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经典小说 > 春阿氏谋夫案全文阅读 > 第十八回 述案由归功翼尉 慰幽魂别筑佳城

第十回 露隐情母女相劝 结深怨姊妹生仇

本书类别:经典 作者:冷佛 书名:春阿氏谋夫案

话说三蝶儿一见聂之先,按住玉吉,吓得嗳呀一声,仆倒就地,本打算婉言央告不想摔倒在地上,心里虽然明白,口里却说不出话来。急得呜呜的乱嚷。忽见德氏走来,唤着三蝶儿起来。三蝶儿一面哼哼,正在昏昏沉沉,恍恍惚惚之际,猛听德氏唤她,遂长叹一口气睁眼一看,仿佛身在房中,俯在床上发昏似的。又听德氏唤道:“姑娘你醒一醒,管保是魇着了。”三蝶儿定了定神,敢是作了南柯一梦。只觉得头昏眼花,身子发懒,翻身坐了起来,一面揉眼,一面穿鞋下地。

只听德氏叨念道:“半天晌午,净知道睡觉,火也耽误灭了,卖油的过来,也不打油去。贾大妈走了,也不知道送一送。这倒好,越大越没有调教了。”说的三蝶儿心里越发难过,一面理发,顾不得再想梦景,只推一阵头疼,不知什么工夫,竟睡去了。一边说,一边帮着做菜。吃过晚饭之后,觉身上懒懒的,不愿做活,遂歪身躺在屋内,昏昏睡去。自此一连数日,如同有病的一般。早晨也懒得起来,晌午亦懒得做活。气得阿德氏终日唠叨,只催她出外活动活动,不要闹成痨病。

三蝶儿答应着,心里却无主意。有心往西院里散散闷,又恐受姨妈教训.或是张长李短,讲些个迂腐陈言,实在无味。只得坐在屋里,扎挣做些活计。这一日向晚无事,德氏、额氏带着常斌、蕙儿,俱在门外散心。三蝶儿不愿出去,独在院子里浇花。忽见玉吉走来,笑嘻嘻的作了一揖,咚咚的往外便跑。三蝶儿有多日不见,仿佛有成千累万的话,要告诉他似的,不想他竟自跑去,也只得罢了。不一会,又见玉吉跑来,唤着三蝶儿道:“姐姐你快来看热闹。”三蝶儿不知何事,因问道:“有什么可瞧的,你这么张惶?”玉吉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可瞧的,我怕姐姐闷得慌,要请姐姐出去散一散心,何苦一个人儿,闷在家里呢?”三蝶儿道:“叫你费心,任是什么热闹,我也不管瞧,你爱瞧只管瞧去。

”说着,提了喷壶,但去浇花。玉吉道:“姐姐的病,我知道了。不是挨了姨妈的说,必是那贾大妈气的。”玉吉是无心说出,不想三蝶儿听了,满脸飞红,暗想道:“贾大妈的事,他怎么也知道?莫非贾大妈的事,已经说妥了不成?”随忙着放下喷壶,摇手向玉吉道:“你既知道,就不便说了。”玉吉不解其意,只当三蝶儿又受了什么样气,遂悄声问道:“告诉我怕什么?决不向外人说去。”三蝶儿一面摇手,又蹩着眉道:“告诉你做什么?反正是一天云雾散,终久你也知道。

”玉吉听了此话,越不能解,遂携手问道:“到底什么事?你这样着急。”三蝶儿叹了口气,眼泪扑簌的滴下,夺过手来道:“你不要再问了。”说着,擦了眼泪,走进屋内,低头坐在椅上,一语不发。玉吉也随后跟来,再三追问,连把好姐姐,叫了几十声。又说天儿太热,不要闷在心里憋出病来。三蝶儿一面抹泪,一面跺脚,又红脸急道:“你一定要问我,可是挤我寻死。”这一句话,吓得玉吉也怔了。想了半日,摸不清其中头脑。欲待问她,见她如此着急,也不敢再问了。

正在没个找寻处,忽见德氏、额氏等自外走来。德氏见三蝶儿流泪,怒问道:“青天白日,你又是怎么了?”三蝶儿忙的站起,强作笑容道:“我眼疼,光景是要长针眼。”一面说,一面以袖掩泪。玉吉也在旁遮掩,方把德氏拦住。不一会,常斌跑来,说两院我姨父又吐又泻,想必是热着了。玉吉听了,连忙跑去,德氏亦随后追出。将走到上房门外,就听得之先连连嗳哟,又呕又吐。额氏在屋内嚷道:“姐姐你快来,帮我一把手儿罢。”德氏答应一声,三步二步的赶入。

之先坐在炕上,呜哇的乱吐,吐得满屋满地都是恶水。额氏站在身后,一手拿了顶针儿,替他刮脊梁。又叫仆妇梁嬷,上街买药去。一时三蝶儿、蕙儿等,也自东院走来,忙着拿了笤帚,帮着扫地。忽之先嗳哟一声,嚷说腹痛,翻身倒在炕上,疼得乱滚。又要热物件,去温肚子。等至梁嬷回来,服了金衣夫署,六合定中,四九子却暑药。不想服了之后,依然无效。又把痧药、红灵丹等药,闻了许多,连一个嚏喷俱不曾打,额氏等着急之至,忙叫玉吉、常禄去请大夫,候至九点余钟,医生赶到。

德氏等一面待茶,一面把病人情形,说了个大概,又央着医生细细的诊诊脉,医生答应道:“不用你嘱咐,错非与之先相好,我今天万不能来。方才傻王府请了三天,贝勒福晋,也病得挺厉害,我全辞了没去,赶紧就上这儿来啦。”说着,进屋诊脉。合上两只鼠目,一会点点头,一会儿皱皱眉毛,假作出细心模样来。之先一边嗳呦,一面给医生道劳,说大哥恕罪,我可不起来了。医生把二目睁开,说声不要紧,这是白天受暑。晚上着凉,左右是一寒一火,冷热交凝,夏天的时令病。

说着玉吉等拿了纸笔,请到外间屋里去立方。医生把眼镜取出,就着灯光之下,拂着一张红纸,一边拈着笔管,一面寻思,先把药味开好,然后又号上分量,告诉额氏说:“晚间把纱窗放下,不可着凉。”额氏一一答应,又给医生请安,道了费心。玉吉、蕙儿等亦随着请安。额氏把马钱送过,医生满脸堆笑,不肯收受。还是德氏等再三说着,方才收了马钱,告辞而去,这里额氏等煎汤熬药,忙成一阵。额氏等一夜不曾合眼,本想着一剂药下,即可大痊。不想鸡鸣以后,病势愈加凶险。

急得额氏等不知如何是好,打发常斌、玉吉去请医生,又怕是痧子霍乱,遂着梁嬷出去,请一位扎针的大夫来。合该是家门不幸,这位扎针大夫,本是卖假药的出身。扎针之后,常斌所请的医生亦已赶到。进门诊脉,业已四肢拘急,手足冰凉。医生摇了摇头,说昨晚方剂,已经错误。大凡霍乱的病症,总是食寒饮冷,外感风寒所致。人身的脾胃,全以消化为能。脾胃不能消化,在上腕则胃逆而吐,在下腕则脾陷而为泻。现在之先的病,吐泻并作,脉微欲绝,又兼着连扎十数针,气已大亏。

我姑且开了一方子,吃下见好,赶紧给我信。如不见效,则另请高明,免得耽误。额氏听了此话,一惊非小。一面擦泪,一面把医生送出。回房一看,之先躺在床上,牙关紧闭,面如白纸。额氏叫了两声,不见答应。又叫玉吉等伏枕来唤,急得常禄、常斌并三蝶儿、蕙儿等,亦在旁边守着,爹爹娘姨父的乱嚷。梁妈把药剂买来,忙着煎药。因坐中不见德氏,遂问道:“东院大太太什么工夫走了?”额氏亦左回右顾,不得主张,急得叫三蝶儿去找。又抱怨德氏道:“好个狠心的姐姐,这里都急死了,她会没影儿啦。

”三蝶儿亦一面抹泪,忙的三步两步,来到东院,说是我姨父已经不成了,你还不赶紧去呢!德氏叹一口气,一语不发。三蝶儿倒吓一怔,不知此时母亲受了什么感触,这样生气,有心要问,又畏其词色严厉,不敢则声。一面以袖子抹泪,一面往外走。德氏拍的一声,拍的桌子山响,怒嚷道:“你姨父病了要紧,你妈妈病了,也不知问一问?”三蝶儿吓了一跳,不知何故,转身便跪在地下,凄凄恻恻的道:“奶奶别生气,有什么不是,请当时责罚我。大热的天气,奶奶要气坏了,谁来疼我们呀。

”说着,两泪交流,膝行在德氏跟前,扶膝坠泪。德氏把眼睛一瞥,赌气站起来道:“不是因为你,我也不生气。这们大丫头,没心没肺,我嘱咐你的话,从不往心里搁一搁,大生的下流种,上不了高台儿吗。”说罢,把手巾烟袋用力在地上一磕,恶狠狠的问道:“你跟你玉兄弟,说什么来着?你学给我听听。”三蝶儿一听,不知从何说起,吓得面如土色,颤巍巍的道:“大夫来时,我在里间屋扶侍姨父,并不曾说些什么。”德氏呸的一声,唾得三蝶儿脸上满脸吐沫。

德氏道:“看那药方子时候,你说什么来着?”三蝶儿想了半日,茫然不解。细想与玉吉二人,并不曾说过什么,有什么要紧话,被母亲听去,这样有气。乃惨然流泪道:“奶奶责我无心,诚是不假,说过的便忘了。”一面说,一面央告德氏,指明错处,好从此改悔。德氏装了一袋烟,怒气昂昂的,走向玉蝶儿眼前,咬牙切齿道:“你不用装糊涂,昨天你跟玉吉说,逼你寻死,谁逼你寻死来着,你说给我听敢答言了。”听到此处,知是昨晚说话,未加检点,当时两颊微红,羞羞怯怯的。

德氏呸呸的两声道:“好丫头,我这一条老命,早早晚晚,死在你的手里。我家门风,早早晚晚,也败在你的手里。”说得三蝶儿脸上,愈加红涨,惟有低垂红颈,自怨自艾。德氏见其不语,愈加愤怒,乃忿然道:“你说呀,你怎么不说呀?”三蝶儿一面抹泪,想着西院之先,病在垂危,母亲这样的有气,实是梦想不到的事,因叹道:“奶奶,奶奶,你叫我说什么?”说着,拂面大哭。德氏放了烟袋,顿足扑掌的道:“说什么?你自己想想去罢。”说罢,倒在椅子上,哼哼的生气,一时又背过气去。

三蝶儿擦着眼泪,俯在德氏怀里,奶奶奶奶的乱叫,一时梁氏、蕙儿因三蝶儿来找德氏,半日不见回去,亦跑来呼唤。叫了半日,不见答应。又听上房里,连哭带喊,遂走来解劝。拉起三蝶儿,又把德氏唤醒,问说因为什么这么生气?三蝶儿背了德氏,偷向梁妈摇手。梁妈会意,死活拉了德氏,说西院我们太太急得要死,我们老爷已经不成了。三蝶儿亦随后跟去。走至西院,忽听额氏说声不好,梁妈等抢步进去,原来聂之先已经绝气了。额氏等措手不及,只顾扶着枕头,呜哇乱哭。

德氏、三蝶儿等也望着哭了。梁妈劝住额氏,先把箱子打开,说制办寿衣,业已来不及,难道叫老爷子光着走吗,额氏一面擦泪,这才慌手忙脚,开箱倒柜。三蝶儿也忙着收拾。大家七手八脚,先把之先装好,停在凳上,又叫常禄出去叫床。额氏、玉吉并德氏母女及梁妈、蕙儿等,复又大哭一场。大家凄凄惨惨的,商量事后办法。额氏虽称能事,到了此时此际,亦觉没了主意。德氏因昨日一夜不曾合眼,又因与三蝶儿生气。经此一番变故,亦显得糊涂了。玉吉一面哭,跪在额氏面前,请求办法。

三蝶儿擦着眼泪,先令梁妈出去,找两个帮忙的爷们来,先与各亲友家里送信。德氏一面擦泪,不知与额氏闹了什么口舌,坐了半日,只有擦泪流泪,对于后事办法,一语不发。额氏亦没了主意。玉吉、常禄二人、虽是少年书生,心里颇有计划。二人商量着,先去看棺材。又叫三蝶儿等防着德氏姊妹,不要天热急坏了,三蝶儿点头答应,见母亲如此不语,又兼有方才申饬,亦不便多言多语。再去张罗了。一时德氏站起,推说头上发昏,自回东院去了。额氏望着之先,仍是乱哭。

一手挥了眼泪,醒了鼻涕,望见德氏走后,指给三蝶儿看道:“你看你妈妈,我这么着急的事,她连哼也不哼。你爸爸死的时候,我可没有这样。什么叫手足?哪叫骨肉?看起你妈妈来,真叫姐姐们的寒心。”说罢,放声大哭。闹得三蝶儿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又不知他们姊妹犯了什么心,今儿额氏一哭,不由得也哭了。蕙儿站在一旁,不知所以。虽说是小孩子家,不知世故,然父亲刚然咽气,母亲与姐姐俱这样哭,变不禁放声哭了。梁妈把雇来的爷们打发出去,烧完了倒头纸,听得额氏屋中这样乱哭,也不免随着哭了。

闹得一家上下,你也哭,我也哭。额氏、三蝶儿等越哭越惨,额氏是悼夫之亡,悯于之幼,又伤心同胞姊妹,尚不如雇用仆妇这样尽心,又想着办理丧事,手下无钱。又虑着完事之后,只剩下母子三人,无依无靠。儿子虽已成丁,毕竟是幼年书生,不能顾全家计。越哭越恸,哭的死去活来,没法劝解。三蝶儿是心重得很,知道自己家事,皆倚着姨父一人。姨父一死,不惟母女们失了照应,若日后母亲姐妹失和,如何能住在一起。既不能住在一起,则早日结亲之说,也必然无效了。

虽我自己亲事,不算大事,然母亲年老,侍奉需人,若聘与别姓人家,万不能如此由性。再说哥哥兄弟,又是朴厚老实,循规蹈矩的一路人,专使他守成家业,必能添祖德。然生于今之世,家计是百般艰窘。母亲又年近衰老,错非创业兴家,光耀门户的弟兄,必不能振起家声,显扬父母了。越思越苦,哭得倒在地上,有如泪人儿一般。一面擦泪,抬头望见死尸,又想起人生一世,无非一场春梦。做好梦也是梦,做恶梦也是梦。人在梦中颠颠倒倒的,不愿生死,哪里知道,今天脱了鞋和袜,不知明日穿不穿。

一那间,三寸气断,把生前是是非非,也全都记不得了。想到此际,又哽哽咽咽的哭了。恨不得舍生一死,倒得个万缘皆静。正哭得难解难分,有聂家亲友,闻信来吊。少不得随着旁人,又哭了一回。梁妈把来人劝住。随后额氏的从妹托氏,额氏的娘家德大舅爷等,先后来到。三蝶儿倒在地上,哭的闭住了气。大家七手八脚,一路乱忙。有嚷用草纸薰的,有说灌白糖水的。额氏掩住眼泪,也过来拉劝,连把乖乖宝贝儿的叫了半日,三蝶儿才渐渐的苏醒过来。蕙儿等在旁乱叫,三蝶儿嗳哟一声,哭了出来,大家才放了点儿心。

额氏、托氏等连哭带劝,梁妈等用力搀起,掖在椅子上,轻轻的拍打着,又泡过碗白糖水来,三蝶儿呷了一口,两只杏眼,肿似红桃一般,尤自圆睁睁的望着死尸,潜潜堕泪。额氏与德大舅爷等商议办事。德大爷久于办事,出去工夫不大,找着玉吉二人,看了寿木,买了孝衣布,先作孝衣。又着杠房来人先把皤杆立起,其一切搭棚事情,不肖细述,额氏把一切事项,均托在德舅爷身上,允许着事后还钱。玉吉一面哭,一面给舅父磕头。因素日孝心极重,抹着眼泪道:“外甥虽然没钱,情愿将父亲遗产,全作发丧之用。

”德舅爷拭泪拉起,引得托氏、额氏并三蝶儿、常禄等,又都哭了。托氏、额氏等以事后的生计,劝了玉吉半日。玉吉一心孝父,哭道说:“我父亲养我这么大,凭我作小买卖去,也可以养活母亲。日后的生计问题,此时先不必顾虑了。”一面说一面哭,闹的托氏、额氏愈加惨恸,无可奈何,只得依了。德舅爷跑前跑后,又忙着印刷讣告,知会亲友;又忙着接三焰口,首七念经,以及破土出殡等事情。额氏见诸事己齐,想起德氏来,不免与托氏等哭了一回。托氏以姐妹情重,少不得安慰一回。

又叫三蝶儿引着,安慰德氏去。三蝶儿因哭恸逾节,四肢浮肿起来,扎挣搀着托氏,来到东院。不顾与母亲说话儿,遂躺在自己屋里朦胧睡去了。这里德氏与托氏相见,也不及为礼,先为两院丧事哭成一阵。德氏为姐妹失和,少不得闲言淡语的,说了一遍。托氏是来此安慰,不得不调解劝慰。又问说所因何事,竟闹到这步田地。德氏一面擦泪,叹了口气道:“提起话儿长。你不常来,这内中情形,你也不知道。”说着,掀了帘子,问说:“三蝶儿过来没有?”托氏摇摇手,德氏悄声道:“这事瞒不了你。

玉吉小时候,最与三蝶儿投缘。我因没话题话儿,曾向你二姐说过,将来我们两人,两姨结亲,这原是孩子时候,妹妹凑趣的话。不想你二姐说话,不知检点。如今这两孩子,全知是真了。前天有贾大妈提亲来着,被你二姐知道了。原是姐妹情重,同她商量商量,叫她替我想个主意,就便我们结亲,也该当放定纳礼,开言吐语的说明了。才是正事。谁想她不哼不哈,不言语,不理我。我同她说了三遍,她说妹夫病着,带孩子就走了,当时给我下不来台。究竟是怎么办,你倒是说呀。

倒底你二姐心里,是怎么个主意呢?难道我养活女儿的,应该巴结亲家,强求着作亲吗?”说罢,眼泪交流,说话声音,也越来越重了。托氏恐三蝶儿听见,一面以别的话别了过去,一面悄声劝道:“你们的事情,也不知同我商议。二姐是那样脾气,你又是这样秉性,论起来全不值当。俗语说:爱亲儿作亲儿,何必闹这宗无味的话呢?”说罢,装了一袋潮烟,听三蝶儿屋里没有动静,又悄声道:“幸亏这两孩子全部老实,若是人大心大,那时可怎么好呢。依我说,事到这步田地,二姐夫是已经死了,你不看一个,也当看一个。

现在各家亲友,皆已来到。惟独你不过去,未免太显鼻子不显眼了。”说着,有梁妈等过来,嚷说:“我们太太,抽起肝病来了,请两位姨太太,快些魄迫グ铡U庖痪浠埃淹惺稀⒌率辖忝靡蚕诺没帕耍艿轿髟阂豢矗谇子炎笥椅ё牛戮艘⒂窦纫幻婵蓿幻姘醋牛B幻Φ呐艹觯肓宋幌壬础O壬诶锛湔锫觯跹羯谕饧湮堇铮辞喟瘛T豪锎钆锏呐锝常又窀妥拥穆胰隆S痔趴谕猓干愠呦欤说氖俨模丫吹矫徘埃值迷豪镌和猓硌鋈朔页梢徽蟆S窦⒊B坏壤锿饷β怠5戮艘芮芭芎螅置ψ潘拖壬置ψ殴嘁B衣姨谔冢至肆教炝揭梗钡浇尤眨套悦γβ德担黄鹨黄鸬慕哟子选S窦盖撞≈兀钡牧瞬坏谩R蚩至皆喝硕啵坏镁惭焱B坏却蠹移呤职私牛萁钍咸У蕉海粝铝郝柁ザㄔ诙核藕颉S窦诹榕怨蛄椤5戮艘⒊B弧⒊1蟛⑼惺系恼煞蛭墓猓栽谂锢镎怕蕖M惺嫌氲率辖忝茫哟骷遗觥V挥腥蝗耍源右谈杆朗保尥垂酰质芰四盖淄闯猓虼擞粲舨皇妫闹≈灼鹄矗矸⑸眨忠换嶙骼洌飞弦簿踝呕炻遥劬σ簿踝琶岳搿:蠹ザ矗凳嵌钍铣榉瑁〉煤芾骱Γ刹坏枚说愣模值靡涣饺眨瘟2辉肟冢圆荒睦锞忧樱卸嗑趸秀绷恕:罄从辛郝柁ザ土诵┧鞴侠矗阉⑵簦ザ诖耍┳虐撞夹⒁拢路鸺松艘话恪O肓税肴眨床怀鍪撬础A菏险驹诘厣希压媚锕媚锏幕搅耸椤H仙隙浚阃反鹩Α:鲇志∶榔穑首帕郝璧溃骸澳阈帐裁矗磕愕轿壹依铮羰裁词欠抢戳恕!绷菏舷帕艘惶恢悄睦锏氖隆K嫘Φ溃骸班妊剑业墓媚铮趺疵悦院模乙膊蝗鲜读恕!彼档娜睦镆痪颍灾切睦锩曰螅党鍪裁垂叵祷袄矗凰チ耍刹坏昧郊瘴⒑欤股肀闾上铝恕A郝枥舜脖唬嫠呛茫纳龈赖溃骸翱适背缘愣鞴希惺裁词轮还芙形摇H裟茉跗鹄矗疃疃怯绕浜昧恕L於秩龋堇镉滞阜纾值娜茸帕耍强刹皇嵌返模纠次颐谴笠图钡靡馈9媚锶粼俨×耍腔沽说谩!彼底牛宿ザ郑值轿骼锛湮堇铮鍪潭钍先ァ?不想此时额氏,直挺挺躺在炕上,业已人事不知了。

吓得梁氏、蕙儿面如土色,急忙与西院送信。惊得德氏、托氏、文光、玉吉等,全部赶紧过来,德氏进前一望,摸了摸四肢冰凉,圆睁两只眼睛,已经绝气了。文光等嚷说快抽,德氏就嚷说撅救。玉吉伏在枕上,连把奶奶、奶奶叫个不住。托氏亦着了慌,颤巍巍的摸了摸胸口嘴唇,眼泪在眼眶里含着,凄凄惨惨的叫声二姐,引得德氏、玉吉也都放声哭了。文光把玉吉藏起,问说:“你奶奶的衣裳,放在哪里呢?快些个着人取去。再迟一刻,就穿不上了。”托氏与德氏姊妹,只顾乱哭,玉吉亦没了主意,抢天呼天的跪倒地上。

德舅爷亦哭个不往,勉强拉起玉吉,又见茶役回来,说烧活引路香已经齐备。和尚师傅们,静等着送三呢。急得德舅爷连连躲脚。众家亲友也有听见哭声,跑未劝慰的。玉吉把钥匙寻出,慌忙翻箱倒柜的,去找衣裳。比那之先死时,更加十分忙乱。大家把额氏衣服先行穿好,搭到两院上房,停在床上,又忙着西院送三所来亲友,看了这般可惨,无不坠泪。大家一面哭,一面劝着玉吉,说办事要紧,不要仅自着急。俗语说:“节哀尽孝,为人子只要生尽其心,死尽其体,也就是了。

难道不葬父母,儿子临时哭死,就算孝子么?说的玉吉心里,极为感激。当时忙乱送三,连那和尚茶役及邻居看热闹的听了,全都眼辣鼻酸,替着玉吉兄妹难过起来。大家凄凄惨惨,送至长街,看着把车马焚了,然后散去。玉吉跪在街上,先与德舅爷磕头,哭哭啼啼的,求着费心。又哭道:“母亲多么大,娘舅多么大。母亲一死,外甥已没有疼顾了。”说着,泪如雨下。德舅爷忍泪搀扶,劝说不必着急,你这两件大事,都没有舅舅承当,你就先回去罢。我带你常禄哥哥,先瞧棺材去。

当时与玉吉告别,带了常禄,看了合式的一口棺木,并把接三前后的事情,一律办妥。又邀着杠房的伙计,明日到聂家商议,好多预备一分官赖,言明价钱,其余的琐碎事情,尽有常禄等分头忙乱,笔不多赘。单言三蝶儿屋里,自闻额氏一死,犹如钢刀刺骨,万箭攒心的一般。只可怜当时天气,正在中元节后,斜月照窗,屋里孤灯一盏,半明半灭,独自躺在炕上,冷冷清清,凄凄切切,哭得死去活来,无人过问。幸有茶役过来,收拾厨房家俱,忽听屋子里隐隐哭声,仿佛魇着了似的,当即跑至西院,告知玉吉,说东院屋里,有人闭住气了,你赶快瞧瞧去罢。

玉吉不待说完,知是三蝶儿有病,今因姨母一死,急上添急,必是哭痛过甚,闭往年了。当时跑了过来,掀帘一看,见屋里静悄悄,无动静,只有三蝶儿一人将头握在枕下,斜搭一幅红被,正自悲悲咽咽的哭呢。玉吉把蜡烛移过,探头往里一望,见三蝶儿面上,有如银纸一般,口张眼闭,娇喘吁吁,一派惨淡形容,殊觉枪楚,玉吉也不顾唤人,轻轻的拍她两下,颤颤巍巍的叫声姐姐,刚欲说话,三蝶儿便翻身坐起。玉吉倒吓一跳,几乎把蜡烛失手,往后一退。

却被三蝶儿一把紧紧挽住手腕,两眼望着玉吉,又复悲悲咽咽的,低头哭了。玉吉不解其意,只道能够起来,便无妨碍,随将手灯放下,坐在一旁,见她如此凄惨,亦随着哭了。三蝶儿自觉忘情,本有一肚子委曲,此时见了玉吉,仿佛一部史书,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了。一面擦泪,放了玉吉的手道:“你我两人,是姨父姨妈的宝贝。自今以后,我们便没人疼了。”说罢,抚面大哭。玉吉扎挣劝道:“姐姐不要心窄,你若急出好歹,岂不叫姨妈着急么。”一面说一面用孝衣擦泪,又悲悲切切道:“你尽管放心,我横竖急不死。

”三蝶儿听了此话,知道自己的心,玉吉全部知谊,很觉感激。但恐他人听去,有些不便,遂叹口气道:“我不为别的,姨父姨妈一死,你家业零落了是小,连你的功名学业,也自此便完了。”说着,自叹命苦。又说:“你我此时,不如死了,倒也干净。等到来生来世……”说到此处,自觉失言,不禁红潮上颊,玉吉亦顿足道:“姐姐疼我的心,我全都知道。只现在死丧在地,本来我姨妈就终日发怔,姐姐若再急坏了,叫我对得过谁呀?”说罢,两泪交流,引得三蝶儿,亦呜呜哭了。

忽有常斌走来,说德大舅已将诸事办妥,等你商量呢。玉吉一面抹泪,来至西院,见座上僧人已经入座,铺排侍者,唤说本家跪灵。玉吉奠了回酒,赶忙到厢房里面,去见德大舅。在座有许多亲友,玉吉也不及周旋,伏在地下,先给德舅爷磕头。众人亦即站起,因玉吉年纪不大,如此聪明沉稳,实不易得。只可惜幼年英俊,父母双亡,真是可怜的事情,随皆动着道:“夜已深沉了,少爷吃什么了没有?俗语说:爹死娘亡,断不了食嗓。现在父母大事,全部仗恃你了。

倘若有了灾病,谁来替你?”说着,便叫厨子先给玉吉开饭。玉吉一面称谢,摇手连说不饿。德舅亦一面劝的,一面把所办的事情,告诉明白。方说方才阴阳先生未开告榜,说未天日干,有些不好,至多能搁上七天。若等着一同出殡,不但乍尸,还是闹火漆。依着我说,死了死了,就是多停几日,终久也须埋的,不如早些安葬,你父母的心里,反倒安静了。方才与你姨妈,已经商妥,索性给日子缩短,连你父亲三天经,全都不必念了。一来省心,二来省钱,留你们后手,还得过日子呢。

自要是你有孝心,哪怕是周年念经,冥寿念经呢。”说着,把杠房单子,递与玉吉。说原杠价银,折成两分杠,仍是那些银子。把无用的红牌执事,去了一半。这样车样马,小拿儿鼓手,一概减去。虽然憨蠢一点儿,然穷人不可富葬。这个年月,谁也不能笑话你。只要你心中要强,那就是孝敬父母。”玉吉连连答应。又伏在地上,磕了个头。众人见玉吉脸上,现不满意的颜色,遂齐声劝道:“大少爷大少爷,就那么办罢。大舅说的话,都是实情。出殡之后,咱们把一切事情,全都圆上脸,比什么体面都好。

一来你父母死后,躺下没背着债。二来你们兄妹,还得烧钱化纸,争强要胜呢。若父母一死,把家业都花净上,以后叫亲亲友友,谁不笑话。”玉吉听了此话,又刺心,又难过,无奈是一番好意,所以也不敢抢白,只得委委曲曲的低头应了。当时把讣闻帖上,加了一行小字:择于二十九日伴宿领帖。三十日辰刻发引。仍着帮忙的几个人,尽早分送。一面与德舅爷商量,说父母去世,本旗的佐领领催尚不知道,应当怎么报法,望大舅想个主意。德舅爷沉吟半晌,皱皱眉毛道:“说到这里,我还要问你呢。

此时报不报,原不要紧。你求你父亲的同寅,多请十天假,无论如何,先把初二的俸银,领到手里,至说你母亲病故,我想此一切,很不必报佐领。既然你没有钱粮,为什么便宜领催,不吃一分孀妇钱粮呢?”玉吉摇头道:“这倒不必。堂堂的男子,要一分空头钱粮,值得什么!搪不得饥,解不得困,对于国家费用,还落个冒领名义。我想拿他吃饭,终久总是靠不住。”说罢,连连摇首,只说不必。德舅爷道:“孩子你过于糊涂。旗下事情,你也摸不清。说句简截话罢,你若不吃,旗下也照旧支领。

不但国家社会不知你的情,倒给领催老爷留下饭了。与其便宜旁人,何不自己吃呢。”玉吉心里,说得信了。一时和尚下座,大家忙乱喝汤。玉吉在屋里院里,不得不周旋一回,然望着父亲金棺,母亲内寝,由不得抢地呼天,愈加哀痛。过了一日,又为母亲接三。不料天气太热,玉吉哭痛过节,晚间便躺在炕上,昏昏的睡去。要知端的,且看下文分解。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经典小说 春阿氏谋夫案 全文阅读,春阿氏谋夫案最新章节,春阿氏谋夫案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