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岁月辉煌全文阅读 > 第14章

第11章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暴风雨中 书名:岁月辉煌

西元1828年元月,我在兆国.乔森和纳尔逊的陪同下,跟随着佩雷斯老师越过英吉利海峡,在法国的加莱登上了欧洲大陆。在美丽的巴黎,有整整一天的时间,我们流连在香舍丽榭大道和衷情于沿着塞纳河眺望大仲马笔下宏伟的巴黎圣母院,这里有着与伦敦完全不同的风情,似乎更能让我沉醉。可惜,由于时间的缘故,我们只得匆匆而去,让一个小小的遗憾暂留心间。元月二十一日,我们赶到了以音乐名扬世界的维也纳--奥匈帝国哈布斯堡王朝的首都。在维也纳外城部分的一条小巷中,佩雷斯老师领着我们走进一个有些隐蔽的中型犹太会堂。

这天正逢是犹太教为期七日的逾越节的最后一天,在阴暗的会堂中有许多人,我们的到来在人群中引起了不小骚动。穿过会堂的正厅,拐弯抹角地上了后面相连的一座建筑的三楼,沿途居然经受了四次有意无意之间的窥查。我们从佩雷斯老师推开的大门进去,里面不大,但沿条桌至少坐了有二十来个人,使本来就不怎么明亮的房间显得更加阴暗和压抑。佩雷斯老师事先已经向我说过了,这些人都是来自东部欧洲各国的著名的犹太拉比(拉比是犹太教的长者和博学者以及神职人员的尊称),他们大都是各地犹太社区的教长或长老。

随着我们的进入,本来嘈杂的房间安静下来。佩雷斯老师走到最里面的两位胡子花白的长者面前,俯身低语。过了一会,其中的一位拿起身前的一个小槌,轻轻敲击着面前桌上的金属钟,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佩雷斯先生,请你介绍一下向你提出那个惊人建议的年轻人!再请他当着我们大家的面,重申一下他的建议,行吗?”老者看到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过来后,提出了他的要求。我示意佩雷斯先生不用开腔,然后用不算流利的希伯莱语自我介绍道:“各位尊敬的长者,我叫李无忌,来自遥远的东方。

和诸位一样,我所出身的民族也是丧失了对自己的土地控制权而在不得不在忍受着别人的奴役。不过,我们即将站起来,用武力反抗异族对我们的压迫,解放自己的同胞。在我和佩雷斯先生的交谈中,我对贵族人民的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愿意和你们这样坚强的人共同生活在一块土地上。我在这里用我全部的诚挚,重申我多年前向佩雷斯先生提出的建议:鉴于我们两个民族相同的经历,我希望和竭诚欢迎你们能前往遥远的东方--我的祖国。在那里,在我们新建立的政权下,我保证你们能得到和我们本民族一视同仁的待遇,保证你们可以在那里自由而不受任何不正当限制地生活与工作。

我可以答应你们,在几个指定的地方让你们建立自己独立的社区,并由你们自己选举领导管理那里的民事事物,享有自由信仰本民族宗教的权利,享受国家公正的法律带来的人人平等的正常公民待遇。此外,在我们国家重新强大起来后,我保证将认同你们在自己古老的家园上建立自己本民族的国家的合理权利,并在可能的情况下竭尽自己所能,给予你们进行复国行动的一切便利!”虽然他们都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建议,但从我口中说出的话仍然象是在他们脑海中引爆了一颗炸弹,房间里一时变得非常沉寂。

“年轻的先生,听说您所在的国度是个等级森严的社会。您要我们也去对你或你们的新统治者三跪九叩吗?”一位口音中带有俄国腔的大胡子拉比问道。“不用!那个陋习是异族人强加给我们的,必然将被新的政权所废除。我们民族有句古话:男儿膝下有黄金!我们只能上跪天地,下跪父母。我希望将来你们在觐见新的统治者时,能象是凯旋的勇士回到罗马城觐见元老院议员和执政官一样,自豪有礼而且不卑不亢。”我微笑着回答。想了想,我又接着说:“你们可能以为我们需要人手和炮灰。

不,你们错了!我不需要炮灰!我希望我们的所有国民都能在自己的国家生活得更加有尊严,更加自由,更加美好!为此,我们所要建立的国家将是一个能充分保障每一个普通国民的基本人身权利不会被侵犯,每一个国民的人格尊严都将不能被随意践踏,每一个国民的私有财产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国家。所以,我们需要的不是炮灰!我们需要的是追求共同事业的同伴,是可以把后背交给他们的,绝对能够信赖的同伴!”“年轻的阁下!您需要我们为你们做些什么来表示我们的诚意?金钱?武器?军队还是对全能上帝的祈祷?”一位年纪较轻的拉比不无嘲讽地问道。

“不!我们不需要这些。当然,如果上帝愿意保佑我们,我们也会非常高兴。我需要你们能做的是,在我们建立了对一些地方的有效控制后,向我们提供大量有技能的人员。利用他们的知识,帮助我们迅速建立各种工厂和基础设施,例如枪炮厂、船厂以及码头、港口等等。当然,也欢迎你们到那里建立自己的工商业设施,只要合法纳税,承担合法公民必须履行的义务就行。”听完我的建议,他们再次长时间地陷入静默。看着他们凝重的表情,我知道是该自己离开的时候了。

“各位尊敬的长者,我知道你们需要再慎重地考虑我的建议,我不会催促你们,时间将由你们自己掌控。现在,我要离开了。我们伟大的事业才刚刚开始,时不待我,需要我们去为之竭尽全力。感谢诸位长者的接待,你们的帮助对我们来说将会是一股巨大的推动力,我衷心期待着。但我们的事业,仍需要凭借的是我们自身的不懈努力和逆流而进的勇气,历史前进的齿轮不会为我们的懒惰和拖沓而停止转动。”说完,我微微鞠了一躬,转身在他们全体的目送下走了出去。

军号声中,沐浴在朝阳的暖暖光辉里,我身着刚刚由英国皇室授与的红色上校军服向轻盈升起的新军旗敬礼,深情目视着军旗冲破云霄,舒展在秋日晴朗的霞光碧色间。登上舰队旗舰--一百三十八门炮的日出号战列舰,我向值班军官敬礼,大声说道:“联合舰队司令官李凌风请求上舰!”“准许上舰!长官!升起舰队司令旗!欢迎您上舰!无忌司令官!”舰长兆海少校立得笔直地向我敬礼。望着他兴奋的面孔,我百感万千。今天是西元1828年十月一日,我们订购的所有战舰和巡洋舰此时都应该停泊在了利物浦的外海,只有旗舰日出号得到英国政府的同意进港,迎接从伦敦接受英国皇室册封归来的我和道临叔叔、威廉叔叔。

“解缆!起锚!”随着威廉叔叔和道临叔叔与前来送行的卡瑟尔雷子爵话别上舰后,舰长兆海在驾驶台命令道。舰上的水兵开始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庞大的战舰缓缓离开码头,迎着灿烂的朝阳驶出港口。离开港口后大约十五海里处,海面上乘两路纵队分别排列着飘扬着红色的,下部绣有三条蓝白相间条纹的海军军旗的十四艘战舰和十艘巡洋舰。随着旗舰日出号的靠近,从最尾部的战舰开始,一艘接一艘地放起了一排排的礼炮。礼炮声虽不是很整齐但却是强而有力,震耳欲聋,响彻天际,尽情地抒发着大家压抑多年后爆发出的喜悦以及发自内心的振奋。

随着旗舰的入列,水兵们的欢呼声此起彼伏。看到此情此景,两位叔叔和前来迎接舰队的天地会元老们除了欣喜和亢奋外,还有百感交集成的眼泪。而我心中却是复仇的烈焰在熊熊燃烧,腾起的战意就如此时的云天般高昂。“命令信号士官给所有的舰长和分队指挥官发出旗语信号!命令他们到旗舰开会!”我向兆海下达了作为舰队司令官的第一个命令。我静静地坐在会议室中的长桌顶端,看着一个个年轻的面孔走进旗舰会议室,立正举手向我行军礼,人人身板笔直,动作潇洒有力,我脑海中不由地对应着浮起八年前他们那童稚的模样,大概那时的我也是如此吧!整整八年了,时光流逝是如此地迅速而无情,不知再过个八年,大家又会变成什么样子!而我们梦想中的国度是否已经成为毫无争议的现实?看着所有的舰长都到了,作为舰队司令副官的兆国轻轻咳了两声,提醒我开始进行第一次全舰队指挥官都在的军事会议。

我从一种浮想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环顾大家,理理自己的思路,说道:“大家都知道,我们还要在这里停泊三个小时,等待从利物浦出来的满载着军火和物资的十二艘货船与我们汇合。乘此机会,我召集诸位来开个会,强调一下从今天到我们到达新加坡之间这段日子里的指挥和训练问题。在这,我仿效英国纳尔逊海军上将的通常做法,为各位提供一个备忘录。我要求各位必须严格做到里面我提供给你们的内容。”在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兆国正在分发备忘录,我停下来等待他干完。

看到大家都拿到了自己的那一份,我接着开口:“各位先别忙着看,我先口头给大家介绍一下其中的基本内容。一.确定在下面航程中,舰队分成三部分。前卫舰队由果敢和果励两艘六十门炮巡洋舰为先导,一级战列舰镇远以及二级战列舰镇风、镇城、镇邦和镇云五艘为前卫舰队本阵,镇远号舰长关英培中校兼任前卫舰队的司令官;中军舰队由舰队旗舰日出号率领镇天、镇地、镇洋和镇海四艘二级战列舰负责护卫商船队,果毅和果勇两艘六十门炮巡洋舰则在舰队两翼警戒,由我直接率领;后卫舰队则由一级战列舰镇国和二级战列舰镇东、镇西、镇南、镇北五艘战列舰为主,以镇国号战舰的舰长纳尔逊中校为司令官,果决和果力两艘巡洋舰殿后;风捷、云捷、光捷和鹰捷四艘四十门炮快速巡洋舰配属中军舰队,负责在中军舰队和前后两舰队之间进行联络。

各位都明白自己的位置了吗?”“明白!”回答的声音整齐有力,让我非常满意。“好的!二就是有关水兵训练问题。英国皇家海军在1805年特拉法加海战前就要求把水兵训练到在五分钟内能进行三次以上舷齐射,这是英国海军的基本作战技能要求。而且也是在这次战斗中,英国战舰曾创造过一次舷齐射就解决了一艘西班牙战舰的四百多人,相当是全舰一半以上的人员。大家想想这是什么概念?可我在训练最早也可以说是最好的日出号上进行过检验,我们的水兵进行三次舷齐射的时间至少九分钟,这怎么行?此外就是水兵的素质参差不齐,刚才的排炮糊弄外行没问题,可我们都是职业海军军官,大家说说,照刚才那种舷齐射的第一炮与最后一炮足足间隔了有二十多秒之差,与英国皇家海军相比差得有多远?遇上欧美各国海军有没有获胜的可能?所以我要求各位作为舰长,在我们到达新加坡之前,除去正常作训时间外,每天训练时数至少还要增加四个钟头。

最基本的目标是必须把水兵训练到连续三次舷齐射用时不能超过六分钟,同时还得保持炮瞄的准确性,并确保所有的人动作如一,做不做得到?”我再次问道。如我所愿,会议室中再次只响起一声整齐的回答:“做得到!”我点点头,接着说道:“第三就是舰上水兵的文化素质问题,这应该由军官们负责解决。我们的水兵大都出自国内沿海各省的世代渔民之家,我观察了一下,其中决大部分不识字。这可不行!我们需要的是大批训练有素并懂得专业知识的军人,不识字决不行。

所以,舰队司令部决定必须加强对水兵的文化教育。因此我在备忘录中拟定了个制度,所有的军官必须在下值后,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来辅导所属水兵学习文化。这也是为了顺便锻炼一下军官们的教导能力,为将来在国内建立我们自己的海军各级学校做准备。此外,那些从国内来负责教大家国文的几个老师,将由高鸿图高老师负责率领着他们分别给各舰水兵上课。由于他们人数少,只能是轮流到各舰,所以这个任务仍主要由各舰的军官来完成,你们要虚心向几位老师学习。

我已经让高老师他们编了一套基本的识字教材,你们应当根据教材,结合航海驾船方面的专业教给水兵们。”看着各舰舰长脸上大都浮出不以为然的神色,我提高了声调:“这是个必须完成的任务!没有条件可商量。到新加坡后,舰队司令部将会对各舰进行考核,标准为每一个水兵都得认识一百个字以上,同时能把舰上的各个部位名称以及一些基本航海术语写出,并清晰地说明它们的意思和原理。我和舰队司令部正在酝酿一个完整的对各舰进行考核的方案,这部分将肯定是其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希望各位能充分引起重视。

明白了吗?”“是!明白!长官!”这次的回答声就有些不尽人意,看样子他们还没能理解其中的重要性。我正想再就这个问题敲打一下他们,可从门外传来了报告声。一名中尉值班军官在得到允许后走了进来,大声向我报告:“长官,有一艘小型渔船请求靠近旗舰。”“有什么特别的人在那艘船上吗?”我问道。“报告司令官,育英学校的佩雷斯老师在船上。”“好!同意对方靠近!”“是!长官!”看着中尉离开会议室,我重新回到会议主题:“最后,我们来说一下备忘录中的敌情通报。

”说着我把面前的备忘录翻开,各舰的舰长们也认真地翻看起来,我看了看文件,抬头说道:“我们离开利物浦后,面对的第一个威胁是正在与美国交战的,游戈在地中海与大西洋东部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阿尔及尔海盗舰队。他们正在上述区域与美国地中海舰队捉迷藏,四处抢掠除却英、法等强国以外的商船;(因为美国商人未向阿尔及尔的土耳其总督上供,奥斯曼帝国下令随意抢掠与美国贸易的商船,两国因此发生了长达十年的海上战争)第二就是马来群岛附近的西班牙、荷兰等国的海盗以及其小规模的舰队,他们对新加坡和我方商船早已垂涎三尺,这几年曾多次和我们发生过冲突。

因此我们在进入上述两个危险区域时,必须保持高度戒备,舰队应呈战斗队型,前后舰队与本队间不要超过五海里,必须保持在相互间能够进行旗语联络的状态,以免产生不必要的损失。巡洋舰应加强对附近水域的侦察,确保不能让敌人有偷袭的机会。你们看看在这方面有没有自己的意见和建议?有的话可以现在提出来?”静默了一会,果敢号巡洋舰的舰长站了起来,大声报告:“长官,我有些问题想请问一下!”这个舰长在我的记忆里有很深的印象,他就是第一个在西洋击剑课上挑战我的人。

和我一样,他也是第一批进入皇家海军学院学习的学员。他姓丁,叫肇诚。大概是因为他和我的过节,英培他们没把他定为战列舰的舰长。我面带微笑,点头示意他说下去。“长官!您知道在战斗进行时,巡洋舰是处于战列舰外围的辅助地位。按司令官的部署,十艘巡洋舰分别配属于三个舰队。我想问一下,在战斗发生后,巡洋舰该如何进行机动?是否仍然承当辅助救援之类的后勤工作?”他平静地问道。“你在这方面有什么想法?”我反问他。“报告司令官!我的想法是以目前敌人的实力,在战斗进行时,应把所有巡洋舰迅速集结于某个有利海域待命,然后充分利用巡洋舰的高速机动性,集中打击对方的后卫巡洋舰等单个目标,做到以多打少;或在敌舰队溃败后完成对敌方舰队的追击及包抄拦截;或在战斗处于胶着状态时,对敌舰队的指挥舰等关键部位进行集中突袭,以便打乱敌舰队的阵型和有效指挥及联系。

”“不错!这样可以充分把我方的力量都使用上,做到物尽其用,可以采用你这个建议的前一部分,但不能用巡洋舰去冲击对方的战列舰舰队,我们应该把它编入相关情况下的战斗条令中。”我一听就知道很有道理,点头同意了。其实并不是英国海军不知道运用这样的战斗方法,只不过是巡洋舰的火力太小,而英国皇家海军的战列舰又足够多,所以英国海军一般只利用它的速度,来执行封锁.通信以及侦察等任务。在大规模战列舰舰队会战中,巡洋舰根本不经打,让它们冲击敌舰队的关键部位就算有效,可对上战列舰第二.三层甲板的24磅和32磅炮,很可能带来的是巨大的损失和伤亡,可谓得不偿失。

不过在打海盗或小规模舰队时,应该没有这个顾忌。(说明一下:十八和十九世纪初的英国军队非常刻板,战舰战斗时必须按照一个永久战斗条令来进行,否则就是得胜了,也会被军事委员会谴责甚至是处罚。只有在多次证明该战法是有效的时候,才能对战斗条令予以修订。)“大家还有什么想法?”我环视众人,看到大家都没再吭声,宣布:“那好!再次提醒各位,必须严格按照备忘录中的要求执行。散会!”“是!长官!”他们起身挺胸抬头,双脚并拢,发出清脆响亮的立正行礼声,然后井然有序地退出会议室,完全是一派英国皇家海军的标准作风。

我在满意中却有了点隐隐的担忧:过于象老师的学生并不一定就能和老师相比的。舰长们出去后,兆国把佩雷斯老师请了进来。我抬头望着他,他脸色平静,并没有激动的神色。相互见礼后,没等我发问,佩雷斯老师就已抢先说道:“无忌阁下!很对不起!在我赶来的时候,仍然没有得到长老会的确切答复。不过,有几个教区有单独行动的意思。我特地赶来,在阁下身边做我们两方的联络人。请阁下继续保持耐心!”。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岁月辉煌 全文阅读,岁月辉煌最新章节,岁月辉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