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校园小说 > 北大差生全文阅读 > VIP番外或者完结章

第五十八章

本书类别:校园 作者:破脑袋 书名:北大差生

以下来自亲妈破脑袋发自现场的报道:方予可是个很有计划的人。在07年5月初的时候,方予可终于坚定地抛弃了所有的安全措施,真枪上阵,让方磊小朋友的元神成功入驻了周林林的子宫里。7月份的毕业典礼上,周林林同志几次出入百周年纪念讲堂,在女厕里呕吐得脸色煞青煞青。同时闯进女厕的还有玉树临风、意气风发的方予可。据传,那天许校长还特地交待了旁边的学生干部方予可,让他多关心一下那位脸色苍白的女生。真是一位爱民如子的好校长啊~周林林有句话说得对,她是可以有女王的气场的。

自从怀孕之后,方家人将她作为比她脑细胞还珍贵的动物来伺候。越洋电话一日三次,每次必考虑到周林林的生物钟,绝不打扰她的清梦。周林林就有些皮痒。太平淡的生活了。于是,她跟方予可说,我们结婚的事情再等等吧。方予可打算7月拿到毕业证后结婚的。7月份是方予可的出生的月份,穿婚纱不至于像冬天那么冷得哆嗦,周林林的肚子也不至于鼓出来影响美感,最重要的是一家三口踏入结婚殿堂,这是件多有意义的事情啊。为了全身投入到结婚的筹备中,他将去年开办的软件公司暂时交给了他的朋友管理。

可是,周林林居然又不按理出牌。但是你又奈孕妇怎样?方予可气得吹胡子瞪眼,也只能矮下身子低声劝。“做未婚妈妈多遭人嫌弃啊。”“做未婚妈妈多刺激啊。”“我爸爸妈妈多想让你过门啊。”“我爸爸妈妈多不想我嫁出去啊。”“小方磊多爱他爸爸啊。”“小方磊是我生我养,关你什么事?”孕妇的脾气比以前更大,方予可惹不起,只好找丈母娘求助。周林林的妈妈是个彪悍大婶,直接把户口本塞在方予可手里,跟他推心置腹地说,婚礼不办没关系,但证一定要领,不然生了娃还是个黑户口,对不起她周家的外孙。

就这样,择日不如撞日,在方予可拿到户口本的那天,周林林就被她妈押解到了民政局。民政局问周林林是不是自愿的,周林林眼里包了一大包眼泪,委屈地答应了。这天,周林林没吃饭,一个人看窗外看了半日,方予可说什么也不吃一口。直到晚上,周林林忽然虎着脸对方予可说,要是哪天你押着我再去领离婚证,我非劈了你。方予可满脸堆笑,点头说好。等周林林的肚子长得有点眉目的时候,文涛从美国回来,约了她在一茶一坐喝下午茶。最近周林林闷得心里快要长草,一听有聚会,屁颠屁颠地答应去了。

去之前还穿了件宽松的大长T恤,还狠狠地缩了缩肚子,把紧身牛仔裤扣上了扣子。一照镜子,真看不出来是个怀了4个月的孕妇。所以,周林林神清气爽地坐在文涛对面喝茶。文涛这一年在国外混得不错,长得也更是英姿飒爽。虽然这个词普遍适用于不输须眉的巾帼英雄,但鉴于文涛经常被周林林讽刺有受的气质,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就很为贴切了。因为现在文涛不带耳钉,改戴眼镜了。文涛说,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镜,他却用它来戴博士伦。周林林笑得花枝乱颤,一脸红杏盛开的模样。

殊不知她家夫君正好约客户在一茶一坐。由于周林林的笑声穿透力太强,方予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顺着音望去,竟然是自己老婆在攀墙。方予可本想将项目谈个眉目出来,静下心来和客户谈不上几句,又听见那边笑成一团,形成亮丽的一道风景线。这抹风景在方予可眼里迟迟褪不下色,只好提前跟客户中断交谈。目送客户离去,才不动声色地走到周林林附近。一看她穿紧身牛仔裤,气不打一处来,拳头捏了好几捏,才冷静下来。现在她是孕妇,还是流产的高发期,为了方磊,先要忍一忍这口气。

上前两步,拍了拍周林林的肩,故意加重声音提醒她,怀了孩子不要到处乱跑,真要聚会,改天等他在家,约到家里便好。说得文涛眉毛一跳一跳。周林林看见方予可跟见了鬼一样,心里埋怨他神出鬼没的,吓到孕妇可不好。在方予可再三假么呵呵的邀请参观他们新家的请求下,文涛只好被迫拜访了一下他们的小窝。在小窝里,方予可先把周林林塞到房间里换上孕妇裙,还顺带咬了咬她的耳朵,以示惩罚。走到客厅,方予可小家子气地给了文涛一杯凉水,还捎带着给他看结婚照。

以前周林林一个人捧着看结婚照的时候,总是被方予可偷偷嘲笑。现在他终于了解到了结婚照的美好意义——刺激情敌不二的法宝。周林林换好衣服想插嘴聊几句,又被方予可唆使去厨房煮水。天可怜见的周林林同学盯着客厅里开着电源的饮水机,不太明白21世纪煮水是个什么动作。家里没有传统的煮水的锅啊。方予可又狠狠地盯着她,往厨房努了努嘴。周林林只好进厨房的时候偷偷溜到浴室,把热水器水龙头朝暖阀开到了最大,灌了满满一壶。在浴室里踌躇半天,才迟迟出门,将水壶递给方予可。

方予可甚是热情地给文涛和自己的杯子里加了加水。周林林想说什么,又被方予可唆使去楼下买牛奶。文涛实在待不住,起身告辞那会儿,方予可还不冷不热地让他有空多来坐坐。文涛刚走,方予可特舒心地坐下喝了口水,二郎腿一翘一翘的,煞是得意。一旁的周林林只好告诉他,他喝的水其实是没开的洗澡水。方予可喷了周林林一脸的水花。周林林生产的时候,全医院都抖了三抖。叫声颇为凄厉,鬼哭狼嚎。其中一半是在叫“方予可,你这个混球”、另外一半是在嚷“方磊你他妈给我出来,别给老娘丢脸了!”帅气的方予可蹲在床边,手快要被周林林咬出血印来,还得低眉顺眼地说,对,我是个混球,方磊听话,别让你妈妈痛了。

惹得医院的护士眼泪汪汪,还特地给他买了个盒饭。最后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居然说,胎位不正,估计难产。等在门外的方予可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地说,保大人要紧,一定要保住大人。医生特鄙视地看了方予可一眼,电视剧看多了吧。保大人保小孩是你能决定的?得看现场情况。方予可便愣在那里,眼泪唰唰地流,趴在手术室门上,真跟演八点档电视剧一样。医院的人听了一个下午女声部的鬼哭狼嚎,又听了一晚上男声部的鬼哭狼嚎,最后快要神经衰弱。手术室门推开的时候,方予可已经坐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医生只好俯身对他说,母子平安。之后,方予可趴在虚弱周林林身上好半天,鸟都不鸟他家更加虚弱的方磊一眼。这个父亲,委实当得不尽心尽责。周林林坐月子的那个月,方予可将公司全权放给他的合伙人,自己做起病人监护来。周林林醒的时候,烦腻地看了眼方予可,嚷着要见方磊。方磊还在保温室,周林林又动不了,所以让方予可很为难。周林林以为方磊没活下来,方予可瞒着他,清汤寡水的脸上留下了数行热泪。方予可抱了她半天,才知道她的想法,第二天让他下属拿了个录像机过来,癫癫地跑去保温室录了一段录像。

周林林感动地握着他的手说,你这样给我编个梦也不容易,其实你也很心痛是不是,还要在我眼前假笑。你看你胡子拉碴哪是喜事临门的样子。方予可郁结,只好又癫癫地跑到医生那里提前索要了出生证明,才作罢。等方磊和周林林都从医院回来,已是08年的4月初。周林林的月子都是在医院度过,回来第一天痛痛快快洗了澡,摸了摸肚子上的伤疤,有些惆怅。更让她惆怅的是,方磊比她还嚣张的性格。那家伙只要周林林一睡着,他必哭闹。周林林忍无可忍的时候,就想把这个包袱踢给她的老母。

可方予可不让。只要方磊闹脾气,他就乖乖地抱着去客厅,让周林林一个人躺床上睡觉。渐渐地,方磊跟他爸越来越亲,见着方予可就咪咪笑。两眼一闪一闪的,像极了方予可。周林林开始有危机感了,于是偷偷地买了点玩具贿赂她家儿子。可是再好的玩具都比不上他老爹给他玩高空旋转的刺激。所以,周林林决定,要和方予可分房睡。他睡小屋,她和方磊睡大屋。最毒女人心。她周林林就要玩挑拨离间计。可是半夜方磊哭声不止的时候,她只好又踹开方予可的门,让方予可来解决一切换尿不湿,擦屁屁之类的事情。

方予可笑得一脸奸诈,说,你看你们两个都离不开我吧。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校园小说 北大差生 全文阅读,北大差生最新章节,北大差生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