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冷酷魔医少夫人全文阅读 > 推荐悠然新文《凤凌九天:娘子请然低调

第29章 医治羽惊风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依然悠然 书名:冷酷魔医少夫人

砚楼凤见兰瞳稍稍出了气,便笑牵着她的手往那一树树茂密的花丛里走去,兰瞳呼唤了两声,便有三个孩子蹦蹦跳跳从花丛里跑了出来,三张近乎一模一样的小脸漂亮得宛若花中精灵。“该走了。”时间不早了,她约的羽惊纶在早上诊断,他应该也快回来了。两人伴着三个孩子往花园外行来,在与赵俊和裘若湘擦肩而过时,羽惊纶正好从外面匆匆赶了回来,一见兰瞳几人,便道了几句歉。“五皇子殿下,不知他们是什么人?哼,以为我丹宗是好欺负的吗?”没等几人离开,身后赵俊铁青着一张脸,沉声说道,话里的意思便是要讨一个公道了。

砚楼凤回头,露出一个暖若初阳的笑容:“哦?那这位大师,你又准备如何从我这里讨回一个公道?是否让五皇子替你们出头?”赵俊确实是这个意思,如今丹宗在织羽国的势力最为薄弱,偏偏织羽国是最为富有的国家,更有不少药材原料可采撷,这次他是奉命前来与织羽国皇室商议,丹宗在织羽国也设立一些暗点,之所以不能设在明面上,主要是因为织羽国与丹风国的关系不睦,所以大本营就在丹风国的丹宗没好意思明面上与织羽国皇室合作。不过如今织羽国医术着实落后,连带着战斗力也渐渐落下,毕竟魔法师和战士都是杀伤力极大的职业,若是没有好的医师,很容易造成大量人员的伤亡,若这次他们前来协商的条件织羽国都答应了,那么丹宗将会再次赚足一大笔钱。

现下只有织羽国来求他们的份,而他只是要求羽惊纶帮着处理这么一件小事,丹宗会卖他们一个面子,他就不信羽惊纶会拒绝!再说了,他们与这两人可是在皇宫里碰上的,即便这两人是羽惊纶请来的客人,碍着丹宗的面子,他怎么也该让他们向自己和若湘道歉!羽惊纶其实早看到后面的裘若湘和赵俊了,商谈暗中在织羽国设立医馆,明面上为织羽国皇室所有,实际上却是丹宗所控,虽说织羽国也确实能得不少好处,但那也只是银钱上的,织羽国已经够富有了,对这些钱却是不看在眼里,他们想要的只是希望丹宗能够帮织羽国培养出一批医术不错的医师来罢了,虽说水系魔法师和木系魔法师的治愈系魔法也相当不错,但若是一些本身的疾病却不是魔法能治得了的,以至于现在织羽国每年因病症死亡的人数占到了三大国总和的百分之五十姬甲世纪。

这么大的死亡比重让织羽国皇室头疼不已,但天苍大陆最有权威医术最好的莫过于丹宗了,几乎可以说,天苍大陆百分之八十的医师都出自丹宗,虽说大多数只是记名弟子,但他们的本事却是不可小觑。只不过,听说丹宗在这件事上却是极不厚道,他们只应了派一批弟子前来织羽相助,却不肯负责培养一批织羽国自己的医师,这样一来,以后他们织羽国岂不是要事事受到牵制?若是与丹宗一个不合,他们把医师悉数撤走,织羽国不仅什么都没捞到,反而赔了一大笔银钱下去建设医馆,而且还可能使皇室遭受百姓指责,简直亏大了,他们如何肯应下?丹宗是不是把他们当傻子了?想到这里,羽惊纶也没什么好脸色,只对赵俊冷冷道:“本殿下不知你们有何过节,但现在楼少爷和楼夫人是我请来的贵客,我让人安排在花园里,也不知哪个守卫这般不知礼数,明知里面有客还敢随意让人闯进来,稍后我定会好好教训一番的。

赵大师前来与我王叔商议大事,这个时辰王叔该等及了,我们还有要事,就先行一步,赵大师自便。”说完也不管赵俊和裘若湘的脸色铁青,十分客气地引了砚楼凤和兰瞳一家往羽惊风的风云殿行去。一路上兰瞳听到羽惊纶那番拐着弯儿骂人的话,心里别提多爽快了,对着羽惊纶也有了几分好颜色,羽惊纶自是看出来了,脸上多了几分笑容。“刚刚的事儿还望楼少爷楼夫人别放在心上,是惊纶招待不周。”也不怪羽惊纶不替明显吃了亏的赵俊他们说话,而是这两人也来织羽国有一阵子了,这赵俊是丹宗大长老的得意弟子,那裘若湘更是当今丹宗宗主之女,这两人仗着现在织羽国有求于丹宗,便拿起架子来,最近天天出入皇宫,都快把皇宫当成自家庭院了,尤其是那个恶心的女人,娇蛮刁横,动则斥责皇宫里的宫婢,很是拿乔,尤其她还是个花痴女人,每次到皇宫都要到他那里去胡搅蛮缠一番,看他的眼神露骨得很,若不是如今织羽国还要与丹宗合作,以他的性子早把人给丢出去了!砚楼凤看了羽惊纶一眼,微微一笑,这小子怕也是看出那俩人的本质,且又碍着娘子和自己实力强大,如今又要娘子替他哥哥瞧病,这才照顾他们的颜面。

“无妨。”兰瞳摆手,“她态度那般嚣张,我以为是皇室公主,不想她一个丹宗的人在他国皇宫也敢这般无礼放肆,也怪不得五皇子。”羽惊纶苦笑一声,对于兰瞳略微试探的话语,却是没有解释缘由。兰瞳见状,心头微微一动,往砚楼凤身上瞅了一眼,见他朝自己点了点头,想必心里也有些猜测。行了没多久便到了风云殿,殿中伺候的宫婢不少,为了不打扰三皇子养伤,真正在里头伺候的只有两个贴身宫婢。大殿里熏着淡淡的松香,砚楼凤带着雪衣和墨衣两个在风云殿周围逛逛,兰瞳则带着绯衣随羽惊纶进了大殿,虽然羽惊纶对她给皇兄看病还带个孩子很是不解,却也没有多问。

“三皇兄期间可醒来过?”羽惊纶问榻前的两名宫婢。其中一个样子颇为雅致的宫婢忙道:“禀五皇子,三皇子早晨天不亮时醒过一次,只饮了水又昏睡过去了。”“嗯,你们两个先退下。”待两名宫婢退到后面,兰瞳携绯衣走上前,一张苍白略青的容颜映入眼帘。她有些惊讶,这位三皇子长相倒是与五皇子羽惊纶颇为相似,虽然昏迷着,却给人以一种游]终极诱拐。她转头向绯衣道:“你去上前查看一下他的伤势,脉相。”知道娘亲这是在考她呢,这会儿她也不再眼珠子骨碌骨碌四处乱转了,反而收敛神情,走到床榻边,拨开羽惊风的衣袖,露出一截手腕,小小的手往上面一探,神情严肃而认真。

羽惊纶在一旁看得惊讶不已,“楼夫人,令媛这是?”兰瞳淡淡道:“诊脉。”羽惊纶暗中翻了个白眼,看那架势,他当然知道那个小女孩在给他皇兄诊脉,只是,这么个小女孩,她懂么?没等他再说些什么,绯衣直接爬到榻上,掀开了羽惊风的衣领,露出整个上半身,精准地找出了几处伤口,验看一番,而后才转向兰瞳,一一将她的发现告诉兰瞳:“他身上外力所伤本不足致命,但他本身脉相极虚浮,心律跳动不齐,想是有先天不足之症,偶尔容易呼吸不畅导致昏厥,这因为他体弱,又被刺客所伤,惊厥之下损及心脉,还有他这阵子一直昏迷只偶尔转醒,就是这个原因。

”羽惊纶和那退到后面的两名宫婢皆吃惊地瞪大了眼,这小女孩所说,竟然与丹宗那个赵俊所说相差无几!兰瞳点点头:“嗯,以你的医术,也算足以独挡一面了。”羽惊纶突然插口:“想不到令媛小小年纪医术竟如此了得,先前我也请了丹宗那位赵俊赵丹师替皇兄诊治过,他所说倒是与令媛无二致,只是他给三皇兄开了些药,又给他服了一枚丹药,却仍不见好,不知是何缘故?”在行医时,绯衣一向十分认真,闻言她蹙眉道,“可是服用的小还丹?”至于药材无异就是一些调理身体的药物倒是没太大的影响,主要在于那枚丹药的功效。

羽惊纶此刻已经不敢再小觑这位漂亮的小女孩了,当下点头:“正是,那可是初级金品丹药,珍贵异常,就是赵丹师此次前来也只带了一枚,可惜连金品丹药都救不了皇兄,我……”羽惊纶深深叹了口气,“我皇兄打小身子就弱,这几年越发不见好,这一次林如丰行刺可差点要了他的命啊,若非织羽国的医术不精,我们又何必与丹宗……”说到这儿,他及时住了口,这件事情还在说项当中,自是不可乱说。然他开了个头,兰瞳心中就有了底,当下微微一笑:“五皇子何必着急,我又没说令兄的症状无法根治。

”羽惊纶一怔,他差点忘了,刚刚还只是楼夫人的女儿给诊的脉,竟然还与丹宗的赵丹师所诊相差无几,足以见其医术也是高明的,其女如此,其母医术应当更胜吧?当下心里有了几分期待,“还请楼夫人替我皇兄看看。”兰瞳摇头:“绯儿诊脉一项自是准的,问题并不出在脉相上,我且问你,三皇子有先天不足之症,那他第一次昏厥时几岁?”羽惊纶很是肯定道:“是他十岁的时候,以前他身子虽弱,却从未发生过忽然昏厥的现象,那一天正好是我六岁的生辰,迄今为止有十九年了,我记得很清楚。

”“能否将三皇子以前吃的调理身体的药和这几日吃的药方子让我看一下?”羽惊纶点头,差宫婢去将方子取来,递给兰瞳。“果然没错,三皇子其实是中毒了。”兰瞳看过后下了定论。羽惊纶大惊:“这怎么可能,他身上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再说了,若是中毒,不可能看不出来啊!”而且,他三皇兄从小身体就弱,根本不会影响到什么人,他父皇妃嫔不多,子嗣也少,如今只有三个皇子两个公主罢了,相对于其他国家一大堆的皇子公主,织羽国已经算是好的了,所以其他国家那些勾心斗角在织羽国是很少发生的,他不相信一向处得不错的兄弟姐妹们会有这样歹毒的心思绝品天王最新章节。

兰瞳只瞧他一眼便知道他心里的想法,登时淡淡一笑:“五皇子别多想,我的意思是,他打出娘胎便身子骨弱,所以一直吃药,然有些药其实已经在他体内生成抗体,吃再多也没用,只是是药三分毒,原本那些药性已经扩散到他血液里,买下了隐患,前儿他受伤,又吃了珍贵却药性霸道的小还丹,小还丹的药性融到他体内,与他以前所食药物相融,起了冲突,衍生出毒素,恐怕已经使得他脑部神经出现紊乱现象。他最近是否浑浑噩噩,时醒时睡,醒来的时候脾气也大些?”羽惊纶这下不信都不行了,“正是,楼夫人可有法子救救我三皇兄?”“法子有,只是急不得,我先让他醒来再细说。

”兰瞳伸手在羽惊风头上微微一按,一股蓝色光晕缓缓渗入脑部,床榻上的羽惊风身子轻颤,不多时竟当真清醒过来。羽惊纶一阵惊喜,“皇兄!”羽惊风睁开眼,眼中有些茫然,好半晌瞳孔才聚了焦,看清眼前的人:“阿纶,你没事吧?”羽惊风一看到羽惊纶,便想起那天那个黑衣刺客跑到阿纶的宫殿里,便是想刺杀他,没料到他将自己当成了阿纶,后来阿纶赶了回来,只是他却被那刺客所伤昏了过去,便不知阿纶是否也受了伤,所以一睁眼头脑清醒过来,便是问起他是否受伤。

羽惊纶摇摇头:“皇兄,我没事,那刺客已经死了,多亏了这位楼夫人。”“叫我兰瞳吧。”砚楼凤又不姓楼,叫她楼夫人总让她觉得怪异得紧。天苍天穹男女之间的往来还是十分开放的,若是成了婚的妇人朋友之间也是可以称呼名字的,兰瞳这样说便是主动拉近了距离,羽惊纶自是高兴,直接改了口,“皇兄,兰瞳不仅实力了得,医术也是很厉害呢,她是我专门请来替你治病的。”躺在床上的羽惊风微微侧过脸,露出几分虚弱的笑容,长长的睫羽耸动了几下,宛如展翅欲飞的蝶儿,说不出的动人,那张跟羽惊纶七八分相似的脸此时看来更显得秀气几分,若不是他病着,唇儿嫣红的,简直像个女子了,病西子一般。

“多谢兰小姐。”羽惊风浑身无力,只得勉力露出几分笑容,那容貌即便在病榻之中,也是倾国倾城,真是个惹人怜惜的美人啊!兰瞳心里感叹了一句,旋即摆摆手,“这一次既然来了,我便将你身上的不足之症一起治了,不过所需时间却有点长,我先解了你身上药性相冲的情况,其他的等你身体恢复再说。现在我先给你施一次针,绯儿,将护心丹拿来。”绯衣刚刚就在一旁仔细地听着,见娘亲不用把脉就看出问题症结所在,心中很是佩服,果然她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这会儿听到兰瞳的话,见她对这什么皇子也不防备,便当着他们的面取出了自己放置丹药的小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枚红色药衣的丹丸,一层薄薄的灵气从药丸上散发出来,正是中级银品丹药护心丹。将护心丹给羽惊风吃下,她取出了那套寒玉针,在羽惊风头部缓缓下了几针,力道把握得十分小心,足足耗费了半个时辰,接下来身上又下了十来针,速度倒是快了许多,直到一个时辰后,才将寒玉针取下,而羽惊风早已累得再次昏睡过去,倒是脸上有了一丝红润的色泽。

先前绯衣取出丹药的时候,他眼尖地看到里面还有金品丹药,望向兰瞳的目光更多了几分惊讶和探究,却不敢打搅她施针。羽惊风睡去,他亲自送她们母女二人出来,看着兰瞳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兰瞳早就发现他神色不对,便道:“想问什么就问吧。”“这……”羽惊纶迟疑了一下,抬眼对上兰瞳那双清幽明澈的眉眼,心中陡然一跳,似自己的心思都被人看穿一般,当下便脱口而出,“你也会炼丹,而且你的炼丹之术恐怕很高吧,可你不是丹宗的人平安传最新章节!”如今的丹宗能够炼制金品丹药的人不超过十个,而能够炼制中级金品丹药的则不超过五个,而据说丹宗现在的宗主能够炼制高级金品丹药。

但这些人无一不是丹宗里资格极老的人,最年轻的只怕也过了四十岁,哪有一个像兰瞳这般,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竟有这样惊人的成就!是以,他一口笃定她并非丹宗的人。兰瞳勾了勾唇:“我是金品丹师,至于我是什么人你不必问了,我只能告诉你,我与丹宗有不少过节。还有,我正想与你商量一件事,也许可以解决你们现在的忧患问题。”“何事?”兰瞳虽然没有坦言相告,但至少坦诚地说出她与丹宗有过节,一般人与丹宗那么大的势力有过节谁还敢到处说,所以他愿意相信她的诚意。

“今日我们在织羽国见到的那两个丹宗弟子,一个是现在丹宗宗主的女儿裘若湘,一个是丹宗大长老的弟子赵俊,这俩人在丹宗里身份不低,能被指派到这来,且入了皇宫还敢这般托大,想是你们遇上难事有求于他们,而且还是挺大的事儿,否则这俩人也不至于不知轻重,在他国皇宫里竟敢这般放肆。”兰瞳之所以知道裘若湘和赵俊的身份还是砚楼凤告诉她的,所以这会儿她尽管大胆地猜测,反正她的目的只是想从羽惊纶这儿先把事儿抢先订下来,她知道,羽惊纶因为实力出众的关系,在织羽国的许多大事上都能够直接参与。

羽惊纶并未说话,倒是兰瞳自顾自地说下去,“我猜,丹宗应是开始觊觎织羽国这块富有的土地,想在此建立医馆。偏生因为织羽国与丹风国之间交恶,他们又与丹风国息息相连,自是不会得罪丹风国,所以这事儿得暗中来,我想,以他们的行事风格,这件事儿上肯定会提出一些令人为难的条件来。”羽惊纶猛地抬头,吃惊地望着兰瞳,一瞧见他的神色,她就知道自己和砚楼凤都猜对了,于是冲他摆摆手,笑道:“其实,丹宗势力太大,而织羽国在医术上毕竟占了弱势,我想你们若是真达成合作,织羽国少不得要吃大亏的。

其实,说了这么多,我只想得到你的肯定答复,织羽国是否需要医师?”“自然是需要的,每年织羽国光是在这方面的花费都很重,却没有什么成效,大多数医师毕竟都在丹宗,我们也没法招揽到几个医术精湛的。”“我这儿有个法子,既不用答应丹宗那些无礼的条件,又能令织羽国从今往后也能拥有自己的医师,你愿不愿听听?”兰瞳话语轻和,徐徐善诱。羽惊纶看着她,眸中露出些许期待,老实说,最近他们都快被磨得没了耐心,只怕再这么拖下去,王叔抵不住,真要答应了丹宗的条件,沉吟了一下,他似下了什么决心,“你说!”“让我的楼兰医馆与你们合作!”兰瞳眸底划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对于羽惊纶的回答早在意料之中,“我可以替织羽国培养一批医师,保证医术上绝不比丹宗差,至于人手医馆等方面都由织羽国来办,我只负责传授医术,还有,所得利益五五分成。

我不在乎医术是否外传,但炼丹之术则是入我师门方能传授,而我目前不打算再收徒弟,不过我可以保证供应一些丹药,从铁品到高级银品丹药,至于一些细节方案,若你同意,咱们明日便可以商定,你觉得呢?”“你……真的肯替织羽国培养医师?”羽惊纶其实最在乎的就是这一点,其他的压根不用考虑,至于兰瞳的医术,她刚刚可是展示过了,也坦诚了,人家可是金品丹师啊,他哪敢怀疑她的医术。兰瞳微笑:“为什么不?医师本是治病救人,他丹宗可以收记名弟子,为何我就不能培养出一批医术精湛的医师,医师的职责本是治病救人,但在救人的同时,既能为我所用,又能为织羽国效力,尤其,我赢得了织羽国的友谊,这可是双赢局面,我为何不做?”。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冷酷魔医少夫人 全文阅读,冷酷魔医少夫人最新章节,冷酷魔医少夫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