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武侠小说 > 金庸群芳谱全文阅读 > 第n1章 当一众淫贼相遇时

第十章 玉人如意

本书类别:武侠 作者:金易羽 书名:金庸群芳谱

只是张宝誉没有这么好的福气,只能“勒紧裤腰带,讨饭到扬州”,真是不堪回首。不过现在他每日里中饱私囊也开始积攒起了几两银子,只要等到时机成熟,他就决定离开丽春院。虽然韦春芳对他很好,可寄居在这妓院之中总还是让他感到有些难堪,毕竟接受了这许多年的仁义道德熏陶,总还保留有一些书生的文人气节,难以全部被这市井俗气所染墨。除了加紧攒钱外,宝誉还抽空努力练习九阳真经,吸取上次功力退步的教训,现在他每日都要拿出一两个时辰进行修炼,决不中断。

只是这练功的地方却不是好找,平日也只能暂时到这瘦西湖畔的树林中练习,但这里本是繁华之所,说不准那天就会钻进一个人来,所以宝誉一直想找个更偏僻的地方,却还未能如意。这一日,宝誉正坐在院子里,听着丽春院的头牌红阿姑玉如意唱曲,这玉如意生得娇小玲珑,肤色白腻,虽然称不上是绝色佳丽,可却风姿楚楚,妩媚动人,甚是惹人怜爱,特别是那一对流波溢彩的眼眸极是灵动,一顾盼间,就仿若与所有照面的人都打了个十分亲热的招呼,简直让宝誉有点神魂颠倒,可一想到眼下自己的身份,再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纯属欣赏而已。

玉如意的歌喉堪称是扬州一绝,时而柔媚入骨,时而风俏轻快,时而婉转缠mian,时而高亢激越,当真是风情万种,余韵无穷,听者莫不是神魂飞荡,情难自己。而这玉如意又生就一副骄傲的脾气,要是她不中意的客人,就是给再多的金银也休想见她一面,更别说唱曲陪酒了。这老鸨知她是丽春院的摇钱树,也不敢多加威逼,惹她气恼。宝誉坐在院门边一张小凳上正听得入迷,旁边一人猛地拍了他一下,扭头一看,原来是隔壁院子的小厮小飞,正打着手势让他出去。

宝誉这段时日,每日里在这鸣玉坊附近的妓院、赌场、茶馆、酒楼里瞎混,到也结识了几个市井朋友,大多是那位小宝哥的旧识,宝誉本不愿与他们混在一起,可为了尽快熟悉这扬州城的环境,还是需要这些地头蛇帮忙,也就与他们参合在一块,这小仲就是其中之一。出了院子,宝誉问道:“今天又有什么事啊?我正在听玉姑娘唱曲子呢。”那小仲嘻嘻笑道:“你这小色鬼,只怕不是在听曲子吧?”两人心照不宣地哈哈一笑。小仲接着兴奋地道:“今天私盐帮的人要在仙女桥跟人决斗,你去不去看?”宝誉道:“现在么?”小仲道:“不然我干么急冲冲的来找你,只怕现在已经开始啦。

”宝誉本不想去凑这热闹,蓦地想起天鹰教也是江南的大帮会,不知这扬州的帮派知不知道天鹰教的情况,若是知道倒是可以打听打听殷素素的消息。打定主意,点头答应,两人就向仙女桥跑去。未到桥边,已听得前方呼喝动天,嘶喊如雷。到得近前,只见桥边密密的围了一圈人,正看得如痴如迷,不时高声喝彩,桥上身着灰黑二色衣衫的两帮人马正打得难解难分。看来这两帮火并显然已是事先知会了官府衙门,打得如此火热却也没有捕快衙役前来干涉,实际以官府的能力他们也是管不过来,还不如同意他们私下争斗,只要不伤及无辜就可。

穿灰衣的那群私盐帮帮众渐渐不敌,正逐渐收缩向桥东退却,黑衣帮显然得势不饶人,乘胜追击。猛地里私盐帮一众帮徒纷纷伸手入怀,掏出一个纸包,手一扬,顿时白影弥漫,四周灰蒙蒙的一片。一众看客瞬时欢声雷动,拍手称快,齐声呐喊。宝誉瞧得真切,知道这私盐帮撒出的是石灰粉,这石灰粉入眼即迷,再也看不到东西,只怕这次黑衣帮是要彻底惨败了。而且这石灰遇水即沸,所以沾上石灰千万不能用水洗,若是一沾水则这眼睛就立即被烧瞎,实在是阴毒之极。

胜负已定,黑衣帮也不敢再做无谓的抵挡,纷纷举手投降,私盐帮自是个个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众看客眼见好戏收场,也慢慢散去。宝誉二人也随着人流离开,猛听得有人叫二人的名字,循音望去,原来是言老大一帮人。这言老大也不是什么帮会的老大,只是在宝誉他们这群半大小孩中年纪最大,因此都叫他言老大。待互相打过招呼,言老大道:“难得今天聚到一起,都去万利赌场发发财如何?”去万利赌场发财其实就是赌钱,但这些小孩显然上不了台面,他们不过是到赌场后面的小巷围个圈,掷掷骰子而已。

一帮小孩手上的零花钱不多,但耳渲目染,大多嗜赌如命,立时轰然应允。到得后巷,言老大拿出一副骰子,自是一一掷过,知道宝誉初来,没有什么银两,也不逼他参加,宝誉就在一旁看他们吆五喝六,也感热闹。到得后来又是一个叫小陵的赢了钱,他有位兄弟在万利赌场做事,众人知他赌技高明,也不以为意,纷纷责骂自己手臭,自行散去。这时天色已晚,宝誉回到韦春芳的小屋,见房中仍旧点着蜡烛,韦春芳却已上chuang安寝,知道今晚她不会去陪那每日更换的干姐夫,心中高兴,脱掉衣衫就钻进被窝,入怀一具软嫩细滑的娇躯,竟是一丝不挂,。

情知韦春芳定是在刻意等候自己,宝誉大是兴奋,得意地哼起小曲:“一呀摸,二呀摸,摸到妹妹的发梢边……”正是那“十八摸”小调,在这青楼中那是人人会唱,宝誉听得两回,也是耳熟能详,朗朗上口。今日边摸边唱,实在快意非常。才摸得两把,韦春芳已醒转过来,一翻身就将宝誉压在身下,竟是qing动如火。韦春芳应酬的嫖客多了,本已对这男欢女爱没有什么感觉,但每次宝誉一碰她身子,却让她是有如触电,兴奋莫名,百思不得其解,以她的性子自是不再加以理会。

可有时竟会有心痒难耐的感觉,让她草草地就将客人打发走,好回来陪陪这亲爱的小心肝。次日清晨,宝誉又是起了一个大早,到瘦西湖畔打坐练功,日日不坠。午后又去看言老大他们赌钱,想不到又是小陵赢了,宝誉暗觉奇怪,这小陵未免运气太好了吧,十回倒是有五六回赢。莫非有假,可又瞧不出半分破绽。回到丽春院,宝誉向韦春芳提起赌钱的事,韦春芳嘻嘻一笑,道:“你可算问对人啦。小宝这小王八蛋在的时候也是极爱赌钱,他就对我说过,十赌九诈,想赢钱就必须作弊。

这掷骰子中的学问就在这骰子中,有的灌铅,有的灌水银,用这样的骰子想掷什么点子就有什么点子,百赚不赔。”宝誉一听,来了精神,兴奋地道:“还有这种事?”韦春芳神秘地一笑,从衣柜里取出一副骰子递给宝誉道:“这就是那小王八蛋留下的,也不知灌的是铅还是水银。”宝誉拿在手里把玩一番,顿觉爱不释手,搂着韦春芳猛吻两记道:“好姐姐,把它送给我好不好?”韦春芳爱怜地横他一眼,道:“有什么不可以,你要什么我还会不给吗?只是你可不能拿这假骰子去跟人赌钱,要是被人发现,那可不得了。

”宝誉自是满口应是,体会到她的关心,对她也是疼爱有加。现在每日里除了练功玩耍,宝誉又多了一项爱好,练习这掷骰子。若真是能想要几点就有几点,那不是立马就成富翁了,他还真是穷怕了,每日里想得最多的倒是如何赚钱,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精神早被他抛到九霄云外。为了体验这真假骰子的区别,他又去买了一副真骰子来加以比较,这假的还真要重一些,也不知那些赌徒知不知道。这一日,宝誉正在房内习练骰子,忽然听得外面喧喧嚷嚷,忙收好骰子,窜出门来。

只见回廊上一个醉汉正搂抱着玉如意在那里动手动脚,玉如意甚是焦急,却是挣脱不开。旁边老鸨龟奴也是干着急,没了主意,平日耀武扬威的护院打手却不见踪影。宝誉见到玉如意那眉头紧蹙、楚楚可怜的娇俏模样,心里不由得一紧,顿时豪情上涌,英雄救美的侠情油然而生,头脑一胀,那里还顾得上自己的安危,疾步跳将上前,一拉醉汉衣襟,喝道:“嘿!大个子,不得对玉小姐无礼。”醉汉哪会理他,一巴掌就将他扇得滚了开去。宝誉大怒,跳将起来,对准醉汉的屁股中心就是狠狠一脚。

醉汉吃痛,顿时这酒就醒了三分,见是一个小孩戏弄自己,怒气上冲,舍下玉如意就向宝誉扑来,架势凌厉,神态凶狠。宝誉见状,一闪身就躲在那龟奴身后,醉汉左手一推就将龟奴推得摔出三丈,右手一拳就向宝誉捶来。众人皆是大声惊呼,韦春芳更是大叫:“大爷饶命!”宝誉见他拳势凶猛,不可力敌,一矮身就从那醉汉跨下钻过,伸手抓出,正好抓住他的阴囊,顿时痛得那醉汉哇哇怪叫,跟着后脑一震,立时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原来是玉如意抄起一张木凳,砸在了醉汉的头上,将他砸昏过去。

众人未料到娇小纤弱的她还有如此勇气,均又是诧异又是钦佩,立时掌声雷动,齐声喝彩。老鸨龟奴大惊,怕出人命,忙上前查看,一摸还有热气,顿时放心不少。宝誉见事情闹大,害怕被人责怪,偷偷地准备溜走,旁边一只手却伸过来将他拉住。宝誉心里一惊,转头看去,却是笑嫣如花的玉如意。玉如意打个手势让他别出声,宝誉只好默默地跟在她后面,向里走去。边走一边暗自得意,今日总算是扮演了一会救美的英雄,虽然其间的过程有点狼狈,可结果却是相当完美,不但拯救了美人,自己也是分毫未损,而且还得到美人的邀请,不知她会怎样酬谢自己呢?以身相许?恐怕不可能。

要是能得到个香吻,也就心满意足了。正自遐想联翩,已随玉如意进到一间华丽的厢房,红烛高照,陈设颇为雅致,比之韦春芳的住房不知又华贵了多少,简直有天壤之别。玉如意引得宝誉在一张锦绣条椅上坐下,给他斟上一杯参茶,拉着他的手微笑着问道:“你叫小宝,是吧?”宝誉点头应道:“是啊!我叫张宝誉,这里人人都叫我小宝。”玉如意轻叹一声,柔声道:“没想到今日替我解围的竟是你这么个孩子,若没有你,今日还不知要受什么屈辱呢!”宝誉见她那潸然欲涕、楚楚可人的娇媚模样,顿时满腔的柔情蜜意喷涌而来,轻轻抚着她嫩滑的柔荑道:“姐姐也不用太过难过,那不过是个醉鬼而已,相信他今后再也不敢来骚扰你了。

”“唉!”地一声,玉如意再次轻叹道:“今天这一关是过去了,可明日后日呢?这世间也不知有多少象那醉鬼一样的无赖之徒。”宝誉见她情绪不佳,知道她看似乖巧温顺,实则独立坚强,今日受了委屈,才在他面前露出一些软弱沮丧,但这并非她的本性,也许过一刻就好了,但心里却也不忍见她难过,忙轻声安慰道:“姐姐也不用悲伤失望,这世上好人还是很多的,我就是其中之一,有我这么高大威猛、气度不凡、英俊潇洒的大英雄大豪杰保护姐姐,任何坏人也要退避三舍的。

”玉如意听他信口开河,极尽夸张之能事,也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愁容顿消,心情舒畅了许多,娇声道:“好小宝,你这个大英雄今天救了姐姐这个大美人,可想好要什么奖赏么?”宝誉心中想要的是她这个大美人作奖赏,可也知道一说出口必定没有好下场,蓦地想起这几日与那些市井朋友去听说书的言道,英雄好汉只爱交朋友,不要金钱报酬,今天做了一回英雄好汉就要做到底。想到这里站起来抱拳道:“我辈英雄好汉讲的是扶危济困,除暴安良,哪里需要什么奖赏、报酬。

”玉如意见他这花腔耍得大义凛然,正气庄严,头头是道,可一配合他那瘦下的身材,娇嫩的面容,哪里还有半分威严的味道,只觉很是滑稽,忍不住又咯咯地娇笑起来。这一笑顿时有如百花齐放,千般风情,万种艳态喷薄而出,将小宝誉淹没在其中,难以自拔。过了半晌,玉如意才好不容易收住笑,见少年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呆瞧,蓦地想起了什么,脸上立时飞上几朵红云,斜睨他一眼,轻咳一声,腻声道:“真的不要奖赏,一会可不要后悔哟!”宝誉早就被她的娇艳媚态迷得晕晕忽忽,完全失去思考能力,蓦然听得她的问话,不假思索,心中所想立即就透了出来:“姐姐若要奖赏,就赏我一个香吻吧!”说罢才猛地惊觉,大感彷徨。

玉如意在风尘中也有多年,察言观色自是精明无比,知道他这才说的是真心话,微觉恼怒,伸出玉指一点他的额头道:“你小小年纪怎么就这般好色,看来那些传言都是真的了。”宝誉说错了话,正在懊恼,听她这么一说,不及细想,茫然道:“什么传言?”玉如意脸一红,微愠道:“还不是你和韦春芳的那些风liu韵事。”宝誉立感面烫如烧,嘿嘿地干笑两声,不知如何回话。玉如意拉住他的手,柔声说道:“姐姐说句交浅言深的话,你可不要见怪,你年纪还小,不可以多做那种事情,若是把身子给弄坏了,到时后悔也来不及,你明白吗?”宝誉大感羞愧,忙点头应是。

玉如意又接着怨道:“这韦春芳也真是的,这么大个人怎么也不懂事,要是把你给糟蹋了,这不是造孽么?”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一把妩媚娇娆的声音:“哎哟,如意妹妹,你可真是冤枉死我啦!”正是韦春芳。宝誉忙起身打开房门,将她迎进屋来。韦春芳一进屋,就径直坐在玉如意身旁,拉着她的手娇声道:“妹妹呀!你不知道,这小王八蛋一天是粘人得很,若是不能满足他呀,你休想得到片刻安宁!”宝誉一听,更是俊面绯红,急急地申辩道:“春姐,你别乱说,哪有这么回事!”韦春芳瞪他一眼,道:“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说罢就把他推出房外,关紧房门,与玉如意聊将起来。宝誉在门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甚为尴尬,想凑在门缝下听她们的谈话,除了偶尔两女的欢声娇笑外,一点其他声响也听不到。也不知等了多久,房门终于打开,韦春芳走出来将他拉进房内,推到玉如意身前道:“如意妹妹,小宝就交给你咯。”玉如意玉面微红,点头道:“姐姐你就忙自己的事去吧!”宝誉正自疑惑不定,不知她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韦春芳已关上房门出去,只留下他们二人单独相处。

宝誉见玉如意低头不语,只好开口问道:“玉姐姐,你们究竟在打什么迷呀?”玉如意咬着嘴唇沉吟了一会道:“小宝,姐姐是不是还欠你一个奖赏啊?”宝誉这才忆起他索要的那个香吻,尴尬地挠挠头道:“我那只是说着玩的,姐姐不必认真。”玉如意俏脸一沉道:“你以为姐姐是个说话不作数之人吗?我说了要给你奖赏就要给,你想不要都不成。”宝誉闻言大喜,不能置信地道:“姐姐当真要赏我一个香吻?”玉如意点头道:“当真。”宝誉如在梦中,尚自疑惑道:“果然?”玉如意道:“果然。

”两人一问一答,仿如唱戏,玉如意哑然失笑道:“你究竟要还是不要?这么罗里罗嗦。”宝誉忙不迭地点头道:“我要,我要。”不待说完已一把将玉如意娇小玲珑的柔躯抱住。玉如意睨他一眼,嗔道:“急色鬼,慌什么慌?把我扶到床边去再说。”宝誉如奉懿旨,赶忙照作。玉如意点了一下他的鼻尖道:“就让本小姐见识一下,你是否如春芳说的那般天花乱坠。”不待他答话,藕臂一张,就将他扑倒在锦被温床中。宝誉未曾想到幸福来得如此突然,正自惊愕,嘴中已被温香滑腻的幽舌填满,甜柔蜜软的感觉瞬时传遍全身,立时全身都沸腾起来,不辨东西南北,只知尽情享受这风情无限的妖媚佳人。

不一会,厢房中就传出荡人心魄的莺声燕语,经久不觉,蚀骨销魂。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云收雨歇,宝誉搂着这香美的身子犹自兴奋不已。“吱呀”一声,房门又被推开,宝誉这才惊觉忘记关上房门,探头望去,见进来的还是韦春芳,提起的心才放了下来。韦春芳笑吟吟地走到床沿坐下,轻拂着玉如意的嫩面道:“好妹妹,这滋味感觉如何?”玉如意现在连半分力气也没有,眼睛也懒得睁开,娇滴滴地道:“这小鬼那里如你说的象个小牛犊,分明就是一头小老虎,不过你说的其他话倒是不假。

”韦春芳吃吃地娇笑道:“现在你该不会冤枉我了吧?”玉如意懒洋洋地道:“对,是我先前不了解情况,冤枉了你,小妹给你赔礼道歉还不成么?”韦春芳道:“那也不用,只要你记得姐姐给你的好就成啦。”接着转头对宝誉妩媚地腻声说道:“小王八蛋,还想不想要啊?”宝誉那能抵挡如此诱惑,不假思索地就一点头。韦春芳一见,欢呼一声,几把扯掉衣裙,一个虎扑就跃上chuang来,将宝誉死死压在身下,房内顿时又响起欢悦的乐声,缠缠mian绵,惹人遐思。

次日,宝誉又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精神抖擞地走出丽春院,一路走一路还在回想这个荒唐的夜晚,左春芳,右如意,那当真是春风得意。虽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却仍是偷偷窃笑不止,一路见人就傻笑,惹得不少行人侧目,摇头叹息不已,这么一个俊俏的小孩怎么就得了失心疯了呢?宝誉那管别人想什么,径直就来到了万利赌场后巷,果然见到言老大一群人正围着一张桌子喝喝嚷嚷,头一钻就挤了进去。伸手入怀,掏出五钱银子道:“我今天也来压一把。”众人见他豪情满怀、红光满面的模样,都道他是发了小财,也是接纳无误。

几把下来,宝誉就只剩下了二钱银子,这次轮到他掷骰子,他一拿起骰子就发觉跟刚才的骰子不同,显然重了一些,一定就是那灌了铅或水银的假骰子,难道是有人做了手脚,把真骰子换走了?这人到底是谁呢?宝誉虽然还不大会控制这假骰子,但似乎手气好了不少,居然差不多赢了一两银子。赢了钱固然高兴,不过他更注意的是各人掷骰子时所用的手法,最让他关注的还是那小陵,虽然一时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但宝誉还是始终怀疑他就是换骰子的人。

在赌局快要结束时,小陵突然一不小心,将手中的银两碰掉了,众人纷纷弯腰替他捡拾。宝誉察觉到小陵的手晃了一晃,也没在意,当再次轮到宝誉掷时,他又感觉这骰子变轻了,显是假骰子已被换走,又换回了真骰子,这时宝誉彻底坚信小陵就是那出千换骰子的人。赌局散场,宝誉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悄悄地跟在了小陵的后面,尾随着他穿过了几条街。宝誉的心里很矛盾,一面想跟小陵学习这赌术,以后衣食无忧,一面又怕这小陵不肯教,还会因为他知道了他的秘密而对他不利。

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冒一次险。鼓起勇气走到小陵跟前,还未开口,小陵就笑着道:“跟了我那么久,是不是想跟我借钱啊?”宝誉没想到他早已发觉自己的行踪,心里一凛,还是硬着头皮道:“我想跟你学那赌术。”小陵神色一厉,狠声道:“你说什么?”宝誉退后一步道:“我想拜你为师。”那小陵哈哈笑一声道:“要拜师就跟我来。”说罢就当先而行,宝誉只好紧跟在他身后。这小陵一路也不与宝誉说话,径直就领着他来到了城东的一座废弃庄园内。宝誉见这里处处残垣断壁,杂草丛生,阴森恐怖,心里更是紧张,他不会是因为自己知道了他的秘密,故意引自己到这僻静处,欲对自己不利吧。

顿时提高警惕,以防不测。小陵见他一脸紧张,颇觉好笑,也不管他,直接就进了庄园角落的一间破屋,席地而坐。宝誉在外面犹豫一番,四处东张西望一阵,才小心翼翼地跟了进去。小陵哑然失笑道:“你是不是以为我要害你呀?”被人叫破心思,宝誉有些尴尬,但还是摇头道:“不,不,我只是没想到扬州还有这么僻静的地方。”小陵也不以为意,淡然道:“你想学这赌术,我就教你,不过我也就会那么几招。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我只教你其中的技巧,下来你还得多加练习。

如果你自己没练好,让人家给逮住,可别说我是你师傅。”宝誉忙点头应是。两人年纪都不大,也不行什么拜师礼,就直接进入正题。一个用心教,一个用心学,至天黑时分,宝誉也学了个七七八八,差的就是火候,这却是需要勤加练习才成。有了这一生财的法门,宝誉很是高兴。回到丽春院与韦玉二女说起此事,却让二女颇不以为然,但也没有责怪于他,让宝誉颇感不爽,至夜深人静方发泄出心中的不满,直杀得二女哭爹叫娘,却也不知是苦是乐。不过从第二天两女娇艳欲滴,眼角含春,眉间含笑的柔媚样儿来看,还是快乐的成分多得多。

而从那天去过城东废园后,宝誉觉得那里很是清静,白日也是几乎没有人去,于是就决定把那里作为练功场所,每日都去,也把那里当成了一个临时的小窝,平日还放些清水干粮,以备急用。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宝誉与二女倒是逍遥自在,却让老鸨大是不满。虽然二女与宝誉的关系没有影响院子的生意,但老鸨还是对宝誉在这里白吃白喝白嫖大感不爽,若是其他人只怕早就被打得不成人型,可碍于玉如意的面子,老鸨还是强忍着,只待抓住机会就让这碍眼的小王八蛋好看。

这一日,宝誉回到丽春院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立即回到玉如意的厢房。二女见他回来,都是一脸的焦急,玉如意迎上来道:“小宝,这可这么办呀?”宝誉一惊,道:“发生什么事啦?”韦春芳道:“刚才我听闵婆和尤叔商量,说有个恩客看上你了,要你今晚作陪。”宝誉一听,脑子只觉嗡嗡作响,好半晌才喃喃地道:“难道是要我做那……那……娈……娈”,后面的那个字却始终没有说出口。韦玉二女齐齐一点头,宝誉立即低声道:“两位姐姐,看来我是不能在这丽春院呆了,我现在就得走。

”二女早已知道他会这般说,也不觉意外,玉如意掏出一个小包,打开一看,竟有几十上百两银子。玉如意把它塞到宝誉手里道:“姐姐们的钱也不多,你拿去省着点用,也够用些日子。以后也不要再回这丽春院了。”宝誉一听,眼泪已忍不住流了下来,道:“我一定会回来,等我赚够了银子,我一定回来给二位姐姐赎身。”说罢抹干眼泪,探头出去打量一番,见没有动静,才偷偷摸摸地溜出了丽春院,向城东废园跑去。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武侠小说 金庸群芳谱 全文阅读,金庸群芳谱最新章节,金庸群芳谱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