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岁月辉煌全文阅读 > 第14章

第12章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暴风雨中 书名:岁月辉煌

下午三时,我登上驾驶台,舰长兆海照惯例向我汇报了目前的海情和战舰的位置。一直在甲板上转悠的佩雷斯老师也跟着我上了驾驶台,站在一旁向远方眺望。“司令官!舰长!请注意信号了望手。左侧巡洋舰果毅号有信号传来!”一位值班军官出言提醒我和兆海。我和兆海都举起望远镜看去,兆海和值班信号官一边看一边念:“发现舰队左后方大约十三海里处有数艘船影,顺风而行,估计在一小时后,与我方舰队在前方十二海里处相会。”我在信号官的记录上签了字,考虑了一会,命令:“挂上三级警戒旗,命令全舰队进入三级战斗警戒!命令后卫舰队果决号巡洋舰向对方靠拢侦察!其余巡洋舰加大搜索范围!”随着信号旗的高高挂起,在舰上各部门军官的大声指挥下,水兵们开始匆忙地进入各自的位置。

佩雷斯老师在一旁突然开口:“无忌阁下!请一定弄清对方船只的国籍。我可以给阁下一个解释,它们很可能是我们犹太人的船。”“哦!”我转头看着他,他开始给我解释道:“在维也纳,我得到肯佩斯长老的亲口许诺,他说如果长老会没有决议,他会私下联络几位感兴趣的长老,让他的儿子小肯佩斯先生先秘密组织一部分志愿人员前来帮助阁下。一个月前,我已经向他们通报了我们的航程。我想如果他们要是能来,就应该在这附近海域与我们汇合。由于这事不能绝对肯定,所以我没有告诉阁下。

我考虑他们若是能如约而来,就当是给阁下一个小小的惊喜。”我轻轻笑了,朝老师点点头,表示理解。二十分钟后,果毅号再次传来信号,兆海在一旁大声念道:“对方为六艘三桅商船,分别悬挂美国.希腊和意大利国旗,在国旗下全部悬挂着绣有六角星的白旗。离我方尚有八海里。”“是我们的船!那是大卫六角星,是我们犹太人的标志!”佩雷斯老师兴奋起来,声音都有了些发颤。我也很高兴,又多了一个巨大的助力。兴奋中,我正要下命令解除警戒,信号官的报告声再次传来:“前卫舰队传讯,在前卫舰队左前方十点钟方向约十五海里处发现一只舰队,航向为90度正对我方航线,意图不明,国籍不明!”“命令果敢号抵近侦察!命令后卫舰队向中军舰队靠拢!保持警戒!”我迅速发布了新的命令,突然而来的情况让我一时有些吃不准形势,只有保持充分的谨慎才是最佳的选择。

“长官!前卫舰队旗舰发来信号!报告根据不明舰队的行进方向和队型,经他们初步判断,对方是冲着左侧商船而来,意图不善。请示我方下一步行动?”十分钟后信号官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我毫不迟疑地下令:“命令舰队进入一级战斗警戒!命令后卫舰队全速向中军舰队靠拢,接替中军舰队负责的我方商船的护航任务,并随时准备支援前方!命令前卫舰队保持原速,航向左转25度迎向对方!命令中军舰队左转15度全速前进!命令果敢号向对方发出警告!”随着命令一道道有如行云流水般传下去,海面上的各式战舰开始纷纷改变自己的位置,整个空间充满了临战时的紧张气氛。

“前卫舰队报告!判明对方为土耳其舰队。有三级战舰四艘,一级战舰一艘,各级巡洋舰十艘。距我方前卫舰队七海里,距犹太商船六海里。前卫舰队已令果敢号前往要求商船队转向,向我方靠拢!另命果励号巡洋舰前出警告对方!”信号官的汇报声再次在我耳边响起,我心里感到有些惭愧。居然忘了联络商船向我方靠拢,还好英培机敏,替我弥补了这个缺陷。“命令前卫和中军舰队所属巡洋舰全部脱离战列舰舰队,向果敢号靠拢,组成临时巡洋舰分队,由果敢号舰长丁肇诚全权指挥!集结后,应迅速前出至敌舰队左后方顺风处的有利战位!”我下达了又一个新的命令。

对方三级战舰有四艘,一级战舰一艘,与我方的前卫舰队战舰数相同,火力稍弱;此外,双方的巡洋舰数目相差也不大。不过我军训练不足,又从未经历过实战,胜负尤未可知,只能依靠中军舰队的快速支援,利用数量和火力的优势与敌交战。随着敌我双方的逐渐靠近,天空中翻滚的乌云也越来越浓,风也呼呼作响,越加猛烈起来。大家的心情也变得益发地沉重,呼吸都似乎感到非常困难。当双方相距三海里时,前卫舰队传来新的信号:对方舰队对我方让其离开的要求拒不答复。

我随之再次发布命令:“命令前卫舰队减速左转35度!右舷炮火准备!赤热弹上膛!中军舰队保持航向不变!左舷炮火准备!”我决定使用两路纵队队型迎战,在前卫舰队与对方平行交火时,中军舰队从对方的队型前方绕到对方舰队的左边,意图两路夹击对方舰队,这样可以充分利用我方的火力优势。如果绕不过去,也可以对敌舰队实施拦腰截断,合前卫以及中军十艘战舰先吃掉对方尾部,再解决其余敌人。随着炮火准备的命令发布,经过我在望远镜中的一一观察,发现各舰甲板上明显有些忙乱,看来水兵们对即将进行的第一次战斗缺乏心理准备,大都感到非常紧张;而各级军官在发布命令时,明显也没有表现出应有地沉稳和完全的头脑清醒。

我心中很担心,还是训练不足啊!但时机已不容我再作出什么变化。待双方接近至不足二海里时,我作出给前卫舰队的最后一道直接命令:“命令悬挂战斗旗!舰队立即进入战斗状态!旗语告知全体将士:期待第一次胜利在你们手中产生!”随后的战斗就将由他们自己来处理,我想直接指挥也是不可能的,对于即将开始的战斗,我只能是企求上苍赋予全体将士非凡的勇气。“报告司令官!对方挂出免战旗!对方舰队已开始急速左转,正在准备脱离与我方的接触!”可旗舰上的战斗旗才挂出,我就听到了信号官的新报告。

“继续监视!对方掉头后撤下战斗旗!保持一级警戒!”我大大松了口气,土耳其人不明我方底细,见战舰对比不利于他们,主动后退了。说句老实话,我也不愿意让这只宝贵的,还未能完成训练的舰队现在就匆忙上阵。这要是打起来,尚还稚嫩的我方舰队的损失肯定决不会小。大约一个小时后,对方舰队消逝在海平面以下,原本厚实的积云此时也稀薄了,露出了暖暖的夕阳。在灿烂晚霞的映衬下,解除警戒的信号旗缓缓落下。此时海面上突然传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各舰甲板上的水兵们自发地振臂大声高呼着,就象在庆祝一场伟大战事的胜利!我摇了摇头,一边向船首舱走去,一边下达命令:“命令舰队回归原来的编制和队列!请那六艘商船上的领导者到会议室见我!”我在会议室填写完了本次行动的舰队航海记录,等待的人尚未到来。

我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坐下接着写起私人日志,描述一下短短二三个小时的惊心动魄的场面所带来的心得。在我写得正起劲的时候,门口响起报告的声音。我出声让进,没抬头,接着写完了最后一部分东西。客人有三位,在兆国和佩雷斯老师的陪同下走了进来。我写完最后几个字,放好文具,起身欢迎他们,“对各位的到来,我代表我方全体人员表示竭诚欢迎!我很高兴!我们的事业又多了一批勇敢的伙伴!”说完我和他们一一拥抱,佩雷斯老师在一旁给我介绍着对方。

领头的是一位年长的拉比,花白的大胡子,戴着眼镜,从目光中透着睿智,老师介绍他叫阿拉哈姆,我恭敬地向他问了好。后面一位比较年轻,估计在二十六七的样子,身穿一种类似军服式样的服装,我肯定他就是小肯佩斯先生,老师的介绍证实了我的想法。我和他热烈拥抱了一会,没说什么。最后一位四十来岁,中等个,有些发福,老师介绍他是去我们那里负责犹太社团的投资的,是意大利北部的一位商人,名叫利奇特。这不由让我联想起莎士比亚的一部戏剧,心中有了想笑的冲动。

我让客人们都坐下,殷勤地请兆国给大家泡茶。“无忌阁下!为响应阁下的要求,也为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们这次来,一共带了一千二百多人。其中有八百名年轻人将组成您麾下的一只军队,为大家的事业贡献我们的力量!”大家寒暄了一阵,阿拉哈姆拉比热诚地说道。这个消息让我有些吃惊,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我还得消化一阵才行。看着我没能立即表示出对方期待中的那种热切,阿拉哈姆拉比接着说道:“阁下不用为他们的武器操心,我们自己准备好了。

唯一遗憾的是,军服却要由你们负责提供。按照阁下对军队的编制方式,这只部队可以编组成一个营,我们希望能由小肯佩斯先生出任指挥官,他曾在希腊,在反抗土耳其统治的起义军中作过军官,有过战斗经验。当然,这事要由阁下来决定!”“当然!我将把他们编成近卫营,充当司令部的护卫和总预备队。我现在代表军队授予小肯佩斯先生少校军衔,任命肯佩斯少校出任第一近卫营的营长。”说着我起身从腰间取下配剑,双手捧着递给小肯佩斯。他忙快步上前,立正向我行了个军礼,然后恭敬地用双手接过配剑,后退一步再次立正,昂起头大声说道:“我一定不会辜负阁下的信任!愿为我们共同的事业竭尽自己的全力!”看他那样子,确实有军人的作风。

“为便于联络和沟通,我想让这位兆国少校去你们近卫营任职。他也会一些希伯莱语,将负责帮助各位教导近卫营的士兵们一些我国的语言和文化,佩雷斯老师也要承当这项工作。大家看给兆国和佩雷斯先生安个什么职务好呢?”待大家重新坐下后,我说出了我的建议。佩雷斯老师想了想说:“让兆国出任副营长有些不好,委屈了他。我看他负责教导士兵,阁下可以在司令部设立一个部门,然后以部门特派员的身份到近卫营中任职。”我点头说道:“老师这个建议非常不错!您看这个部门应如何设立?取个什么名字好?”“我听阁下说过,阁下要在军队中全面推行文化政治教育,要让所有的军人都能识字,能明白我们做事的原则和事理。

我看阁下可以专门设立一个部门负责教育士兵这方面的工作,可以就称之为教导部,其中的人员下派到各个部队则称教导部特派员或指导员之类的。阁下以为如何?”佩雷斯接着说出了自己的建议。听了这个建议,我觉得非常有道理,可我要让兆国能完全融入近卫营中,这个特派员的身份有些让人感到生分。我仔细考虑了一会,说出了自己的新想法:“我原准备在主要几级军队的编制中都建立一个常设的机构负责教导工作,只是想法尚未成熟。听了老师的建议,我很有启发。

现在根据老师的建议,我准备在部队编制中设置政治教导部。例如,在营级设立营政治教导部,主官可以称为营政治教导部主任,师.团也同样如此。那就这样,我任命兆国为近卫营政治教导部主任,佩雷斯老师暂时做副手,负责近卫营的士兵文化政治教育.军纪整肃.军功战绩的平定.所部晋升惩戒的推荐以及对营长的军事辅助等工作,营长将专门主管军事行动和训练。不过营长仍是一营的最高主官,这个政治教导部的主任只是分管上述工作。”我扫视他们,笑着打消他们的疑虑:“你们别误会,他并不是我派给你们的监军什么的,因为我们将在所有的部队中实行这个制度,这也是为了避免军头的出现,所以我要对军队主官的权力进行一些限制,消除某个人对其所部事物单独说了算的独裁隐患,并不是只单单针对你们。

”看着他们似乎都接受了我的任命和解释,我笑着问阿拉哈姆拉比:“尊敬的拉比,请问您还给我带来什么其他的惊喜?我今天不知是受到了哪位天神的祝福,好事不断,都让我有些坐立不安了。”“在全能的上帝保佑下,我们还招集了六十多位医生,以及可以做护士和裁缝的一百五十多位女性家属;此外,枪炮技师.建筑工程师.造船工程师和机器技师等二百多人。我们想这些人阁下现阶段可能都用得上,下一步我们还会组织一些教师和其它方面的人员前来。

另外,这六艘商船将是我们到远东开展贸易的第一笔投入,如果阁下需要,它们也随时可以成为军队的运输舰。”阿拉哈姆拉比的介绍让我说什么好呢?大约只有吃惊和狂喜来形容了。真是些非常不错的盟友!靠得住!自进入印度洋以来,全舰队连续展开了大练兵的热潮。这主要是在与土耳其舰队遭遇过后,我没管大家有多兴奋,当晚就召开了一个舰长总结会,把各舰在接敌作战时的各种动作中所表现出的缺点一一摆在了他们的面前,在他们的头上狠狠浇了一盆凉水。

说到最后,我丢下了一句话:“各位可能会很高兴,可我却不能。今天如果不是土耳其人胆子太小,自己给吓跑了,否则两支舰队要是真打起来,我前卫.中军两舰队现在若有一半战舰还能浮在海面上的话,就让我们阿弥佗佛,算是得天所佑了!”大概是我的话把他们气了个半死,没人跳出来和我辩论,先前还提议举行庆祝会的人都恹了。从那天以后,各舰的军官一级督促一级,玩命地开始训练那些水兵。这样一来,疲惫不堪的水兵们可是怨声载道,说我根本没人性,不把水兵当人。

每天除了给他们睡觉的八个钟头以外,不是在当值,就是在训练,好不容易有了点空,还得识字读书,真是让他们感到苦不堪言啊!我不为所动,仍是用冷冰冰地眼神看着军官们。军官们只好益发卖力,拼命训练麾下水兵。弄到了后来,整个舰队最清闲.最无聊的人就成了我。怎么看着都象经常闲着无所事事,每天到处溜达,心血来潮时还跑到其它军舰上四处乱看。其实看着全舰队的水兵在各个专项动作上越来越熟练和迅速,我可是打内心里偷着乐,估计抵达新加坡时,全舰队达到备忘录的要求应该没有一点问题。

随着马六甲海峡西端入口的逐渐接近,大家的心情也开始有了些变化。我第一次体会到老话中的近乡情怯是个什么感觉。这天,我在舱内怎么都有些坐不住,只好到甲板上溜溜。日出号甲板上的水兵们此时正在训练操炮,我忙掏出怀表,站在一旁读秒。看了一会,不错,连续几次都是在五分钟左右完成三次齐射,动作也比较整齐,超出预期。我正在暗暗满意时,舰首附近的一门炮突然在训练中猛地一下脱出楔型驻退架,把一名来不及闪开的水兵压翻在甲板上。我疾步上前,舰长兆海也赶了过来。

十几名水兵合力将大炮挪开,我和兆海把受伤水兵轻轻移到一旁。舰上军医闻讯赶来,对他初步进行了检查,抬头告诉我们水兵的腿肯定是断了。我让他尽量保住这位水兵的腿,他轻轻叹口气,点点头,和几名水兵抬着伤者去了医务舱。我和兆海率领着几名军官以及技师仔细检查了那门炮的驻退架和大型驻退簧,发现因训练次数过于频繁,而对驻退簧和驻退机缺乏足够的维护和保养,这两样部件都已严重老化磨损。我们又拆开其它几门炮进行检查,发现都存在着程度不同的相似情况。

我站起身,心情非常糟糕,脸色有些难看。兆海正欲和我说什么,我挥了挥手,示意他不用开口承担责任。我抑郁地往驾驶台走去,一边走一边责怪自己。这事应是自己的错,思路不明,缺乏经验,只想着如何训练,却没注意到部件保养和维护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也没留给属下足够的进行维护的时间。上到驾驶台,我考虑了一会,毅然对着信号官下达命令:“将事件通告各舰!命令舰队各舰仔细检查和维护军舰的所有部件,必须确保每一个部件的完好!这项任务为加急任务,须立即执行!通告全舰队,舰队司令官李凌风对事件负有管理不善思虑不周的责任,处以禁闭五天!李凌风禁闭期间,舰队指挥权由前卫舰队司令官关英培中校代理!”值班军官把我的命令书写成文后,我看了看,在上面签了字。

随后我来到舰长兆国的面前,他犹豫地看着我,我平静地回望着他。他眼睛红了,大声下令:“值班军士!把犯错军官李凌风带到禁闭室去!”我立正举手,给他敬了一个军礼,转身跟着军士下了驾驶台。我看看夕阳和灿烂的晚霞,深深吸了口气,闭目感受微微有些腥气的海风轻轻在身旁吹拂,身后传来了兆海的下一个命令:“全体立正!敬礼!”。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岁月辉煌 全文阅读,岁月辉煌最新章节,岁月辉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