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冷酷魔医少夫人全文阅读 > 推荐悠然新文《凤凌九天:娘子请然低调

第10章 兰瞳收徒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依然悠然 书名:冷酷魔医少夫人

柳家这几个可没曾想这两个长得看似漂亮斯文的小女孩竟然开口就敢反骂过来,一时气得满脸青黑,尤其是先前开口的性子较为暴躁的马氏更甚。“这是哪来的有娘生没爹养的野孩子,不过就是有个没本事专门蒙骗人的假医师当娘,还真当自己是那高高在上的小姐来了,进我柳府也敢撒泼,看我不撕了你们两个的嘴!”泼辣的马氏长得三大五粗,她本不是什么富裕人家的小姐,嫁给柳宗耀时也过着清贫日子,自然很有一把力气,被两个小女孩骂着,当下也顾不得脸面,捋起袖子,露出一截粗壮的手腕,向两人狰狞扑来。

柳冥一急,就要挡在首当其冲的雪衣面前,马氏他是清楚的,虽然没修炼过战气,可那一身力气比起一个初级战士也不差的,他怕雪衣吃亏。谁知他还没上前呢,就被站在雪衣身后的绯衣给拉住了,小丫头撇撇嘴道:“你还是别上去添乱了,就你这样的小身板上去也只有被人砸的份儿,看我雪衣大姐的吧!”说完面上一点也不担心,反而拉着柳冥在一旁看戏,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马氏扑过来时,另一边柳宗辉的夫人韩氏不由露出一丝冷笑,眸底也透出些许鄙夷,心中暗道,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这么粗鄙的动作也好意思做出来。

不过马氏现在是在教训那两个小丫头,平日里没少挤兑她的韩氏这会儿倒是安安静静的在一旁看着,时不时露出一丝讥诮。雪衣望着马氏那大吨位的身躯扑压而来,小脸上不再是满脸酷色,那双清凉凉的眸子竟然露出一丝小兴奋,娘已经很久都不让自己动手了,这回可是他们先欺负人的,她还手总没错吧?这么一想,她小小的身子灵巧一闪,侧开了身,马氏收身不及,差点狼狈地扑倒在地,见雪衣躲开,她顿时更怒,握了拳头便冲她挥了过去,拳头虎虎生风,若是打在人脸上都能将人脸给砸凹了。

柳冥顿时吓了一跳,正要怒喝出声,绯衣却揪了揪他的衣袖,笑道:“冥哥哥,你可不兴搅了姐姐的好兴致,她会生你气的。”好兴致?柳冥一愣,再看过去,冷不防吸了口气。只见马氏的拳头已经对着雪衣的门面挥出去了,但那个小巧玲珑的黑衣小女孩却将长长的马尾往后甩出一个凌厉的弧度,小小的身子高高跃起,右脚踹出,一道白色战气喷薄而出,恰恰抵在马氏的拳头上,没人注意的情况下,一道细小的紫光透过她的脚掌钻入马氏的拳头。对面,马氏的拳头遇上一股巨大的阻力,整条手臂更是一麻,不仅半点也前进不得,反而是手臂上聚起的力道一泄,整张脸刹那惨白,脸上逼出了一线细密的汗珠。

砰!她终于抵挡不住,脚步踉踉跄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大吨位的身体扑通一下坐到地上,浑身都麻了一般,双目死死瞪着眼前的黑衣女孩,眸底隐约有抹惊疑和畏惧元鼎。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竟然能发出这般强大的战气了!“哈哈哈……”看到马氏被雪衣踹飞,绯衣毫不客气地笑了起来,“哎呀,丢死人了,一个那么胖的大人还打不过小孩子,羞羞羞!”这话让绯衣一个小孩子说起来确实丢人得很,柳宗耀看到自己的妻子这般丢人,心中火气也盛,立马往雪衣面前一站,摆出架势。

他可跟马夫人不同,在天苍大陆里,一般家里再穷也要送孩子去修习战气的,尤其是男的,几乎人人皆可武,马氏只是力气大,实际上是没修炼过战气的。雪衣刚刚那一手看来分明就是战气,所以她对付起人高马大的马氏倒也没吃亏。不过柳宗耀哪里肯让俩他们看不上的小破孩羞辱了去,虽然他便是打赢了她们也是不光彩,不过现在他可顾不上光彩不光彩了,他们在这闹了一会儿,却不见那个黑衣高手出现,当下都兴奋起来,他冲着柳宗辉喊了一声:“大哥,你还等着做什么,这么好的机会,咱们抓了这俩丫头,看他们还敢不让咱进去!”就算这孩子修习战气又怎么样,不过四五岁刚刚修习罢了,能高明到哪去,他们兄弟俩这么多年虽然文不成武不就的,好歹也练出了高级战士的实力,凭他们俩还能搞不定俩孩子?至于柳冥,哼,他有几斤几两他们心里清楚,根本碍不了事。

听柳宗耀这么一喊,柳宗辉和韩氏也回过神来,眸底闪过一串精光,虽然看起来有点欺负人,不过只要他们弄到了柳妨,接手柳府的产业,还怕人说嘴么?当下一个个脸上都浮出森森的笑意,就连坐在地上半晌回不过神的马氏也清醒过来,从地上爬了起来,向雪衣围了过去。8“绯衣妹妹,我们过去帮雪衣妹妹吧?”柳冥俊俏的眉眼流露出担忧之色,双拳更是捏得紧了,他们这回竟是连装都不肯装了……不行,他不能让他们接近娘,他们会害死娘的!体内顿时腾起一股勇气,他大步走向雪衣,将雪衣挡在自己身后,回头看她一眼,坚定道:“我会保护你的!”雪衣一愣,眼睛一眯,“不用,他们伤不了我,你快走开,那几个都是战士。

”除开马氏外,韩氏也是个中级战士呢,柳冥一个连战气都没有的家伙怎么跟人斗,分明是来送死呢。“我不走,他们要害我娘,我要保护我娘!”柳冥卧蚕般墨浓的眉毛高高一条,露出一股傲然的睥睨姿态来,雪衣和绯衣面面相觑,倒也由他去了。绯衣慢条斯理走到两人身后,垂下的手心里掬着把银针,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天真可爱,一双独有的灵动大眼往四人身上滴溜溜瞄着,寻思着一会儿往哪扎比较疼呢?雪衣扫了一眼四人,自发分配对手,“柳冥,你对付那个胖的,绯衣,那个阴险的女人交给你了,那两个男的我来对付。

”柳冥想要反对,柳宗辉和柳宗耀怎么看都是最难对付的,他怎么能让雪衣一个人对付,她会吃亏的。雪衣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毫不客气道:“如果你也是战士或者魔法师我不介意你对付他们。”柳冥哑口无言,心中却是狠狠一痛,眸底微微黯然,都是自己没用。对面的人可没再给他们说话的时间,柳宗辉和柳宗盛也知道雪衣是三人中的领头,刚刚看她实力也厉害,当下不敢轻视,由实力好一些的柳宗辉来对付她。可没想到雪衣在抵挡柳宗辉的同时,另一手也没闲着,竟然一点一挥就是一串闪亮亮的紫色闪电,将准备去抓柳冥的柳宗盛也给引了过去。

马氏这才惊呼一声:“原来这小家伙还是雷系魔法师,难怪我刚才被她踢了一脚身子都麻了暗之极全文阅读!”她的话刚落音,就见柳冥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根火樱枪朝马氏刺去,马氏下意识抬起手来欲抵挡,冷不防被刺了一下,疼得直钻心。而另一边绯衣早就先柳冥一步冲上去引开韩氏,脚下步伐一错一点,轻盈如舞,偏偏速度又奇快,让人看不清楚,整个身子又滑溜溜的跟泥鳅一样,韩氏是怎么抓她也不着,当下气得咬牙。绯衣拍着小手,回头做了个鬼脸,韩氏脸一沉,眸中闪过一丝狠辣,双手一握,只伸出食指中指猛地提速向绯衣掠来,看样子竟是要挖绯衣的眼睛!谁料绯衣不偏不躲,只拿双手微微往前一挡,同时身体向后退了退。

嗖!与此同时几声细微的轻响划过,韩氏尖锐的叫声响起,“小贱人,你对我做了什么!”柳宗辉听到妻子的喊声,心中烦闷,冷不防被一只小手一掌印在胸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想他和柳宗耀虽然实力不高,可怎么着也是高级战士,原本以为他对付一个五岁的娃娃绰绰有余了,不想这小娃儿狂妄的也将柳宗耀给绊住了,两个高级战士对付人家一个娃娃还没能占上风,丢死个人了!不仅如此,这小娃儿很是恐怖,竟然是魔武双修,而且她使用一些低阶魔法时竟然连咒语都不用念,手法纯熟得不行,这、这哪是一个五岁的娃儿能有的手段!所以柳宗辉和柳宗耀的等级分明与雪衣差不多,可二人联手却也只能与她斗个平手。

“啊!”韩氏凄厉的叫声一声声传来,伴着绯衣童稚的咯咯笑语,不由令柳家几个毛骨悚然。柳宗辉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个狠角色,刁钻狠辣,也常给他支一些阴损的招儿,不曾想今日她竟然被一个看似天真无邪的小娃娃给捉弄得惨叫连连,伸直还传出了求饶的声音,只可惜被某无良娃儿给无视了。绯衣心里高兴啊,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拿人试验她的新暗器了,娘说的果然没错,这针虽然小小的,可扎在人身上只要扎对地方,那就是酷刑中的酷刑啊!她越想越兴奋,下手毫不留情,可此时韩氏已经被扎得浑身瘫软,却不敢跟先前一样抱着身子在地上滚,针可是会扎得更深的,现在她看着眼前这个满面笑容可爱无邪的红衣女娃,眼底已经满是恐惧。

绯衣见韩氏没了反应,不免无趣,转头瞥了柳冥一眼,眼底微微露出一丝惊讶之色,柳冥没有修习战气也不是魔法师,可他全凭一股巧劲儿竟然也将马氏拖得气喘吁吁,一头盘出花来的头发早已经散了,连头上的金银钗饰落了一地也顾不上捡。见状,她兴头又起,韩氏这已经被她扎得没了反应,也该再拿这个胖女人试试手了。再看雪衣这边,自柳宗辉被她印了一掌,实力大减后,她的攻击手法就变了,一边灵巧闪避,每每偷袭都是冲着柳宗辉,他一身新亮的绸缎裳早就被那细小的电蛇给烧毁了几处,还滚滚冒着黑烟,身上被踹了几处,肋骨都断了好几根。

柳宗耀的情况稍好一点,不过在柳宗辉被打趴下时,雪衣专攻一人,没多久他的下场就跟柳宗辉差不多。天色明亮,阳光明媚,可小院里却静得可怕,明明外围有不少府里的丫鬟小厮偷偷探出头来看,却没人敢发出一丝声响。所有人几乎都不敢相信,眼前这四个一向在柳府横行霸道的柳家大爷二爷大夫人二夫人竟然被三个孩子给打了!还被打得鬼哭狼嚎面目全非!绯衣收了针,检查了雪衣的成果,大眼露出几许兴奋:“不愧是雪衣,果然揍得他们生活不能自理啊,啧啧,你也忒狠了,看看骨头都断了那么多根,就是接好了起码也得在床上躺个一年啊武器专家全文阅读。

”雪衣翻了个白眼,漂亮的眼睛往韩氏和不住哭嚎的马氏身上瞄了瞄,那满身不见一点红,可偏偏扎的都是最疼人的穴位,尤其是用的墨衣那个腹黑娃给她弄出来的以辣椒花椒各种麻辣之物浸泡整出来的那套‘麻辣神针’,啧,那效果果然非同凡响,她可知道绯衣一直想拿人试验的,哼哼,估计这两人以后看到针都要吓死了。“该死的小贱人,敢这么对我们,看我出去后怎么收拾你们!”韩氏听到绯衣的话,忍不住抬头,她的声音尖而锐,几欲刺破耳膜,一双眼睛满是怨毒,绯衣顿时觉得自己像是被毒蛇盯上一般,一股凉意直蹿上来。

雪衣精致的小脸上忽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你以为,你们还出得去?”“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敢杀了我们!”韩氏嘲笑不已,且不说他们是几个孩子,有没有杀过人还不知道,就说这英林城柳家也是有头有脸的,若是他们死在柳府,这些小鬼也会有很大的麻烦。没等雪衣说什么,一道虚弱而幽冷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她不敢,我敢!”这声音传来,原本有些吵闹的院子顿时安静下来,柳宗辉和柳宗耀痛苦的呻(和谐)吟止住了,马氏那媲美乌鸦聒噪又难听的哭嚎声奇迹般消失了,韩氏怨毒的目光化为一丝惊恐,众人的目光齐齐望向那扇轻轻合着的房门,回不过神来。

柳冥张大了嘴想喊什么,半晌却是眼泪先滚了下来,化成无声的哽咽。一声细微的轻响,房门缓缓从里面打开,一张秀丽而苍白的面容露了出来,柳冥赶忙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一把上前扶住了女子纤细枯瘦的手,瘪了瘪嘴,却没有再哭出来,只激动地唤了声:“娘。”这女子正是躺在床上两年的柳妨,她的身体因为长久未曾动弹,有些僵硬,好在先前有丫鬟伺候着,天天都给她揉捏四肢,不过她下床走出来也十分困难,她从床上走到这边恐怕要好一段时间,这么说来,刚刚的事儿她都已经听见了。

见柳妨都出来了,兰瞳也从暗处走进了院子,看也不看地上那四人,朝柳妨微微一笑:“柳夫人的身体恢复得不错。”柳妨看了她几眼,面庞微微一动,扯开一抹略显僵硬的笑:“这位想必就是替我医治的兰医师了,多亏你医术了得,否则我这次恐要遭小人利用了。”“娘。”雪衣和绯衣乖巧地走到兰瞳身边,朝柳妨行了礼,“柳阿姨好。”“哟,这俩丫头可真漂亮,双生子?”柳妨一瞧,心里顿时欢喜,刚刚她在屋里可将这两丫头的话都听了去,而且她们可是帮冥儿制住了柳宗辉四人,她心里又欢喜又惊讶。

绯衣拨浪鼓似地摇着头,甜甜道:“柳阿姨,不是双生子哦,我们有三个呢。”“咦,发生了什么事?娘,你们怎么这么早都来了?”院子外,墨衣揉着眼睛,漂亮的小脸带着些许迷蒙,萌死个人了。柳妨瞬时瞪大了眼,看着这漂亮的三姐弟,眼里几乎冒出粉红的桃心来,“兰医师,这三个孩子都是你的?”“我们当然是娘的孩子了。”墨衣嘟囔着,他刚刚被一堆鬼叫鬼叫的声音吵醒,隐约听到绯衣和雪衣她们的声音,便走了过来,这会儿还没醒过神来呢。兰瞳捏捏墨衣的小脸,笑道:“还犯困呢,小懒猪,快给你柳阿姨问好。

”“柳阿姨?”墨衣仰头想了想,漂亮的凤眸一转,顿时泛出亮彩来,“啊,是冥哥哥的娘啊!柳阿姨,你醒了!”看着兰瞳身旁三个乖巧可爱的孩子,柳妨不住点头,看了兰瞳一眼,“你可真是个有福气的,这仨孩子怎么嘴就这么甜呢,你们先等着,柳阿姨先把这几个祸害处理了再好好招待你们,辛苦你们了诛天邪帝。”柳冥扶着柳妨的手,露出这么些天来最灿烂的笑容:“娘,您安然醒来兰姨帮了咱好大的忙。”“这些娘都知道,娘虽然没醒,但什么都知道。

”柳妨揉揉他的头,慈爱地看着他,这阵子冥儿吃了不少苦头,为了怕丫鬟被人收买,便日日亲自侍奉她,这些日子他过得很苦,人都瘦了一大圈,性子倒是坚韧起来了。柳妨叹口气,冷厉威严的目光扫过或坐或躺在地上的柳宗辉四人,像一道烈火鞭子狠狠抽在四人身上。兰瞳知道她要处置柳宗辉四人,便先带着雪衣三人退了下去,只让黑岚在旁边看着,免得出什么意外。后来兰瞳才知道,柳妨利用她积累的人脉向柳宗辉等人施压,原本资助他们开办起来的产业已经悉数败落,四人因为意图谋杀柳妨,她自然不会对他们客气,他们不是贪图富贵财物么,她偏偏不如他们的愿,将他们送去干那些底层最苦最累的活儿,天天让人鞭笞着,没一天安生日子过。

有兰瞳的灵丹妙药和绝世无双的医术,柳妨将养了一个月,先前几乎被毁了的身体才渐渐好了起来。这日,兰瞳替柳妨施了针后,她的精神气也好多了,前一阵兰瞳才知道,原来柳妨也是一名实力高强的战士,只是先前她不知用的什么方法,抑制住了她体内的战气,而且,她似乎也懂些医术,那日兰瞳问过她关于后颈处的那个点,果然是她自己以针解之法先在后颈刺埋的药针,防的就是那药蛊之毒。如若当初没有柳妨自己在后颈上预先埋了针,恐怕兰瞳要彻底解了药蛊还要费上不少时间。

“想不到姐姐的医术也这般厉害,姐姐是否一早知道有人要用药蛊害你?”这一个月兰瞳与柳妨相处得极好,柳妨是个十分精明又豪爽的人,因着她年纪比兰瞳大了五岁,便让兰瞳称她姐姐。兰瞳觉得自己脾性与她颇为相投,也很是欢喜,两人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这会儿这句话已经有些触及柳妨的**,但她还是问了,因为那个真正难缠的人她还没寻到时机将他拉下来。柳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沉吟半晌,才道:“没错,兰瞳,以你的聪明才智和对医术的了解,想必也能猜出青老想要利用我的原因,其实他们是想从我这里夺走一样东西,那样东西对我来说其实没什么用,但,它是冥儿的,我说什么也不能让人把它抢走!兰瞳,我看你医术不凡,而且,我也相信,你分明还藏拙了,呵呵,姐姐的眼光可是很犀利的,今儿姐姐想求你一件事。

”见兰瞳看着她,她从椅子上起来,跪在她面前:“请你收冥儿为徒!”兰瞳赶忙将她扶起来:“姐姐,若你想冥儿有所成就,学医并不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别忘了,这个世上还有丹师的存在啊,他即便在医学造诣上相当不错,可终究只能是个医师。”天苍大陆的魔医师或者一些不依靠魔法行医的人都叫医师,只有能够炼丹之人才能够称为丹师,任何一名丹师都比医师地位要尊贵得多。这一阵她为了给柳妨调养身体,并没有隐瞒她丹师的身份,只是柳妨并不知道她是何等级的丹师罢了,柳冥跟着她学医是可以,但他并非火系魔法师,甚至连魔法师都不是,将来又如何学习炼丹之术?柳妨自然是听明白兰瞳的意思,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兰瞳,其实冥儿是魔法师,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罢了,我敢保证,你收了这个徒弟绝对不会后悔的!”---..。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冷酷魔医少夫人 全文阅读,冷酷魔医少夫人最新章节,冷酷魔医少夫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