么重生德意志最新章节!兰瞳凑到赫连绮罗耳边,以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娘,卫叔是个专情又长情之人,依我看真的适合你。

我知道你对兰东明的事还耿耿于怀,可卫叔不是他,你应该了解,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卫叔,那便直接拒绝他,不要让他白白蹉跎了岁月,若喜欢他,娘便拿出年轻时的勇气告诉卫叔,我相信外公和舅舅可是支持得很。”她知道,赫连绮罗也不是个拖拉之人,只是心里的感情创伤未愈,不敢轻易接受别人,她这么说也只不过是想推他们一把,她看得出,赫连绮罗对卫放不是没有感情的,相信她会做出明智的决断。赫连绮罗点点头:“你啊,娘倒需要你来教训了,行了,我知道该怎么做,倒是你不介意他做你后爹?”“只要他对你好,我把他当亲爹。

”兰瞳后面这句话虽然依旧很低,但足以让站得不远的卫放听到,只见他眉头微挑,旋即想到了什么,乐得眉开眼笑。送走了赫连绮罗,砚楼凤看着被打破的房门,心中将那人咒骂一番,抱着兰瞳去了她先前住的悦兰阁。夜澜人静,砚楼凤望着两人身上红彤彤的衣衫,眉头高高挑起,“娘子,你今晚真美。”兰瞳睃了他一眼:“言不由衷。”瞧那眉头隆得小山包似的。“真的,我发誓!”他似模似样地举起两根指头。兰瞳打下他的手,眼一眯:“别想扯开我的注意力,你知道我会问的,你知道是谁对不对,或许父王和母妃也知道,他们今晚的表现挺可疑。

”砚楼凤从背后搂着她纤细的腰肢,闻着阵阵沁入鼻端的幽香,伸手将她满头的发钗一一卸下,顿时一头瀑布般的长发倾泻而下,在柔和的魔法水晶灯光下,她微微向后仰起的容颜异常美艳,少了几分端庄,衬着那精美绝伦的神之嫁衣,不觉中释放出一丝慵懒妖娆的媚态。红唇因为佯装生气而微微嘟起,少了几分平日的清冷之色,多了一丝俏皮,砚楼凤一个没忍住,轻轻在她唇上啄了一下,“都说**一刻值千金,我们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都浪费了好几万金了。

这事儿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明日我再慢慢与你细说也不迟……”说着一张薄软温热的唇已经将她没来得及反抗的话语悉数含入口中,只余下她带着薄怒的脸上愈发的嫣红。她欲伸手去推他,他反手将她纤细的双手一攥,反转身体,将她摁在桌上,直吻得她晕头转向,再也想不起之前欲问何事。修长的指尖挑开她的领口,一丝寒风滑入,他细密的碎吻立即填上,燃起点点热浪,略带着一丝凉意的指尖沿着领口缓缓下滑,暖唇随着指尖的撩拨,沿路而下,感觉到身下娇躯轻颤连连,他灵巧的大手滑入腰际,那方软带松落,手微抖,衣襟散开,胸口敞露。

他微微一顿,望着她胸前那抹红艳艳的阻碍,双眉微蹙,雪白的牙齿一呲,露出一抹戏谑之色,一手握着她丰软的腰肢,一手已然滑到背后,扯住一根细带,头一低,张嘴咬住那抹艳红的边缘,扯下,傲然雪峰赫然入目,两抹红梅迎风颤抖,凤眸染火愈发邪魅潋滟,大手毫不客气肆意把玩,空着的另一手上下求索,在她本就紧绷的身子上不住煽点着火苗,低低的极力忍耐的申吟终于忍不住从她嘴里溢出,仿佛诱人深入的魔音。感觉到身下涌动的轻颤和不安,砚楼凤可不打算再忍耐,大手一抄,抱起已然媚眼如丝的她快步走向宽大的床榻,迫不及待地覆身再度吻上愈发娇艳的红唇,罗帐滑落,一缕指风飞向魔法水晶灯,光灭,床榻之上隐隐传来的粗喘低吟交织成曲,伴随着夜色渐浓,经久不息……------题外话------期待已久滴大婚终于到来,撒选票没?。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冷酷魔医少夫人 全文阅读,冷酷魔医少夫人最新章节,冷酷魔医少夫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