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岁月辉煌全文阅读 > 第14章

第13章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暴风雨中 书名:岁月辉煌

但是,我在里面的第一天就有些后悔,这里的空间实在是太小了,空气本身就不能很好地流通,再加上各种身理问题都得在里面解决,气味实在是不好。可我是全舰队的最高指挥,食言的事是绝对不能做的,真是自作自受!我只能定下心神,全神练习武功。由于空间限制,我盘膝坐在小床上,修炼起干爹传授的内家心法。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很难把心神全部投入进去,显得非常烦躁,甚至还不如平时的水平。大约坚持了有一天左右的时间,随着头脑进入一种无意识状态,我全身的肌肉逐渐变得非常放松,人似乎在缓缓进入一种空明的境界。

不用自己如何控制,体内功力开始自然流动,最后似乎是达到了无阻无碍的境界,整个人有如回到母体,置身于无边无际的水的世界,自在而安详。“砰!砰!”的敲门声把我从平静如水的状态中轻轻唤醒,我自如地运行着全身的内力,把它们一一引回丹田气海。打个比方,若我从前的内力是涓涓溪流的话,现在的则已是滔滔江河,让我神清气爽啊!我出声让敲门者进来,门开了,兆国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哦!五天已经到了吗?”我有些讶异地问。“长官,不是五天,已经是七天了!若不是有些事情要你来处理,我们还不敢唤醒你呢!”兆国的回答让我很惊讶,照这么说,我入定已经有五天多了,这可是件好事。

啊!不好!按行程,七天,我们应该离新加坡不远,或者是已经到了!我这又脏又臭的如何见人?“兆国,让人给我准备些热水,我得洗澡!”我一跃而起,大声叫道。我舒服地躺在澡盆里,不大想出来。在那间臭烘烘的小号船舱里呆了几天,现在就有如身处天堂,感觉真是暇意啊!估计是在外面实在是等不得了,兆国不得不闯进房间,选择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向我汇报当前的情况:“长官!舰队按你在备忘录中的要求,在进入马来半岛水域后,进入了警戒状态。

可航行了两天后,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自我们越过安达曼群岛后居然没能见到一艘商船,尤其是未能见到我们远东公司的商船。威廉先生和徐道临先生认为情况非常不正常,按常理,无论如何三至四天应有一艘我方商船从这个海域经过。英培命令巡洋舰加大巡逻范围,可至昨天晚间,还是一无所获。刚才经大家商议,决定请你出来主持大局。”“我们现在在什么位置?眼下的时间是什么?”我听了虽是极不情愿,但也得赶忙从澡盆里跳出来,一边迅速穿着衣服,一边问。

“入夜前已越过了马六甲港,离新加坡大约还有六小时航程。现在是1829年元月八日凌晨四点三十六分!”兆国看着自己的怀表回答。我匆匆穿了军服赶到会议室,威廉叔叔和道临叔叔也都在。众人见我进来,都笑了起来。兆海没大没小地开口嘲笑我:“司令官!我们可从没见过象你这样禁闭五天,再主动自加两天,还能精神焕发地出来的!真是老大水平高啊!有什么奥妙,教教我们怎么样?”“很简单!你自己进去试试,很快就学会了!”我反唇相讥,懒得再理会他,尽自来到海图前仔细观看。

众人此时都不再吭气,静待我作出决定。我想了想,分析能造成商船不通的原因不外乎两个:一是恶劣的天气状况,可从面前的报告中没有发现这方面的内容,看来并没有观察到什么风暴的痕迹,不象是这个原因造成的;二就是前方正在交战,有人封锁了航线。“联系英培,交接指挥权!”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报告长官,前卫舰队司令官关英培中校在一个小时前,已经发文交还了指挥权!”值班军官报告道。“前卫舰队之前曾有什么动作?”我询问道。“长官!关英培司令已命令其麾下所属的两艘巡洋舰前出十海里,搜索和警戒!前卫舰队已进入二级警戒状态!”“哦!”我思考了一下,接着下令:“命令前卫舰队继续加强警戒!风捷.云捷两艘巡洋舰划归前卫舰队指挥!后卫舰队迅速向前靠拢,随时准备接替中军舰队的护航任务!命令全舰队的军舰对各个零部件进行检查,做好相关战斗准备!舰队六点开饭,六点四十五分全部进入二级战斗警戒!”我现在已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六点二十左右,我正在享受几天来的第一顿美味早餐时,兆海突然进来汇报:“前卫舰队有紧急信号传来!”我一边往嘴里送吃的,一边示意兆海坐下来说。“前卫舰队报告,巡洋舰果敢号以及果励号于三十分钟前与两艘武装快帆船遭遇,对方行动诡异,似乎是前哨侦察船。我方以果励号在前吸引对方注意,果敢号快速绕至其后方设伏。对方发现我果励号后,意图逃逸,被我两巡洋舰夹击,击毁一艘,俘虏一艘。俘虏现在正由果敢号负责突击审讯,结果随后报告!”我喝了口咖啡,脑海里飞快地考虑着:这两艘船如果确实是警戒船,那么可以毫不犹豫地判定对方的目标一定是新加坡,附近没有其它有价值的目标。

难道马来王室动手了?可马来王没有什么海军舰队的啊?会不会是荷兰等国的海盗舰队?可他们这样干没什么好处啊!海盗们就算封锁住了港口,可没有陆上支援能让他们占领新加坡,那对他们来说是吃力不讨好,没什么特别诱人的利益!两者相互勾结呢?对,很可能是两者合起手来了!新加坡现在的发展已经威胁到了马六甲港在这里的中心地位,让海盗把新加坡抢掠一空,对马来王室和海盗们来讲,都有百利而无一害。要是换了我,也照样得这么干!“兆海!传我命令!命令后卫舰队接替中军舰队的护航任务!命令中军舰队全速靠近前卫舰队!命令六艘六十门炮巡洋舰于舰队左前方迅速集结,组成巡洋舰分舰队,果敢号舰长丁肇诚出任指挥官!四艘四十门炮快速巡洋舰前出,承当舰队的侦察与警戒!按照原计划,在六点四十五分全舰队进入二级战斗警戒!命令随行商船小心注意敌情,注意自我武装保护!”我理清了思路,果断地下令。

六点四十五分,舰队进入了二级警戒。我站在旗舰日出号的驾驶台上仔细用望远镜查看,舰队战船和水兵们的动作现在可要熟练了许多,在军官们沉稳和清晰的号令声中,显得有条不紊井然有序!我很满意,行,用这个状态去打海盗应该绝对没有问题!七点二十分左右,巡洋分舰队传来信号:“敌情紧急!详情由小艇携带一名俘虏和一名值班军官前来汇报!”八点十分,一艘小艇靠上了旗舰。俘虏和随同军官被直接带到了驾驶台,我斜眼打量了那名俘虏,很明显是个白种人。

随同军官随即向我汇报:“报告司令官!经审讯这两艘船是海盗船,分别隶属与荷兰.西班牙海盗。这家伙是个西班牙人,是我们俘虏的那艘船上的大副。经他交代,此次应马来王室的邀约,由来自荷兰.西班牙以及葡萄牙的七艘海盗战舰和六艘小型快速巡洋舰组成联合舰队,负责从海上攻击新加坡我方的军舰.商船以及港口,而马来王室则调集了三万六千人的军队准备越过柔佛海峡,从陆路进攻我方。”“你会说什么语言?英语?法语?”我分别调换两种语种,淡淡地讯问那个俘虏。

“我能说法语,英语不是很熟。”俘虏回答。“好!你们约定从什么时间开始进攻新加坡?”我用法语讯问。“陆路是从昨天下午就开始了!海上这边由于要等待五艘主力战舰的到来,我们只是在十天前封锁了海峡。今天早上九点,我们的战舰将对巴西班让湾港口进行攻击。”大概在果敢号上已经吃够了苦头,这名俘虏回答得非常配合。“到现在为止,你们已经取得了那些战果?”我接着问。“十天前我们出动两艘快速巡洋舰陆续抢掠了两艘商船,四天前还故意远远吓跑了一艘。

新加坡那方面随即出动了两艘快速巡洋舰前来搜剿,被我们打了伏击,击沉一艘,另一艘受创跑了。陆路方面,昨天下午柔佛王领军打了一次,没能突破柔佛海峡,听说夜里的偷袭也被打退了。”说到这里,俘虏看看我,见我没吭气,苦着脸说:“其它就没有了,真的没有了!”“你们有多少人?有些什么战舰?那里造的?如何进攻巴西班让湾?”我再问道。“全部加起来有近万人,其中有好些人以前没见过,好象不是这附近的海盗。三级战舰五艘,二级两艘。

分别由西班牙.荷兰和葡萄牙建造,对了,有一艘二级战舰是法国货。至于怎么进攻港口,好象只是初步拟订首先封锁海湾出口,如果没有遇到有力的回击就冲进去。倘若冲不进去,则再作打算。”我挥手让人把他带下去,想了一下,发布命令调整先前部署:“命令巡洋分舰队减速等待商船队,负责护航!命令前卫.中军和后卫舰队的所有战列舰,目标巴西班让湾,全速前进!”海盗哪里可能拥有七艘战舰,后来的五艘一定有问题,八成是这几个欧洲国家的正规战舰,得小心。

九点十分,舰队全速越过马来半岛南端的皮艾角,用望远镜往左边看去,1.2公里宽的柔佛海峡内硝烟四起,隐约传来沉闷的海岸巨炮那连续不断的轰鸣声。“报告长官!前卫舰队发现两艘海盗船,为武装快帆船!”信号官的声音在我侧后方响起。我毫不犹豫地下令:“命令舰队各战列舰不要与它们纠缠,应直扑巴西班让湾,以敌战列舰舰队为首要作战目标!全舰队进入一级战斗警戒!炮火准备!赤热弹准备!”下完令,我在驾驶台上轻轻踱了会步,感觉了一下风向,我舰队此时侧顺风,然后抬头询问值班军官:“此地海水流向如何?”“报告长官!根据海图以及水文资料,再往前一海里就能顺柔佛海峡出来的海流南下!”舰长兆海在一旁回答。

我点点头,很好,符合作战条件,不用绕道去抢zhan有利战位。九时四十分,远方的舰炮声已经隐约可闻,其间不时还夹杂着陆军野战炮还击时发出的轻啸。我举起望远镜,看到打头的镇远号用信号报告:发现巴西班让湾外裕廊海峡入口处,分别有一艘二级战舰和一艘三级战舰在对北侧海岸和南侧的北塞岛进行炮击。我立即下达战斗动员令:“旗语告知全体将士:光荣的理想需要诸位用敌人的鲜血来捍卫!”然后再次对信号传令官下达作战部署令:“旗舰悬挂战斗旗!命令各舰保持全速!左舷接敌!全舰队呈一路纵队进行战斗!命令后卫舰队,若前卫和中军舰队与湾口敌舰作战后,敌舰已无还击之力,后卫舰队则应立即进入海湾,攻击敌剩余战舰!”说完我松了口气,下面就看全体将士的了!我走到驾驶台的左角,静静举起望远镜,以便详细观察整个战斗过程。

在望远镜中,对方尾部的战舰此时已经呈现在我的视线里。大概发现我舰队朝他们扑来后,有些惊慌失措,正在匆匆调整战舰位置。我从望远镜里都能感到对方正在手忙脚乱地起锚升帆,可惜根据双方的相对速度,他们已经来不及调整队型和逃跑了。领头的镇远号此时顺流全速靠近对方尾部的一艘三级战舰。两舰相距逐渐进入千码,八百码,六百码,此时敌舰12磅尾炮率先开火。“砰!”的呼啸声掠空而过,在镇远的左前方击起一股高高的水柱。英培严格依照英国皇家海军条令,不予理会。

在望远镜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对方炮火落海前的尾迹,我判断对方意图射击镇远的桅杆,使它被迫停下或打横,以阻挡我舰队的快速靠近,替他们争取调整的时间。果然,第二炮高高越过了镇远,在其右后方入水,证实了我的判断。可惜以现有的炮瞄技术,这完全是在无劳地在企求上帝保佑,得撞上个大运才行。(正因为这样,英国皇家海军严格命令,战舰应在四百码以内才能瞄准敌舰的舰体开火,因为舰体目标大,抵近射击,一打一个准。而法国和西班牙则大都喜欢远远对着战舰的桅杆和尾舵开火,意图使敌舰丧失机动力。

也正是因为严格执行了这条规定,英国海军才能在多次海战中获得胜利!)在镇远即将在三百码横向距离赶上敌舰舰尾时,一枚12磅炮弹终于击中了镇远的舰首,打飞了镇远的撞角,使其前角帆轰然垂落。镇远号仍不未所动,甚至都没让舰首炮进行还击,继续逼近对方。随着镇远逐渐进入舷炮射程,敌舰右舷炮火此时也开始陆续射击,明显不是怎么整齐,对镇远的伤害不大,大都在其附近击起各种漂亮的水柱。我心里暗暗为英培叫好,不愧是英国皇家海军学院的高才生。

思绪未落,镇远已经在离敌舰三百码左右的距离上降帆减速,把战舰迅速精确地调整为与敌舰平行,随后释放出第一次极其整齐的左舷齐射。“轰!”的一声,蔚蓝的天空似乎都随之扭曲,产生了剧烈的颤动,大海则为之益发地奔涌激荡。除了这一阵轰鸣声,我随后基本没能再听到其它不和谐的炮响。整齐!漂亮!我从望远镜中望去,敌舰右舷已是一片狼迹,火苗从二层甲板向外冒出,敌舰右舷已经没有几门大炮能再继续进行射击,真他妈打得太漂亮了!身旁的军官们也全都为之发出了惊叹声!两分钟后,镇远航行至敌尾舰首部二百码左右,再次调整船位,快速进行了第二次左舷齐射。

而随后跟上的镇风号也占好位置,不甘示弱地对敌舰尾进行了一次猛烈的齐射。敌舰连续遭遇三次重创,彻底丧失了战斗力。在望远镜的视界中,伴随着一团团我方炮口硝烟的轻盈腾起,敌舰右舷各部位纷纷炸裂,尚未完全升起的风帆飘然坠落,粗大的桅杆也是摇摇欲坠。战舰内部火焰熊熊串起,不时伴随着弹药起火的爆炸声。身上着火的水兵纷纷惨叫着跌入海中,而尚还能动的也不甘于后,海面上此时人头攒动。至此,我可以确信随后再由前卫舰队其余三艘战舰各攻击一次后,这艘舰就得从此到海龙王那里报到去了。

见此情形,我立刻意识到照这种打法,应该单凭前卫舰队五艘战舰就能解决湾口外的两艘敌舰。当机立断,我马上传令:“信号传令官!命令中军舰队不要再理会这三艘敌舰,率先沿北塞岛水道向巴西班让湾内开进!命令前卫舰队,消灭当前敌人后,迅速前进至班丹海峡,堵住敌人东逃之路!”见到旗舰的命令,中军舰队中打头的镇天号立即拉帆转向,一马当先冲入了海湾,完全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架势。见此情景,我笑着对身旁的兆海说道:“兆海,你这个兄弟的性子可不是一般的急!”兆海也笑了,兆国打趣道:“就是我看着英培这种打法,也不愿意等在他小子的后面。

肉都给他一口给吃了,其他兄弟连喝汤都得排队来,还不一定能捞上!让人心痒难耐啊!”在一片欣喜以及略带羡慕的附和声中,我环视周围的伙伴们,他们年轻的面庞上充满了对战斗和胜利的渴望,眼睛中流露的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朝气。转身望向遥远的北方,我在心中暗暗祈祷:‘父亲啊!一切都在您的保佑下!您放心吧!您即将可以看到由我来掌握自己的、民族的以及国家的命运!’第二卷完。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岁月辉煌 全文阅读,岁月辉煌最新章节,岁月辉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