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岁月辉煌全文阅读 > 第14章

第5章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暴风雨中 书名:岁月辉煌

在早饭后,我和兆国抱着书和笔记本来到庄园后部的一栋三层建筑,这是我们的教舍。一楼是健身房,我们在这里学习拳脚和各种兵器,还有西洋剑术;二.三楼则是我们的教室和图书室。英培.成英.雷默和乔森已经在这里等着我,他们肯定是要与我一起进退的啦!我朝他们笑笑,看看兆国手里的课程表,率先上楼。到了二楼右拐,在走廊的尽头有几个人站着,我们走了过去。“无忌!你好。我估计你会来上这节课,我特地在这等你。来,让我给你和兄弟们介绍一下。

”赵震天笑着迎了上来,他身后的几个人都在打量着我们。“震天大哥别客气。我才来,还要大哥你多指点。”我很客气地回答。无论如何,这表面工作可得做好,毕竟我们也算是亲戚,又是同门,都是干爹的弟子。大家寒暄了一阵,老师来了。我们都很自觉地进房坐好,投入到知识的怀抱里。不管暗地里怎么斗,这书可得好好读,否则让人比下去可就有些,哦!不是有些,应该是非常地难看了。下午有一个小时的西洋剑术课。我还是第一次接触这种细长而有弹性的剑,拿着剑在手中挥舞了几下,还好,不重,正适合我这种学太极柔功的人使用。

老师是个英国人,教我们练习着摆几个架子。练了一会,他要我们各自找对比画。本来我要和英培作一对的,可从一旁硬挤过来个十四五岁的家伙。我看着他挑衅的眼神,心里一阵冷笑,这帮家伙大概认为我只会用火枪。周围的人都在关注着我们,空气里有一种压抑的气氛。我斜眼瞅了赵震天一下,看到他似乎正要上前,可被南宫和另两个家伙拦着。我回头看着眼前的对手,注视着他的眼睛。这家伙有点功底,竟能和我对视了一会。我轻轻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我们两人按照基本架势,挥舞着长剑在身前发出‘嗤!嗤’的啸声,最后把剑收到自己的胸前定住。

我双眼平视着对手,耐心地等着他出手。因为我对这种剑尚未能完全掌握,不能急着进攻。他也静静等了一会,仔细察看我的破绽。看了一会,他有些没了耐心,朝我中路虚刺了一剑。我轻轻后退了一小步,没理会这次试探。他再次向前刺来,我挥剑相拨,两剑连续相碰,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我暗暗衡量了一下,他的腕力不弱,但不比我强多少,那我们就得比比技巧。过了几手后,他退了回去,我并不急于出手反攻,想借机可以熟悉一下这种长剑。他再次攻了过来,速度加快,步法敏捷,我逐步后退,连续挡了数十剑,这一轮他又无功而返。

他有些气急,休息思考了一会,又提剑扑了上来,这次速度更快,剑在他的奋力挥动下,划空发出一阵连续不断的啸声。我有了些怒气,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当下运起太极柔云劲,把剑挥舞成一个接一个的圆,他的剑路逐渐被我借力吸成圆圈,不再受他本人的控制,最后被我一下绞脱了手。他大骇,想跳出我控制的圈子,可我的剑已停放在了他的咽喉位置。他呆住了,我静静看着他,在他心里施加了足够的压力。然后笑了笑,回手用自己的长剑搭住他那脱手在地的西洋剑的剑把,运起吸劲将剑粘住,潇洒利落地把剑挑到他的面前。

他下意识接过面前的长剑,有些犹豫,踌躇不定,不知是接着来呢,还是退下去。一个孔武有力的男孩这时跳了出来,把他换了下去,同时向我挥动着长剑,作了个邀请的架势。身后的英培欲上前替我,我阻止了他,没让开。面对着新上来的家伙,我仍是首先紧紧盯住他的眼睛。不过这家伙倒很干脆,根本不和我对视,上来就用劲挥动着长剑朝我扑过来。听他挥动剑时发出的声音,我知道这是个力量型的对手。我利用灵活的步伐和对手周旋,一点一点地消耗着他的精力和气势。

他是个一味追求勇猛的家伙,跟在我后面拼命攻击,大约妄图以一力降十会,却逐渐把我的怒火给挑了起来。看着时机差不多了,我引他用力朝我直刺,待其力用老,迅速侧身,他的剑从我胸前毫厘之间擦身而过,几乎刺破我的衣服。我运动腕力,暗带着内家柔劲,把手中长剑由下向上侧挑起来。‘啪!’长剑重重击在对手的手背上。他手中的剑一下飞出老远,众人纷纷闪开,剑落地时发出了清脆响声。我看着他,他捂着自己的右手背,露出痛苦难耐的神色,咬牙没哼出声来。

不错,挺有骨气。一时房间里没了什么声息。那个英国老师走到我面前,看着我,摆出一副难以至信的神情问道:“你是第一次练习剑法?怎么我觉得你至少学了有五年。真可惜,我在这教的第一批学生里没几个能象你这样的,大概只有赵可以和你试试。赵,你来和他练习,行吗?”所有的人都看着赵震天,他有些犹豫,不愿直接和我冲突,南宫风云在旁边捅了捅他。那个老师再次向他发出邀请,他只好提着剑走上前。“无忌,咱们兄弟俩随意切磋一下,点到为止,你看如何?”他很客气地和我打了个招呼。

“好啊!震天大哥请手下留情。”我也客气地回应。我们俩面对面站好,按规矩行了剑礼。我运气行功,尽量把状态调节到最佳,然后盯死了他的眼睛。他的目光显得很平淡,直视着我,仔细观察着我的破绽。静静对视了好一会,我们俩谁也没急于出手。突然,他的眼睛眯了起来,我迅速向后退了一步。而一道剑影闪电般从我身前划过时,人们还没能听到剑的破风声。赵震天随后舞出的剑影有如排山倒海,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我凭着本能一边招架,一边运用各种步法飞速闪避。

他的剑上蕴涵了巨大的力量,连续不停的快速撞击让我持剑的右手业已感到了几分麻木。我心中暗暗叫苦,再这样下去,手中的剑迟早得被打飞,需谋度个计策才行。又是一阵快速的剑击,我感到有些坚持不下去了,心中下定决心。闪躲几招,终于瞅准了一个机会。当他运剑闪电般搂胸刺来时,我没再运剑抵挡,而是旋身横扫。此时赵震天可以轻而易举地一剑把我刺个对穿,不过怎么着也得吃我一剑,这样我就是败了也不很难看。但我估计不会出现这种场面,他一直想依靠击飞我手中的剑来获得胜利,没怎么招呼我的身体,我琢磨着他是不愿伤了我。

我现在可是用自己的命压了一注大的,赌他在刺中我之前会停手,而我的剑也该到位了,这样该是能骗个落于下风的平手结局。事情果然不出预料,他在即将刺中我的时候停下了,而我的剑则在他衣服上拉了条口子。这结果出乎我的意料,本来我是想把剑控制住的,可手已经麻木得没劲收住剑,真是失败!他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神情黯然,正要开口认输。我抢先说道:“震天大哥的武功真是高强,小弟自愧不如,甘拜下风。这次是我输了!”他讶异地看着我,我朝他笑了笑,行了个很花哨却是非常漂亮的剑礼。

作完,我转身离开了健身房。当房门在我身后掩上之后,右手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实在是感到酸痛难耐。走出校舍的大门,远远看到姐姐一个人坐在一棵树下,膝头有一本书。她也看到了我,向我招招手。我走到她的身边坐下,她细细看了我一眼,掏出条手绢给我擦了擦汗。我静静坐在她的旁边,靠在树上,闭目调神,运气打通右手淤阻的经脉。可能是过于劳累,竟然睡着了。朦胧之间感到有人在我身边说话,我醒了过来。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个十四五岁的男孩。

我想了想,认出了是第一天才来时在院子里见到过的一个家伙,那个嘴角总带着些莫名其妙的诡笑,大概是喜欢看人笑话的瘦高个。他此时看着我的眼神倒是没有笑话的意思,不过作为招牌的冷笑则怎么也掩饰不了。我没直接理会他,伸伸腰,轻轻站起。他向我伸出手,平静地说:“我姓韩,和你赶走的那个人同姓,名铁流。无忌公子,你好?”我审视着他,没伸手接这个茬。他似乎并没有感到尴尬,也没收回自己的手。他回视着我的眼睛,显得很平静,轻轻说道:“世间事物都有其自身的价值,人也一样!我一直在等待,等待一个值得我出卖自己的顾主,一个能让我实现自身愿望的领导者。

无忌公子,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把自己卖给你!”我微微笑了,凝视着他的眼睛,轻轻问:“你和震天大哥有矛盾么?你自身也可以努力成为一个杰出的领导者的,不是吗?”他笑了,笑得有些冷淡,或者说是带了点自嘲的味道,干脆地回答我:“我没有成为领导者的气质和相应的家世背景。我本来是要投靠赵震天的。在我来之前,我父亲让我一定要抓紧他,在他的麾下建功立业。可我在来这的路上知道了还有你这样的一个人,我决定等等,看看你为人做事的手段再决定。

我现在决定了,希望无忌公子接纳。”我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他坚定回望着我。我用劲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说:“你如果不嫌我年龄还小的话,就如你所愿!希望你不会后悔。”“无忌公子放心!我可以保证我的忠诚!你会看到我能帮助你做一些你不能做的事。”“无忌,恭喜你!这位韩公子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你有了一个好帮手。”姐姐一直静静站在一旁,现在才插话。我笑了笑,说:“我还不一定能主掌大局,现在说这些都有些早。”“我估计不!无忌公子,你肯定能是未来的总舵主。

”韩铁流坚定地说。看着我和姐姐询问的神色,他接着说:“赵震天为人过于方正,做事讲求名正言顺,实在是大忌!此其一;其二他没有无忌公子的霸气,没有无忌公子处事的坚决果断;其三,他没能使一批兄弟可以完全不计后果地跟随他。他总想着把所有的兄弟都拢在身边,瞻前顾后,事事尽想着求全,可天下间事物哪有十全十美的?所以不能使人全心相服;其四,他没有你那样的背景,他只不过是总舵主的侄子,可能还算是弟子,和你是同门,可天地会从来就没有世袭这种惯例,而无忌公子你却有个极其重要和厉害的父亲,大事的主导人大都是你的亲戚和你父亲的知心朋友。

因此不论从哪方面讲,你的成算都比他的大,唯一的变数就是赵总舵主的意愿。可天地会并不是绝对的主导力量,总舵主考虑问题时如果全面,那么只要无忌公子你不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他首先考虑的就该会是你,否则他也不会收你作他的义子了。无忌公子你说我说的对么?至于天地会里有些象我父亲那样的人扶持赵震天,不过是想争权夺利而已,翻不了什么大浪的!”我静静地看着他,一直没吭气。他并不惧怕我的注视,自如地说着。看了他一会,我心里已大概知道他是哪一类的人,我想他自己也很清楚。

点点头,我笑了,露出很高兴的样子。他似乎并没被我的神情所欺骗,仍是很平静。突然,我看到他的眼神有些一亮,转而和姐姐说起话来。不用他提醒,我也猜出身后有了不速之客。听着一群人的脚步声来到了身后,我没急着转身。姐姐先和英培.成英打了招呼,又称呼了赵震天一声大哥。我自然地回过身,看着兆国问:“练了这么久,我还等着你呢?”没等兆国回答,赵震天向我说道:“是南宫拉着兆国练习,所以他没能马上出来。真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你会在外面等他。

无忌,你还好吧?”我笑了,嘴里回答着:“还好,让大哥操心了!”心里想:‘这个南宫倒是看出我是真的败了,拉住兆国,想让我一个人品尝失败的苦楚,尝尝孤独凄凉的滋味,好打击一下我的信心,挫挫我的锐气,真是一点机会都不放过,挺能用心的。不过让姐姐和韩铁流给搅了,而我好象也没太把这放在心上,算是白费心思。’晚饭后,我回房里写了四封信,分别给父亲.义父.姑父和海山叔叔,要给他们陈诉事情的起因和经过,向他们说明我行事的理由。

绞尽脑汁,琢磨了大半夜,才写成。希望信中精心谋就的各种语气和叙述方式能让他们跟着我的思路起舞,获得我想要产生的效果。第二天午后,我拿着我写的信来到威廉叔叔的办公室。敲了敲门,里面传出威廉叔叔请进的声音。我推门进去,屋里除了威廉叔叔外,还有富迪叔叔以及另外两个英国人。“无忌,你来的正好!我给你介绍两位贵客。这位是卡瑟尔累子爵和他的秘书富尔司先生。”威廉叔叔转身又向子爵介绍了我,把我们家形容成一千年前中国的皇族,和大唐扯上了近乎。

客人向我行了贵族之间通行的礼节,表示了基本的礼貌和重视。我回礼以示恭敬,并借机恭维了子爵先生:“子爵阁下,您的大名已是如雷灌耳。您在建立欧洲的新次序中所做的杰出贡献,是世界外交史上的杰作,也是我们努力学习的榜样。”子爵感到很高兴,对我的英语大加赞扬,一时我们之间相互客套了一会。最后子爵转向威廉叔叔,说:“男爵先生的提议是很难让人接受的,毕竟国王陛下和议会对这些孩子的来意不知底细。此外让皇家海军替外国训练海军指挥官还没有先例,更何况还是来历不明的,无论如何都会让陛下和议员们难以接受。

相信我,这件事做起来的效果不会很好。”威廉叔叔听了感到有些难过,没出声。“能让我打扰一下两位阁下之间的谈话吗?”我见势插了一句。子爵很有兴趣地看着我,威廉叔叔示意我接着说。“子爵先生是愿意和我这样从小就生活在英国,了解英国的文化和思维方式的人在远东的事物上打交道呢?还是愿意让贵国使臣对着满州贵族王公行跪拜礼,以此来获得英国在中国的贸易权利?”我侃侃而谈,子爵并没有什么表示,不过露出了思考的神色。“我想您更愿意和我这样的人来平等的商谈,让大家都能找到共通之处。

英国对我们的教育将会影响我们整整一代人,影响我们的思维和生活方式。通过我们,你们将能把这种影响带到一个千年的古老帝国,越过广阔的海洋和陆地,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使世界变得更加紧密;同时也会替大英帝国带来丰厚的回报,其丰厚的利润将是你们在印度和世界其它地方得到的所无法比拟的,真是想想就能让人感到陶醉。这样的事业在子爵的手中完成,而您将因此名垂千古,再次在历史上重重添上您的名字,光耀您的家族,使您家族的族徽在历史的长河中闪闪生辉,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向往的前景啊!”我试图用煽情的语言来调动子爵的情绪。

子爵想了一会,站了起来,向威廉叔叔说道:“男爵阁下让我再考虑考虑!今天就谈到这,告辞了!”说完回头对着我说:“下个周末,在我的庄园里将有个小规模的聚会,到时希望威廉阁下和你能光临,我将不胜荣幸。”我回礼答道:“能蒙子爵阁下的邀请,我深感荣幸。”子爵和他的秘书走到门口,又回头用法语问威廉叔叔:“这孩子的父亲大概就是那个在广东负责和我们的商人打交道的高级官员,是么?据说是个很有能力和魅力的人。”威廉叔叔点点头,回答说:“是。

”子爵又看了看我,我迎了上去,用法语向他道谢:“非常感谢子爵阁下您能称赞家父,我将把您的赞许转告给他,我在这里先替他向您表示他对您的深深敬意。”说完我向他行了一礼,子爵也点头回礼,转身离开了。威廉叔叔和富迪叔叔送走了卡瑟尔累子爵后,回到办公室。一进门,威廉叔叔就问我是怎么知道子爵的,我说是拉塞尔先生在回伦敦的路上给我讲的,他是决定法国战败后的四国代表中的英国全权谈判代表,是他的提议决定了现在欧洲大陆的政治和国家体制。

威廉叔叔看着我,赞赏地说:“无忌,你真象你的父亲,各个方面都象。未来你将超越你的父亲,成为驾御一个崭新国家的领导者!”我腼腆地笑了。“对了,无忌,我也正要找你。那个韩冰托人向我和你求情,想让他的儿子留下,你看怎样?”威廉叔叔看着我,小心翼翼地问。我仔细观察威廉叔叔的脸色,估计他已经有了同意的意思。凝神想想,我决定还是宽容些的好,点头说道:“我看可以。希望他经过这次经历后,能明白点做人的道理,把心思都用在学习上。

”说完我把写好的信交给了他,告辞离开。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岁月辉煌 全文阅读,岁月辉煌最新章节,岁月辉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