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寻龙风水决全文阅读 > 第十七章 地下河

第七章 狐狸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梦溪林枫 书名:寻龙风水决

就说我和猴子两人借着老钱等人的掩护,好歹将那些要命的物件硬生生塞进了火车里,一路辗转到了云南。这也就是文化大革命刚结束,周围都是乱糟糟的,审查什么的都不严格,不然就我俩这一身东西,抵死也带不到云南来。两个人听着那轰隆轰隆的火车响,看着住了一辈子的北京城慢慢的远了,心里还真有那么几分别扭,用那书上怎么说的那是,什么他娘的“思乡之情!”这时猴子那小子在旁边幽幽来了那么一句:老谢,你说我们这次去云南,到底能不能找到那古墓那?我斜着眼说,怎么,不相信你谢爷?猴子说:你大爷的!你小子说话从来就不靠谱,你给我来句正经的,这次去云南到底是有戏没戏?我一看这不行,这他娘的还没有打仗呢,这小子倒先把士气给降下来了!这要是在路上遇到什么情况,他还不得脱了裤子当逃兵,把他谢爷给撂下了!我慢慢掏出一包大前门,悠闲的吐出一个烟圈,嘿!你小子没听说过,凡是大禀之人,必有异相!这风水呀,看起来风生水起的,其实哪,和他娘的看面相都一样!凡是地上的大墓,都要讲究龙脉,龙脉所在,必有大墓出现!我眉色飞舞的讲着,见猴子这孙子歪着头听我讲的还起劲,就傲然的问他,龙脉是什么。

你小子知道不?看你小子这寒碜劲就知道你不懂!去,你小子去那边给你谢爷买个烧鸡我告诉你!猴子这孙子还乐的颠颠的去买烧鸡了,我倒沉下心,摸出怀里那半本《寻龙风水诀》翻看了一下,想着这一次云南之行的成败,全就押在这半本书上了!昏天昏的在火车上,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终于听到一个熟悉的地名,我一脚踹醒猴子,两个人赶紧将行李扔下车,跟着也下来了。这时候天已经蒙蒙的黑了。我们两个沿着小路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看到了前面有家旅店。

旅店里没有电,掌柜的是个女的,举着一盏幽幽的油灯,火光不断的跳跃着,始终看不清楚她的脸。我们交了钱,她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给了我们一把钥匙,让我们上楼。那封尘许久的木门一推开,恍惚间我仿佛看到屋里有了一个人,对着我们邪恶的笑着。为什么有这种感觉,我也吃了一惊,可是猴子却一下子冲了进去,说是在火车上颠簸了几天,可要好好睡个好觉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突然感觉周围很冷,想爬起来,身上却怎么也使不出力气。 努力睁开眼,眼前却是蒙蒙的上了一层雾,怎么也睁不开。

恍恍惚惚间,那迷雾之间就有了两盏绿莹莹的灯笼,幽幽的看着我。灯笼,灯笼,我迷迷糊糊的想着。好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是到底有什么不对劲呢?我一时间也想不起来。那幽幽的灯笼越来越近了,我眼前的迷雾也越来越厚重,我脑子里突然一个机灵,想着老辈人就曾经说过,这样荒芜的旅店里经常有这样的怪事,半夜醒来时觉得眼前出现了一阵又一阵的迷雾,还有两盏幽幽的灯笼贼着你。其实这他娘的根本不是什么灯笼,而是那狐狸的眼睛!而我眼前的迷雾,就是那畜生放出的迷雾!这个时候要是还不醒过来,它就要喝你的血,吃你的肉了!我想到这里,当时就咬破舌尖,一口血水吐在了那迷雾上,接着眼睛猛的一睁,发现那迷雾已经散开了,在那幽幽的两盏灯笼之后,果然就是一只浑身骚臭的红毛狐狸!我大叫一声坐起来,手里胡乱摸了一个东西就向它砸过去。

狐狸这东西最诡,一般都是在背后阴人,不和人正面冲突,可是这只狐狸见我已经起来了,却还是蹲在地上不动,仿佛在等待着什么。我这时转念一想,对了,是猴子!猴子还在一旁傻呼呼的问着:你看到它笑了?你看到它笑了?!我心里也是一阵忙乱,虽然毛主席虽然一直用无神论教育我们,可是这事情毕竟传的太邪呼,反正心里是不舒服。猴子还要说什么猴子这时候显然已经被那邪术控制住,已经从床上木呆呆的站起来,非但没有反应,反而僵硬的朝着那狐狸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我脸一变,慌忙的下床,一把抱住猴子,啪啪的两个嘴巴子就抽在他脸上了:猴子,猴子!快他娘的起来,这旅店里有古怪!猴子一连吃了我几个嘴巴,这才清醒了过来,瞢瞢的看着我,说:狐狸,什么狐狸?我也没多和他解释,只一指那火红的狐狸,猴子这小子就已经明白了大半,和我两个人将那狐狸围死在房间里。我见那狐狸被逼到了死角,当时就从包裹里抽出了一柄工兵铲朝那狐狸劈头打了过去。这时猴子在后面突然喊了一句:老谢,别看它的眼睛!千万别看它的眼睛!猴子说的是一个禁语。

深山老林里的猎人时代传下来了一个规矩,凡是在猎狐狸的时候,一定不要正面开枪,要从它的背后或者它的侧面开枪。这是为了避免看到它的眼睛。据说,狐狸这东西最诡,在它临死前非但不害怕,反而还要转过身面对你,冲你无比鬼魅的一笑。据说凡是见到它这一笑的人,都出不了老林子。我听猴子这一说,脑子才转过来弯,可是已经收不住劲了,手里精钢做的工兵铲一下子就将那红狐狸拍成了一堆肉泥!而在那狐狸的临死前,我也清晰的看见它转过头面对着我,无比诡异的朝我笑了一下。

我心里一惊,那把工兵铲一下子掉到地上,啪的一声响。,我摆摆手,让他闭上嘴,自己摸出一根烟坐在床抽了起来。气氛就很尴尬了。猴子在那坐着,终于说:老谢!其实——我摆摆手,安慰他:猴子,你不要说了,我刚才什么都没看见!那狐狸还他娘的没转身,就叫我拍成了肉饼子!猴子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你他娘的不早点说,吓了你猴爷一跳!你小子半天没说道,我还以为你着了道了哪!我说:怕什么?!别说是一只狐狸,就是他千军万马过来,你谢爷我长枪一把,也能给他收拾了!猴子也咯咯的笑了,说你小子还是他娘的常山赵子龙呢!两个人正逗着嘴,这时,那本来寂静的夜里突然传来了几声沉重的脚步声。

这时那外面突然就传来了狗咬,一声,两声,然后是铺天盖地的狗咬,仿佛那全寨子里的狗都咬起来了。我和猴子正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出现了一串清脆的铃铛声。那铃声分外归依,虽然声音不大,却生生刺破那寒夜,辐射的很远。也就是铃声传出的一瞬间,那满街的狗咬声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周围又陷入了无穷的空虚之中。猴子紧张的看着我,我摇了摇头,示意他先不要轻举妄动,先看看再说。而那铃铛声却是越来越响了,伴随着那沉重的脚步声,而听那脚步的声音,分明是朝着我们旅店走过来的。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寻龙风水决 全文阅读,寻龙风水决最新章节,寻龙风水决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