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岁月辉煌全文阅读 > 第14章

第8章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暴风雨中 书名:岁月辉煌

福至说到父亲离开家时,就再也说不下去了,放声痛哭,哽咽难语。我喘不过气来,难以呼吸;胸田干渴,似乎即将焚烧冒烟;四肢麻木,连个小指也无法动一动!在外人看来,我只是一动不动地坐着,没有一丝表情,象个苍白的,没有生气的木偶!此时,一个从没见过的人站了出来,向我抱拳行礼,看着我说:“标下刘中宁,是洪顺堂旗下一名香主。奉总舵主和李大人之命,在两广总督衙门当差作底。那日李大人到了总督衙门以后的事我都亲眼看到了,可否由在下说给无忌公子您听?”我使劲让自己的头轻轻点了一下,示意他说下去。

“那日李大人到达总督衙门时已过初更三刻。当时总督府中伏有数百士卒,水师提督科尔察、广州将军惠德、广州知府严世清以及广东藩、道两府的大人都在。李大人刚进来时,大家都还客客气气地。总督李鸿宾设宴众人,大家在席上尚能有说有笑。在令尊李大人身上,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紧张的地方。谈论时事时,潇洒自如;评及风月时,则显得风liu倜傥。由于当时看着好象是一场普通的宴会,宾主尽欢,我们这些当时尚不知情的人都没能看出什么异样来,就是酒席吃的时间长了些,以及心中疑惑不知何事竟备有这许多的兵丁。

三更已过,四更将至时,有一批人骑快马到了总督衙门。总督李鸿宾、广州知府严世清和水师提督科尔察三人与来人到后院书房谈了一会,留下藩、道两位大人和广州将军惠德陪着李大人。随后总督李鸿宾等人拥着来人到大堂,向各位大人介绍来人是御前侍卫总管察奋卿和刑部右侍郎左誉。李大人当时一直坐着,手里端着茶碗,在慢条斯理地喝着茶,没起身。待察奋卿向着李大人高声大喝:‘圣旨到!广东巡抚李济接旨!’时,李大人才放下手中的茶碗,用手指轻轻绕着碗盖顶圈,非常平静地说:‘怎么才来?我都有些困了!宣吧,让我听听是些什么东西?’李鸿宾大怒,对着李大人叫骂着:‘大胆!你竟敢无视圣旨,藐视上差,来人啊!把他给我拿下!’没等外面的士卒进来,李大人的手指一弹,碗盖裂成两块,迅若闪电,分别击向李鸿宾和察奋卿。

水师提督科尔察抢到李鸿宾身前,替他挡了这一击。可他却没想到李大人要杀的目标实际是他,他刚接了碗盖,李大人已出现在他的面前,朝他打了数掌。科尔察只接了第一掌,其余几下结结实实地击在了他的胸口,他当场大概就死了。御前侍卫总管察奋卿躲过暗器后,再欲来救科尔察时,李大人已经转身给了广州将军惠德一脚,把他踢出老远,立马就吐了好几口血。此后,李大人回身和察奋卿斗在了一起。大概十来招的样子,李大人已从察奋卿手中夺过了圣旨,悠悠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察奋卿则是捂着胸口,站在原地,大口大口地吐着血,话都没法说。李大人轻轻咳嗽了几声,好象是受了点伤。可他没在意,又喝了口茶,无视冲进来的大批士卒,把那圣旨打开,一边看着,一边摇头念道:‘于今腐鼠成滋味,猜疑鲲鹏议不休!’然后抬眼望着脸色苍白的李鸿宾和严世清,冷冷地说:‘你们两个听好了,今天我不是不能伤了你们,而是我不愿。我要你们亲眼看着日后世界的天翻地覆,见到一个全新的乾坤世道。到时你们再想想今日之事,明白谁才是真正之国家栋梁!’说完李大人轻声呤颂:‘弃我去者,昨日之事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事多烦忧!’然后从怀里取出一小瓶药水,仰头一饮而尽。

李大人他,他就是这么去了!”我呆呆地听着,感受着!无声无语,也没流泪!眼泪有时流起来很容易,有时候却很难!我知道父亲不需要我那没有任何价值的眼泪,他需要的是我的坚强,应该是近似于残酷的坚强!我清楚地明白,他是在用他的生命来换取我的残酷和坚强,坚定我的信念,洗练我的意志!现在,我和敌人之间已没了任何可调和妥协的余地,不是他们在血与火中灭亡,就是我在杀戮的练狱中升华!一旁的威廉叔叔、道临叔叔虽是早已听过,可现在仍是泪流满面,悲不自禁。

“我爹爹的身子呢?”我沙哑地问。“当天夜里,总舵主就领着兄弟们从总督府里抢了出来!我带的路。”刘中宁骄傲地回答。“谢谢!”我轻轻道谢。“这是标下应做的!”刘中宁说完看了看和他同来的众人。其中一个五十不到的中年人站起,扫视众人,对着我大声念道:“奉赵无疾赵总舵主令!”其余的人全都站起,不管是情愿还是不情愿,而我却没动。“自即日起,由无忌公子出任我天地会总舵主之职!原总舵主赵无疾退居首席长老,暂时代理会中国内事物,直至新任总舵主归国;而海外事物则尽由无忌公子定夺!”说完他从怀里取出一个扁盒,恭恭敬敬地递到我手上。

我坐在那,定定地看着那个盒子,没打开。其余的人一一上来见礼,安慰我,向我致贺!远远听见有人跑步上楼,我坐在椅子上一动也没动。自几天前听完别人的述说后,我就一直呆在这间卧房里没出去。当然我没有绝食,我还不会干那种无知的事。每天到吃饭的时候,天舒、英培他们会来陪着我,虽然大家都不怎么说话。我现在只是不愿出去,想有个单独的时间和宁静的空间来怀念父亲,把他的言行牢牢铭刻在心。我好怕他的身影会随着时间,从心中淡去,不再留有痕迹!脚步声到了门边,门一下给推开!我抬眼望去,姐姐向我扑来,哭泣着扑来。

我站起来拥抱着她,我最亲的亲人,父亲和母亲在这个无情的世间留下给我的真正血脉相连的亲人!我拥着姐姐度过了她最难过、最脆弱的时刻,直到她把我前胸的衬衣都给哭潮了,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为止。终于,她哭够了,轻轻擦干眼泪,抬头看着我说:“听说你已三天都没出过房门,是吗?这可不行!爹爹去陪娘了,你就成了家里的主心骨,是一家之主,怎么能这样?爹和娘看了可不会高兴!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头发乱糟糟的,一点都没精神!”说着开始在房中绕了起来。

找到了衣柜,她一边打开柜门,从里面取出干净衣物,一边轻声说:“我们家这个从小要做大事的男孩已经长大了,是个能担得起重担的棒小子!得洗个澡,把自己打扮精神,拿出个做大事的样给在天上看着的爹和娘瞅瞅,没白教养了你!”当我身穿笔挺的红色英式陆军军服,腰挎军刀,昂首挺胸地和姐姐出现在晚餐大厅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立起,挺直身躯,向我们俩行注目礼。姐姐此时身着素白色的西裙,打扮得就象是位公主,美丽不可方物。她一手挽着我的右手,一手轻轻提着裙子,大方自如地环顾四周,点头向众人致意。

我们俩走向主桌,威廉叔叔和道临叔叔不由自主地往旁边让了一位。我挽着姐姐来到两位叔叔中间,我上前一步,拉出椅子,让姐姐坐好,我则坐在了她的右边。坐好后,我示意大家坐下。兄弟们‘哗’地一声,整齐地坐下。不错,训练有素,是个职业军官的样子。从国内来的那几个天地会会众有些不适应,以前从没见过这种架势,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待大家都坐好,我左手握着军刀的刀柄,右手举起酒杯,站起身,说道:“诸位!兄弟们!经过多年的学习和准备,现在已是该我们去努力收取成功果实的时候了!来吧,为我们即将面对的血与火,为我们即将面对的胜利和牺牲,干杯!”说完我仰头一饮而尽。

兄弟们齐身站起,没人说话,跟着仰头一饮而尽,并把空着的酒杯底亮了出来。“大家请坐下吧!”我向他们示意。‘唰’的一声,他们再次整齐地坐下。“经过多年的学习,我知道大家和我一样,都有了一个清晰而明确的目标,也将是我们的家人和民族的共同目标!那就是要建立一个兴盛.繁荣.强大和文明的崭新的中国!重现千年大汉民族的显赫荣耀!让世界都能沐浴在五千年中华文明的赫赫荣光之下!让这个世界在我们中华民族的奋起中瑟瑟发抖!”说着我抬起左脚在椅子上一点,飞身跃上面前的长桌。

顺势拔出腰中的指挥刀,高高举起,在身前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斜放在身侧。同时我扫视着面前的伙伴们,在桌子上一边慢步游走,一边大声呐喊着吐出胸中压抑的杀气:“兄弟们!是时候了,拔出你们的剑!今天,让我们在这里一起用它向上苍立誓!立誓将用我们手中的长剑,让所有敌人的鲜血染红我们那代表着胜利的猎猎战旗,为我们带来身为中华民族的无上光荣与骄傲!”所有佩剑的兄弟都同时跳起来,抽出长剑,大声呼喊着,挥舞着,激动不已!没带剑的兄弟则高举着双手,高呼跳跃!满腔的热血同时在我们的胸中激荡!晚餐后,我召集一些主要的兄弟和两位叔叔以及国内来的天地会会众,召开了由我主持的第一个会议。

看着大家都坐好了,我开始说话:“各位!什么开场白之类的废话我就不说了!我们现在已进入军事准备阶段,目前应就即将展开的工作做个清理,理出个纲目来。我们先从陆军说起吧!”说完我示意道临叔叔。“目前我们就要开始建立正规的军队,武器、军服还有一些必要的章程都应定一下,这方面我不熟,震天是法国皇家军事学院的高才生,让他给大家讲讲吧!”道临叔叔点了赵震天的将。赵震天想了想,站起说道:“目前各国军队用的大都还是燧发式滑膛枪,只少量地装备了一些击发枪和线膛枪。

各国现在都在弹药上下工夫,法国1812年由瑞士人鲍利把弹头.发射药和底火连在一起的金属底纸壳定装枪弹。1818年英国人阿加尔发明了压装击发药的铜火帽。在大炮枪支制造方面,欧阳成杰是专家,他才有资格说话。成杰,你来讲吧。等一会讨论建军时,我再就军队事物方面的东西发言。”大家此时都转向一个戴眼镜的文静青年。我仔细看了看他,哦,这就是成英的大哥,最早来到英国的少年,他父亲一直让他在欧洲大陆各国辗转学习武器制造。他站起来和我打了个招呼,开口说:“无忌,就我和父亲多次通信的内容来看,新加坡的兵工厂已很有规模,生产枪支大炮一点都没问题,这两年已经生产了一批大口径的岸防炮和舰炮。

现在就是需要确定一下野战炮的口径,实行配件、弹药的标准化。至于枪支制造,现在好象还没开始。不是不能生产,而是我认为枪支在这几年将有一个巨大的变化。理由是,一.大家都清楚,击发式明显比燧发式要优越,操作也方便,应是目前的主流;二.线膛枪要比滑膛枪打得准,打得远,只是装弹慢,而且几枪后膛线就会给残留的火yao给堵住,重新装弹就会很困难,关键在于是否能解决这个技术难题;三.前装弹和后装弹的问题,现在美国人已经开始生产了一批后装线膛击发枪,效果不太理想,是技术和价格的问题,但后装枪装弹快的优点非常明显。

我和其他一些伙伴们一直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已经解决了定装弹药的生产问题,新加坡的工厂也可以大规模地生产,现在就是要决定是生产后装枪还是前装枪?”我反问他:“成杰大表哥,你说的后装枪生产技术你们掌握了没有?枪的使用性能如何?能不能经得起检验?成本如何?”他摇了摇头,回答:“说心里话,我很想能设计生产一支先进的后装击发式线膛枪,可估计两三年内还不行。”“那好!还是听一听震天大哥说说他的有关军队建设的一些设想。

等一会我们再决定枪的问题。”我看着赵震天说道。“好的!现在法国采取的还是拿破仑时期的军队编制,全国编有若干的军团,军团下属三四个师,步兵每个师两个旅和师属炮兵营以及骑兵营,每个旅辖两个团,团再辖营.连.排.班。它的野战炮主要是4磅.8磅.12磅炮和6英寸炮,其中4磅炮是团属炮,而8.12磅炮以及6英寸炮则是师属炮。后勤方面,拿破仑曾让人研制便于携带的定制食品,曾有人设计了玻璃装的罐头,能把食物保存7天左右。

”“英国1820年后由杜兰特开始生产铁皮罐头,听说可以保存半个月以上。”英培在一旁插了一句。“是吗?这我还不知道!不知是否开始大规模生产?”“好象是申请了专利,这几年在和一个美国人合伙生产,规模还不大。”英培回答。“这罐头的事最好就请威廉叔叔负责。威廉叔叔,行吗?”我下了结论。威廉叔叔也点头同意了。“接着说,震天大哥。”“一般在作战时期,法国军队每人携带四天的食物,不过不到紧急关头尽量不消耗自己携带的食物,而是就地筹集。

此外,军队作战时有很多随军商贩跟随,也能解决一些补给。还有,在各个要点上都建有仓库,更设有很多流动仓库。这些是目前比较经得起检验的作战体制,欧洲各国现在大都是这样。我们是不是也借用一下他们现成的经验?”“天舒,英国陆军现在如何编制?”我问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不怎么说话的天舒。天舒欠身想了想,说:“英国陆军规模不大,一直是师、旅、团为基本的建制。战事起时,再临时集结形成类似方面军的编制,例如威灵顿公爵在葡萄牙时就以英国驻葡萄牙派遣军司令的名义指挥英国在那里的陆军。

至于他们使用的野战炮则是3.6.9磅和5英寸半的标准,可能是考虑道路和后勤方面的问题,火炮威力的区别我看不是很大。”我想了想,站起来踱了几步,回身对着大家,说道:“其实我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想了个陆军编制方法,我把它叫作三一制。我给大家解释一下,大家提提意见。我这三一制的意思就是总的来讲,在军队师以下的每一级编制中,大都应有三个战斗部,一个直属部。营.团.师也都是如此。以步兵为例,最基本的是组,一组五人,三组十五人成一个战斗班,一个班有一名班长,两名副班长,每人各带一组四名士兵;三个战斗班成一个战斗排,排部有一名军官作排长,两名军事长作副,两名军士分别担负平时的内务,战时则负责与上级联系通信,这样全排满员是五十人;三个战斗排组成一个连,连部设一名连长,两名副连长,设有一个后勤事物班,负责全连的炊事;一个特种侦察班,负责连单独战斗时的侦查和列队战斗时进行自由射击,这个班的士兵要是好射手,装备线膛枪,在前面的三个战斗排成横队进行齐射时,他们在队列后部负责瞄准射击敌人的指挥官等对我军威胁最大的目标;一个连部内务班,负责对全连物资的管理和发放以及连部的日常文书和通信等等;还应设有一个鼓手班,平时在连里训练,战时则负责下到各排,用鼓声指挥调度队列的变换。

连直属班的人数在十人上下,这样,一个满员连队是两百人左右。”说到这,我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看了看大家的脸色,他们大都聚精会神地听着,至于天地会的几个人反正一时也弄不懂。我接着说:“营辖三个连,一名营长,两名副营长,一名参谋官,或者叫参谋长也行;营部应有一个特种侦察排,也是负责侦察和狙击的任务,不过侦察的任务要更重些;有一个内务排,其中一个负责营部警戒的警卫班,一个文书和通信班,一个马夫班,一个鼓号手班;一个后勤排,负责营管物资的管理、发放和运输,此外还应有独立的一个负责营部伙食的炊事班和一个负责战场救护的卫生兵班。

说到这个救护兵,最好是每个连都应该有几个,到时看培养的怎么样再说。每个团同样也是三个营,一名团长,两个副的再加一名参谋长;团部应有一个特种侦察连,一个团属炮兵连,一个团属参谋部,参谋部再辖作战计划部,一个内务排,一个通信排,一个警卫排,一个后勤管理处及一个运输连;团部还应有军法及宪兵处,医务处,人事处等等,其它看需要再添。师也是辖三个团,师部设师参谋部,后勤部,师直属炮兵营,工兵营,侦察连,警卫连,师野战医院,军法和宪兵部等等。

参谋部下的设置你们可以考虑一下,后勤方面也应有一个营左右的兵力。这些就是我的方案,大家觉得如何?至于野战火炮的口径大小,我估计国内的道路运输条件不会好,火炮必须得轻一些才行,所以我认为团属炮该是3磅,师属炮为6磅.9磅和6英寸口径榴弹炮,至于大口径的攻城炮和臼炮则部署给独立的炮兵团或炮兵旅。大家觉得怎样,说说吧!”看着大家都在仔细地思索,我很满意。其实这个方案是我和天舒以及雷默等几人,经过数年的通信讨论,才酝酿出来的,应该经得起推敲。

过了一会,一直没人开口。我望向赵震天,问:“震天大哥,你觉得如何?”他又想了想,回答:“无忌,你的想法非常成熟,没什么问题。不过是不是在班以下不要分为三个组?一个组五人,过于分散。大家看看这样如何?一个班十五人,一个班长总管,两名副班长各领六人形成两个小队。其余我就没什么意见!”“好!那就这样定了!天舒.南宫.雷默.成英,你们四个负责照我刚才的说法和震天大哥的意见,理出个章程来!成杰大表哥,野战火炮就决定为3.6.9磅和6英寸口径榴弹炮;枪就先生产一批前装击发式滑膛枪,少量生产一些同类的线膛枪,但必须都是使用定装弹药。

这应该已经比英军现有装备先进了,行吗?”说完我看着他们,尤其是成杰表哥。他们都点点头,同意了。“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军服等个人装备问题。先由道临叔叔给我们说说新加坡的生产情况,道临叔叔!”“新加坡的毛纺厂现在已能每年生产毛呢上万尺,呢绒则更多,皮革制品则要相对少些。只是羊毛、毛皮等原料大都是得从澳洲进口,对我们财政的压力比较大。不过两年内生产一万人的军服问题不大,估计还可以稍多些。”道临叔叔介绍。“那大家就定一下军服的式样和颜色。

”我转换话题。“我觉得英军穿的红色军服就挺不错。再说我们身穿红色军服,更能取信英国当局的贵族们,对减轻他们对我们的防范也有一定的好处!”英培立马插嘴。其他的人一时都没开腔,从法国留学回来的人明显有些不满意。过了一会,南宫瞟了一眼我身上的红色军服,开口说道:“欧洲军队的制服比较实用,这一点大家都能认同。不过有两点不好,一是帽子太高,上面花样也多,跑动起来太重,不是很方便;二是裤子为白色,很容易就弄脏了,对普通士兵来说极不方便,也不能很好地保持军容。

还有,身穿红色军服,就难以区分我们和英军来!”“这个我和无忌谈过,我非常讨厌象英国人那样戴着假发做事,也不喜欢那高筒帽。不过我们可以选定美国和澳洲牛仔戴的那种大沿帽,灰白色,挺轻便舒适,只要在上面配有军徽就行,甚至可以在上面插根漂亮的羽毛来点缀点缀。另外,在军服上的军衔标志也可以和英军的不同,大家在这方面可以讨论嘛?另外白色裤子由军官穿戴,士兵则穿与上衣同色的竖条纹的裤子。”英培轻描淡写地就把我俩喜爱的红色军服给定了,我自然是顺水推舟。

见我们比较坚决,也就没了人再反对。“我想就军衔说说我的看法。”赵震天开口发表意见。“按照我们的翻译,我们把欧洲军队的军衔分为兵.士.尉.校和将,有些国家还有元帅。大家考虑是否借鉴一下,我认为我们也可以如此制定。”“震天大哥,把你的想法都说出来吧!”我用鼓励的语气说道。“好的!我就说说我的设想。我想把士兵分为列兵.下等兵和上等兵三等,士兵在新兵训练时一律是列兵,出新兵训练营后,根据表现由训练营主官直接指定其中最好的一部分人为上等兵,其余皆为下等兵。

上等兵表现好,则由主管军官推荐,进士官训练营学习,毕业后定为下士;作为奖励,其中表现杰出的可定为中士。士官这一层分为下士.中士上士和军事长,由上士任班长,军事长担任副排长。尉级以上是军官,而军官必须是从正规军校学习毕业的才能出任,在战争和其它特殊情况下晋升的,未在军校正规学习过的军官,其军衔应该是临时的。必须在许可的时间内,安排其到军校就学,毕业后方能确认他的正式军衔。才从正规军校出来的实习学员和从军事长晋升上来经过军校短期培训的定衔为少尉,正规学员实习期过后,没有出错,就应定为中尉,此后逐步积功晋升上尉.少校.中校.上校.少将.中将.上将以及元帅。

以上这些就是我的提议,无忌,各位,你们看怎么样?”我听后,不得不有些佩服赵震天。军衔制如何定是我和伙伴们讨论了两年多才大体理清,可他说的居然和我们设想的几乎完全一样。我当机立断,附和道:“震天大哥说得是,我们就按这个来定,这方面就由震天大哥领着成英.韩铁流和乔森他们制定正式章程。”发觉众人明显不怎么活跃,我看了看怀表,决定给他们些时间来准备,说道:“今天就暂时议到这,明天早上九点再接着来。大家回去对各方面都多想想,有什么提议明天都要说出来,现在是在集思广益的嘛!”。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岁月辉煌 全文阅读,岁月辉煌最新章节,岁月辉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