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冷酷魔医少夫人全文阅读 > 推荐悠然新文《凤凌九天:娘子请然低调

第36章 砚之檀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依然悠然 书名:冷酷魔医少夫人

羽惊风奋力咳了几声,目光才落到这黑衣人身上,眸底划过一抹异色,向兰瞳道:“没事,他刚刚闯进医馆时为了求医的,可能心急了些才抓了我,你先帮他看看吧。”既然人家受害者都不计较了,兰瞳也没什么好说的,直接以战气封了对方的穴道,令其不能动弹,再将他的手掰开,直接将她刚刚丢出的复创丹药取出来,扒拉下人家脸上的黑巾,将药塞进去,手段简单粗暴,看得羽惊风微微皱眉。“你好歹也是医师啊,人家可是病人,你怎么能这么粗鲁呢?”兰瞳轻飘飘看他一眼:“你来!”羽惊风轻咳一声:“哎,我也就说说,呵呵,你继续,继续!”兰瞳这回眼都懒得瞪了,抬头看看面前的几个,小伙计和医师郭俊游刚刚早就被这黑衣人吓得软倒在地,要知道刚刚他抓的可是当今三皇子啊,要是一个不慎,让三皇子挂了,他们俩也就不用活命了,故而面色苍白现在还没能回过神儿,看起来还算正常的竟然是身为受害者的羽惊风,不过这家伙太弱了,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兰瞳见没个人能帮自己抬人,索性自己拎了人家衣领把黑衣人给提进了医馆。

黑衣人原本冷峻的面孔在看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提着衣领拎着走,顿时脸都绿了。“放手!”他长这么大就没这么憋屈过!兰瞳眼角一睃,看到前边供病人候诊时坐的椅子,直接将人扔了过去。砰!椅子微微摇晃了一圈,但兰瞳扔的力道很巧,所幸没有倒下,黑衣人被砸得背脊生疼,本就受了重伤,被她这么一扔,险些把血呕出来。“你干什么!”他气不过,他身边那些个人谁看到他不是毕恭毕敬的,谁敢这么对他,偏他今晚栽在这个女人手上两次了!兰瞳嘴角含笑,浸着一丝冷气:“你不是让我把你放下么,以为我喜欢这么提人么?”说完径自上前,撕拉一下扯下了他的上衣,只见上面大大小小或深或浅的伤痕足有十几道。

黑衣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女人真粗鲁!其实她平常不这么粗鲁的,只因为今天她心情不佳,刚好他又以那么不同寻常的手段撞上来求医,她不下狠手消消心底的郁气怎么行。羽惊风刚走过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景,心底有些惊讶,她今天出去一天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去,火气怎么这么大。“郭俊游,你过来。”兰瞳朝已经镇定许多的郭俊游招了招手,而后从那排放置药材的小抽屉里取了几样药,顺手捏成粉末放在白纸上,交给他,“伤口清理一下,帮他敷上。

”待那伙计和郭俊游帮黑衣人清理了一身的血污,羽惊风又不知抽的什么风,竟然殷勤地拿了件他那些昂贵的衣衫给黑衣人穿上,分明忘记他刚刚差点被这人掐死的事儿。好在羽惊风虽然文弱,身材却是不错的,与眼前这黑衣人,衣衫自是能穿的,待他打扮整齐,整个人竟然焕然生光,果真是人靠衣装,兰瞳暗暗道。眼前的男子约莫二十七八岁,五官深邃立体,俊逸非凡,一双眼睛锐利中透出些许冷酷,气质冷静沉稳,唔,如果他的眉头能稍稍不那么纠结的话,可以这么说。

“先休息一晚上,内伤太重,明儿看你表现再决定给不给你治我是汉灵帝最新章节。”兰瞳丢下话儿,拽着还打算对人凑近乎的羽惊风走了。出了医馆,她美眸一眯,危险道:“老实交代,这个男人什么来头,你非得凑上去惹这一身麻烦?”先前的一番试探,她对男子的实力有些了解,实力很强,若非中了毒又兼受内外重伤,她怎么可能轻松地将他制伏?虽说她很不愿意承认,可是,自从来到天苍大陆后,她自诩相当不错的实力在这里已经在接连遇到的几个高手中被打击不少,砚楼凤和宁奚青就不必说了,在万岭城,若不是巩秦安轻敌,而且自己恰恰又比他强上那么一点,也是要在他手中吃大亏的。

再有羽惊纶、今夜的黑衣人,这一个个实力非凡,她自认为实力上的优越感在这里荡然无存,真不知该说她运气好还是不好。羽惊风也在思忖这个问题,兰瞳的事儿早在她的身份曝露时,他就已经了解了不少,今晚遇到这个黑衣人的时候,他还在感叹,果然她运气太好了,别人一辈子也不见得能遇上一个的公子榜上前十的高手,她在短短一年里就遇上一半多了。没错,他认出了眼前黑衣人的身份,虽然他打小体弱,养在深宫之中,但不代表他对外面的事儿一无所知,就是因为太闲了,所以他时不时地将皇宫里收集来的那些成名高手的资料拿出来研究一番,对那些人反而十分了解。

眼前这黑衣人如果他没猜错,应该就是砚家年轻一辈第一人砚之檀!砚之檀是公子榜排行第三的人物,仅次于天魔和死神,据说他擅长枪法,当年战神元帝所用的神器破魔枪就在他手中。他为人并不高调,很少在一些公众场合露面,但他冷峻的气质俊朗的外表强大的实力还是倾倒了众多少女的芳心,受欢迎程度仅次于他的弟弟羽惊纶,甚至比宁家少主那个卓尔不群的男人还要受女孩子欢迎。“他是公子榜排行第三的砚之檀,六大家族之首砚家的人,拥有的魔器是破魔枪,他起码也是个中级钻石战士了,这样强的实力竟然还有人伤得了他,最近天苍大陆的高手是不是太多了点?”羽惊风心里好奇不已,砚之檀的实力可谓十分强大了,除了六大家族里那些隐世不出的老头,就算六家家族的族长也不一定能在他手中占那么大便宜,他可是拥有神器破魔枪呢,即便是高级钻石战士也可勉强一战了。

不过天魔与死神跟砚家倒是没结什么仇恨,况且,若真是天魔或死神所伤,兰瞳绝不可能给他治疗,至于六大家族的族长和那些老头基本上很少出宗派,那砚之檀到底是惹了什么人了,竟然伤成这样,啧啧,这天苍大陆的时势只怕因着新出现的势力又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别人且不说,就是他眼前这个女子他就看不透,却隐约能感觉得到,她的到来将会改变天苍大陆目前的格局。兰瞳可不知道羽惊风心里的想法,她也隐约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六大家族虽然暗地里争斗不断,但却很少有人敢对这些嫡系直接下手,况且这人还是六大家族之首砚家的第一人,听说是最有可能成为砚家的继承人,他若是有个闪失,砚家绝对会倾力将对方灭族的。

一如她在万岭城杀了巩秦安,便惹得丹宗和巩家甚至于其他与丹宗和巩家交好的家族都在封杀自己。这么说来,伤了砚之檀的就绝不可能是六大家族的人,可除了六大家族外,就只有天魔塔、丹宗两个足与和六大家族匹敌的势力才能够伤得了砚之檀了,但很显然,丹宗和天魔塔都不会这么干,得罪砚家可不是好玩的。这么说来,伤了砚之檀的是另有其人了,难怪羽惊风会有这样的感慨,看来她得探探砚之檀的口风。没有将话题再停留在砚之檀身上,兰瞳询问了一下那件事的进展,从木老爷和管家木顺下手,很快便查到了事情的经过,原来是丹宗暗中留在织羽国的几名弟子在捣鬼,他们贿赂了管家木顺,并赠了一个美人给木老爷,便顺利地让他们将冰泔汁下在木夫人喝的药汤里,致其死亡,人他已经拿了他的令牌让滨城城主抓了起来,包括顺藤摸出来的那几名丹宗弟子,并在他们身上找到了证物冰泔汁恪守仙归全文阅读。

冰泔汁提取困难,目前织羽国的医馆里并无这味药,所以这药显然是他们自备的,不过这几个人也倨傲得很,一查到他们身上,他们倒是爽快地承认了,不仅如此,滨城其他医馆的事儿都是他们买通人惹出来的,并说自己是丹宗弟子,谅他们也不敢得罪丹宗,将羽惊风气得不轻。不过也确实如此,这几个人中有两个是丹宗的正式弟子,按说要遣还给丹宗交由他们处理,若是暗中把人杀了也就罢了,若是过明路,想让人们知道他们的罪行,那处置权就不在织羽国手里了。

但这两人本来就是丹宗弟子,他们之所以会在织羽国惹下这些事端,背后便是丹宗的人暗中指使的,将人遣还回去他们偷偷把人放了织羽国又能怎么样,所以羽惊风才苦恼不已。兰瞳微微勾唇:“无碍,你明日将人公开审理,到时我自会让人去处理,保证他们罪有应得!”哼,不是说只有丹宗的人才有处置权么,那她就找个丹宗的人来当场处置了他们!第二天,滨城城主亲自审理此案,羽惊风打着扇子坐在一侧旁听,因为证据确凿,两名丹宗的正式弟子和几名记名弟子都供认不讳,态度还十分嚣张,此时府衙外挤满了人,一听是因为他们捣鬼,才使得好不容易建起来的这些个医馆连连出事,便愤怒得几乎冲进去将他们揍扁。

几个丹宗弟子眉眼间带着讥诮之色,傲然看着滨城城主和羽惊风:“我们乃丹风国人,更是丹宗弟子,你们无权处置我们!”“他们无权处置你们,我总有这个权力吧?”一道温和的声音从拥挤的人群中传了进来,不知为何,明明声音温润,可听在丹宗几个弟子的耳中,却似含着冰刺一般。一道青碧身影轻松地分开拥挤激愤的人群,缓缓走了进来,容貌俊雅秀逸天成,一双桃花美眸此刻微微眯起,一丝危险的气息在眸底蔓延。其中一名正式的丹宗弟子打量了他一眼,觉得确实没在丹宗见过,这才轻蔑道:“你是谁?”碧溪捞起腰间的金镶玉坠儿,冷笑一声:“不认识我也总该认识这东西才是。

”几个丹宗弟子相继失色:“金丹令!你是……”“金令长老,是金令长老啊!”“有这么年轻的金令长老么?”“怎么没有,他是碧溪长老啊,如今丹宗最年轻的金丹令持有者!”没等碧溪说出自己的身份,堂上几个丹宗弟子就已经闹哄哄地吵开了。碧溪将金丹令一收,眸子往那些人身上淡淡一扫,一身威严顿时慑得一众人不敢再闹腾。羽惊风瞅着碧溪,眼睛一亮,又是一名高手!“既然你们知道我的身份,那我也不多废话了,是你们自己动手还是我来动手?”眸子冷冷一瞥,令得大堂上那几个丹宗弟子身子一缩,旋即瞪大了眼。

“什么?金令长老,你、你怎么能帮着外人来害自己人呢?”先前说话的那名丹宗的正式弟子惊得声音都变了调。“你们肆意破坏丹宗的声誉,为医者不医人反而害人,你们让人怎么看丹宗的医师和丹师?如此诋毁丹宗声誉,若是传到代宗主耳中,只怕连你们的师傅都要受到连累,你们还是自行了断为好,今日之事便请城主和三皇子作罢。”“你……你不能这么做,我们不服,我们要回丹宗,请宗主定夺全能侍卫全文阅读!”几名弟子同时叫嚣起来,他们都是裘若谦一些心腹的弟子,他们这么做也是师傅暗中指派的,说是要给织羽国一个教训。

而碧溪他们也是知道的,他是个外来户,虽说实力强大,丹师品级也高,但宗主多次拉拢他,却都被他拒绝,所以他虽贵为金令长老,但丹宗里仍有许多人不满于他。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来了滨城,而且不帮自己宗派的人,还帮着外人来处决他们,他怎么敢!碧溪眸中射出一缕寒芒:“亏得你们几个敢以丹宗弟子自居!你们做下这等谋害人性命的事,又诋毁丹宗声誉,有何资格劳烦代宗主裁决,既然你们不肯自己动手,那就由我来动手好了。”说完伸出一只手,修长的手指弹出几枚细小的红得发紫的火球,火球的速度奇快,没等那几名弟子反应过来,那几枚火球瞬间没入他们体内,霎时间正个大堂充斥着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不过一两息时间,叫声已然停止,但那几名丹宗弟子也已经被烈火焚成灰烬,正个大堂静得落针可闻。“这几名弟子胆大妄为,仗着丹宗的名号胡作非为,我已依着丹宗的规矩处罚了他们,碧溪回去自会禀报代宗主,不知城主和三皇子可有异议?”碧溪处置完了人,朝坐在上面的滨城城主和羽惊风瞥了一眼,虽是询问的语气,但怎么看都像是在威胁人啊,这人都被他烧成灰烬了才问他们是否有异议,他们敢有异议,能有异议么?滨城城主脸上已经满是冷汗了,羽惊风却饶有兴趣地多看了碧溪几眼,听他这么问,自是摆摆手:“既然长老已经代丹宗处置了他们,还我们医馆声誉,这件事儿我们就不追究了。

”“那就好,没我什么事我先走了。”碧溪刚刚那一手造成的直观影响实在太惨烈了,以至于他步入人群时,人们自发退离他至少三步远。站在人群中全程旁观的兰瞳看着众人的反应,心中不禁点头,刚刚碧溪处理那几个丹宗弟子的手段简单粗暴,已经深入人心了,她故意放过几个丹宗弟子,暗中观察他们的神色,见那几人被碧溪干脆地杀了,不由又惊又惧。相信接下来他们不敢再轻举妄动了,至于其他几个城,只要今日的审理结果传出去,丹宗必然会约束好他们,否则她不介意将丹宗留在织羽国的暗桩一颗颗拔掉!人群渐渐散去,兰瞳没有随羽惊风前往城主府,而是直接回了水街医馆,查看了一下砚之檀的伤势,发觉他的伤势好了许多。

“帮我解开穴道!”在看到兰瞳的一瞬,砚之檀表情一向不多的脸上竟然难得地迸发出了喜色,天知道他保持这个姿势整整一晚上再加一个早上了,再不让他活动,他的身体会僵掉的。兰瞳这才想起,为了让他配合治疗,她昨夜就以战气封住了他体内的穴道,可惜这种以气封穴的手法乃是华夏古武术的精华术法之一,经她改良而成,这里的人们是不懂的。战气凌厉霸气,多是外放型的,所以即便是强大如砚之檀也不懂利用自身的战气解开身上的束缚。兰瞳问了一下郭俊游他的伤势如何,郭俊游面露喜色:“雪大师您的丹药和配置的药粉果然有效,今日伤势都已经结了痂,早上我给他诊了脉,脉相也有力多了。

”兰瞳又自己诊断一番,可能因为砚之檀是战士,且实力强大的缘故,他身体的伤势恢复得极快,一晚上就恢复了大半。她伸手解开了他的穴道,轻飘飘看他一眼:“你可以走了。”砚之檀古怪地看看自己又能活动的手脚,他能确定,她是用战气封住自己的行动,而非用的魔法,可她是怎么将战气运用得如同魔法那般神奇的?。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冷酷魔医少夫人 全文阅读,冷酷魔医少夫人最新章节,冷酷魔医少夫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