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冷酷魔医少夫人全文阅读 > 推荐悠然新文《凤凌九天:娘子请然低调

第160章 谁是神引者?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依然悠然 书名:冷酷魔医少夫人

经过坠宝轩乌丽儿寻事反被兰瞳羞辱这件事后,沃兰城的贵族们即便有些小心思,想要巴结上砚王府,也是不敢将自家女儿往王府里塞了,连堂堂公爵府千金都败在砚少夫人手上,更何况他们自家女儿容貌实力背景都不如乌丽儿。事后,砚楼凤搂着自家娘子笑得异常自得,原本他还想自己给公爵府使点绊子,让他降职,整个公爵府如今是越发嚣张跋扈,若是不给个教训实在难消他心头怒。可是巴斯公爵能坐上今天的位置除了祖辈之荫外也有他自己的实力和能力,所以若是要给他使个绊子,就得把握好那个度。

事实上,他手中握有的一些资料足以让巴斯公爵府一脉连根拔起,只是这样的话,整个帝国朝堂将会一片动荡,所以只能小惩大诫。然而没等他想出一个较好的办法来,他娘子就出手了,巴斯公爵在凤凰家族和九皇这两个难缠得至极的人手上吃了大亏,差点无功而返,这一次商谈宝石矿脉的问题原本其中有许多不为人道的利益,却因为凤凰家主和九帝的授意,巴斯公爵暗地里几乎无利可得,不仅如此,还被折腾得颜面尽失。砚楼凤趁机让皇上假意露出要罢黜巴斯公爵的意思来,顺便把自己掌握的一条宝石矿脉的利润分了皇上一半,皇上自然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反正也不过是做做样子。

皇上自然知道巴斯公爵揽下这等差事是有好处的,但现在公爵府的花销太大,这次公爵又无利可图,整个公爵府是金玉外表内里絮了,没有金钱的支撑,再加上一些与公爵府不对盘的人伺机针对,公爵府的处境一时风雨飘摇。“你笑什么?”兰瞳看着砚楼凤傻乎乎的笑容,抬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砚楼凤回过神来,微微一笑:“公爵府的事可是让不少人胆战心惊呢,这下没人再敢往王府塞女人进来了,都说我娶了又漂亮又厉害的夫人。”兰瞳眼白一翻,脸色不善道:“你后悔了?哼,我说过,既然你选择让我留下,就休想再对别的女人起什么念头。

”“噗嗤。”砚楼凤低低笑了起来,将唇附到她耳边,舌尖不经意划过她的耳垂,引起一阵轻轻的颤栗,“我能不能理解为,娘子你吃醋了?呵呵,我怎么可能后悔,我是在想,早知道娘子你这么厉害,我就该早些把你娶进门。”“想得美,可别忘了当初你要娶的可是兰灵眉那个丫头。”兰瞳哼道。砚楼凤将脸埋在她颈窝处磨蹭着,含糊的低音从颈部传来,“是,所以我得感谢她,感谢她的嫌弃,才让我娶了这么好的娘子。”从耳垂再到颈部直至胸口处传来的酥麻如电的感觉很快让兰瞳的身子软了下来,心中气闷道,该死的砚妖孽,自打得了王妃那早点造人之令,常常都要来这么一出,偏自己又对他的美色抵挡不住,每每折腾得她几乎下不来床,每次看到王妃脸上略带促狭和喜意的笑容,还有送的一堆补品,一向清冷沉静的兰瞳也不禁微微脸红,弄得她现在除了夜里时分,其他时候都不太敢跟他独处了异界生活助理神。

天诸圣城坐落在天穹大陆东北交界处,是一座独立之城,更是魔法圣殿所在之城,占地面积极广,却不受任何帝国管辖。砚楼凤和兰瞳带着勾勾、黑岚他们在昨天抵达天诸圣城,因为再有三日便是天诸圣城的圣祭,所以此时城中魔法圣殿早已安排了圣殿弟子妥善地安排好众人的住处。天诸城原本就异常繁华,再加上这次圣祭,当真是空前之景。魔法圣殿的圣祭对于天穹大陆来说,有着重大的意义,听说来观礼的人主要是为了这次光明神兽降临世间的神迹,所以大多早早来到天诸城等候圣祭的到来。

这一次圣祭可是汇集了各大帝国高层和诸多强者,影响力不可谓不大,兰瞳在天诸城时,遇见了赫连青城、赫连绮罗和她干爹卫放。“娘,干爹,舅舅,你们也来了。”砚楼凤早就知道赫连家定然会有人来,所以帮着兰瞳打听了他们的下落,这才寻了过来。赫连绮罗一阵惊喜:“瞳儿!”一行三人赶紧迎了上去。“怎么表哥没来么?”兰瞳扫了一眼,问道。卫放哈哈一笑:“你忘了那小子进入刑天队了,不过进步挺快,不出几年就能赶上我们了。”说完细细打量了兰瞳一眼,目露精光,“小瞳儿只怕快比干爹还强了!”“楼凤啊,前一阵听说你生病了,没事吧?”赫连绮罗看着砚楼凤,神情关切。

砚楼凤笑着摇头:“已经没事了,多亏了娘子。”兰瞳笑着打趣:“娘,你是有了女婿忘了女儿了,光问他好不好,怎么就不问问女儿好不好。”赫连绮罗嗔她一眼:“楼凤对你体贴着呢,以为娘看不出来?瞧你那鬼精灵的性子,可不许淘气欺负楼凤。”赫连家先前也怕兰瞳在砚王府过得不好,而且,砚楼凤又有那样的名声,虽然那次砚楼凤在赫连家的表现不错,可他们还是担心,所以这几年一直断断续续派人到沃兰城打听瞳儿的消息,知道自己女儿在沃兰城可谓名声赫赫,性子更是果断,断然不会委屈自己,否则如今三年已过,她怎的还肯待在砚王府?欺负他?兰瞳偷偷瞪了一眼笑得无辜的砚楼凤,伸手狠狠在他腰上一掐,叫你装无辜!这一阵她可是被‘欺负’得不轻,在王府里还算好一点,出了门,她是绝对别想走着回来,而且身上绝对残留着他的‘斑斑劣迹’,害得她最近连门都轻易不敢出了。

不过这种状她可不敢告,只得恨恨地瞪他一眼,砚楼凤自知理亏,为了自己的福利,他赶紧讨好地笑笑,传音道,“娘子,别生气,大不了我以后让你欺负回来好了。”兰瞳气结!两人的互动卫放和赫连绮罗都看在眼里,心中越发高兴,看来楼凤果真是瞳儿的良配,这样他们也放心了。下午,金闪闪和光打听到凤凰家主金火煜的落脚处,便去见她哥哥了,看没多久竟把他给带来,最让兰瞳惊讶的是,九帝竟然也来了!身为帝王,又是魔法圣殿的圣祭,人多眼杂,他们是轻易不会出面的,否则出了事儿对帝国影响极大。

不过兰瞳却是知道,这九帝与常人不同,他可是现任的美杜莎,即便是魔法圣殿的殿主怕是也耐他不得。这日夜里,一黑衣人悄然进入砚楼凤的房间,“事情办得如何?”黑衣人恭敬道:“主子,这几日人涌进天诸城的人越发多了,魔法圣殿确实有所疏忽,那边果然有不少人趁乱混了进来重生之高门子弟。”“继续给我盯着,这几年他们悄然打进了各国内部,蓄势待发,只待三日后的圣祭一举成功了,你们都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有何异常随时联络死神。”“是!”黑衣人轻悄悄地离去,神不知鬼不觉。

稍晚一些,门窗发出一声轻响,砚楼凤射出一缕指风,便有一道风拂过,勾勾的身影已经显现,“主子,他们准备在圣祭的神降仪式上动手脚,却不知今年那个弹奏琴曲之人会是谁,我们的人不曾打听出来,但我听他们的意思,好像已经知道这名神引者是谁了。”砚楼凤蹙眉:“这名神引者至关重要,必须尽快查明,看看魔法圣殿有何动作。”说完,顿了顿。“嗯,主子,我觉得这次魔法圣殿与暗之宗碰上,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咱们让他们自己去斗,正好做那得利的渔翁,反正我们本来就不是……”勾勾话未说完,浑身一颤,立刻单膝跪下,“主子恕罪!”砚楼凤清华潋滟的眸子折射出一丝冷光,幽深得仿佛静夜里冷不防泛起的一道寒光,“你可知错?”勾勾低下头,稍稍顿了顿,才开口,语气里多了一分小心,“主子,我们不是救世主。

”砚楼凤嘴角的浅笑渐渐恢复:“是啊,我们不是救世主,我只是想找到他们……但现在,我想保护我在乎的人,也和她一起保护她在乎的人。”勾勾眼中出现一丝迷茫:“在乎的人,主子是指少夫人?”“嗯,也许,还有更多的人,勾勾,等哪天你也有在乎的人,你就会明白这种感觉。至于我们和魔法圣殿的恩怨,暂时搁置一边吧,我总觉得这件事不对劲。”砚楼凤处理完事情回到房间,苏琉儿、金闪闪和月亮几个都已经回各自的房间了,兰瞳正坐在桌边等着他。

“你怎么还没睡?”不论他心里有多烦闷,此刻见了兰瞳,脸上还是露出笑容。没有忽略他眸底的烦躁,兰瞳起身,将他按到椅子上,伸手在他头上轻轻按摩起来,柔软的指腹在他的太阳穴上轻轻揉按,整个脑袋轻松了不少,不过看她的样子,该是看出什么来了,他伸手,轻轻握住兰瞳的手往自己胸前一拉,兰瞳从背后环住他的腰,半趴在他肩上,微微一笑:“有什么事是连你也解决不了的?”砚楼凤侧过身,顺势将她扯到自己怀里,却不若平时毛手毛脚的,只是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你可知道魔法圣殿的圣祭有个神迹?”“嗯,琉儿曾跟我说过,说那是一头光明神兽发出的神谕。

”兰瞳并没有多问,她不知道砚楼凤说这个干嘛,但她清楚,他正为跟这件事有关的事情苦恼,当下也就静静听着,不再插嘴。“魔法圣殿的圣祭一共分为三道仪式,祭天、御阵、神降,这祭天仪式比较简单,以三牲六畜祭天,御阵仪式则是魔法圣殿从殿主、大主教、白衣主教、红衣主教和各大魔法工会会长齐聚天诸圣台,圣殿殿主打开天诸圣台的魔法阵,据说这个魔法阵是打开通往神兽所在的通道,里面有神之禁忌,没有神兽的允许,人类无法进入。接下来便是神降仪式了,也是三个仪式中最重要的一步。

据说,那头光明神兽极喜音律,且它性子十分高傲,若非有能入得它耳的音律,它连神谕都不会降下。神兽的神谕乃是魔法圣殿的信仰和依托,它是当世唯一还有可能存活的神兽,人们自然无不敬仰,而且,它关系着裂缝深渊的安稳与否,人们自然都想神兽降下神谕好了解情况。因此,神降仪式上那个弹奏之人也就是神引者便极为关键了,那人能不能引降神谕倒还无所谓,最怕的是被人利用,彻底惹怒神兽,要知道,它如今可是镇守着裂缝深渊,稍有不慎,天穹大陆怕又有灾难降临贱到份了全文阅读。

”兰瞳很快就抓到了重点:“你说被人利用?难道是指暗之宗?”她可没忘记这个三番两次给自己和身边的人带来麻烦的组织,再加上先前琉儿曾提过,当年一些未除净的被邪恶之气入侵的人也加入了暗之宗,那么,最想动摇裂缝深渊的,非暗之宗莫属。“没错,而且我已经得到消息,他们已经混入天诸圣城,而且,恐怕会在神降仪式上捣乱。据勾勾得到的情报,他们好像知道那名弹奏琴曲的神引者是谁,但我们却一无所获,魔法圣殿对此人一句消息也不曾透露出来,只怕到时候真被暗之宗的人惹恼了神兽,裂缝深渊动荡,他们安插在各国的人伺机而动,那就遭了!”“所以,你们要找出这个神引者,以便随时应变?那魔法圣殿那边可知道?”兰瞳想,这件事关系重大,虽然砚楼凤与魔法圣殿不知结了什么仇怨,但现在是面对共同的敌人,怎么也应该团结起来,稍后在算旧账吧?砚楼凤苦笑:“我怀疑魔法圣殿的高层中,有人与暗之宗勾结,而且地位应该不低,只怕神谕这事,十有**会被搅浑。

若引不出神谕还好,暗之宗绝不会轻举妄动,可是据说,魔法圣殿这次派出的神引者一手琴艺很是厉害,但历代神引者的身份都十分神秘,只有殿主方能知晓,若真引出了神谕,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你打算派人告知魔法圣殿的殿主,还是找到那个神引者,让对方不要竭尽全力去弹奏?”兰瞳微微一笑,“其实,你好好想想,难道你不觉得,暗之宗的做法很是不妥吗?破坏一个神谕就能撼动神兽,令深渊裂缝动荡不安?”“原本他们是把主意动到了九大神器上,但如今出世的九大神器中,百音魔琴在娘子你手上,斗转乾坤镜在我身上,穿云拂月绫失踪,剩余的六大神器均未有动静,或许,它们并不在这片大陆上,暗之宗也是急于求成,才会把脑筋动到圣祭上。

不过,有件事你恐怕不知道,那头光明神兽受了重伤,外面看来,是通过琴曲之音引出神谕,事实上,那位神引者是以琴曲配以治愈系魔法,在替那头神兽疗伤。”听到砚楼凤这话,兰瞳更是不解:“那为何十年才举行一次圣祭?”“那是因为它几乎要每隔十年才能积蓄起足够的力量连接那个通道,所以每一次神降仪式时间都很短。”砚楼凤眸中划过一抹淡淡的忧色,“所以,我才说这名神引者至关重要,若那人被暗之宗收买,或者本身就是暗之宗的人,以弹奏的曲目为利器,传入那个魔法阵通道,这次光明神兽就会受到更为严重的创伤。

就像是你,琴曲可杀人也可救人,同样的,若那神引者是暗之宗的人,结果会如何?”兰瞳忽然定定地看着他:“相公,你何时变得这么忧国忧民了?还是,你跟那头什么神兽有什么关系,不然你怎么好像对它挺了解的,还很关心它。”砚楼凤微微怔了怔,随后点头:“嗯,我跟它确实有些渊源,不过这件事容我以后再告诉你。”“那好吧,如果怕神引者伤害那头神兽,这件事可以交给我,我保证能护得了它。”兰瞳神秘一笑。“难道,娘子知道那神引者是谁?”否则怎敢如此保证?兰瞳往椅子上一坐,挑眉看他:“想知道?那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这两天不许那啥……不然我无法保持体力和精神力,到时候护不住那头神兽可不关我的事。”兰瞳瞪他,大有他敢说一声不她就撂挑子不管了。犹豫了半晌,砚楼凤才期期艾艾道:“那……好、好吧。”她说的,只有这两天不行,以后他再加倍欺负回来。“那神引者是谁?”兰瞳眸中划过一丝冷色:“大主教,兰馨。”。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冷酷魔医少夫人 全文阅读,冷酷魔医少夫人最新章节,冷酷魔医少夫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