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冷酷魔医少夫人全文阅读 > 推荐悠然新文《凤凌九天:娘子请然低调

第九十七章 幽鬼界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依然悠然 书名:冷酷魔医少夫人

兰瞳微微诧异,这美杜莎在里面竟然也能看到外面的情况?不过,她还是点点头,她手中有百音魔琴的事儿知道的人本来就不少,当初砚楼凤在千里香拍卖场里那么招摇地说出他名字的时候,大半个沃兰城的显贵们都已经知道了。然而,她并不知道这是一把神器,一把别人用不了的神器!“没错,百音魔琴在我这。”说着,她双手虚抹,白光闪过,一把古琴便出现在美杜莎面前。百音魔琴么?他眸底噙了一抹深思,仔细看了看,点点头:“确实是百音的琴,我很喜欢百音的琴声,你能否弹一首给我听?”望着美杜莎带着期盼神色的眸子,兰瞳怎么也拒绝不了,抱起琴,放在腿上,指尖一点一勾,一捻一按,悠扬欢愉的琴声便从她指尖流泻出来。

这把琴即便不是神器,也是一把绝世好琴,不论它的琴身还是琴弦,用的都是举世罕见之物,以致于它断了一个弦,竟再也遍寻不到一根与它接上,使得这么好的琴成了一把残琴校园如此多娇。这把琴的音色并不华丽,是一种稳重质朴的本质音色,质朴中又不乏悠扬沉韵,然而兰瞳将音调得清丽一些,弹奏的曲子十分欢畅,她的琴艺确实十分高超,每每让人身临其境,美杜莎沉浸在这样欢快的曲子中,想起以往与百音的其他魔兽们嬉闹的场景,目光荡漾着几许欢欣,几乎醒不过神来。

整个洞穴里只有悠扬的琴声在洞中回荡,琴音穿过一个个的洞穴,进入了洞中某一个地方,飘进那紫衫男子的耳中,令他浑身一震。砚楼凤的眸中出现一丝恍惚,在他的梦境中,那个白衣胜雪的女子对着一处飞瀑碧涧抚琴清歌,歌喉美妙,有如天籁,飞瀑流水伴随着琴音跳跃舞动,看得他目瞪口呆,听得他如痴如醉。女子身边,一鸾一凤嬉戏飞舞,不时和着琴音飞出清鸣,异常动听。一曲音落,女子仿佛察觉他在痴看,蓦然回首,对他嫣然一笑,清脆的嗓音唤道,“阿砚,你怎么才来……”声音中带着一丝撒娇的亲昵,让他心头微颤,目光定格在她脸上,他蓦地呆住。

兰瞳的指尖轻按着琴弦,微微颤了颤,琴音终绝,她抬起头,见美杜莎那双平静的眸中已然迸射出耀眼的光彩,好半晌,才重重舒了口气,叹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再看向兰瞳时,他的目光已经有些不同了,“你弹得很好,难怪连它也认同你了。”他走上前,极其眷恋地抚摸着琴身,目光落在上面唯一的空缺处,那里本该还有一根弦。即便只有六弦,她也弹得极好,美杜莎笑道:“当年我也是极喜欢听百音弹琴的,你弹得真的很好,很好。”兰瞳没有说话,她只觉得美杜莎这句夸赞里隐含着她听不懂的含义。

“乌羽蚕丝,这是当年元帝走遍苍穹才在极北冰原最高的乌雪峰上寻得的,当时一共做了八根弦,可一把琴只需要七根,所以便还剩了一根,你想要完全解开百音魔琴的封印,让它真正为你所用,便在有足够实力的时候,到极北冰原的乌雪峰去寻。”美杜莎的语气多了一丝郑重,但兰瞳还是十分欣喜,这世上竟然还有第八根乌羽蚕丝!“极北冰原的乌雪峰?”兰瞳叨念了一遍,只觉得心底某个地方轻轻颤了颤,一丝茫然浮上明冽的眸子。美杜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嗯,不过这事急不得,自从当年邪神以望天峰为界,划出了裂缝深渊,这乌雪峰便落在了东边的天苍大陆,所以这事也急不得,除非你有足够的实力能够前往天苍大陆。

”靠!兰瞳忍不住想爆粗口,要不要给了她希望,却又瞬间再泼一瓢冷水上来!天苍大陆,与天穹大陆可隔着一个深不可测危险无比的裂缝深渊呢,这深渊之下,封印的可是当初能够生生将苍穹这么大一片大陆一分为二的牛逼强悍的邪神啊!她又不是嫌弃自己活得不耐烦,急着早死早投胎!“哦,对了,我记得在天穹的极南之地叫什么来着,还有一本百音放置的,里面详细地记载着苍穹大陆最详细最齐全的药草,还记载着百音对药物使用的一些心得体会,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医书,呵呵,百音会的东西很多,如果你有兴趣,不妨去找找看,在那个叫飞流之舞的地方。

”“医书?”兰瞳眸中一亮,她懂得的药材虽然不少,但这个世界毕竟与她那个世界有所不同,许多药材的名称也不一样,她要下方子也总是顾忌多多,若是真能找到这本书,对她来说也是极有帮助的。美杜莎继续诱惑:“嗯,当年人们都知道百音琴曲可驾驭万兽,却不知,她的才能涉及各个领域,她还是十分出色的魔药师,魔器师,而其中最厉害的,当属她的医术了,我可以自负地说,记载的药材之多之详,迄今为止,绝对无人能够超越流氓大公全文阅读。

”兰瞳只觉得自己的心怦怦跳着,丫丫的,这百音太合她胃口了,可惜没有重生到万年前,她还真想见识一下能让美杜莎赞不绝口,让天穹大陆之人提起就肃然起敬风华卓绝的女子!“咳,我现在便将你送到那个地方,花九爵接受传承,再加上对力量的适应和使用,大概要半年才能完成,你在里面能获得多少,便看你自己的造化了。”美杜莎金色的眸子微微一闪,一圈光晕落在兰瞳身上,眨眼间,她便消失在原地。美杜莎一直笑看着她消失,这才缓缓敛起笑容,“传承之后,我便再也不能存活,我身上的皮会褪下,你务必用我的蛇皮做一件衣甲给她。

”九帝惊讶,美杜莎的金缕蛇甲乃是刀枪不入之物,更是能够抵挡魔法攻击的稀罕之物,他竟要送给她吗?“好。”既然这样,他开了口,九帝便应下了。空间里面,九帝在接受美杜莎的传承,兰瞳在洞中修炼,砚楼凤被困,外面也几乎乱成了一锅粥。在九帝他们进入黑洞之后,那个法阵便彻底消失了,那阵飓风也跟着不见了,谷口又有不少人不死心,再次跑了进来,但整个山谷已是空荡荡的一片,除了怔在原地的苏羽冠,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苏琉儿他们跑进来时,没有看见兰瞳,那群人也未瞧见那条飞进这片谷地的穿云拂月绫,不由纷纷将目光望向一直呆呆看着山壁的苏羽冠。

“这是怎么回事,你可看见兰瞳和砚楼凤了?”苏琉儿踌躇了一下,还是上前问道。苏羽冠扫了一眼其他纷纷侧耳的人,嘴角划过一抹冷笑,指着山壁道:“刚刚他们被一个黑色的空间之洞吸了进去,连同那条穿云拂月绫,如今生死不明。”说到生死不明,苏琉儿的脸色顿时一白,月亮的脚步也是颠了几颠,一张俏脸满是苍白,倒是一旁的竹远扬悄然走到她身边,扶住了她,语意不明道:“我还在,别怕。”月亮一听,眼睛倏地一亮,她怎么没想到,竹远扬可是与兰瞳有了主仆契约的,若是兰瞳死了,他也活不成了,想到这,她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转头望向苏琉儿,却见她已是泪流满面,心中不由感动,虽然相处的时间不久,但她从竹远扬那听到不少关于苏琉儿的事,知道她是个很坚强果敢的女子,却想不到会为兰瞳的生死不明而流泪,兰瞳有这样的朋友,真的很幸福。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她,那些人还虎视眈眈,等他们知难而退了,再告诉她也不迟。却不想,苏琉儿陡然抽出苏羽冠手中的剑,一个跃身就劈向那处山壁,边哽咽着边骂道:“什么该死的黑洞,我不信,我不信!兰瞳,你给我出来,老娘才不相信你会这么容易就挂了,给我出来!当初你才不过是个小小的初级统领,咱们被三四十头七八级的獠狼围困,你都能轻轻松松地解决它们!在佣兵工会的猎宝大赛上,你以统领之力,独自杀了一头十级巨蟒,杀了一名白银战士,你不知道我多么为你骄傲!你这小混蛋,不就是一个小小的黑洞么,你怎么就被一个小小的黑洞吞了呢……”看到苏琉儿的举动,月亮悄悄背过身去,靠在竹远扬肩头,耸了耸鼻子,可惜一滴泪都涌不出来,竹远扬浑身一僵,只听她低低的声音传来,“好感人……”苏羽冠从未见过琉儿像今天这般,哭得稀里哗啦的,看得他心里一阵阵难受,恨不得立刻告诉她真相,可是他不能,九帝进入里面的事不能说漏嘴,否则九魅帝国将不得安宁。

不过让他郁闷的是,原来她与砚王府那个小少夫人感情倒不是一般的好,他知道他的琉儿对他把丁水芸母女接进苏家的事耿耿于怀,甚至因此疏离自己,为人也很是冷漠,人人退避三舍,却不想这个砚少夫人能入她的眼玉面皇后。这些年,他的琉儿受苦了,丁秦江和丁水芸既然死了,这件事他也该把真相告诉她了。数日之前,谷中原本还有不少人,他们原是想等等看苏羽冠口中那个黑洞是否会再次出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山谷除了那些尸体腐烂恶臭的味道逐渐浓厚,连个动静都没有,于是人都走光了。

苏羽冠陪着苏琉儿等了七天,七天后山谷中一个人也没有了,苏羽冠派人来清理那满地的尸体残骸,这里毕竟是美杜莎的安息之地,若是九帝在,也必不会让这些血腥污浊搅扰美杜莎的安息。待所有人离去,月亮和竹远扬这才提醒她,兰瞳并没有死去,否则竹远扬哪还能活得好好的。苏羽冠听了二人的解释心里有些诧异,想不到这个俊秀沉稳的男子竟然与她有主仆契约关系,不过,他还是道:“竹公子和月小姐说得没错,他们暂时不会有事,不止是那条穿云拂月绫和砚少夫人进去了,九帝和砚楼凤也在里面。

”苏琉儿闻言,倏地瞪大了眼睛,半晌才道:“九帝怎么在这里,你与他之间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苏羽冠皱眉,想到羽帝平日里的名声,再想想苏琉儿对自己的误解,他只得叹口气,将他这十几年来的伪装一一告诉她。“你是说,你是为了救我娘才与丁水芸虚与委蛇的?我娘没有死?”苏琉儿不敢置信,而且,苏郁莹并不是他的女儿,听到这,苏琉儿心里沉压了十几年的石头轻轻落了地。苏羽冠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她的头,却见苏琉儿微微戒备的目光和略显僵硬的躯体,不由叹口气,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操之过急,“嗯,你娘当年是中了丁水芸下的一种毒,名唤失神散,吃下之后轻则神智混乱,重则昏迷不醒甚至丧命。

好在那天发现得早,后来九帝知道这件事,便亲自过问,暂时保住了你娘的性命,然而失神散已经伤害到她的头脑,要想她清醒过来可不容易,我寻遍天下名医,却都毫无用处,你娘现在依旧只是保住了性命,并未能清醒过来。”苏羽冠说到这,嘴里满是苦涩的味道。“可惜兰瞳不小心钻里面去了,不然她或许有办法呢。”月亮听着这事,也满是唏嘘,突然嘀咕道。苏琉儿却蓦地跳了起来:“对啊,我差点忘了,兰瞳的医术可是极厉害的,也许她有办法医治娘,可是……”苏羽冠吓了一跳:“你说砚少夫人会医术?”“没错,不过现在想也没用,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从里面出来。

竹远扬,既然你与她有契约,为何不联系一下,看看他们现在情况如何?”苏琉儿心里还是隐隐不安,那可是美杜莎的安息之地,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竹远扬摇了摇头:“我试过了,联系不上,我与她的联系好像暂时阻断了,不过只要我没事,她就一定不会有事。”众人一想,是这个理儿,苏羽冠便对月亮和竹远扬道:“你们俩就先在我家住下,我会派人盯着这里,他们以出来,我们便能立刻得到消息。”转眼,已是半年。美杜莎所在地那处大殿里陡然腾起万丈霞光,璀璨无比,一条银金交映的巨蟒清啸一声,震得整个空间都晃了晃。

巨蟒伸展开,足足百米长,异常庞大,一双紫色瞳孔焕发出慑人的冷光,整条蟒身金银交织,犹如金子般的阳光洒入水面,光艳粼粼,晃花人眼。空气中再次波荡开,一道狼狈的身影出现在洞穴中,踉踉跄跄倚靠在墙边,她抬起头,在看到那条金银色的巨蟒时,清冽明艳的眸底倏地焕发出一丝赞叹,好漂亮归源界最新章节!只一瞬她便回过神来,望进那条巨蟒漂亮而冷冽的紫瞳里,迟疑道:“九帝?”金银之蛇乍然回缩,金银交织的光芒中,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漂亮到极致的容颜,银得发亮的及地长发,比半年前更加精锐幽深的紫瞳,还有那一身绯红中不时映射出点点金芒的长袍,正是接受了美杜莎传承的九帝。

九帝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一眼,眸底飞出一丝轻笑:“你这是遭人打劫啊还是遭人追杀?”没人发现,他悄悄松了口气。此刻的兰瞳一身蓝衣被划出许多剑痕,露出大片肌肤,但那些肌肤早已血肉模糊,看不出原来冰肌玉骨的模样,她的身上此时看来竟无一完整之处,就是脸上都染满了血,若非那双眼睛依旧清冽逼人,更多了一丝沉稳镇定,他几乎要怀疑,他到底带了个什么东西出来!兰瞳稍稍压抑自己内心的震撼,嘴角一勾,清冽的眸中露出一抹睥睨傲骨:“是遭人追杀了,不过想杀我,还早!”说出这句话时,九帝明显感觉到她的气息变了,那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自信,即便她此刻满身血污,也掩盖不住那双美眸里清冷的辉光,依旧耀眼得让人移不开眼,他忽然很好奇,“你到底进了什么地方?”美杜莎不肯告诉他,只说那个地方很危险,但只要能活下来的,必定是强者,这两千条蟒蛇中,若是全部进去,能出来的只怕没有十条。

他的传承其实早在一个月前便完成了,后面这一个月便是给他适应和转化的时间,今日刚一功成,他立刻将她放了出来,所幸,她没事。兰瞳抿了抿唇,只道:“那是个很可怕的地方,如有可能,那个地方我再也不愿进去。”九帝疑惑,美杜莎不是说,那是个好地方,可看她的神情,却又不似有假。其实,九帝哪里知道,对于像美杜莎及其手下千蟒大军这样野性十足的魔兽,自然是喜欢嗜血和杀戮的,它们天性追逐的便是如此,在它们眼里,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

若非美杜莎一开始便与百音有了契约,并折服于她的实力,甘愿听从她,又怎会压抑自己的杀戮心性呢?它自己有了这一层限制,可在对待手下的训练上是十分严苛的,它教给它们的,不仅仅是智慧,更是狂野的杀戮,这才是魔兽的本性!兰瞳去的那个地方叫幽鬼界,里面之人都是穷凶极恶之徒,不仅如此,那里异常荒凉,为了活下去,他们可以人吃人,为了一片肉可以杀人,为了一己私欲可以杀人,高兴可以杀人,不高兴也可以杀人,总之,那里似乎随心所欲,只有强者才有资格生存。

在那里,她每天都活在被人追杀的恐慌之中,没日没夜,杀人杀到手软,比她两世为人所杀之人都要多得多,若是心性不够坚韧者,在那里决计是活不下去的。她庆幸,自己活下来了,在那样的情况下,她的实力以她想象不到的的速度提升着,每天疲累到极点,又不得不应付一轮又一轮的追杀,直至,她把那些追杀她的人都杀死为止!这样的事情在魔兽界屡见不鲜,也很正常,但对于人类来说,这样的遭遇会把人逼疯!兰瞳深深吸了口气,这时,她才有空给自己施展一个水魔法,清洗自己的身体,那些人的血一层又一层地泼落在她身上,脸上,手上,到处都是,当然这里面也有她的,有些已经凝结了,有些还很温热,她一遍又一遍地清洗着,直至浑身的伤痕都露了出来,大大小小,从前面到后面,从手上到腿上,一刀一刀,一剑一剑,恐怖狰狞。

她并没有理会九帝还在一旁看着,在她眼里,没有什么比把她身上那浓重的血腥味给去掉最重要不过的事了和霍格沃茨一起成长全文阅读。九帝看着她雪白的肌肤上划出的一道道血痕,有深有浅,深的可见骨,让他的心忍不住狠狠一颤,一双紫眸里酝酿着狂风暴雨。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兰瞳抬头,正好看到九帝冰寒如九幽鬼域的的目光,突然噗哧一笑:“你不会想着替我报仇吧?”九帝浑身一僵,他在干什么,竟然为这个女人担心!“他们已经被我杀了。”她说得很轻松,随手一挥,又是一道水魔法加诸在身上,如此轻巧随意,“我现在已经是大领主了,看,有失必有得,如你,如我。

”她的话带着几分深意,九帝却立刻明白了,她想要得到实力,必须豁出性命去拼,而他获得了实力,却不算是个纯粹的‘人’了。整整清理了一天时间,她嗅了又嗅,闻了又闻,直到没有一丝血腥味,才重新换上一件衣裳,忽然,她道:“美杜莎呢?”难怪之前她一直觉得少了什么,只是顾着清理身体,竟然没发现那头金光闪闪的大蛇不见了。“死了。”九帝脸上没有一丝悲伤,他不需要这种东西,每一代新的美杜莎出现,便是伴随着老的美杜莎死亡,这已经是不变的定律了,他没什么好悲伤的,“它让我拿一样东西给你。

”九帝取出一枚戒指,递给兰瞳:“我有自己的魔兽空间,这个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处,给你了,里面有美杜莎给你的东西。”兰瞳虽然讶异,但还是接了过来,她知道龙紫珏也有一个她不知道的空间,原来叫做魔兽空间!不过她猜想,这类魔兽空间应该是一些实力强大的魔兽才能拥有的吧,否则魔兽岂不逆了天去!她分出一缕精神力进去探了探,发觉是一件金色的衣甲,不由取出一看,那衣甲十分柔软细腻,放在手上如雪纺纱一般轻盈,揉成一团也不过巴掌大小,很是轻便。

衣甲上闪烁着粼粼金芒,异常美丽,而且,看着颇为眼熟,蓦地,她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这是美杜莎的蛇衣!”用的是肯定的语气,九帝点头:“这金甲看着轻,事实上穿着它即便是九大神器中的九霄碧海剑和破魔枪想要刺穿它也没那么容易,而且,它还可以消除三分之一禁咒级魔法攻击威力,起码让你在遇上强敌时,不至于殒命,其防御力不逊色于九大神器中的神之铠。”兰瞳听着心都有些颤抖了,能够消除三分之一禁咒级魔法攻击,要知道,除非达到君主级别才能发出魔法禁咒,这么说来,即便遇到君主级的强者,她也不怕自己小命不保了。

不过——“美杜莎的蛇衣既然是这等宝物,它为何又肯赠送于我?”兰瞳心想,自己与它非亲非故,也不是它血脉的传承者,它送给自己这么贵重的蛇衣又是为的什么,她不能不探究。九帝瞥了她一眼:“不知道。”兰瞳懒得跟他争吵,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美杜莎可告诉你,砚楼凤被困在哪里?”幻境幻境,她必须找到那个地方,无论如何要要把他带出来!九帝神色微微不自然:“半个月前他就已经出来了,还找到这来,我跟他打了一场。”“那他人呢?”兰瞳忙问道。

见她神色这般急切,九帝心里不是滋味,冷哼一声:“想不到他还挺厉害,竟然没输,不过也没赢,后来我便告诉他你的下落,他追你去了。”“什么?!”兰瞳大吃一惊。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冷酷魔医少夫人 全文阅读,冷酷魔医少夫人最新章节,冷酷魔医少夫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