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岁月辉煌全文阅读 > 第14章

第7章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暴风雨中 书名:岁月辉煌

自打新皇登基以来,励精图治,崇尚勤俭,看来是个明君。 可李济明白已经晚了,作了这么多年的官,他已经非常清楚大清从根子上已经烂了,当是回天无力,不是几个人或一小批人就能挽狂澜于即倒的时候了。不过也正因如此,李济做事是越来越不顺。先是活动晋升两广总督未成,来了个李鸿宾掌辖两广事物。李济用了各种办法,欲图能把他收买过来,可这人却怎么也不买帐,可以说是水泼不进,油滴不粘。 从做事的风格上来讲,此人确是个好官,可李济现在偏是见不得好官。

还好李济本人为官只要不与海关事物相连,就能秉承公正,从不徇私枉法,一时李鸿宾也没能找出他的毛病。可这几年是越来越难过,三年前岳父去世后,广州知府换了个愣头青,把自己的亲信原知府铁刚调往了直隶。水师提督也换了个比较精明的满族家伙,把原来那个只会斗鸡玩虫的满州纨绔子弟给弄回了北京。再加上今年年初换掉的广州将军,李济此时可以说是四面楚歌,形势是越来越不好。 刚才在总督府里,李总督和那个知府阴洋怪气地让他受了不少夹板气,听说他们还在私下里联手秘密调查他。

‘眼见大事将成,可千万不能出事啊!’李济暗暗告戒自己。“老爷,您今是在哪吃饭?”福临轻声问道,把正在沉思的李济唤回了神。李济想想,回答:“就在夫人那间阁楼上吧!”说完换下官服,穿了件家常服饰走到后堂。顺着楼梯上了阁楼,房间里还是惜缘住时的布置,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李济仔细看着房里的每一个物件,直到确信没有移动过,都在原位后,才安心地在床沿轻轻坐下,闭上双目:“呆子哥哥!你今天去哪了?我等着和你下棋呢!”惜缘巧笑倩兮。

“今个我在衙门里审案,遇到了个好笑的事,真是好笑!”李济笑眯眯地回答。惜缘跳着爬在李济的背上,娇声说道:“那就罚你说给我听,不好笑可不依!”李济反脸感觉着惜缘吐气如兰,回问:“那要是还好笑呢?你拿什么奖励我?”“那,那就让我亲手做几个菜慰劳你,你说如何?”惜缘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容光。李济心中大动,一把将惜缘揽到怀里,陶醉在娇妻的清郁体香中,喃喃说道:“我不要你做这些,我要你永远快乐地在我身边!”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李济抬眼看去,清丽的惜缘静静地站在门口,“济哥哥,好久没见了!”李济如在梦中!“济哥哥?哎!呆子,不认得我了吗?”那让李济刻骨铭心的慧黠的笑容浮上了少女的面庞,刘府二小姐似嗔似喜。

李济摇了摇头,想尽力看清楚些。惜缘在门口轻轻说道:“济哥哥,这剑我看着喜欢,能送我么?”李济仿佛升到了空中,看到自己回转头,僵硬地看了看,点点头,指了一下床上的盒子。惜缘抿了抿嘴,把剑放回盒子里,抱起,走到门口,低头停了一会,又抬头看看李济,没有说话,转身出门而去。李济在床沿呆坐,听着娇妻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渐渐轻不可闻,化在远方的漆黑夜色中,如梦如幻!“老爷!您的茶。”不一样的声音在李济耳边响起。李济透过满眼的泪水,模糊地看到小慕容抬着茶站在面前。

李济紧紧闭上眼,控制着不让泪水从眼眶里流出来。不一会,复又睁开,从小慕容手中接过茶,喝了一口,放在一边。“老爷,下雨了!”小慕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轻声说着。李济转头向窗外望去,果然,雨开始唏啦啦地下了起来,不大,是典型的南国春夏之际的细雨。李济缓步来到窗前,看着雨幕中兀起的房檐:李济静静地站在窗前,沉思着。一双嫩白圆润的手臂从后面抱住了他,娇妻熟悉的清香扑入李济的七窍,侵润着他的肺腑。“济哥哥,你在想些什么?看着你沉思不语的样子,我感觉好难过!和我说说好吗?就是说说姐姐也不要紧。

”惜缘把脸紧紧贴在李济的背上,低声喃喃说道。李济把妻子的手轻轻扳开,转身面对着她,惜缘仍用手环拥着他。李济双手捧起妻子的脸,深情地看着,然后深深地把她抱在怀中,温柔地说:“傻瓜!我和你姐姐的事早已过去!你根本不用把它放在心上,我现在的心里只有你。真的,就只有你这个淘气的刘家二小姐!一个拿着剑乱刺的野丫头!我只是在想着一件事,一件关系着我们将来的大事,可是我现在还不能和你说,你定要谅解我。”“好啊!不过你已经想了有一个时辰了。

该累了!我让春环弄来些荔枝。来,我剥给你吃。”娇笑着的惜缘是如此地让人爱怜,李济恨不得把她拥在怀里,含在嘴里,让她化在心里李济就这么呆呆地站着,完全沉浸在千回百萦的柔情中,无法,也不愿从甜蜜.伤感的回忆里拔出来!“老爷,饭准备好了。”福临在李济身后低声说道。李济沉默着来到桌旁坐下,看着桌上的摆设。在李济的左手边,惜缘爱用的餐具永远放在那里,干净得可以映出人的脸。李济让小慕容在自己右手边坐下,福临给他们盛了饭。饭吃得无声无息,气氛压抑。

吃完,李济轻轻对小慕容说道:“你别在这里跟着我难受,去看看你儿子吧。再过一段时日,他就要离开你了。”“我不难受!真的!只要能在你身边看着你,我就不难受。”小慕容明快地回答,李济黯然。“福临,你去准备一下。明天我要去香港岛!”沉默了一会,李济吩咐福临。第二天,李济和福临两人带着几个家人坐船来到香港岛,两人弃船登岸,让家人们在船上守着。两人登上太平山,来到山顶的一间石屋处。进了屋子,福临看着附近没人,在墙上搬动机关。屋中一个壁柜缓缓移开,露出了个黑糊糊的洞口。

福临点亮油灯,当先钻了进去,李济跟在后面。沿螺旋石阶往下走了数十丈,差不多已到了山腹中。山腹中是条平缓的通道,尽头处有一扇大铁门。福临一边走,一边把沿途的油灯点亮。到了铁门边,福临拿出钥匙,打开铁门,李济走了进去。这里面是一个巨大的石室,成六边形,地面由整块的花岗岩雕砌而成,六根一人合抱的石柱对应着六个角,石室正中的方台上有个巨大的玉棺,散发着凌人的寒气。福临上前把五面墙上的灯点着,又把六个柱子上的灯燃起,室内顿时明亮起来。

李济从怀里取出一个袋子,从中倒出六粒闪闪发亮的明珠。来到棺前,轻轻抚mo着棺身,喃喃说着:“惜缘!惜缘!我找了很多年,才能凑齐这样的六颗夜明珠。你喜欢么?我让它们在这陪着你!”说完把珠子递给刚刚把各式祭品摆好的福临,福临把珠子一一在柱子上早已准备好的嵌座处安好,接着把柱子上的灯熄了,让室中环绕着一层淡淡的.梦幻迷离的珠光。李济静静站在玉棺旁,福临抬了把椅子放在他的身后,悄悄退了出去。李济轻轻坐到椅子上,把头靠在玉棺上,双臂环绕于自己的头部。

慢慢地,他放开了多年尘封的记忆,甜蜜.辛酸和悲苦一起涌上心头,李济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双肩微微耸动,发出仍是压抑着的,低绵的抽泣声。这么多年,他只有在这里才能哭泣,把自己软弱的一面毫无顾忌地表现出来,同时也淋漓尽致地发泄出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济直起身子,静静地看着玉棺,神游物外!突然,在虚迷不定的空间中,李济眼前出现了惜缘十岁时身着紫衣在池中小亭处皱着鼻子,不满地看着他!惜情欲笑没笑地坐在一旁。渐渐地,惜情的身影在他的眼中缓缓消散,替而代之的是惜缘拿着玉狮子时专注的神情和她连蹦带跳地跑出了胡同,口中清脆地呼唤着:“拉勾上吊,三百年,不许变!啊,不许变!”情景随后又逐次变换到少女时清丽的惜缘手持短剑,回身一眸的动人风情;洞房之夜时身着小衣,在手中短剑剑鞘上的宝石辉映下,妩媚动人的凤眼所透出的灵动和深情;婚后惜缘幸福娇媚的轻盈和悦耳的欢声笑语;病卧在床时的苍白和脆弱,以及闪电雷鸣之夜,乌黑的长发飘绕在惜缘那永不能睁开双目的柔美面庞时的无望和凄绝!“是我!都是我!惜缘!是我害了你啊!”李济撕心裂肺地在内心呐喊,轻轻地用头在玉棺上撞击着,抚着棺盖,哽咽着低声呼唤:“惜缘!惜缘!你起来啊!什么皇图大业,什么复仇灭清,我都不想要了,只要你能回来,快乐地回到我身边!一切我都不要了,只要你回来!回来啊!别让我一个人在世上这么呆着”李济无声地哭泣着,悲伤在室中和着他使劲压抑的哭泣声,四处环绕,充斥于墓室的每一个角落中!李济重新回到船上时,已是第二天。

坐在船上看着这座岛屿渐渐远离,看着太平山渐渐从视线里消逝,李济喃喃念道:“惜缘!待无忌大了,我就到这里盖座房子,种田养鸟,一心一意地陪着你!”此后心中因自己刚刚下定的决心而显得异常地安定。回到自家大门时,一名管事匆匆赶了过来,躬身低头禀道:“老爷,京里来了位客人,以前从未见过,自称姓秦。看他的样子挺急,我把他安排在后书房了。”李济愣了愣,忙问道:“姓秦,是位多大的人士?”“是位年轻人,才十八九岁的样子。”管事回道。

李济稍事梳洗,喝了口茶,来到后书房。一进门,就见一个精干的少年对着自己当头一拜,口中说着:“小侄秦超祖,见过李叔父!”抬头看到李济正在审视着自己,马上接着说:“家父秦绝,李叔父应不会忘记吧?”李济眼中一亮,拉着他细细打量了一会,说:“贤侄免礼!我已多年未见汝父了,他身体还好吧?去年听闻他升了御前侍卫副总管,我还曾写信祝贺他呢!”秦超祖直起身,直截了当地说:“叔父不要再与我客套了。此次小侄日夜不停,风雨兼程而来,是父亲要报叔父您对他的相知相顾之情。

”“哦!贤侄你且坐下说。”李济沉呤着说道。秦超祖一屁股坐下,也没顾上喝茶,开口急匆匆地说道:“叔父可知您已大祸临头?两广总督李鸿宾和广州知府严世清联名上书当今圣上,弹劾您十款一十八项罪名。随后又有广东水师提督和广州将军给皇上上的折子,也是弹劾您的。父亲在勤政殿当值时,亲耳听到皇上与军机大臣们正在商量着如何处置您呢。他下值就赶忙回家,让小侄一刻不停地往南赶,大约能比圣旨早到个两三天。父亲让小侄转告您,要您收拾收拾,赶快走。

他说您在西洋有朋友,往那边一躲,任谁也找不着您。”李济心想:‘该来的终于来了!若是前几年得此信息,我还会有些惊慌。现在,哼!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喝口茶定了定神,慢条斯理地问:“贤侄一路上是如何来的?”“骑马!叔父可是信不过小侄,如何一点都不急?”秦超祖焦急地回道。“非也!你一路在驿站换马,我若这一走,迟早要查到你父亲那,岂不是害了他?”李济沉稳地说。“叔父放心!我自幼在父亲的师兄门下学武,京中见过我的人不多,没人能认出我的。

换马,我用的是兵部的腰牌,是父亲从别人身上弄来的,也牵扯不到父亲。您还是赶快准备准备,赶紧走吧!”秦超祖劝道。李济吹了口茶,摇了摇头。“兄弟,事已至此,我们就走吧!”赵无疾一身官商打扮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福临。李济站起,迎了上去。众人在房中坐下,李济平静地说:“大哥,现在还不能走啊!与我平素走得较近的几家我们自家的商号中至少还有六百万两的存银,库中货物大约也值四五百万,必须把它们都给移走,不能便宜了别人。此外,这城中只怕到处都是别人的暗探,未经准备,估计也难以走脱。

再说我要是准备走,若是一个不慎,走漏了风声,他们就得立即动手,满城搜捕,那就可能谁都走不了了!得从长计议才行!我看先这样,大哥赶快回去准备,先把存银运走,尽量把货物脱手。再召集附近的兄弟,要动手后拍拍屁股就能走人的,越多越好,后天晚上我有用处。福临,附近有几艘自己的船?”“有六艘,老爷。”福临肯定地回答。“够了!六艘装个千八百万两银子的没问题。就这么定了!”李济说着。“兄弟的意思是?”赵无疾探询道。“两广海关库银现有四百八十万两在藩库里放着,此外藩库里还有本省库银三百多万,合计应有八百万的数。

咱们干脆来个釜底抽薪,一不做二不休,劫了它。”李济一边说,一边比了个往下砍的动作。赵无疾看着他,点点头,说:“那明天晚间我再来,先把大小慕容和两孩子接走,啊!不!无论如何,今晚就把他们送走。”李济想了想,说:“孩子可以先走,随便找个借口就行。慕容姐妹俩暂时还不能走,会惊动了旁人。后日晚间行事时再一起走吧!”“好的!就这么定了!”赵无疾说完,起身欲走。“大哥等等,你得带着超祖贤侄离开这里。得乔装打扮一番,避人耳目才行。

”说着转身又对着秦超祖说:“贤侄,现在这里已是是非之地,我就不留你了。你跟着这位赵大叔走吧!你回去与你父亲讲,就说小弟李济谢谢他这位做大哥的了,此恩容图后报!”说完,回身从墙上取下一柄长剑,递给秦超祖,说道:“贤侄是习武之人,这柄剑还算上佳,你收下吧!就算是送给贤侄作见面礼!日后你可以持此剑来见我或我的后人,定会得到你意想不到的际遇!”秦超祖很干脆,谢过李济后接了剑,经过赵无疾一番打扮,成了赵无疾的随从,跟着他走了。

待两人走后,李济吩咐福临收拾准备,到晚间把孩子和家中财物从多年前就挖好的密道中送走。若不是李鸿宾这几年盯得紧,两孩子也不会现在还在身边。还好身边的下人都还靠得住,不是从湖南跟来的老人,就是天地会的弟兄,没什么问题。如此匆匆过了两天,到了和赵无疾约定的时辰,他来了。李济迎上问:“大哥那边如何?”“都妥了!银子已上船,货是能卖的都卖了,没能卖掉的,分给了其它几家自己人新开的商号,没什么问题!另外,我在城南召集了五百多名兄弟,都换上了清军的号衣,就等着你一声令下了!”“好!福临,你拿着我的令牌和大哥一起去。

今夜守藩库的马都司认识你,你负责骗开库门,好让大哥行事。”李济命令道。福临正要上前答应,一名管事匆匆赶来,禀道:“老爷!总督衙门来几名军爷,请您过府相聚,说总督大人顺便有事要和老爷您商议。”众人大惊,赵无疾急急开口说:“兄弟,你不能去!这可是个鸿门宴!估计着他们已经知道圣旨不久将到,这是在拖住你呢!”“大哥,我何尝不知!只是可以肯定的是,我现在要是不出去,那门口就会有上千兵丁杀进来。府中密道太窄,一时半会走不了这么多人,这合家老小就一个也走不脱了。

再说这边一打起来,藩库那边就肯定没戏。大哥,今夜圣旨不一定会到,我去了可能还有机会回来,你们先走吧!”李济先是一惊,随后变得异样地却坦然起来,微微苦笑着对赵无疾说。看着赵无疾还要再劝,李济摇摇手,说:“大哥,福临,你们照原计行事去吧!”“不!我跟着您。少爷,自打小我就跟着您,从没离开过,今天我照样跟着您去!求您了!”福临死活也不肯走。李济发怒了,大声喝道:“福临!那守门的都司只认得你,你不去,哪让谁去骗开库门,难道你要让我一生的心血都废在你的手上不成?”福临倔强地没吭声。

李济又上前搂着他,轻声说道:“你还有春环在等着你照顾,我已没了牵挂。兄弟,你是我最亲的兄弟,我如果回不来,家里就靠你照顾了!拜托了!”福临哭了起来。李济回房换了官服,正要出门,只见小慕容奔了过来,大慕容跟在身后。小慕容来到他的面前,一下跪在地上,抱着他的腿哭道:“老爷!公子爷!求您了!让我在家里等您回来吧,您不回来,我就在这给您殉节!求您了!”说着痛不欲生,大慕容也哭着跪在地上。李济眼睛湿了,他把小慕容从地上拉了起来,用手擦干她眼角的泪水,轻轻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

然后双手捧着她的脸,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顶着她的额头,鼻子碰着鼻子,双眼望着双眼。过了一会,他抬起头,凝视着她,说道:“从现在起,你的眼睛就是我的眼睛。你听着,如果我回不来的话,你要代替我看着无忌推翻这个不义的朝代,看着他替我报仇,看着他建立一个崭新的世界!你记着,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好好地替我看着所发生的一切,用眼睛记下来。待你百年之后,我和惜缘等着你,等着你们来说给我们听,让我们俩也痛快地高兴高兴!行吗?”慕容姐妹俩哭着,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使劲地点着头。

李济毅然放开她们,向大堂走去。刚到中院,赵无疾匆匆赶来,拉住他,恳切地劝道:“兄弟,别去成不?银子我们可以不要,你点个头,大家就护着你和两位妹子杀出去,大哥保证能让你和两位妹子没事。”“大哥,我们都老了!就是冲出去了又能如何?只会碍了孩子们的事,他们的想法和我们已经大大不同了。大哥,我已经没了什么牵挂,几年前我就想着去陪惜缘,现在这样也好!只希望大哥您能护着无忌,别让他委屈了。”李济平静而自如地说着。赵无疾痛心地听着,心里已经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定定看着李济,过了好一会,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兄弟!你放心吧,我答应你!”“大哥,我还求你个事。”“说吧!”“如果我回不来,请你把我和惜缘葬在一起。那个玉棺足够大的,还容得下我。”李济恳求着说。“你放心!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能作到!”“那小弟就再也没什么遗憾了!”李济说完转身走向大堂,留下赵无疾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孤风冷月里。还没进大堂,就听见里面的人在吵吵嚷嚷,自家府中的管事小心翼翼地在一旁赔着不是。李济走了进去,冷冷地扫了那几名戈什哈一眼,满脸的怒色,没作声。

一看到李济出来,几个人立马没了声气,赶忙上来给李济请安。李济没理这个茬,眼睛都没看他们。那几个家伙见时机不对,低声下气地给李济赔了半天的不是。李济估计着外面负责围困的人可能有些等不急了,才慢悠悠地和他们一起出门,坐上官轿,悠然行往两广总督衙门。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岁月辉煌 全文阅读,岁月辉煌最新章节,岁月辉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