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冷酷魔医少夫人全文阅读 > 推荐悠然新文《凤凌九天:娘子请然低调

第136章 教训周子杭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依然悠然 书名:冷酷魔医少夫人

这条小径是通往宿舍的,往前分为两条岔道,一条通往男弟子的居所,另一条是通往女弟子的居所,那人正好站在岔路口寡妃。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各堂事务均已忙完,这时候路上往来的弟子不少,听到男子那冷飕飕的声音,不少人都停住了脚步,站在一旁看热闹。前几日兰瞳和何茵茵结怨的事在六堂里早传得沸沸扬扬了,只不过近日要准备六堂医会,且加上兰瞳几日前静风堂门口的震慑,一时间倒没人去搭讪或者找茬,不过,兰瞳刚拜入仙府门下,还没成为正式弟子就与疾雨堂那个不可一世的大小姐杠上,却至今还能好好待在仙府里,当真本事不小,这件事也让她在仙府的名声传了来开。

不过兰瞳刚入门,每日不是窝在静风堂里,就是在宿舍中,来了几日,除了那日被何茵茵挑唆着到静风堂寻事的人,大多数人没见过她。今日她被人在小径上堵住,且一听说这人便是几日前众人口中那个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敢胡乱挑衅何茵茵的兰瞳,当下不论男女都起了好奇的心思,围了过来。在看到兰瞳抬起头的那一刹,那些男弟子们皆连连吸气,惊艳不已,暗道,难怪何茵茵会去找她晦气,长得这般美貌,有哪个女人不嫉妒的?又听说静风堂的祝白对她很是不错,也难怪何茵茵看她不顺眼了。

女弟子们看着她目光就有些复杂了,有同情有怜悯,有嫉妒有幸灾乐祸。其实这些事儿她们或多或少也遇见过,何茵茵对五堂的女弟子们向来是不怎么顺眼的,尤其是飞雪堂,飞雪堂里都是女弟子,其中不乏美貌的,所以甚是不得何茵茵的眼,经常没事给她们使个绊子,教训她们,所以人群中有不少飞雪堂的女弟子看着兰瞳的目光就带着一丝同情。何茵茵向来自诩美貌,而她确实也长得杏眼桃腮,粉若桃李,在五堂中有不少弟子都倾慕于她,不只飞雪堂,其他几堂中有几个美貌女弟子刚进来时也都收到她的警告,对她十分敬畏。

可这会儿静风堂新进的兰瞳不仅美貌远胜于她,还抢了她心仪的男人,这天之骄女哪受得住,可惜听说这兰瞳也有些手段,竟然把那日前去找茬的弟子们给迷得团团转,估计这会儿何茵茵都要气炸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替何茵茵出头!顿时一众围观的弟子只觉得这一出有些看头。兰瞳转身,缓缓抬头,望向对面的男子,这人长得其实不错,只是面貌偏阴柔了些,长着一双细长的眼睛,眼里不时有邪光冒出,周身散发出一股阴寒的味道,盯着兰瞳的目光就像一条阴毒的蛇,让人心中发凉,她瞥了一眼他腰上的木丹牌,还是个正式弟子。

“我原以为,当日的事情我都已经说清楚了,何茵茵那种性子,她不欺负人就已经不错了,却来赖我欺负她么?”兰瞳说得淡然,却也没将男子冷厉的眼神放在眼里。“我说你欺负她就是欺负她!”男子冷哼一声,“从小到大,她就是六堂弟子和师叔伯们捧在手心里的宝,谁都舍不得苛责她一句,若不是你欺负她,她怎会哭得那般伤心。今日我倒要看看,你这女人除了那张脸还有什么能耐!”说完,男子双手置于胸前,口中念念有词,结了几道手印,扬袖一挥,便有几颗硕大的火球飞向兰瞳。

兰瞳冷眼一瞥,不过是个统领级魔法师罢了,竟如此嚣张!正要动手,突然面前蹿出一道身影,一道寒光闪烁,方才向她袭来的火球便被那光芒破开,消失不见。“周子杭,你别欺人太甚,堂堂惊雷堂大弟子竟然欺负一个刚拜入师门的女弟子,算什么本事?”兰瞳定睛一看,挡在她面前的正是祝白,他今日刚采齐了药材,正要送往师傅那里,不想正好看到周子杭对兰瞳出手,当下想也不想拦了下来婚宠军妻全文阅读。“祝白,你终于肯出来替她出头了,我以为你这个缩头乌龟已经不敢见人了呢!茵茵对你好,你不珍惜,竟然还趁我不在,帮着一个刚仙府的女人给她难堪!好,我不对女人出手,你替她来战,今日我必定替她好好教训你,以后你休想再对茵茵动什么念头!”周子杭冷冷逼视站在兰瞳面前的祝白,眸底流露出几分阴毒。

兰瞳看得出,祝白平日怕是早与周子杭有了过节,她与何茵茵的事也不过是一条导火线罢了。只听祝白微微勾唇冷笑:“我本来就没对她动过什么念头,当日是她言语侮辱兰瞳在先。”周子杭巴不得祝白不喜欢何茵茵,不过他与祝白不对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这次六堂医会他又是自己最大的对手,如果能在这里伤了他……自己便有望夺冠。平日里这个家伙总是待在静风堂,要么各自因任务外出,倒是很少碰过面,只是现在谁不知六堂四代弟子中魔法和医术最好的便是他们两个,二人锋芒隐隐盖过六堂其他弟子。

只是这次六堂医会,上面有示下,说是要从四代弟子中选出一名优秀弟子培养成丹师。在仙府中,谁都知道丹师的地位何等尊崇,整个竺遗仙府也只有掌门和三位师祖才是真正的丹师,而六堂包括他们的师傅和其他五位师叔师伯虽然在医学一道上天赋异秉,却都没有一个能成为真正的丹师,这其中不仅仅是因为成为丹师的条件苛刻,也是因为仙府资源有限,要培养出一名丹师,光是在炼制丹药的过程中,就不知会损失多少药材,别看仙府中药田一片片,实则这么多年来,造就仙府的四位丹师,所用药材和金钱已经数也数不清了。

这一场六堂医会,其实并非主要为了考核,而是为了选人,这一点想必祝白也明白,整个四代弟子中,最有可能被选上的,只有他们俩,所以一直以来,周子杭很是敌视祝白,不仅仅因为何茵茵,丹师人选一事,才是他看祝白不顺眼的最大原因。当下,他再也顾不得许多,手中再度飞速结印念咒,数道火箭直奔祝白门面,祝白不防他说动手就动手,好在他不仅仅是魔法师,也是一名战士,只是战士的修为在达到中级战士的时候,便没有再继续修炼,魔武双修又岂是那般容易的,即便他勤奋非比常人,却也不若兰瞳这个拥有着变态天赋的人,但他志在成为丹师,所以最后不得不专精魔法的修炼,偶尔有时间也习练一下战气,并未荒废。

战士的身体协调性不错,他本离周子杭不远,很快就地一滚,避开了那几道魔法火箭,取出一根镶嵌着红宝石的魔杖,念了一串咒语,对着周子杭挥过去,就见一片火呼呼吹来,周子杭倒退几步,双手连连结印,顿时火光四溅,周围围观的人虽然怕引火烧身,但周子航和祝白乃是四代弟子中实力和医术都是最强的,此时看两人打斗,又舍不得离开,当下只能退得远些。专注于看两人打斗的众人没注意到,祝白身后还站着一个兰瞳,可不论他们俩怎么打,那流火怎么飞,都似乎没能飞近她一米内。

不多时,两人已打得狼狈不堪,一个身上被火烧了个洞,一个头发被烧焦了,倒真是实力相当。突然,周子杭的目光微不可见地闪了闪,他注意到祝白身上背了个小包袱,隐隐散发出些许药香,刚刚不论怎么打,他都不肯拿背面对着,宁肯让他烧穿他的衣衫,也不会让那个小包袱有一丝一毫的闪失,他知道里面可能是一些药材,前些天听说清华师叔病了,莫不是替他寻的药材吧?他心念一动,嘴角勾起一丝狞笑,轻喝一声,“火焰刺!”“火之盾!”却见那本来是一根根刺状的火焰陡然连了起来,化成一条火刺鞭,对着祝白的下盘一扫,祝白不想他竟是在骗自己,当下来不及挡,只能侧身一滚,身体自然下伏,眉头也已经不觉皱了起来,这周子杭当真要跟他拼命吗?招招下的都是狠手,他虽然多以防为主,但也禁不住他这般挑衅,再温和的人脾气也上来了星光天使泪最新章节。

正当他要起身反击时,却猛地见那鞭子自自己身上呼呼扫过,只闻得一股布葛烧焦的味道,他暗道不好,立刻扯下背着的包袱,果然烧着了,这可是他好不容易给师傅寻的药材,晚了师傅的病可就没救了!当下他顾不得和周子杭动手,也顾不得烫手,立刻拍打起包袱上的火。这时,一道大喝声夹杂着一丝寒凉的笑意陡然在自己耳旁炸响,“赤炎斩!祝白,接招吧!”手上的包袱经他这一拍焰火是灭了,可他也来不及躲闪,抬头间见那赤炎斩已经落下,近在咫尺,他下意识抬手去挡,恍惚间他还看到对面周子杭眼里露出的狰狞和算计。

他猛然回过神来,手!没了这手,他还如何行医炼丹!周子杭,你好阴毒的诡计!祝白心念斗转,很快就明白自己遭周子杭算计了,他竟是要六堂医会前让自己失去竞争的资格!这些念头都只是在电石火光之间在他头脑中闪现,然后手已经来不及收回了,那一束入刀锋般炽烈而锋利的火刀几乎挨落在他那只抬起的手上,周围传来一片惊叫声,他痛苦地闭上眼睛。砰!一道低低的闷响在耳边响起,却如惊雷一般,炸得他心底发疼,然而半晌,他却未觉得自己身上有任何疼痛,睁眼一瞧,他还保持着刚才抬手抵挡的姿势,而他头顶那只手,还好好地留在手臂上。

这是怎么回事?他睁大眼睛,这才看到距离自己的手腕半寸处,一根青葱般脆嫩修长的手指堪堪挡住了落下的火焰刀锋,循着手指往上一瞧,那容颜若月的女子面上披上一层寒气。只见她的手指轻轻一挑,那火焰刀锋顿时化为虚无,连她那根葱翠的指头都不曾伤及分毫。再经过这么一层变故,周围的惊呼声早已安静下来,众人惊讶地看着原本就站在祝白身后,一直在受他保护的兰瞳此刻挡在他面前,更是在危急时刻,一指头就化解了周子杭奋力而又冲满心计的一击。

她的神色依旧淡然,眸中却带着三分冷酷,刚才那一指的巧劲化去周子杭的一击似乎对她并不算什么,她只冷冷地看了周子杭一眼:“似你这般阴毒诡诈之人,不配做他的对手!”她抬手一指,一道战气迅疾蹿入周子杭体内,令他浑身一颤,紧接着浑身痉挛起来,一张脸扭了起来,似十分痛苦,那双眼里渐渐露出狰狞愤恨之色,“好个狠毒的女人!你敢杀我,我师傅不会放过你的!”“我说要杀你了吗?”兰瞳轻轻勾起唇角,满脸不屑,连看都不看他,从祝白手里接过包袱,淡淡道,“你这人太阴毒,我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现在是不是觉得手没力气了?”闻言,周子杭脸色大变,身体倒是不再痉挛了,只是那双手似被什么东西定住,一分力气都使不上来,“你对我做了什么?”“说了,以牙还牙罢了,你现在知道手对医师的重要性了么,不论是切脉,开方,行针走穴还是炼丹,没有了手,医师还能是真正的医师么,一双完好的手对医师有多重要,你不懂?那便先自己尝尝其中滋味,想通了到静风堂向祝师兄道歉,我自会给你解开。

”周子杭这才微微放下心来,原来是吓唬他的,他还以为自己的手已经废了,不过也不怕,师傅医术高超,总不会比不过一个初入门的小丫头吧?他嗤之以鼻,让他给祝白道歉,这不是丢他的脸,丢惊雷堂的脸吗?六堂里,谁都知道静风堂和惊雷堂之间不对头,据说惊雷堂堂主傅江与清华医师有过节,是以两堂之间偶尔擦出些火花也是正常,而静风堂大弟子祝白和惊雷堂大弟子周子杭也因为两人皆在医学上天赋异禀,实力相当而总是有所摩擦,再加上前段时间传出的,六堂医会上会选出一名优秀的弟子进行培养,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机会只有一次,人选也只能有一个,因此这几日惊雷堂和静风堂之间更是暗流涌动,所有的人都盯着这两个人呢婚宠一一我的豪门小娇妻。

只是不想,他们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打了起来,可围观的人纵然有千般想法,却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周子杭使了诡计要烧那个让祝白十分宝贝的包袱,结果却被静风堂新入门的小师妹兰瞳给教训了?周子杭是什么德行其实五堂的弟子们都知道,为人阴毒狠辣,手段残忍,五堂弟子被他欺辱个遍,却因为实力不及他,学医的天赋也不及他,只能忍气吞声,相比起来,他们心里更偏向祝白一些,此时见他被那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美貌无比的静风堂小师妹收拾,众人一时感触良多,但心中无不拍手称快。

不过,众人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子杭眼底透出的讥讽,都不由怀疑,她那手段真能制得住周子杭?再者,谁不知道他与祝白恩怨颇深,且两堂又如水火,他怎么可能向祝白道歉!兰瞳伸手扶起祝白,见周子杭恶狠狠地瞪着她,一脸不屑的模样,转身向宿舍行去,清冷的声音缓缓传来:“三天,不道歉你的手就彻底废了。”周子杭终于怒了:“休想我向祝白道歉!你这个女人,等着,有我在,你休想通过考核成为仙府弟子!”兰瞳头也不回,清丽的身影渐渐没入拐角树丛中。

祝白望着兰瞳离开的身影,眸底除了一丝惊讶外,还有几分复杂和感激,那包袱被兰瞳拿走了,自然没他什么事了,他同样看也不看周子杭一眼,转身离开。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对着周子杭指指点点,却听得他狠声咆哮:“看什么看,都给我滚!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来嘲笑我!”周子杭的名声在六堂中是极不好的,这会儿哪有人再敢看他的笑话,当下纷纷散了开来,却依旧三五成群的结伴窃窃私语,都在讨论,三天之内,周子杭是否真的会去静风堂向祝白道歉。

这件事在第二天就已经传遍了六堂,整个惊雷堂和静风堂一时处于风口浪尖,尤其是周子杭,更是受到了极为特殊的关注,这是他横行六堂多年也未曾有过的,却让他气得恨不得把那些人都抓来揍一顿,看他们还敢不敢来看他的笑话!只是,这一天还未过去,他的心里就升起了无尽的恐慌。“什么,不可能!师祖的医术这般厉害也没办法吗?”惊雷堂深处传来一声惊怒的吼声,其中更有几分惶然无措,昨夜他回到惊雷堂便立刻请师傅为他治疗,谁知师傅查了一晚上,却道他的手检查后并无任何问题,可偏偏没有一分力气。

六堂医会在即,周子杭可是惊雷堂的希望,他的师傅傅江立刻请了他的师傅也就是周子杭的师祖前来替他诊治,可是查了这么半天,仍旧一无所获,师徒三人震惊了,这到底是什么手法如此古怪!周子杭终是无措了,难道,真要向祝白道歉?不,不可能!“师傅,咱们惊雷堂丢不起这个脸,不若,您亲自出手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吧?”------题外话------噗,那个年会投票也快完了,亲们手中有票票滴要投偶几票哈,最近更得少都不好意思求票啦,不过放着是不会再生更多地票娃娃滴,所以还是投了吧,唔,最后两天啦,前五十啊,摇摇欲坠…。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冷酷魔医少夫人 全文阅读,冷酷魔医少夫人最新章节,冷酷魔医少夫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