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岁月辉煌全文阅读 > 第14章

第2章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暴风雨中 书名:岁月辉煌

这次重新上船,不经意间多出了十几名同伴。看着他们,我真的有些头疼!尤其是站来我身边的这个恶霸女孩--李知情,我那同父同母的亲姐姐。(有她在,我的形象想要高大起来,可就有如上青天。)头痛!真他娘的头痛!我心里正极度烦闷和痛苦时,那个始作俑者却得意洋洋地和她的崇拜者们在我身旁肆无忌惮地聊天。我懒得理会这帮家伙,下到船舱里,准备和天舒以及附近一些兄弟们增进一下感情。可天舒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上面那女孩是你姐姐?”我好闷,皮笑肉不笑地反问:“怎么?觉得她很不错是么?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下?不过要小心被人打破头哟。

”“那好啊!我倒是不怎么怕被人打,就当心她不大愿意理我。”天舒回答得理直气壮,还向我挤挤眼。我瞅着他那恶型恶状的样,想想,才多大就想泡妞,不过也好,给上面那几个家伙来点眼药,让他们难受难受。上到甲板,那群人不但还没散,人还多了好几个。我一瞧,得,那几个年龄比较大,平时也不太买我的帐的家伙,例如狄荣.程中和.韦群什么的,都凑在周围,看来天舒还算是个老实人。我把天舒先给表弟成英介绍了,接着是乔森和雷默,最后才把他捎带着向姐姐.婉吟以及其他几个女孩提了一下。

完了我突然心里一动,反正这几个家伙都已凑过来了,不如作个顺水人情,忙又隆重而正式地介绍了狄荣.韦群.程中和.郭柏霖.左丘风等几个家伙。介绍时,几个家伙一副兴奋的样子,恨不得把自己突出得能将别人都挤出船去,对我则是摆出感激不尽的架势,真让人好笑。看着差不多没我的事的时候,我悄悄退出圈子,去了船长室。敲了敲门,听见船长让进的声音,我推门而入。房中除了船长,还有威廉叔叔和一个带眼镜的大胡子男人。威廉叔叔看到我,笑着说:“无忌你来了。

正好,我给你介绍你们以后的老师佩雷斯先生。他将在去伦敦的路上,教孩子们一些简单的英语和数理知识,而船长则负责教些航船和天文方面的东西。有些你学过的,你可以自由选择听还是不听。”我赶忙给老师鞠了一躬,说声承蒙教导不胜荣幸什么的。起身后我坐到一旁,没打扰他们的谈话,只静静地观察着新来的这位老师。他们一会就说完了,船长和老师先后走了出去。看着他们离开,我问道:“威廉叔叔,这位老师看着有些和你们不太一样,不知是哪国人?”威廉叔叔告诉我,老师是个犹太人,随后给我解说了一些犹太人的典故。

我听着觉得怎么跟我们汉人似的,都是亡国奴,低人一等;我们比他们稍强点,还能在自己的土地上居住,算是没给别人赶得东奔西跑,散落天涯。随后的日子比较好过,这是我原来没有预想到的。姐姐一天忙着应付身边的大大小小的家伙们,没空来找我的麻烦;而那些个男孩们除了要学很多东西以外,好不容易空下来,还得明争暗斗,象孔雀开屏斗艳似的。我成了这船上的唯一赢家,因为我不是他们的威胁,所以我比预期更快地成为了船上的孩子王。不错吧,没想姐姐上船还能帮我这么大的忙,真是老天有眼啊!在很多家伙当孔雀的时候,我在向船长以及佩雷斯老师学习。

父亲从小教导我,让我知道一条基本的道理,那就是你要比别人有能力,你才能有资格担负统帅众人的责任,而能力则是需要不断学习知识来积累的,所以不能把时间浪费在那些莫名其妙的事上,得拼命地学习.学习.再学习。只是让我有些奇怪的是,我学习的时候会经常有个同伴,那个叫雷默的小子。他不大说话,就是学习的时候也是,只在一旁静静地听着,问题大都由我来提。不过我发现他很聪明,很多东西一学就会,不吭气则以,一开口就在点子上。嗯!不错,有他在,我学得也比较有动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叫雷默的家伙了,看样子,他也越来越愿意和我呆在一起,我们两人可以讨论很多感兴趣的东西。船在海上行驶了二十几天,终于看到了陆地。看了海图,我知道我们已经越过安达曼群岛,即将来到印度的恒河三角洲,离英属印度的首府加尔各答不远了。这天下午,我正在舰桥上,用望远镜四处观望,而天舒.雷默.英培三个在旁边学习使用六分仪。我举着望远镜转向西北方,海平面上突然跃出一艘船,接下来一艘连着一艘,越来越近。

在望远镜里,巨大的船帆上悬挂着米字型英国国旗。此时,了望手在桅杆上大声呼喊:“战舰!是印度洋舰队的战舰!”船长在我身旁,听到叫声,大声命令:“快把国旗升起来!发出向舰队致敬的旗语!”我用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心中充满了对巨大的三层甲板战列舰的感叹和震撼。它是如此地漂亮,如此地让我深深感到它所富有的力量。看着渐渐逼近的舰队,我的心在剧烈地颤动着,浑身颤栗得瑟瑟发抖。啊!这就是我将要去英国学习和掌握的东西,父亲让我立誓为之付出一生的理想的前提和承载物。

希望真有这样的一天,我能指挥着这样威武的舰队,纵横四海,平定天下!战舰越来越近,从望远镜里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战舰上的军人们。他们旁若无人地各忙各的,丝毫没把我们这些商船放在心里,显得是那么地傲然无忌;船上的军官身着笔挺的蓝色军服,动作从容不迫,从骨子里透出了一种傲气,一种四海任其纵横,世界在其掌握的傲气。我不由腾起了强烈的战意,心中暗暗下定决心,终有一天我们双方得好好的比上一比!所有的孩子此时都站立在甲板上,心怀敬畏地看着战舰一艘接一艘从身边掠过,直至它们重又消逝在远方,他们仍一动不动地立在甲板上,久久不愿散去。

看得出,强烈的震撼充满了他们的内心,让他们脑海里留下了永难磨灭的深刻印象。什么说教也没有现在的情景更能教育他们,我想现在他们中的许多人应该已经有了成为舰长,甚至是舰队司令的梦想,原始的驱动力已经在他们那尚有点稚嫩的心中产生,就象春天时原野里生机昂然的荒草在勃勃生长。在孩子们尚未完全从震撼后的呆滞里摆脱出来时,海岸已完全呈现在我们的肉眼中。船侧风,轻盈地驶向加尔各答繁忙的港口。在望远镜中,在西坠的落日那灿烂的余辉下,一个无比巨大的城堡巍然耸立。

城堡上,映衬着霞光的米字旗猎猎飘扬,这就是英国统治印度的象征----威廉堡!一个新的,更大的震撼在我们心中产生!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威廉叔叔禁止我们下船,我们只能在船上观察这个号称远东最繁华的城市和港口。孩子们轮流使用着为数不多的望远镜,观看着,观看着富裕的英国人居住的美丽的花园洋房,观看着自如写意的欧洲白人们的欢快生活,观看着那让人窒息的武力的象征--威廉堡;观看着码头上印度穷人们衣裳褴褛瘦弱不堪,观看着无数低矮破旧的棚屋以及倦伏其下的人们的悲怆,观看着强大武力映衬下的懦弱和卑下。

我们在观看,在用心来感受和体会,直至夜色笼罩了大地,黑暗吞噬了眼中的世界。一个惊奇.震撼.悲怜.自疑等等纷繁的思绪相互交织的不眠之夜!由于是连夜补充了淡水和其它补给,第二天的清早我们的船就离开这座城市。我们走得是那么的急不可待,好象是急于要把别人强加给我们的混乱,对!思维的混乱。急于把这莫名的混乱给抛诸脑后,好使它不能再撕扯我们尚未成熟的,弱小可怜的心!此后的行程显得很沉闷,大家好象都不大有兴致耍闹。只有沉闷的学习和沉闷的船上生活!唯一只有一个人会很满意现在的状态,那就我的姐姐。

终于有时会没有了随时环绕在身边的男孩们,我明显看出她因此感到能喘口气,眼神中多了些轻松和遐意。她喜欢一个人在朝阳下或是落日的余辉中,抱着本书,静静地呆在船尾,看看四周的风景,看看怀里的书。原来她是喜欢安静的,这我从前倒没看出来。时光匆匆而过,我们的船穿过保克海峡,驶出马纳尔湾,越过科摩林角,横渡了半个印度洋,来到了非洲索马里沿海,离南非不远了。这日船穿过阿尔达布拉群岛南下,刚至莫桑比克海峡入口。天气突变,连续三天的*,让船在大海中无助地飘荡,随着巨浪上下颠簸起伏。

我们在风雨中倍受着煎熬,闪电在咫尺之遥劈开黑沉沉的空幕,雷鸣在震响狂乱无章的天际。上苍大约是要我们这些无知的小子,亲身领略大自然造化无穷的力量,要我们明白它的神奇和权力,要我们对它敬畏,对它顶礼膜拜!待天气转好,船长领着我们经过细细地观察和测量,估计是到了海峡另一边的印度礁与欧罗巴岛之间,偏离航线不多,也不是在狂风巨浪中到达这里,真的很幸运!突然,了望手在桅杆顶大声喊道:“左舷十点钟方位有一艘船!”我和船长举起望远镜,向那个方向望去,一艘三桅商船倾覆在一片珊瑚礁里。

在船长的命令下,船尽量靠近对方,直至不足六十码,无法再靠拢时才下锚,大副指挥水手开始放下小艇。孩子们此时都来到了甲板上,好奇地观望着。几名水手跟着小艇下海后,正要出发,一排大浪从那艘船的侧后方直扑过来,猛烈地撞击在船的另一侧,把它整个翻了过来。船主桅断裂开,砸在船舷下部,把船壁砸开了个巨大的洞,数十具用铁链扣着的黑色尸体顺着海水涌到海面上。“啊!”甲板上的孩子们同声惊呼。“是贩奴船!”一旁的船长给上来的威廉叔叔解释,威廉叔叔大声命令:“把小艇收回来!”许多尸体顺着海水飘到我们这艘船的附近,伙伴们惊恐无言地望着,大都脸色苍白,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和惊疑。

这些遇难的奴隶中还有妇女和孩子,大多瞪着绝望的眼睛,张着嘴,露出这个人种特有的雪白的牙齿,肿胀变形的黑色皮肤在海水的浸泡下也未能改变颜色。我用望远镜一个一个地看着,心中想到:‘如果人死了还有灵魂的话,那他们现在会不会在后悔,后悔上苍把他们生成黑人,生在落后的非洲;会不会在怨恨,怨恨上苍如此的不公,让他们具备了良好的体力,却没让他们拥有足够的智慧,仿佛天生就要成为别人的奴隶;会不会在反思,反思世道,认清自强不息的真理,努力去掌握自己的命运!’我合上望远镜,闭目压抑住自己翻腾的思绪,心里使劲对自己说:‘不,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我们也决不会和他们一样!我们能够反思,我们能够学习,我们有能力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们一定能做到想要做到的事!’没几个人能好好地吃完自己的晚饭,伙伴们大都划了几口就回舱躺着。

空气是如此的沉闷和压抑,仿佛已经凝结在一起,使声音都无法传散开来。就这样,两百多个小伙子寂静无声地躺在自己床铺上,呆呆地看着眼前仿佛无边无际的虚空。午夜时分,船舱里的气氛开始有了一种急需宣泄的动荡,有些性子浮躁的不断起身和躺下,最后有甚者转变为在过道上不安地绕着圈。“闷死人了!无忌,兄弟们,谁能说点什么?我心里难受的厉害,大家说点什么吧?”英培终于忍不住开了腔。因为有人带头,船舱里嗡嗡地响起伙伴们的议论声。

我躺着没开腔,静静听着大家的议论。兄弟们说的都是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叹息着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的生活,感慨万千。谈论到最后,兄弟们大都把话题聚焦在自身,聚焦在我们的民族,聚焦在我们的国家如何能避免重蹈印度与非洲黑人的覆辙上,不绝于耳的都是在讨论该怎样建立一个崭新的强大国家,自身该如何地努力等等。听到这,我当机立断,用力起身,从上铺飞身跃下,来到船舱正中的楼梯上立定。兄弟们都看着我,我则一个人一个人地凝望过去,英培,天舒,雷默,成英,狄荣,左家兄弟,程中和,郭柏霖,韦群,兆国,兆海,兆洋等等,他们也静静回望着我。

我伸出右手,把它摊在自己的面前,扫视着他们。天舒第一个明白过来,跳下床,走到我的面前,仔细看看我,然后伸出手搭在我的右手上。雷默跟在第二,随后是英培,成英,再后来他们都过来搭上自己的手。我看着该来的人都到了,用坚定的眼神一个个地盯视着,他们都用同样坚定的目光回视着我。我大声念道:“为了我们!”雷默跟着我大声回应:“为了我们!”其余众人随后跟着念道:“为了我们!”“为了我们的家人!”我提高了声音。“为了我们的家人!”他们齐声回应。

“为了我们的民族和国家!我们在此竭诚立誓!”他们大声回应着:“为了我们的民族和国家!我们在此竭诚立誓!”“齐心同力,共赴前程!”我提气用上干爹教的狮子吼,发出洪亮的声音喝出最后这一句,让舱内每一个角落都能清晰地听到这充满力量的声音。全舱的伙伴们都直起身,一起跟着大声回应:“齐心同力,共赴前程!”整齐有力的和声震撼了周围的空间,激励着我们每个人的心!躺在床铺上,我和伙伴们大都辗转反侧,心绪难平,久久不能入睡。

经历这段短短的路程,我开始有些明白父亲的嘱托。是啊,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我们的家人,为了民族和国家,必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我们的船在南非的伊丽莎白港短暂地停留了一天,船长向当局汇报了奴隶船的事,而我们在那里入目的则是黑人那非人的生活。随后绕过了好望角,又在开普敦停留了两天,看到还是一种人高高在上,而另一种人则屈辱和卑下,甚至有些麻木。不过这些已不再能让我们感到迷茫,因为我们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理想。这一切只能是在不断地鞭策着我们自己,坚定我们的信念,让我们更加努力地去学习!随后的日子和航程按部就班,我们都勤奋地在学习,而船则顺非洲西海岸北上,过佛得角,到达直布罗陀,再起航穿过圣乔治海峡,最后我们终于遥遥看到了目的地--英国利物浦的海岸。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岁月辉煌 全文阅读,岁月辉煌最新章节,岁月辉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