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种田人家全文阅读 > 二一五 大结局

二一五 大结局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咆哮的章鱼 书名:重生种田人家

p:大结局了,呵呵,如果有疑问,就给章鱼留言,因为这篇里,一直有一个疑点,章鱼并没有在结局中解释,章鱼很想知道,读书的亲们,是不是留意过了!最后祝大家辞旧岁迎新春,心也甜人也甜!也许有的时候,只一两句最为简单的话才是指点迷津的良药。而青娘所劝,永宁候听了,那可真是心头猛然一阵。是啊,以自己与万岁爷的感情,虽说老娘做的事是杀头的,但是自己只要放弃一切,领着老刘家的老老小小,或者说,领着老刘家一半的老老小小,便能延续香火。

想到这,永宁候的心都碎了。娘,肯定是活不得了。更或者,自己也会与娘相伴入那极乐界,皇上仁慈,或许可以饶了刘家女儿的性命,而自己真正的亲生女儿,便只有元娘一个。看着眼内有晶莹闪动的老候爷,青娘的心中也着实不好受。必定眼前的人,也是前世自己的爹,虽说前世也谈不上感情深厚,但是比起永宁候府内其她的亲人,这位老爹对于自己还是不错的。感受到青娘真诚的怜意,老候爷闭上眼,直过了五六息才又恢复平静。再睁眼哪里还有一点悲伤。“我记得你的名字叫青娘,也正是因为十多年前的第一次相见,我才回来给我那二闺女也起了名叫青娘,哪知道,正是因为青娘这个名字,你才失了原本,或者这也是古人说的孽缘。

”“怎么会是孽缘呢。我只知道这一切明明是前世的缘份,或者前世咱们爷俩也是爷俩,只因为缘未尽,您才又给她起了名儿叫青娘,如果可以,我到是真的想喊您一声爹爹呢。”青娘幽幽的声音。仿佛是从远方传来,永宁候晃忽间也有所措觉,或者这一切真的就如眼前的丫头所言,真没准她前世也是自己的女儿呢。“可惜,十多年前我便想认你为干女儿,你当时就拒绝了我。所以即使是十年后你求着我认,哼。我也不会认了。”不知道为什么,老候爷总觉得青娘特别了解自己,能看透自己在想什么,想要做什么,举手投足间都与自己有一种说不清的默契。

如果可以,自己还真没准备不改主意。可惜,就像自己已经能够预测候府的未来一样,只等着找到老娘。这大靖国便从此再也没有永宁候府了吧。刹时的沉默,很是让人有喘不上来气,直憋的青娘又有些心悸。正这时,突然有一黑影急速的奔向这边老候爷与青娘所站立的地方。那人转眼间便到了跟前,双拳一握,冲着老候爷就是一礼。“禀报候爷,整个候府除了老太君所居的养安堂,属下等全部都已经寻过,并无任何不妥。”也就是说,现在只剩下养安堂。“那为何不去,候爷都发话了。

”张亮听到这话,立即脱口而出。到是永宁候摇摇头。张亮张统领还只当老候爷要给自己难堪,可谁知转眼间就听永宁候响亮的声音自耳边传来。“养安堂内有早些年来的一位高人,设下了奇遁玄术,如果不是熟悉了解之人,想要入内还真是难的,不怕,我领着你们去。”原来如此!张亮赫然,青娘也再次确定了自己当初的判断。果然,就见养安堂的外面围着不下二十几个的黑衣锦衣卫。即使他们全都纵身跳在院墙的里面,也是来来回回的转到原点,不论你怎么走,都好像永远也走不到养安堂院中的正房一样。

尤其还有两个,在刚那会还是曾经紧踊着老候爷进去过的锦衣卫,此时在没有老候爷的领路下,也是在转了三圈后无功而返。看着那么多人虽然都不能成功,确是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泄气,这让青娘在心中暗暗的点头。果然现在的大靖国有如巨象,悍然于天地间。青娘别看身为女子,但绝不是真的有如那山野中的村妇,从来不知实事。在大靖国的国边,又有无数个小国,更有穿过那些小国后,还会有着比间于大靖国的强国,这些都曾经是青娘前世在未嫁于皇家时,便知道的。

而青娘最大的爱好之一,也是喜欢看那些关于人文地理的书籍手册。永宁候已经带着人进去,青娘这回又是异常仔细的观察着老候爷的走向,赫然间查觉,老候爷两的根本就是两个太极,大阴阳套着小阴阳,难道那些锦衣卫转来转去都会回到原点。而此时的永宁候也是十分焦急的想要寻找到老娘,再加上也确实担忧太子殿下的安危,所以此时的他比之那些进来查探的锦衣卫还要细心。当初建设养安堂的时候,永宁候就因为是要给老母亲居住,所以建设的特别宽大,而且数整个候府里,这养安堂也是最宽扩的悠然场所。

别看正屋只五间,外面看着极为普通,可是内里确是极为讲究的。就是这院子中的山石,当初也是永宁候花了大价钱特意从远处或买来或寻来的。别看一众锦衣卫进了院中,可是他们也不敢胡乱走动,实在是院中的假山石还有那高处都有着不能想象的奇幻作用。所以这么大的院子,真正找寻的也就只有永宁候罢了。而青娘与张亮,做为某种特殊的联系,都时刻的保持与老候爷三步远的距离。再往前走,就是一片不大的荷花池,别看这处荷花池也就小半亩左右,可是青娘知道,这池子里的水全是真正的流水。

等等……“候爷,您看这荷花池?”永宁候与张亮一听青娘的话语。皆住足观看。待瞧了又瞧,二人这才说到。“没有什么特别啊!”确实,如果不是青娘有一种来自心灵,或者说直觉的东西再指引,青娘一定也会与他们的观点一样。“你们看,这荷花池内的水是活水。是由明化暗,流到候府外面的地下暗河的,如果,,”“如果老太君领着人顺着这条暗河流走,那便很快离开这里。然后去往咱们不知道的地方!”张亮听到青娘的暗示,立即接话。果然老候爷想也想也是点头。

可是确又摇了摇头。“可是老太君那么大年纪了,她不可能会平安的穿过这条暗河,这条暗河我也知道,那可是距离相当远的,不说直通城门内处的护城河也不为过。再加上那一众女眷,就更加的不可能了。除非,,”“除非有人花了大力气临着这条暗河修通暗道。那便什么都不难了。”青娘与张亮果然都不是傻的,在老候爷分析完后,便立即有了新的判断。青娘不好意思接话,可是张亮确是不能守拙的。永宁候也知道,这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解释得清的建议。“既然你们也是这样想,那咱们几个就围着这个荷花池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再做打算。

”这回是有了准备的方向,人再多,所以那明明不显的地方也显现出来了。而且正因为显现出来了,那地方也分外的醒目。荷花池的东边上,可以说有将近一半的假山石,层层叠叠,并且那山石的缝隙处都还长着许多的万年青松。而那通道的入口处,也正是在一处老松的树根下。也许是因为走的人太急,谁也没有留意到,那通道的入口,也就是挡着松树根的那块巨石并没有关严,尤其还有一个耳环落在了边上。如此,一行人很快便顺着通道前行,要说这通道肯定不是新修的,瞧里面光滑的四壁,永宁候是越走心越凉。

自己的老娘这是要干什么,真的要拿整个候府陪葬吗?而且谁也不知道那通道的尽头处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可以肯定的,危险已然在此行中悄悄降临。因为在他们还未看到尽头时,便有一种恐惧的无力感自打脚底传来。“有毒,,,十禁软骨散!”青娘是第一次听到十禁软骨散这个名字,可是确解释不清这到底是怎么了。可是等她查觉的时候,一行人也就只有她还能够平安的站立在此,就是内功深厚的永宁候也已经有些摇晃。可是青娘不知道,为什么一行人,尤其那些功力稍差的锦衣卫都已经瘫软在地上,可是她确是一点事情也没有,也正因为她的没反应,才导致明明她第一时间有感觉什么事情要发生时,她无视了。

“候爷,您还好吗?”老候爷一手扶着洞壁,一只手抚着胸口。原来候爷也有心悸的毛病,也幸好在那会救治青娘时,那玉瓶并没有放回到原来的位置,而是被永宁候随身携带。青娘见永宁候从怀里掏出玉瓶,便明白过来,连忙上前帮忙,直到把米粒大的小药丸送到老候爷的口中,见他比之刚刚平静下来些后,青娘才深深的出了一口气。“你们在这等着,咱们也走了大半个时辰,而且以咱们的脚力,想来这通洞的出口也不会太远了,我既然能无事便先行一步,把通道的另一边打开洞口,这样让风灌进来,相信这药力也能挥散不少。

”听到青娘的话后,又有谁能够不同意呢,原本刚刚还能站立的几个人也终于盘坐于地上,就是老候爷也无力的像要滑倒。想来这十禁软骨散是个极为霸道的毒药吧。“你且去吧,这十禁软骨,,软骨散并不是能杀人的,你且安心去,,一个时辰后,我们便会恢复功力。”原来这十禁软骨散,正是因为无色无味,且能让中毒之人迅速倒下,严重者不只不能动。不能动用内力,就连说话最后也是不能。可以说,只要是中了此毒之人,就如同废人一样任对方宰割。可也就是这样,俗话说的好,什么都是有力便有蔽。

中了这十禁软骨散的人,如果不被敌人弄死,便会在一个时辰后消散,也就是说,它来的快,在走的时候也去的快。“好!”青娘也知道事态紧急。点头称好后,立即向前奔去。那身形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的眼蒙,也直到这时,一行人才猛然发现,原来这长相颇为漂亮的姑娘,赫然是一个顶尖高手。不过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因为现在他们都是非常期望青娘的身手越高越好。因为他们活命的希望可以说,都在青娘的掌控之中。果然如青娘所料,那洞的尽头没一会便到了眼前。

别看前面一如既往的漆黑,但是早已经习惯暗入观看的一双凤眼,确是十分肯定的知道,那一处只留一人通过的石壁就是出口。以青娘的判断,此块石壁应该不下二三百斤,应该不大,如果青娘以内力轰击,这块石壁还真不是阻碍。但是青娘确是没有轻举妄动,因为谁也不知道,那石壁的后面是什么,什么怎么样的事情等待自己。而且青娘也怕,万一这出口处被人用水改道,那么洞中的一行人必死无疑。青娘上前,用手触摸洞口的四壁与巨石。直把四周都抚到一周,确定手掌确实干爽后,青娘这才放下心来。

“无水!”再把侧着头把耳朵紧紧的贴在巨石上,果然,有细微的声音传了过来。青娘判断,应该是打斗的声音。难道有什么人,,不,是不是里应外合。青娘猜到这,再也忍耐不住,向后退出七步远,脚下有如古树扎根于地底,气出丹田,一股蓬勃的内力呼啸而出。“咦,我什么时候会有这样浓厚的内力了,,怎么可能?”不过此时是关键时候,青娘也只是想了想便把疑问藏在心底。随着青娘强大的内力冲向洞口,那二三百斤的巨大壁石瞬时裂开,变成无数小块冲向前面的一方小天地。

这是青娘始料未及的。本身以她自己在心里的评估,自己有能力把巨石挪开,也只是挪开而已,可是谁又能想到,自己的内力会突然间变的如此强大,这简直都不是自己所能预料的。所以映入青娘眼帘的便是那些尖利的石块有如凶器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瞄向围在洞口前面的一众人。对,那绝对是一众人。不下三四十人的狰狞大汉,就这样被青娘的一击给拿下了,就是有那个幸免遇难的,也逃不出更外围对面那两个人的软剑。“明清,,大皇子!”不错,那二人正是已经成功脱困一半,,呃,可以说是一多半的俩儿位皇子。

司马明澈不记着青娘,而且他也从来没有记过。但是司马明清在看到洞口内的人影后,立即心喜的惊叫。“青娘!”然后便见浑身土猴模样的太子殿下,飞扑着窜到洞口,与正从缝隙内钻出的青娘紧紧的抱在一起。到不是青娘还对司马明清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实在是因为太子殿下的冲击力太大,青娘不得不做出护已的正常反应。但是这一幕落在司马明澈的眼中可就不同了。“郎情妾意,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叽叽歪歪搂搂抱抱的。”青娘本来就被司马明清紧搂着有些翻白眼,此时在听到司马明澈吐出的话后,那就是更加气的喘不上气。

司马明清看不见青娘的异样,可是大皇子做为旁观者看的到啊。“我说咱们大靖国最为尊贵的太子殿下,您要是再不松把劲儿,你怀中那美人可就会因为你的拥抱死掉了,哈哈,估计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因为拥抱死掉的美人呢!”感觉到青娘的挣扎,这时太子殿下才发现自己差点又成为杀死青娘的凶手,不由的便有心内疚。“青娘,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可惜,这会的青娘正使劲的大口呼吸。什么话也听不进去了。“我就说嘛,你,,等等,她居然也叫青娘!”“你给我闭嘴,都是你干的好事。

你再瞎扯,小心我扁你,把,,”司马明清听到后面不停笑骂的人声,立时火气上顶。想来大皇子也是知道司马明清要说啥。立即抬手捂住自己的大嘴。一副我很听话的模样!青娘感觉到好受一点,这才发觉他们兄弟是不是发生了些什么。明明是激流暗涌的俩个人,别看这会瞧笑话似的互相绊嘴,但是以自己的判断,这才是亲哥俩儿间的真情流露。尤其在看到司马明清老实听话的模样后,青娘也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可是她不能说,也不能问。因为这是天家的事,自己一个普通的民女哪能有命评头论足。

到是在这会又有一个人影跑向这里。也就是在这时,青娘才有机会开始打量这处地型。赫然这里已经是城外。没想到地下通道已经被修到城外,而且看其模样也是在城门外的某处大宅子。而此时她们站立的位置居然也是一处荷花池。当然了,青娘对面的地方就是一片大花园,不过那些花草早已经残痕满地。气顺吁吁的跑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身在候府内的妹妹,青娘。“明澈,你怎么不管我了!”呃,这是什么意思,,青娘也就是青山抬眼看向眼前的三个人,最后便看到自己的妹妹已经挽住脸上十分悲苦模样的大皇子,而太子司马明清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不说,居然还是坐等看笑话的模样。

那个,青娘不是说要嫁给太子,要做太子妃,以后做大靖国的皇后嘛,怎么回事?不是说青娘傻,实在是青娘有些对不上号。而就在青娘处于发楞状态时,远处那片宅院突然火光冲天,明明四周无人的空花园,也不知道从哪飘荡出许多的面具高手。显然,这些人都是青娘曾经处在太子殿下时,司马明清的属下。“以后你们跟着我大哥,司马明清,一定要誓死效忠于他!”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秦老太君的阴谋。而青娘的外祖母,也就是秦凤的亲娘都一直听着姐姐的吩咐,说什么自己的先祖才应该是大靖国的天子,只是因为司马家阴险恶毒,害死了秦家的祖宗,夺了秦家的江山,所以才有了一系列的阴谋诡计。

而且十多年前福贵的入狱,其实也是秦老太太一手操纵的,为的就是掩藏候府内青娘的痕迹。本来秦老太君也以为福贵一家人是必死无疑,可哪知道,一切有了青娘这个变数。当然了,也正是因为秦老太君的不以为然,才导致了她最后身败自死的结局。如果是前世的司马明清,也不会有今天的本事。所以说,秦老太太也并不是输在了青娘的身上。正因为有了三个人的重生,三个人的命运改变,才会有了今天。青娘已经从司马明清的嘴里得知,秦老太君已经自缢了。剩下的人,也都被太子的人拿下,而且在众人的面前,司马明清也把权力交给了大后司马明澈。

当然了,能成功的前提还有着候府青娘的冒险送信。送信的代价也很简单。不用说,青娘都已经知道,因为此时的司马明澈是多么的无助和无柰。想来他自由自在的花花日子已经结束。“老候爷还在通道内,而且里面的人也都重了毒。”青娘瞧司马明清十分火热的眼神,立即转移话题。因为有些情,在许久前自己便放下了。再回头,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不得不说,青娘转移的话题非常成功,一众人,尤其司马明清兄弟,更是立即带着人进入通道。永宁候爷是无辜的,尤其对于永宁候的忠心,无论是太子还是大皇子,就是远在皇宫的万岁爷都是十分肯定的。

洞口处当然都已经被自己人安全的控制。看着露出小女人十分开心微笑的妹妹,青娘也笑了。本来司马明清是要拉着青娘的,可是青娘确说自己有些内急,先去趟净室呆会再过去寻他。而且青娘在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是害羞,这一幕在司马明清看来也是非常正常的。所以他也没有一点别的想法,只温柔的点点头。“快去快回,我等你!”如果他知道,这一等就是十数年,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如此安心。不错,青娘在这会走了,走的很干脆,因为她在这之前,把所以有安排的全都安排好。

而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一个盒子里会有几块血色宝石,而且上面还有纸条,如果不是真的确信那字体是自己的,青娘简直都不敢相信,原来自己有宝贝。用金针马的话说,青娘的脑子里因为重伤,丢掉了些许记忆。所以也幸好那盒子里有纸条,那几块血色宝石是留给舒云姐姐的,而且里面写的也很清楚,此事定然要烂到肚子里。病好了,人就好了!青娘易了容,不管怎么说都要去家里看看,对,现在的她有充足的时间,这里看看,那里瞧瞧,直到闭眼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她丢失的那段记忆是多么的宝贵,因为有一个为了自己散失了上万年修行的阿狼!阿狼,如果我可以许愿,我希望在轮回的某一世,与你相逢,相知,相爱!。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重生种田人家 全文阅读,重生种田人家最新章节,重生种田人家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