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冷酷魔医少夫人全文阅读 > 推荐悠然新文《凤凌九天:娘子请然低调

第31章 醉鬼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依然悠然 书名:冷酷魔医少夫人

经过半年多的紧张培训,兰瞳手底下那些医师大部分能够出师了。第一批招收的医师因为急需派用的关系,都是选的曾经做过这一行的医师进行培训,有经验的医师培训起来也接受得快,无需从头开始。当然,期间她也招收了不少资质不错的,短短半年时间也学得不错了。早在两个月前织羽国在其七大城中已经建好了一批医馆,仅用四个月时间便建立了大批医馆,其速度不可谓不快,同时也体现了织羽国皇室的重视。前些日子,她已经将一部分医术较为精湛的医师分派到羽京和其他六个城市,实践了一段时间,从各个城市传来的反响都不错,织羽皇帝龙心大悦,织羽百姓亦是交口称赞,以后生个病总算有地儿医了。

再有三个月时间,兰瞳结束了培训,按给他们考核的成绩来分派,能够留在羽京的自然都是医术较为优秀的。然而就在兰瞳他们的工作渐渐步入正轨时,在七大城中的滨城医馆出了事,据说医馆里的医师医术不精,医死人了。其实这样的事儿并不新鲜,而且这医馆可是皇室所控,不需兰瞳出马,羽惊纶便已经派人解决了。可是接下来的一个月,天星城、万岭城和丰阳城这三大城市也都相继出了问题,渐渐的有百姓传言这些医师的医术不行,会医死人,一时间各大城市医馆出现不少闹事者。

当羽惊纶将事情告知兰瞳时,这件事已经闹得挺严重了。看着羽惊纶略显焦急的模样,兰瞳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你先别急,只怕这事儿不简单,医馆开业最早的也有一个多月了,先前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可最近这一个月出的问题也太多了,这也太巧了,我想是有人故意使坏。”羽惊纶也不笨,稍稍分析了一下,便道:“这些医馆都以皇室的名义建的,按理说就算出事也不会闹得这般厉害,而且,就如你所说,这个月出的问题也太多了,自然会引起一些流言,可在不同城市出的事,竟能在短短的时间里闹得这般厉害,须得有人在背后推动,是谁有这么大胆子敢暗算我们?”兰瞳笑着看他:“自然是看织羽国不顺眼的人了,当然,得是有那个实力的人。

”羽惊纶漂亮的眉毛高高一挑:“丹风国?或者,现在还应该加上一个丹宗。”“后一个可能性会大一些。”兰瞳道,虽然丹风国也有可能参与,但很明显,医馆出事,影响到的是医师的声誉,同时也会让人质疑她的能力,更是质疑织羽国是否有自设医馆的实力,对于织羽国有影响,但还不至于使其国家动荡。这一阵她忙得脚步沾地,且医馆刚刚入手,还没开始炼制丹药,丹师之名并未传出,所以人们轻易地质疑起这些医师新手们。若是她金品丹师的身份传出去,看谁敢质疑一个金品丹师教出的医师!就是丹宗的人,对自己也不敢那般猖狂!在天苍大陆,丹师的地位是绝对尊崇的,比之魔法师和战士都要高得多,即便是一些强者,在面对等级较低的丹师时,也是不敢轻易得罪的,它们可是各门各派招揽的对象。

由此可见,几乎集中了天苍大陆百分之八十丹师的丹宗在天苍大陆有何等的势力!可也正是因为丹宗的存在,丹师的地位才能被捧得那么高。兰瞳抿了抿唇,眼中一片冷然:“这几日你找个人陪我去视察一番,我会亲自揪出那些人!”她以前虽然低调,怕麻烦,却不代表她就不敢惹事!当初在天穹大陆,她与太多的势力交好,且砚王府本身势力惊人,倒是没几个敢犯到她头上。不过来天苍大陆这短时间她也明白,天苍大陆的竞争力远比天穹大陆要大得多,也残酷得多!你没有实力没有势力,那就只有被人欺凌的份!如果说之前她有心培养自己的势力是为了寻找砚楼凤,那么,现在她是为了更好的生存,不得不变强。

万岭城那一次留给她的印象十分深刻,当时墨儿被迫交出神器,甚至差点被斩了手时,她心中的愤怒彻底被点燃了,她在愤怒之下杀了巩秦安,虽然知道自己已经陷入极大的麻烦中,但如果再来一次,她还是会这么做。砚楼凤的出现让她知道,她必须变得更强,才能保护好自己在乎的人,才能在这里生存!从那一刻起,她感觉到自己心境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些事既然无法避免,那就勇往直前!她深吸了口气,虽然砚楼凤已经将她和三个孩子纳入天魔塔的保护中,但他的根基太浅,总不可能敌国在天苍大陆有着万年传承根基无比深厚的丹宗,更甚者,她杀了巩秦安,丹宗定然将自己视为眼中钉,怕是连天魔塔也会被自己所累。

现在的宗主裘若谦之所以能这么快上位其背后最大的支持者便是巩家,如今巩家少主被自己所杀,他和巩家都不可能放过她。此时她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她现在在暗处,丹宗在明处,与其等人家找上门来,倒不如她主动出击,化被动为主动,而织羽国便是她对付丹宗的第一步!三日后,滨城那里又出事了,滨城那几个医馆的声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若是不能挽回声誉,只怕那医馆便要被暴动的人群给拆了。羽京里,兰瞳已经收拾妥当,在羽京码头等着羽惊纶派来的人,这回对外宣称织羽国派了官员前去查案,她只是以保镖的身份陪同。

远远的一道和煦的月牙白身影缓缓走来,一头乌长墨发勾起鬓边两缕长发以发带松松挽在身后,其余披散开来,在江风中飞扬,一张勾勒得分外精致的容颜在看到岸边的兰瞳时,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温煦得仿佛春日的一抹阳光。“羽惊风,怎么是你?”兰瞳有些诧异地看着他,随后点头,“气色不错。”羽惊风嘴角的笑容更甚:“这都是托你的福,这次我身体好转,正好想出来走走,五弟比较忙,不能事事亲为,正好我闲着也是闲着,便自请去调查医馆发生的事件。

”说完他的目光落在兰瞳身上,泛起一缕惊艳的华光。今儿兰瞳一身黑色紧身劲装,一头及腰长发梳成马尾,束在脑后,露出一张分外艳丽的白皙脸庞,一双眼睛漆黑如墨,亮若星子,却含着一抹不易靠近的清冷之意,细柳一样的眉儿衬出一丝淡淡的妩媚,瑶鼻之下一张嫣红的唇粉嫩娇艳,比玫瑰还要诱人,端的是冷艳无双!“从你的外貌来看,根本没人会认为你已经是三个五岁孩子的母亲。”兰瞳淡淡瞥了他一眼,却见他眼里有的只是坦然地赞赏。她不仅微微一笑,顿时连她身后的那片壮丽江景都暗了一暗,羽惊风心中一跳,忙移开眼,不敢再直视她。

“你怎么认出我的?”兰瞳有点好奇,她如今以雪绯为名,就是织羽皇帝和柴王爷也真以为她是天魔夫人兰瞳的师妹,只有羽惊纶才知道她就是兰瞳,还是她告诉的,毕竟她易容前与易容后容貌太过悬殊,而羽惊风见过兰瞳易容后的模样也不过几次,自她化成雪绯更是只见过一次,可他竟然认出来了。羽惊风轻笑一声,“一个人容貌再怎么变化,她的眼睛总是不会变的。”“就不许有人眼睛相似?”兰瞳扬眉。“就算相似,里面蕴含的东西也不一样。”羽惊风忽然抬头看了她一眼,笑得有些神秘,“你这趟出门会有不错的际遇。

”“嗯?”兰瞳打量了他几眼,“你堂堂织羽国三皇子什么时候改行当神棍了?”“神棍?”羽惊风眨眨眼,随后一本正经道,“其实,你没说错,我就是神棍。”“呵呵,三皇子挺幽默,船来了,走吧。”一艘大船行来,兰瞳疾行几步便下了船,回头,却见羽惊风呆在岸边,温文尔雅地等着他前面的人挤进来,当下无语,身子一纵,直接掠过众人头顶,拉住他几个翻身落回船上。他优雅地掸了掸皱了的衣衫,冲兰瞳一笑:“多谢雪绯姑娘了。”“你倒是好脾性,还慢吞吞在后面等,没看到快没位置了吗?”由于这次他们准备暗中先调查一番,所以并未大张旗鼓地前往,免得打草惊蛇。

本来兰瞳可以自己飞过去,或者叫龙紫珏带她,只是这回要与织羽国的人一起,她自己飞过去把人给丢下总不太好,而叫龙紫珏载她的话就会曝露他是龙的身份,索性自己老老实实跟羽惊风坐船往滨城好了。只是这船只可不好等,而且人又多,稍微慢点就没位置了,所以她看到羽惊风气定神闲地候在别人后头,十分绅士地让人家先上,顿时对他就没好声气,这丫现在还顾什么皇子风度啊,不会挤也不会直接跃船上来吗,真是!羽惊风清咳一声,低低道:“我、我不是……”不是魔法师也不是战士,所以想飞飞不下,想挤的话……他看了看随后又挤下来的几个高高壮壮的汉子,顿时脚步往兰瞳身边移了移,他压根挤不过人家。

兰瞳忍不住想翻个白眼,真是够了,羽惊纶那么厉害一个人,他的哥哥竟然是魔法白痴,不仅如此,他甚至连战士都不是!她满是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却见他神色坦然,没有任何黯然神伤的模样。一看到兰瞳的眼神,羽惊风笑着摇头:“不必这么看我,我自小身体便弱,能活下来已是侥幸,至于能不能学魔法和战气,对我来说无所谓,我父皇和五弟都对我很好,这就够了。”“你倒是洒脱。”兰瞳眼里有一丝动容,身在皇族和世家大族里,若是不能修习魔法和战气,本身要承受的压力就比常人大得多,即便是以前在天穹大陆那个小小的湘城里,她兰瞳的废物之名也是相当响亮的。

而他身在皇族,承受的压力比以前的她会更大更多,然而他却有颗淡然的感恩的心,比起自己可强多了。羽惊风淡淡一笑,垂下眼眸,不置可否,没有人发现,他眼底划过的那一抹淡淡的哀伤和眷恋,不是他洒脱,而是他若不洒脱,整日里伤春悲秋只怕早就没了性命,他对这个世界,还有好多好多留恋的人和物,如父皇,如五弟,也如……滨城一如其名,是一座绕着这条淮江所建的城市,这座城中还有一条著名的水街,水街两旁是各色琳琅满目的商铺,偏偏这条路却是外面那条淮江的一处支流,要想到水街游玩,便需乘坐船只。

兰瞳一行是直接乘着船经过这条热闹的水街的,在街尾处停了船,人们便上了岸。滨城出事的那几家医馆就有一家在水街,兰瞳和羽惊风正打算先到这家医馆看上一看。就在两人经过一家酒楼时,正巧里面有个烂醉如泥的人被扔了出来,落在兰瞳脚边,酒楼门口还传来伙计骂骂咧咧的声音,大抵是骂的这个人总是喝酒赊账,到现在还不还钱。对于这种醉汉,兰瞳自然不会理睬,没想到她一脚刚抬起,却被那醉汉给拽得差点摔倒,她美眸一眯,瞅了一眼脚底下,只见自己的脚被那人捉过去,将自己的脸在她鞋面上蹭了蹭,一串透明的液体便留在她的靴子上,复又放开,呼噜噜打着鼾声。

兰瞳那叫一个气呀,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到下面的水里气,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原本她的脚被捉住时,她是想看看这人要做什么的,能捉住她的脚,这个人当是有点实力的,当然,以她的实力自然是不怕人非礼,只是没想到这醉汉果真醉了,把她的靴子当面巾了,叫她怎么当作没事一般,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听得噗通一声,上头酒楼里顿时探出不少人头来,指着掉江里的醉汉哈哈大笑。醉汉一落江立刻就清醒过来,看到自己往江里沉了沉,登时嗷的一声蹿飞上来,一头一脸的水,狼狈不堪。

他拧了拧湿答答的衣摆,两步并作一步追上了始作俑者兰瞳,往他俩面前一挡,怒气冲冲道:“是你们推的我?”羽惊风很没义气地往后退了一步,指着兰瞳笑得文雅:“不是我们推的,是她推的。”兰瞳这才注意到,眼前这位醉汉竟然长得十分俊美,年纪看起来不过三十来岁,当然,如果没有那一身济公活佛穿的百纳衣一样的破烂衣裳和凌乱的头发,定然也是倾倒不少少女芳心的翩翩佳公子。那醉汉醉眼朦胧,眯着眼睛看了兰瞳好一阵,才打着嗝道:“你、你把我推到江里,害我差点淹死,你得请我喝酒,否则别想、想走!”兰瞳扫了他一眼,拉着羽惊风便走,速度极快,只眼前一晃便没了影儿。

醉汉急了,脚步一颠,下一秒人也跟着消失了,害得大街上和酒楼上不少打算看好戏的人纷纷瞪直了眼,这天天在闻香酒楼吃酒赊账的醉鬼难道是个超级高手?天啊,他们一定是眼花了,一定是!就连酒楼老板刚刚也在看热闹,看看是否又有哪个笨蛋发了善心或者被那醉鬼纠缠得不行给他骗了去,帮他付了酒钱,可没想到刚刚那漂亮姑娘不仅将他踹下了江,事后还和那俊雅的公子一溜烟跑了,瞧那速度,绝对是高手!而让他更没想到的是,天天在酒楼里被他打骂驱赶的醉鬼竟然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那速度比刚刚那漂亮姑娘还快呢!他眼睛还没来得及眨一下,醉鬼就不见了。

兰瞳刚带着羽惊风出现在医馆门口,便见那醉鬼倚在门口等着他们了,见兰瞳来了,又打着酒嗝上前,伸出手:“赔偿!”兰瞳笑了,这回很是爽快,“成,你说赔多少?”醉鬼皱着眉,也浑然不顾一身衣裳湿答答的直淌水,掰着指头细细一算,打定主意:“十个金币,唔,又能喝上几坛不错的酒了。”羽惊风瞪大了眼看他:“你这条命也太廉价了吧?”“行!”这回兰瞳笑眯眯地应了,羽惊风看着她脸上清艳华美的笑容,浑身打了个哆嗦,就见她抬起一只脚,指着那只黑色压金线边儿的漂亮靴子道,“我这双靴子原价要五千金币,你给我蹭了一脸口水,我也不要你赔多少,看你也是个没钱的,这样吧,赔上十分之一就好,五百金币,将我刚刚欠你的十个金币抵上,你现在还欠我四百九十个金币,你准备什么时候还?”羽惊风一脸黑线地看着这个女人,还真敢开价啊,不过他的眼睛在她的靴子上一溜,登时没话了,她说的没错,因为这双靴子乃是刻有风系魔法阵的,可以加速的靴子,她算五千金币已经是低价了,其实,她真的很厚道了。

只是,这事儿怎么看怎么奇怪,醉鬼一时间有些迷蒙,反应不过来,呆呆望着兰瞳。兰瞳很是有耐心,拧着一抹微笑等着他将刚才她那一番话给理清楚。------题外话------昨儿肚子疼了一天,躺床上起不来,没能写好竟然断了,抱歉,没及时跟你们说,让亲们等了吧,对不住了。本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冷酷魔医少夫人 全文阅读,冷酷魔医少夫人最新章节,冷酷魔医少夫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