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超级鬼才全文阅读 > 第256章 情感归属【全书完】

第192章 恶魔的小说(上)

本书类别:网游 作者:浪子倾城 书名:网游之超级鬼才

沃马本森的小说并没有故事大纲,也没有名字。 欢迎访问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欢迎访问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只是一段颇有网络小说特色的文字。但是恶魔的小说里究竟是否隐含着重要信息?杨俊晨不得而知。但是现在他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找到恶魔的机会。然后,他便要展开他的反攻!他一向很懂得保护自己,这一次,他要奋起保护身边的人。

于是,他开始仔细研读这段小说文字……“哇哈哈……我要结婚了!”“结婚最重要的是什么事呢?就是洞房啦!”“明天就是结婚的日子了。 ”“嘿嘿,明晚……”明天是况复生和乐瑶结婚的大日子。想起这事,这整整一个月来况复生心里都是美滋滋的。甜蜜之外还有些得意。这也是这十年来,他第一次兴奋得走路都会嘴角偷笑。这事,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得意的。瑶瑶可是星城男人梦寐以求的女孩。她清新脱俗,聪明美丽,论气质涵养,世上再也找不到一个能与之媲美的人,更重要的是,她是天狼国际总裁乐建邦的养女。

美女和财富,哪个男人不想要?不过况复生并非看中她的钱,而是真正的对她一见钟情。 事情,或许要从很久之前说起,不过,他们真正第一次见面却是在三个月前。三个月前……那是一个烂醉如泥的晚上,那时候还是夏天,况复生喝的烂醉如泥,就倒在一条堆满垃圾的小巷子里。呕吐的秽物和发酵发臭的垃圾的气味刺鼻难闻,苍蝇、蟑螂爬的满地都是。况复生倒在垃圾堆里,宛如一具死尸。路过的三个青年,瞥了一眼这个不知死活地,但是却穿着最名贵的道蒙西装,带着LK劳力士,倒在垃圾椎里的醉汉。

其中一个青年颇有眼光,认出了醉汉那价值不菲的身装。 于是,在这个地面和空气都蒸腾着燥热气息的夏之夜,一宗抢劫案就这样顺理成章的产生了。当然,这三个善良的劫匪很人性化的给他留了一条内裤。并且在临走之前,让他饱尝了一顿拳头的滋味。奄奄一息的况复生以为自己要死了,如果他会死的话。不过他始终没有死,还让他见到了一个在梦里见过了无数次的人。乐瑶没有同情他,没有施舍这个可怜的醉汉一毛钱,而是狠狠的骂了他一顿。一个大好青年。如此不长进,辜负了父母。

辜负了所有关心他地朋友和亲人。她骂的很凶,很理直气壮,甚至有些神经质。 是什么让一个温顺秀气的女孩对一个素不相识的醉汉如此地不顾仪态呢?况复生没有想过。只是。他在想她骂他的话。是的。他辜负了父母,辜负了所有关心他的朋友和亲人。可惜,他的父母,朋友。亲人全都不在了,很久很久之前就不在了。如果可以,他宁愿付出一切代价,只为了看一眼况天佑,看一眼冰瑶……可惜。这绝不可能。这个骂他的女孩,实在太像冰瑶了。实在太像,太像……那晚之后,况复生不再喝酒。

他一个人在街上走了很久很久,却了很多地方。可是,他没遇到一个认识他的人。 这个世界,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已经不在了,他认识的人,也都不在了。除了……突然想起神谕古堡,一种强烈的愧疚涌上心头。这么多年了,除了记忆。他已经一无所有。世界上这么多人,可是没一个认识他。这种滋味。谁会明白?最后,他救了一个被打劫的老头。老头叫徐伯,三十年前老婆和刚满周岁的女儿出车祸死了,至此以后就一直孤独个人。两个同病相怜的,两个同样孤单的人。况复生认了徐伯当干爹。

他决定重新融入这个世界,重新做个开心的况复生。为了做一个真正的人,人开始真的放开往事,重新做回乐观洒脱的况复生。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要找到那个很像冰瑶的女孩。那一双清澈如水如月光的眼眸,他永远也忘不了。说起明天的婚礼,真是盘根错节,一言难尽。这是一个豪门大阴谋之中求爱小阴谋双重叠加效应的结果。乐建邦膝下没有子嗣,只有乐瑶这一个养女。虽然平时他们父女并不生活在一起。但是乐建邦不止一次声明过,乐瑶将是他未来的继承人。于是有很多的富贵公子向乐瑶提亲。

乐建邦虽然不太愿意逼迫这个女儿,但是他也希望乐瑶能有个好的归宿,于是,乐建邦不断的安排各种酒会和舞会,让乐瑶接触各种优秀的男生,希望她能找到一个理想的归宿。 可是乐瑶并不太乐意接受这种相亲式的宴会。况复生在送批萨去乐瑶家的时候,恰好遇到了一个富家公子在乐瑶家门口纠缠不清。乐瑶为了摆脱那个富家公子的纠缠,就说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而这个人就是正巧送披萨来的况复生。乐瑶根本认不出况复生就是她曾经骂过的那上流浪醉汉。

那个纠缠乐瑶的富家公子叫秦重,是秦汉集团的二少爷。他将乐瑶的男朋友是个送披萨的小弟的事情告知了乐建邦。堂堂天狼国际的未来接班人怎么能有个外卖小弟做男朋友呢?于是乐建邦和秦重想了个先斩后奏之计,打算等生米做成熟饭就马上将婚事定下来。 哪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乐建帮安排了一个酒会,并且在乐瑶的酒里下了药。乐瑶喝了酒之后觉得头晕,乐建邦让秦重送乐瑶回房间休息……一切都很顺理成章。哪里知道晚上从乐瑶房间走出来的男人不是秦重而是况复生。

于是,就有了明天的婚礼。虽然因此美丽可爱的乐瑶对况复生有些小小的误会,不过这无伤大雅。在明天的婚礼,准确的说是明晚洞房之后,她一定会对况复生大大的改观。从此做一个温顺的好妻子。所以明天晚上,况复生一定要使尽吃奶的力气,在床上好好表现。 天是那样的蓝,鱼儿是那样的肥,生活是那样的美好啊……·#!¥……还有洞房是那样的让人值得期待。晚上11点,十月的夜,颇有些凉意了。晚风迷醉在红红绿绿的路灯微弱的光线里,这世间地一切,亦幻亦真,作为全国第二大红灯区的易俗河,这里每天上演着梦幻般的醉生梦死。

听说。这个时代男女之间做那种事情。要有一些预防措施。送批萨地同事小林说,要去计生店买一种叫安全套的东西,安全套?难道做那种事情还会有危险吗?这令况复生很迷茫。 当然,这样的地方。计生用品店自然也如繁星点点。第一次做这种事,身为七尺男儿,总有些不好意思啦。所以况复生特地在这个时候出来,还带了顶大号的帽子,其实,这个世界又有谁会认识他呢?“有你想要地。”店名不错,进去看看。“喂,老板……”“要套子还是伟哥啊?”老板是个长的很丑的中年胖女人,堆积一脸的横肉,一看就知道是代谢失常导致内分泌失调。

“套……套子。就是安全套吧?”“废话!你以为是手套啊?要几个?”“几个?这个,我,我也不太清楚。 ”“干嘛结结巴巴的?原来还是个雏儿。”“我……我……”“我什么我。小伙子,害什么羞!你一个晚上能做几次?”天啊!这个老太婆,居然问陌生人这样的问题。她知不知羞耻啊。“我……我……不知道。”况复生的声音小的可怜。自从他决定做回人之后,他从来没有这样难为情过。“什么?处男?”老太婆睁大了眼睛等着况复生,仿佛看到外星人一样。她压根儿不信。

这样一个俊朗挺拔、气宇不凡的年轻人还会是个处。“看什么看。老子就是处男,有罪吗?”“哦。没什么,看你还挺健壮的,一晚上应该能来个三四次吧。 第一次兴奋点。给你五包吧。你要什么牌子的?”“这个还有牌子吗?”“这不废话吗?套套也是商品。是商品就有厂家,自然就有不同的牌子。”“那……那给我来名牌点的吧。这东西用劣质货可不太好。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套套居然还有名牌一说。”老太婆从柜台里拿出一个火柴盒大小的方盒子:“这是精装版的。一盒十个。

一个四十块,三百八一盒。”“那就要一盒吧。”况复生掏出钱包付了钱,接过盒子,想要仔细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名牌居然这么贵。当他看到盒子侧面“红塔山”三个字的时候,暗自庆幸自己只抽大中华。 “老板,这个怎么用的?”“不是有说明书吗?”“写的太简单了,我不是很明白呀。”“那你脱下裤子,我帮你示范下。”“得得得,我还是自己琢磨下吧。”况复生吓了个半死,他万万没想到,几十年后的世界和几十年前,竟然相差这么大。他正要离开。突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老板娘你这里有没有那种……那种……”“什么那种?到底哪种啊?!”“就是那种吃了之后会很厉害的。”小林和他说过那种药的名字,可惜他没怎么在意,忘记了。他虽然不担心自己那方面的能力,可是男人嘛,怎么会拒绝让自己更加强壮呢?“那不就是伟哥。 ”“伟哥?不,不,好像小林说的不是这个,小林说,不是那种刺激性的药性,而是,而是……”“而是什么呀?”老太婆显然听不懂况复生在说什么,有些不耐烦了。突然一个很好听很清脆的少女声音响起:“老板娘,给他一瓶盖雄丸得了!”声音是从况复生背后传来的,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声音实在太好听了,音色清脆比较满意却不失活力,好甜美好青春地声音。

况复生愣了2秒钟。他好像回到了很多年前,这个声音。让他想起了小玲姐姐,又让他想起了冰瑶。 从回忆中回到现实之后,他差点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了。声音的主人已经从况复生背后进了商店,站到了他左面。侧目看去,如丝般柔顺的秀发披肩而垂,脸颊细腻得简直是……难以形容,比小说里的那些女主角什么白如凝脂,什么吹弹可破都要来的细腻,没有半点瑕庇,虽然脸只看到半边,但是她的美貌足以让每个男人感到震撼。这个女孩,有着比小玲姐姐和冰瑶更漂亮的脸蛋。

只是,她的眼神中没有小玲姐姐那种不相信命运。为天佑大哥而不顾一切的那种执着。 也没有冰瑶眉宇间那深深的忧郁。“瞧什么瞧,没见过美女啊!”少女侧过头,颇有些怒意地瞪着发呆地况复生。“哇,美,简直美翻了!我的乖乖,喂,喂,喂,下面,下面失态了。”况复生意识到这个女即不是小玲姐姐,又不是冰瑶之后,他心里突然轻松起来,这种轻松,让他恢复以往的洒脱和不羁。在遇到小玲姐姐和冰瑶之前的况复生不就是那样的吗?况复生脸颊一红,连忙装作不经意的侧了侧身子,要让美人看到我涨的咕嘟嘟的裤裆,还不糗死了。

“瞧你长的挺俊俏的,身子也结实,年纪轻轻竟然就不行。 做你女朋友真是倒霉了。老板娘,给我十盒“伟哥”,不好,还是“挺的快”吧。”少女鄙视地眨了况复生几句,便吆喝起老太婆,催促她快点拿货。“什么叫不行?你倒说清楚。”况复生霎时火了,堂堂一个大好青年,当众让一个美女说自己不行,能不火吗?“切。别死撑了。不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要行,能来买这药吗?得了吧你。”这丫头片子,嘴还真辣。“你凭什么说我不行?要不要试试看?老子不干死你个小丫头跟你姓!”没想到,居然碰到这么不知道羞耻的小丫头,看她年纪不大,最多十七八岁,长的也极其的标致,没想到竟然如此不乔羞耻,也难怪,在这样的地方,鸡比人多。

“哼。少来,你什么身份,给老娘提鞋都不够资格。”“我没什么身份,当然比不了你,还有我告诉你,我来这是买套,不是买药。本少爷明晚小登科,乃是正经人家,至于你,哼,对不起,少爷一向只坐私家车不坐公共汽车。”本来况复生还觉得这是个很特别的女孩,至少她的声音很像小玲姐和冰瑶,这让他心里有些特别的感觉。不过,在见识了她的“开放”之后,他可不想将她和小玲姐姐还有冰瑶相提并论了。这会玷污他心目中最完美的两个女孩。既然如此,他也不必有怜香惜玉之心,论起嘴上功夫,这个小毛丫头还不知道他况复生当年曾经差点气死小玲姐姐呢/“混蛋!敢说老娘是公共汽车!”少女气得鼻子都冒火,顺手将手提包朝况复生脑袋扇过来。

女人打人不是踩脚就是扇耳光,拿包地自然甩包包。当然,不排除恶毒的那种直接路踢你的子孙根。好歹我也是一米八的个,能让个小丫头打着吗?况复生很轻的一闪,随手一档,便挡住了少女的攻势,哪知这丫头不是省油的灯,上路攻击被化解,立即提脚只踢裤裆。“哇哇!你也太狠毒了吧!我跟你无冤无仇,想要人命啊。”况复生哇哇大叫的跳开一大步,躲开了那招阴腿。“哼。谁叫你得罪本姑娘!”“切,疯子。少爷懒得跟你疯,老板娘,那什么什么的,我不要了。

”将套套收好,况复生不想再和她纠缠,便急着离开,这种疯丫头,简直太不像话了。真是糟蹋了上天一番美意,让她有一张这么完美的脸。“等等。”“干嘛?”“说了等等就等等,你赶着去投胎啊。你身手比我好,莫非是怕了我这小女子不成?”“激将法?哼,成,看你耍什么花样。”况复站在店门口,停了下来。少女连忙朝老太婆道:“快,两盒伟哥,还要一瓶油,大盒和大瓶的那种。”老太婆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似的,拿给少女,打算看好戏。少女将包放下,两手拿着特大盒的伟哥和一瓶印度神油。

啧啧。况复生不停的咋舌,这女人,真是个疯子,实在太……太放荡了,有伤风化,竟然哪些不知羞耻。“啧什么啧。来,拿着。”少女硬将东西塞给况复生。“好。看盾你搞什么鬼。”况复生一手接过伟哥,一手接着神油,心中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卡嚓!”一道微弱的闪光灯亮起。“糟了。”“喂,你干什么?”“嘿嘿。你挺上镜的嘛。”少女得意洋洋,一脸奸笑的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挺帅的小伙子啊,不过手里拿的东西就有些不难了,哎,你说如果这张照片出现在明天各大报纸上会怎么样?”“你真是有病,把手机给我。

”况复生丢下手里的东西,厉声喝道/“嘿嘿,干嘛给你?这是我的手机,难不成你想抢劫?”“不给我手机也成,你把照片删了。”“嘻嘻,准新郎官,如果这张照片出现在各大报纸上,你说明天的婚礼会不会很有趣呢?”“照片给我。”一怒之下,况复生扑过去就要抢照片。哪知小丫头滑不溜湫,跟条鱼似的,一晃就从他腋下逃出了小小的计生用品店。“嘿嘿,你还追我啊。”她手舞足踩、得意洋洋的站在大街上做着鬼脸。虽然是晚上,但是这条繁华的街上路人可不少,被她这么一闹,立即三三五五的围上来了一小群人。

这下可窘了。“喂,我们无冤无仇,要捉弄你也捉弄到我了。刚才的事,就当是我不对,给你赔个不是总行了吧。”况复生可不想当着这么多人面显露身手,只好发挥忍字神功,忍一时之气。“哈哈,这样才乖的嘛。乖宝宝,姐姐疼你,给你买糖吃。”少女已经笑变了腰,却丝毫没有删除照片的意思。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但况复生不想明天的婚礼有什么变故。虽说这丫头多半是胡闹的,没什么恶意,但是终究是个后顾之忧。重新做回一个“人”之后,和乐瑶的婚礼是他最大的期待。

他可不想这个节骨眼上有什么闪失,但盾她那得意而嚣张的样子,况复生真想出手,用点特殊手段整治整治这个疯丫头。突然,况复生感觉背后一阵凉意,如寒刃刺椎般,杀气逼人。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网游小说 网游之超级鬼才 全文阅读,网游之超级鬼才最新章节,网游之超级鬼才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