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冷酷魔医少夫人全文阅读 > 推荐悠然新文《凤凌九天:娘子请然低调

第八十一章 再见苏琉儿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依然悠然 书名:冷酷魔医少夫人

时间过了近十日,兰瞳每晚都会抽出时间给朱瑾针灸,顺便开了药方给他调理身体异界最强族长最新章节。这十日来,朱瑾的苍白病态的脸色已经红润了不少,整个人显得精神多了,少了几分病弱之美,整个人看起来更加俊美了。十日来,他们花费了不少精力和金钱,这些药材总算快要齐全了,如今,只剩一味最为珍贵的药材,云鹿血烈茸。云鹿乃是一种十分珍贵的魔兽,生长在尤曼帝国的云鹿高原上,由于云鹿浑身是宝,鹿血对战士来说,如兴奋剂一般,可短时间内提升他们的实力,让他们变得力大无穷。

云鹿肉十分鲜美,鹿骨可是上好的魔法药剂材料,鹿角乃是十分珍贵的药材,虽然云鹿不善于反抗,实力多数在七八级,超过十级的云鹿已经是十分罕见了,所以如今云鹿高原上的云鹿已经濒临灭绝,再不让人捕猎了。而她需要的云鹿血烈茸起码也得九级云鹿才有,找了这么多天,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兰瞳也不禁发愁了,其实她更想直接回奥兰帝国去,看看砚王府有没有这东西,现在她已经有此打算了。“今晚过后,我便不会再来了,你只需按我开出的药方煎服即可,半年后哮喘的症状就会逐渐消失。

”兰瞳拔起他身上最后一根针,收了起来,又交代了一番,准备离开。朱瑾忽然握住她的手:“哎,你等等!”兰瞳瞥了一眼被他握紧了的手,朱瑾脸微红,“抱歉!”他缩回自己的手,刚刚握住她的手时,只觉得一股麻麻的电流蹿遍全身,手都有些酥软,再看兰瞳,还是那般清冷的神色,没有一丝异样,朱瑾不由懊恼自己的失态。“还有什么事?”她的眼底已经露出一丝不耐烦了,朱瑾望着兰瞳苦笑,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他也想跟那个人一样?想到这,他浑身一颤,脸色微白,清咳一声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好半晌才勉强平静下来:“我有关于云鹿血烈茸的消息,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嗯?”兰瞳回眸,眸底闪过一丝炽热,“哪里?”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从他口中发出,认识她这么些天,他算是见识到她的冷漠了,也只有她关心的事才能让她露出除冷漠以外的表情了吧,朱瑾不禁想到。

“在千里街的千里香拍卖场。”又是千里香拍卖场!兰瞳嘴角抽了抽,千里香果然无处不在啊。“什么时候?”她问。“今晚。”他答,然后,抬头的瞬间,已经不见了她的踪影,“楼兰,等等我。”瞧她急的,这不是还没开始嘛!朱瑾摇摇头,唇畔却流露出一丝笑意,她也只有这时候才显出点儿正常的情绪。百里城千里香拍卖场的规格与沃兰城的差不多,兰瞳坐在一间蓝级贵宾房里,这是朱瑾带她进来的。朱瑾经常在拍卖场拍下不少东西,尤其是药材,他果真是对药材情有独钟啊。

这场拍卖会的规格并不算高,是一场绿级拍卖会而已,压轴拍品也就是那云鹿血烈茸了。这一场绿级拍卖会拍品虽多,但等级低了些,价格也比较能让人接受,所以这些物品拍下的速度很快。在见识过了紫级拍卖会的物品后,兰瞳对这样一场小小的绿级拍卖会已经不感兴趣了,她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那云鹿血烈茸。经过一个多时辰的紧张拍卖,拍卖会终于进入尾声名医。台上那名身穿绿裙的婀娜拍卖师笑容满面道:“下面,进入本场最后一轮拍卖,这是最后的压轴拍品,云鹿血烈茸!”她一把掀开拍台上的红绸,露出一个锦盒,她高高举起锦盒,露出里面一节约三寸长,婴儿手臂那么粗的血红色透明的血茸。

从底下响起的一阵阵抽气声可以看出这血烈茸的珍贵,不少人已经议论开来了。“平时咱见过的云鹿血茸只有拇指那么粗啊,这是几级的云鹿身上取下来的,竟然这般大!”“啧啧,看那色泽清透,红水晶似的,成色也是一等一的。”“嗯,我见过的血烈茸也不少了,就没见过这么大色泽这么纯正的,这么好的东西,放在蓝级拍卖会上都够了。”“诸位,请安静一下。”台上的拍卖师放下手中盛着血烈茸的锦盒,双手微微往下一压,全场安静下来,“大家也看到了,这血烈茸经过我们拍卖场专业品鉴师的鉴定,为十一级云鹿身上取下的,通常只有达到七级以上的云鹿身上取下的血烈茸才会变为红色,但色泽浑浊,也不均匀。

而级别越高的云鹿出产的血烈茸颜色会渐渐转为透明,这一块大家也都看到了,颜色艳红,却又极为清透,绝对是极品!血烈茸与平常咱们食用的鹿茸功效可不一样,常人服用的话,战士可提升战气,魔法师的魔力过度消耗,服食可迅速恢复元气,而且,它可以修复一部分魔法造成的伤害,包括,破坏力最强的雷魔法和……暗魔法!”听到暗魔法三个字,底下顿时一静,旋即露出狂喜的神色。最近黑暗魔法似乎又重现大陆了,人们的心就像横亘了一根刺,虽未亲眼见着,但心里的恐慌已经逐渐蔓延,这位拍卖师的话无疑给了他们一道小小的曙光。

即便只是修复一部分暗魔法的伤害,也能另人们趋之若鹜了。兰瞳叹口气,确实,云鹿血烈茸能够消除一部分暗魔法造成的伤害,但实际上只要暗魔法未完全去除,就算消除这么一部分的暗魔法伤害也于事无补。但她不能指责拍卖场这话说得不对,他们只是把这个当作一种璩头,吸引人们的目光罢了,可,她感觉自己若想要轻松拿下那个血烈茸也没那么容易了。等到人们的呼声渐低,那位绿级拍卖师才笑着说出了此次的竞拍价:“起价,八万金币!有星宝石者优先!”八万金币,这已经快达到蓝级拍卖会的起拍价了,不过,千里香拍卖场也够狡猾,降低了起拍价,却是让更多的人参与竞争,这价格自然是水涨船高,兰瞳静静地看着下面的灯一盏亮过一盏,而她则平静地等待着最关键的竞拍时刻。

朱瑾望着她平静的容颜,眸中一阵恍惚。“……五十万金币!”“五十万零一千金币!”“五十万零两千金币!”“……”此时的竞价者已经只剩下寥寥几个,而那价格也逐渐低缓下来,一千两千零星地爬着。这一个血烈茸就达到了五十万金币,这个价格对于一场绿级拍卖会来说,已经出人意料了。这时,荧幕上一间紫级贵宾房里,一个扩音器幻变出的女声缓缓道:“我出五十五万金币。”哇!一下子提了五万,不过看到那是来自紫级贵宾房的灯,底下顿时不吱声了,他们的价格出得再高,钱财再多,能比得过紫级贵宾房的人?兰瞳看着差不多了,亮起了灯,喊道:“六十万金币暧昧高手。

”“六十五万金币!”紫级贵宾房里似乎传出一声轻轻的嘲弄,只是蓝级的资格,也敢跟她抢!“七十万金币。”兰瞳依旧不紧不慢,神色淡淡,但那双美眸中透出的,却是势在必得。“八十万金币!”对方把价提得更高了,底下的人呼吸都是一疼,这价也太高了吧!蓝级拍卖会里的拍品也不过如此啊!台上那女拍卖师却是兴奋了起来,没想到这一根血烈茸竟能拍到这样高的价格!兰瞳沉默半晌,轻轻道,“两枚四星宝石。”这一枚四星宝石兑换金币的话相当于五十万,两枚那就是一百万了,而四星宝石,谁能轻易拿出来,即便是对方出价一百五十万金币,恐怕人们也会首选较为稀罕的四星宝石!紫级贵宾房里传来一声怒骂:“疯子!”一百万金币她都可以买下好几个血烈茸了。

兰瞳松了口气,朱瑾看着她半晌无语:“一百万金币可以买下两个血烈茸……”“只要能救我外公的命,就是两百万我也觉得值了。”兰瞳回以一笑,明亮的水晶等下,明眸皓齿,容颜丽绝,仿佛画中之人,朱瑾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荡漾了。在前往拍品兑换室的时候,半路上她又遇见了百里烟,此时她身边还有一个人,列东。百里烟对她怒目而视,但奇异的是,竟然没有像上次那样一见面就发作,她双手环胸,不屑道:“刚刚那花了两枚四星宝石的蠢女人不会是你吧?”兰瞳翩然走过,直接无视她,百里烟咬牙,眸中露出一丝狠色,却猛然瞥见身旁的列东正似笑非笑地瞅着她,她生生憋下心头的怒气,挤出一丝笑容,“咱们也走吧。

”列东远远地瞥了那远去的身影一眼,她又无视他了,只是,他怎么会让她如愿呢。一直关注着列东的百里烟心里又憋了一把气,他那是什么眼神,她一个明艳动人的美人他不看,却看一个男人!看着列东漂亮的眼睛溢出几许柔光,嘴角微微弯起,她的心就像被刺扎了一下似的,有点刺,有点疼。自从列东救了她,她无奈地被父亲推着去向他道谢,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知道自己再也忘不了这个漂亮到极点的少年,然而他不论是对谁,都同样保持着疏离浅笑的态度,不论她怎么努力,都走不进他的眼里,更何况是他的心。

可是刚才,她看见他对那个叫做楼兰的少年笑了,那样明媚的笑容几乎醉了她的心,但她却很清楚,这笑容不是为的她,而是那个伤了她的楼兰!她从朱湛那儿知道,列东跟楼兰好像是旧识,可那又如何,楼兰是男人,她总不能吃一个男人的醋吧?想到这,她的理智又稍稍回来了,看来,若是要对付楼兰,便只能暗着来了,她不想给列东留下不好的印象。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她就已经决定了,这个男人是她的!兰瞳跟着千里香拍卖场的侍者进入拍品兑换室,取出两枚四星宝石准备兑换时,那名拍卖师却笑着摆手:“公子,这个云鹿血烈茸已经有人替你付账了。

”“是谁?”兰瞳一怔,能够直接从千里香后台付账的,跟他们关系一定匪浅,就是砚楼凤当初都得规规矩矩地按程序来,可她不认识千里香里面的人啊。这时,一道慵懒妩媚的声音从千里香拍卖专场的通道里传来,“小瞳儿,你可真让姐姐伤心,这才多久呢你就把我忘了。”听到这声音,兰瞳当即惊喜了,通道口,一角红色裙裾从阴影里缓缓探出,一张美艳倾城的容颜曝露在灯光下,秋水涟漪般的眼神,慵懒迷人的笑容,窈窕有致的身材,“琉儿骷髅玩家!”苏琉儿见她眸底一闪而逝的欣喜,脸上的笑容也越发明媚,大步走来,狠狠地搂住她:“你还是这么冷情,见到姐姐都不知道要用行动表示一下,看来你家那只妖孽的担心纯属多余。

”兰瞳讶异地挑眉:“砚楼凤怎么了?”“没什么,他让姐姐过来看着你,以防你给他招来一堆烂桃花。”苏琉儿说着,又忍不住道,“我觉得吧,他的担心完全没必要,这世上有谁能美得过他?”说起这事,她到现在心里都还犯嘀咕,当时他把兰瞳从格兰城的佣兵工会给劫走后,她怎么想怎么惊讶,还以为砚楼凤诳她,待前一阵回到沃兰城,才听到满街都在议论那‘丑如鬼魅’的砚楼凤实则是个风华绝代的翩翩美男子,再后来,她又看到一拨拨的媒人踏进了砚王府,又被扔了出来。

作风粗暴霸道,但深合她心啊!“大小姐,你看这东西……”那位绿级拍卖师惊讶地看着苏琉儿,在她的印象中,他们的这位大小姐一向很少有人敢接近,尤其是男子,不过,看眼前这少年,跟他们小姐的关系好像不一般啊,这一聊热乎了,连东西都忘了。苏琉儿这才回过神来,接过她手中的云鹿血烈茸,递给兰瞳:“这个东西你喜欢的话,姐姐送你了。”兰瞳却是略带惊讶地看着她:“大小姐?”刚刚,她没听错吧?“哦,你说这个身份啊,千里香是我家老头子的产业。

”苏琉儿说得风轻云淡,压根不把自己的身份当回事。兰瞳努力地想不让自己对她翻白眼,千里香啊,那是纵横整个天穹大陆的商会,千里香商会的会长苏羽冠的名字就像当初她那个世界的比尔盖茨一样响亮。身为苏羽冠的女儿,她竟然低调至此!兰瞳微微一笑,“奥兰帝国学院精英班今年不少人毕业了吧,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算算时间,帝国学院也已经放假了,苏琉儿等许多相识的朋友也都该毕业了,等她回去时,怕也已经物是人非了。“唔,我打算跟着杜天鸣他们混一段日子,只可惜宁奚青那个家伙不让我加入双子佣兵团,气死我了,哼,我就不信了,姐姐我长得这么美貌动人,给他们那冷冷清清的佣兵团增加了多少人气啊,他还敢嫌弃我不够强!”兰瞳同情地看着她,宁奚青她是已经领教过了,别人巴不得离得远远的,她倒好,一个劲儿巴上去,被嫌弃了吧。

“喂,你那什么眼神,哼,我跟他说好了,等我成为黄金战士,他就不许干涉我入团!”苏琉儿媚眼一挑,得意宣誓,“哎对了,听说你是这赫连将军的外孙女?”兰瞳点点头,两人边说边往外走。“楼兰,你怎么进去那么久?”朱瑾在外面等了好一阵,心里有些着急,差点没直接冲进去里面找人了,好容易看见她出来,立刻奔上前去,却见一名美貌女子与她一起走了出来。苏琉儿打量着朱瑾,突然一拍兰瞳的肩膀,低声道:“这小子真不错诶!”在人前,兰瞳又一次恢复她冷冷清清的表情,指着朱瑾道:“五皇子。

”“呵呵,原来是皇子殿下,我是她的朋友苏琉儿。”她刚刚听到朱瑾喊她楼兰,用了化名,看来她在这里也遇上了不少事。朱瑾朝苏琉儿点了点头,“你不是还急着回去么,我用马车送你嫡妃的逆袭最新章节。”“不用,你先回去,这里离将军府不算远,我和琉儿自己回去就好。”兰瞳说完拖着充满暧昧小眼神的苏琉儿往赫连家的方向行去。朱瑾望着二人离去的身影,心底有些空落。“哎呀,看来这一趟我来得还真是时候,你瞧瞧,他分明还不知道你是女儿身,竟然还被你迷住了,啧啧,我说你丫这么冷淡,他到底看上你哪点?”苏琉儿一脸调侃模样,兰瞳额头上滑下几道黑线。

“别胡扯了,他不是断袖。”兰瞳说起断袖俩字时,心里却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就在二人刚从千里街出来,拐过弯时,却猛然瞥见一道白色身影静静伫立在路旁,兰瞳脚步微顿。“兰瞳,我们不是朋友了么?”列东脸上的笑容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苦恼,“你为何不理我,我是否做什么惹你生气了?”望着列东希腊神邸一般俊美的容颜,干净无辜的眼神,兰瞳心里的罪恶感一阵阵往上涌。“我没生你气。”半晌,她终于妥协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他的眼神并不是在装无辜,但以他这样的年纪能成为魔法圣殿的白衣主教,他这人又岂能是光以外表论断的?列东一听,蓝色的眸子微微弯起:“你没生气就好,那,我们还是朋友对吗?”“嗯。

”兰瞳点头,其实,她挺奇怪的,事实上她与列东也不过是数面之缘,每次相处的时间都不长,可她却似乎对他的心思颇为了解,心里也不觉将他列入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一栏。听到兰瞳的回答,他眸子里盈满了笑意:“那我走了,改天再去赫连家看你,你放心,我不会说出你的身份。”兰瞳有些错愕,想到他刚才与百里烟一起,便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她隐瞒身份只是为了方便行事,却并不怕身份暴露,“随你。”列东默默离开,兰瞳望着他离去的身影,目光微怔,他是怕自己不理他,才刻意等在这里的?不是想解释什么?苏琉儿盯着她半晌,一双美眸满是讶然:“老实交代,他又是谁?”她心里已经暗暗替砚楼凤担忧起来了,这丫头确实也太招桃花了,这个看起来可比刚刚那个什么皇子更加危险啊,论容貌,他可不输砚楼凤,论手段,瞧瞧那无辜的小眼神,你妹的,萌翻了,连她都有些招架不住!天啊,她来这才多久啊,就招惹了这么多美貌少年郎!“他是魔法圣殿的白衣主教,上次在小灵山就是他救了我。

”兰瞳对苏琉儿并无隐瞒。魔法圣殿?苏琉儿吃了一惊:“他不会是魔法圣殿那个有名的少年白衣主教列东吧?”“你知道?”兰瞳睃了她一眼。苏琉儿忍不住敲了她一脑袋,满脸鄙视:“你真的很无知!”忽然想起当初在帝国学院,她因为不知道天穹历史上出现过的最强召唤师是谁而被安朱莉那毒舌老太太讥讽一事,她又释然了,“说起魔法圣殿的列东主教,那可是比你家砚少以前还要有名,不过与你家砚少狼藉的名声刚好相反,他可是出了名的天才少年,人长得帅,又是天穹大陆上唯一一名光系魔法师啊!”苏琉儿眸光闪闪:“小瞳儿,老实交代,还有没有私藏的美男?比起列东和砚楼凤如何?”“无聊界生界灭最新章节。

”兰瞳笑骂一声,两人打打闹闹回到赫连家。经过一夜的配置,七虫七花的解药终于完成。听闻这个消息的朱域开始坐立不安了,想了想,他快步往府邸后院一个偏僻的屋子里行去。敲响了房门,里面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三殿下,何事?”“赫连空中身上的毒已经解了,这个老不死的,给他弄了那么多次毒,竟然一次都没能将他毒死!如果他醒来,将成为我夺位的阻碍!”朱域脸上露出一丝阴毒。“急什么,七虫七花毒可不是那么容易就破解的,它还需要你的血为引,才能将赫连空体内的毒给引出来。

”沙哑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森然的笑意。朱域一听,才松了口气。“不过!”房中的声音陡然凌厉起来,“这七虫七花的毒乃是我门奇毒之一,那魔医师竟然能够制出解药,这个人不容小觑,我们必须尽快查清他的身份,要么把他争取过来,要么杀了他!否则也难保他会知道真正的解法,到时候你一样身处险境!”“嗯,我早就派人去查了,相信很快会有结果的。”第二天,朱域接到属下的消息,说是那名魔医师已经查到了,正是赫连家那个名叫楼兰的少年!朱域蹙眉,竟然会是他!不过,一想到前一阵子,他下帖相邀她却未应,反而日日前往朱瑾的府邸,他忽然想起什么,脸色阴沉得吓人。

“来人,被马车,去五皇子府邸!”朱域一进府,便见朱瑾捋起衣袖,在药田里拔着草,那双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那一颗颗药材,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的笑容。玉面朱唇,莹莹肌骨,看得朱域心火撩动,一个箭步上前,握住了他的手臂。“是你!”朱瑾脸上的笑容一敛,眼神瞬间冷冽下来。朱域笑道:“几日不见五弟,你脸色倒是红润了许多,也越来越迷人了。”他抬起手,在他脸颊上轻轻一抚,肌肤可真细腻。朱瑾嫌恶地推开他:“三哥,要发情去找小倌!”“瑾儿,你不知道三哥喜欢的是你吗?”朱域又欺近他,想伸手去抚他的发,“自从你长大后,就再也不和哥哥亲近了,我真怀念小时候你我一起同床共枕的日子,那时候,你总是……”“够了!”朱瑾眸中的厌恶更甚,“如果你还想我当你是我敬重的三哥,就给我住口!你是断袖我不会看不起你,但这种事情需要你情我愿,我是你的亲弟弟,你竟然对我有那种龌龊的想法!”呵呵,看来他猜想的没错,楼兰天天晚上都这里,是为了替他医治,瞧他现在被他激得这般生气,那病症却神奇的没有发作。

朱域脸上浮起一丝奇怪的表情,缩回了自己的手,又恢复了温润如初的表情,“五弟,三哥跟你开玩笑呢,别生气,我就是来看看你,你有空也该到三哥府里多走动走动,三哥以后都不会再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朱瑾敛眉看着他,朱域只是笑笑,转身离开。“他这是什么意思?”刚刚那番话好像是故意刺激他来着,等等,刺激他……以前他受不得刺激,稍微一激动就会大喘气,每一次都几乎昏厥过去,可刚刚……“来宝,备车,去将军府!”。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冷酷魔医少夫人 全文阅读,冷酷魔医少夫人最新章节,冷酷魔医少夫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