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岁月是朵两生花全文阅读 > 番外 叹息瓶

第三章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唐七公子 书名:岁月是朵两生花

寒流滚滚来袭,冬天到了。我的导师由于星期天去农家乐打麻将少穿了衣服,身先士卒不幸伤风。他收入门下的四个聪明伶俐的弟子,会打麻将的三个全被安排去医院陪了,唯一不会打麻将的一个倒霉蛋被安排去帮他带大一新生的现代汉语课。那个倒霉蛋就是我。这个故事深深地教育了我们,在这个知人知面不知心的社会里,学会打麻将是非常重要的。从新校区代完课回来已经六点四十了。小区楼底下那只刚修好的路灯旁边站了个小伙子,左手拿着一张稿笺纸,右手握着一只高音喇叭,正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声情并茂地朗诵一首英文诗。

喇叭将他的声音无限放大,放大。楼上不时有啤酒瓶丢下来落在不远处,劈里啪啦地,间或混杂几声大喝:“妈的吵什么吵,打扰老子看新白娘子传奇”。虽然形势是这么的严峻,但这位念英文诗的小伙子根本不为所动,表情一直神圣又庄重。我在旁边听了一会儿,没听懂,于是走过去问他在念什么。小伙子转过头来凄一笑:“我在向我心爱的姑娘表白,雪莱的,see,themountainskisshighheaven,andthewavesclasponeanother.浪漫么?”我说:“浪漫,浪漫。

”他再次凄一笑:“既然一个陌生人都觉邓漫,那为什么我心爱的姑娘却一点回应都不给我呢?”我说:“也许你心爱的姑娘没有听懂。”他愤然说:“不许你侮辱周越越,周越越是我见过的最有内涵的孩子,我坚信她能把雪莱的所有诗歌都背得滚瓜烂熟,不仅能背雪莱的,还能背济慈的,背华兹华斯的,背……”我没等他说完,转身上了楼。周越越正窝在我们家的沙发上紧紧抱着颜朗的胳膊,表情十分惶恐,颜朗一派安详地在看大风车。我说:“周越越你怎么了。

”周越越瑟瑟发抖地说:“你经过楼下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一个漠叭的男的?哎呀那是个神经病,他今天下午在学校的时候跟我说喜欢我,我没理他,估计他报复我呢,拿了个喇叭从六点钟就开始在楼底下嚷嚷,他欺负我听不懂新疆话,以为我不知道他是在拿他们家乡话骂我呢。”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说:“他说的不是新疆话,他说的是英语。”此后的三天,周越越被那位坚信她很有内涵的小伙子在学校里围追堵截烦祷辙。第四天早上她给我发了个短信,说想找个杀手把那小伙子做了。

我说你这样就太冒进了,你不如先正经找个男朋友,彻底绝了那小伙子对你的一片痴心,如果这样还不能让他死心,你再找个杀手给他致命一击也不迟。周越越觉得我说得很有道理。周越越她舅舅的办事效率实在令人惊叹,在我给她发那条短信的三小时后,她舅舅立刻为她联系了一个适龄男青年相亲,时间就定在晚上八点。我一度怀疑周越越的舅舅是专门搞婚姻介绍工作的。周越越说,不是的,我舅舅是国企里头的中层干部,他的工作是很严肃很正当的。我说,哦,差不多吧,听说国企的中干除了打牌就最喜欢给人介绍对象,果然名不虚传哈。

我预感这次相亲周越越一定会拉上我,五次相亲五次都相中gay的事实让她对自己的眼光彻底失去了信心。我的预感很快成为了现实,她果然拉上了我,但我不明白的是,她为什么死活还得把颜朗拉上。周越越说:“那是因为男人和人的眼光有本质的不同,我要综合参考你们两个人的意见,以便得出最客观的结果。”我不得不指出一个残酷的事实:“颜朗他还只是个儿童,你指望他给出你男人角度的中肯意见还不如指望斯里兰卡和毛里求斯联合征服国。 ”周越越啊了一声转头对颜朗道:“那你就不要来了吧,牛排其实也没什吃的。

”颜朗愤怒地看着她:“你说话不算话,我要诅咒你一辈子买方便面没有调料包。”估计是颜朗的这个威胁实在太具现实意义,周越越害怕道:“好吧好吧,你还是跟着一起来吧。”我问周越越,你就不担心到时候你的相亲对象没把你相上反而相上我,电视里都这么演的,主陪着朋友去和男主相亲。虽然主的朋友比主要漂亮很多,但男主丝毫不为所动,一眼就透过眼睛这扇心灵的窗户看透了主纯善的内在,为主神魂颠倒得从此海可枯石可烂,山无棱天地合……周越越说:“那你就上呗,既然都是男主了,那不是个豪门也是个暴发户吧,你先把男主拿下,然后再把他的豪门弟兄或者暴发户弟兄介绍给我,你想想,咱前途多光明啊。

”我想想,说:“我今天晚上还是戴副墨镜吧。”于是这天晚上嘻然戴了一副墨镜。我戴着墨镜牵着颜朗的手跟在周越越后边,于北京时间十九点五十出现在了C市最贵的西餐厅门口。周越越驻足观赏了会儿这家西餐厅的大门,赞叹道:“不错,很有格调。”我觉得周越越之所以认为这家餐厅有格调主要在于它有个外国名字。在这个崇洋媚外的时代里,不跟中国字沾边的东西都很有格调。比如你的好朋友跟你说今天晚上她男朋友带她去“allredhotel”用了餐,你一定会觉得,哇塞,真高档,真有格调。

虽然事实其实是她男朋友带她去“小红大排挡”搓了一顿回锅肉炒蒜苗……周越越手一挥:“我们进去吧。”我和颜朗就跟着她进去了。服务员把我们领到指定的餐桌旁,那位注定要和周越越相亲的适龄男青年连忙站起来,伸出手憨厚一笑:“您二位哪位是周?”周越远了。周越越没法不愣,因为穿过这位适龄男青年头上那几根打理得油光焕发的黑毛,恍惚间,我们都以为自己见到了在新中国获得重生的三毛。周越越的舅舅果然很公平,既然介绍给了我一个皮球版的朱元璋,必然也会介绍给周越越一个沧桑心三毛。

我看出来周越越有拔腿就走的冲动,颜朗也看出来了,因为他立刻蜷曲到地上,装作肚子很痛的样子痛苦道:“妈妈,我肚子痛。”周越越入戏入得比我快多了,马上抱起颜朗撒腿往餐厅外边跑,我没办法,只好跟着撒腿跑。门口正有人从一辆计程车上下来,周越越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我回头看那位适龄男青年并没有跟着追出来,正想叫住她,她却又立刻从车上下来,两把将我推上了车后座,自己跑去前边跟司机挨着坐了。我说:“周越越你着什么急啊,没看出来是我聪明儿子装病帮你解围吗?”颜朗头放在我大腿上,气息奄奄道:“妈妈,我没装病,我肚祖的很痛。

”周越越及时转头补充:“说发作就发作了,别是急阑尾炎啊。”我脑子里轰地炸开,颤着声音道:“师傅,麻烦开快点,T大附属医院。”师傅说:“成,我知道一条人烟稀少的近路,你把孩子抱稳点啊,我十分钟就飙过去。”然而不单行的是,当师傅刚刚拐上这条人烟稀少的近路,他的车居然就爆胎了。这条路人烟稀少,于是计程车也很稀少,颜朗痛得脸发白,死死揪着我的毛衣,周越越和热心师傅回头去主干道拦车了,我把高跟鞋脱了扔在路旁,准备背着颜朗先往医院冲。

颜朗闭着眼睛,睫毛颤动调害,我心里砰砰直跳,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儿子你忍着点,妈妈背着你,马上窘医院了。”前方一整块黑沉沉的天幕,本来就微弱的路灯被这咄咄逼人的黑挤压得更加微弱,昏黄的光在路上扯出几个破碎的影子,这条路蜿蜒向前,似乎没有尽头。忽然一束强光利落地打过来,我条件反射往路边让了让,一辆银的奥迪R8嘎一声在我身边定定停住。我对汽车不了解,心里想也许这又是一个爆胎的,于是把背上的颜朗往上边托了托,继续向医院冲。

背后响起开车门的声音,我想这果然又是一个爆胎的,再高级的车也有爆胎的一天,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这么想着走了两步,背上却突然一松,紧接着有男声低沉道:“怎么了?”我惊吓得赶紧回头,颜朗正被一个男人接过去抱在怀里。我有点发懵,借着汽车头灯的光和路旁奄奄一息的路灯光,这个男人的脸部轮廓清晰可见,以至于我一眼就辨识出了他是个名人。我在电视上见过他一次,杂志上见过他一次,还在相亲的餐厅里见过他一次。因为他是我这辈子唯一见到的一个活的名人,所以我对他印象非常深刻。

周越越的偶像,颜朗的情敌,秦漠。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岁月是朵两生花 全文阅读,岁月是朵两生花最新章节,岁月是朵两生花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