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岁月辉煌全文阅读 > 第14章

第5章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暴风雨中 书名:岁月辉煌

“无忌,你放心。 欢迎访问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欢迎访问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天地会在台湾的根基比较牢固,那里官府的力量不强,我们几个的安全你不用太操心。再说了,我们只不过是去探矿,选定一些工厂的地址,又不干些什么舞刀弄枪的买卖。倒是你要千万小心,广东现在全是满清的鹰犬,又没几个我们自己的人,危机四伏,一定要当心啊!哎!我当初就不同意你亲自”欧阳成杰话还没说完,李凌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他没再说下去。

“总司令,接到岸上接应的信号,确认安全,您可以出发了。”联合舰队副参谋长海军上校韦群走到李凌风身边轻声说道。小艇载着李凌风缓缓靠近沙滩,他迫不及待地轻身跃下,匍匐在地,久久没有站起来。李凌风将自己的脸埋在沙滩里,纵情地感受着潮湿的沙砾和微微带着海腥味的泥土的芬芳气息,眼泪不由自主地喷涌而出。而一旁的兆国则控制不住自己,纵声呼喊:“啊!啊!啊!我们回来了!我们终于回来了!”是啊!整整十年,从西元1820年,也就是嘉庆二十四年阴历三月那个难忘的南国之夜到今天,也就是西元1829年3月6日,将近是整整十年,李凌风终于又再次踏上了这块魂牵梦萦的热土。

专程从应天赶来迎接李凌风的鬼影子陈若鸿静静地站在一旁,他能够理解面前的情景,一年前他从新加坡回来时也同样如此,只不过天就要亮了,负责此次总舵主回国安全的他有些焦虑不安。李凌风多年养成的自制力此时发挥了作用,他收起自己脆弱的情感,重新表现出他作为一名领导者的基本素质,“兆国!别大喊大叫的。若鸿先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总舵主客气了!马匹已经准备好了,您看我们是直接去广州见您义父赵无疾赵长老和会中其他老前辈,还是先去香港岛奠祭您的父母?”陈若鸿恭敬地问道。

“目前情势紧张,广州非久留之地,还是先拜会义父和各位前辈吧!香港以后再去。”李凌风沉吟了一会,做了个痛苦的决定。此时元宵节刚过,广州城里依稀尚有些节日的气息。天色将黑时分,一身南洋行商打扮的李凌风等人走进了广州城里一间不起眼的小商行。商行掌柜领着他们穿过了后院,打开后门,探头看了看外面,回头请李凌风他们跟着早已等在那里的另一个人接着走。顺着小巷七拐八绕,最后终于来到一个类似货栈的地方,一进院子,李凌风就看到了赵无疾那挺拔的身影。

“干爹!干爹!”李凌风快步上前给赵无疾一辑,正要跪下,赵无疾扶住了他。细细打量着十年不见的赵无疾,李凌风哽咽地问候道:“干爹!您身体可好?多年未见,可想煞孩儿了!”赵无疾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李凌风,轻轻在他身上捶了一拳,“无忌!是个有当担的英伟男儿了!好!好啊!可惜你父亲没能亲眼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李凌风心中酸楚,脸色阴暗了下来。“莫做那小儿女的模样!无忌,你父亲可不喜欢看到你这种样子,你知道他最想看到你的是个什么,对不?来,别让他和我们大家失望。

”说着,赵无疾拉着他走进货栈。货栈里全是人,见到赵无疾拉着李凌风进来,都赶忙起身行礼。赵无疾一一给李凌风介绍了众人,都是天地会中的元老,不是各堂堂主,就是长老。如此相互寒暄介绍了好一会,赵无疾才领着李凌风在上首坐下,示意各堂堂主和长老们也坐了,正式开始了今天的会务。“无忌,除了在新加坡的洪顺、黄土、家后三堂以外,其余七堂的堂主和会中长老都来了,今天我们的首要事物就是在这里给你举行接任我天地会总舵主的仪式。从今天起,你就正式执掌天地会机枢,会中所属数十万兄弟的前途、身家就寄托在你的身上了!”赵无疾语重心长地嘱咐着李凌风,转向扫视着其余众人,“想必各位兄弟没有什么其他意见吧?”看着大家都做了没有意见的表示,赵无疾接着说道:“那好!来啊!摆案!开香堂!”清晨,薄薄的纱一般的雾还没散,畅谈了整整一宿的赵无疾和李凌风两人就在院子摆开了架势,两人拳来脚往了百来个回合,赵无疾满意地住了手,微微笑着说道:“行啊,无忌!看来你在国外这么多年没有把功夫搁下,还行,再多练练,以后这国家大业就都交给你了,得有个好身板才行。

无忌,干爹希望你做事能再圆滑成熟一些,但也不要因为什么一门一派的事物而给自己留了后患,一切当以国家、民族大业为重!”李凌风赫然明白了赵无疾话语中的暗意,知道自己完全获得了干爹的支持,心潮澎湃,激动难抑。昨天在赵无疾雷厉风行的指挥下,正式立了香堂,举行了让位的仪式。让李凌风接任了总舵主后,赵无疾、李凌风两人又主持了一个会议,大家讨论了下一步的行动,确定了行动方针,明确了各堂的任务,大概是因为多年的准备终于就要进入最关键的时刻,场面气氛热烈,元老们都明显有些激动得难以自抑,对分配给各自的任务显得比较积极,并没有人表现出李凌风原来想象的可能对他的敌视和抵触,这让他的心情放松了许多。

午夜时分,会议散了,赵无疾和李凌风几人悄悄离开,避居在这家不起眼的商行中。商行的老板不是天地会的人,而是欧阳天行的远亲,天地会等相关人员大都不知道其中的关联,十分安全。早饭后,李凌风把有事急于赶到北方处理会务的赵无疾送出广州,然后信步在城里闲逛起来。李凌风自幼在外,对国内的环境已然非常隔膜,需要有个重新感触、重新适应的过程,这也是他力排众议回到国内的一个原因。此外,李凌风深知,无论如何,天地会都是自己完成大业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支柱,他需要也必需得到干爹赵无疾对自己的支持和理解,再加上自己也想实地考察一下未来的作战环境和敌情,在思想和认识上作好行动准备,他相信上苍总是眷顾那些准备更充分的人,所以他毅然放下了新加坡的事物,前来广州应对挑战。

在陈若鸿的引领下,李凌风特意来到了广东巡抚衙门。他远远站在一棵树下,静静眺望着那依稀尚有些记忆的红墙绿瓦,这里的主人已然换作了原广州知府严世清,那深埋在他记忆中的家园成了脑海中跃动的虚幻。站了许久,李凌风“啪”地合起手中的折扇,淡淡地回身说道:“若鸿先生,兆国,我们走,去看看广东水师的营地。等哪天我们重新夺回了自己的家园时,兆国,我们俩再一同去告慰我九泉下的父母!”第二天一早,李凌风去了虎门,虽然未能进入炮台上观看,但对照着原有的资料观察,心中已然有素。

差不多下午四点左右,他们返回广州。一进商行的大门,却见里面来了不少人,看神情和穿着打扮,男男女女的小姐、公子哥好几位。“少兄,你可回来了!”未能细看,商行欧掌柜也就是欧阳天行堂弟的那位已经匆忙拱手迎了过来,“来!我给少兄介绍,这位是我们两广总督卢循卢大人的大公子!他常来小店惠顾,上次令尊给我捎来的那几十件西洋器物,就是卢公子一人就给全要了去的。”“化外小民见过卢公子!鄙姓吴,名忌,请卢公子多多指教!”李凌风朝那位看着很有些傲气的白面青年行了一礼,客气打了招呼。

对方架子不小,仅仅点了点头,以示回应。“吴先生切莫多礼!听说吴先生世居海外,不知是哪里人士?”旁边的一位中等个头,身材结实有力,肤色略有些深,显得很有些经历,给人看着也比较亲和的青年人插口问道。“哦!您是?鄙人家居吕宋已过百年,此次是第一次来广州,还请诸位公子指点一二。”李凌风恭谨地回答,倒是装得有模有样。“哪里!吴先生非我朝治下人士,不用那么客气。在下李隆杰,看样子我比你大些,你称呼我李兄就行。来,我替欧掌柜给你介绍,这位带四川口音的公子姓田,那位年纪较轻的少年是我堂弟李隆青,这位小姐是广东巡抚严世伯的掌珠,啊!还有后面这两位,是山东巡抚萧世叔的大公子和掌上千金,旁边的则是现任广州知府赵世叔的二小姐。

”李隆杰很随意地介绍着,他介绍到谁,那人都会有所回应,看得出他在这群世家子弟中很有些人望。李凌风听完,赶忙表现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大声说道:“啊!原来都是贵人,真是幸会。在下初来宝地,没准备什么贵重礼物,只是此次前来,随身也带了些西洋物件,虽说还精巧,但不算稀罕之物。欧世叔,还劳烦您替我取来,让各位公子、小姐看看,若有合意的,敬请笑纳,实在是不成敬意!”大概李凌风的商人味道表现得过于浓厚,不入那几位贵家小姐、公子哥的眼,都没怎么搭理他,只有李隆杰拉着他坐下,聊起家常来。

“听说欧掌柜讲,吴先生家族在吕宋是富甲一方,可比王侯,此次千里归国不知有何要务?如果有需要在座各位帮忙的,只管知会一声。”李隆杰说得很是豪爽。“一定!一定!不瞒李兄,我此次回来实是迫于父亲的吩咐。他老人家让小弟回来看看祖地,说免得我等后辈子孙数祖忘典,不记得了自己的出身来历;同时也顺便了解一下这里的行情世道,积累些经验见识,以便于将来替他老人家打点家中生意、事物,所以我此次准备到各地都走走,见见世面。以后待我游历中原时,说不定还真得打扰李兄一番,还请您和各位多多见教啊!”李凌风说得滴水不漏,估计李隆杰等人拿不着什么疑处。

李隆杰随嘴客套了一声,又问了些其它南洋一带的事物,过了一会,突然转到了一个新的话题,“吴先生,你家在新加坡可有生意?我在国内久闻许多南洋行商谈论那里,但不知那里的环境究竟如何?”早有准备的李凌风心中淡淡一笑,口中则毫不犹豫地回答:“有啊!那里现如今可算是南洋一带经商的宝地,是南洋与西洋贸易的一个新的要冲,除了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之外,当地政府乘秉西洋一贯作风,十分看重工商贸易的发展,华裔商人在那里做生意也比较受到执政当局的保护和尊重,所以南洋一带稍有些实力的商家在那里都有分号,我家自不能落于人后。

”“哦!有这种事不知为何如此?那里善待华商这我到是久有耳闻,不瞒吴先生,在下对此素有兴趣,就其内情,你可否说个一二以开在下之茅塞?”李隆杰一副非常感兴趣地样子问。“那当然首先是蒙受天朝余威所致,当今天朝国富兵强,威凌宇内,泽被四方,我等在南洋经商的华裔自是深受其荫惠。此外,听说现任新加坡总督原来甚是没落,曾在国内游历多年,对我中华上邦极为仰慕,我听说他好象还是在国内某些知交好友的大力帮助下才起家的,大概是受到这些影响,很是善待华裔人士;而且据我家在那里的六叔说,新加坡的许多职权部门也是掌握在一些华人手中,华商办事非常方便,所以才有现如今这样的场面。

”李凌风顺嘴胡说了一通。“吴先生对西洋国家重工扬商是何看法?我等自幼蒙受圣人教诲,重农轻商,皆认为农为国之根本,却不知这西洋人为何却要反其道而行之?吴先生可能教我?”李隆杰诚恳地问道。“隆杰兄如此聪慧,却何以这般入了迷窍?我大清疆土广阔,人口众多,民以食为天,自当以农为本;此外,为了维护国家平安祥和、强盛富饶,我等天朝人士历来秉承圣人教化,讲求为人诚、信、礼、节、义,安受本分,如何能尊崇商人那重利少义、趋炎附势之风气?西洋诸夷国小地贫,百姓为得生活,自是锱铢必较,蝇头小利也绝不放过,又未得教化,不知圣人所谓为人处世之节义。

我素闻其贫芥草莽之士多甘为盗匪,不以劫掠谋财为耻,因为其只要有钱供给西洋诸国之国王、权贵,摇身一变即可为公侯,世风、国格由此就可见一般了。”没等李凌风说话,一旁的卢大公子就意气昂扬地接口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让众人一时哑口无言。李隆杰等人嘴上不说,心中都给了这位卢大公子下了个定义,此人实是妄自尊大,迂腐不堪,不明世事。正尴尬间,李凌风看到欧掌柜领着几人把东西搬了出来,忙插开话题,“李兄,不说那些了。各位,请来看看我此次带来的东西。

实在是一般,希望勉强还能合了各位贵人的眼。”这些贵家公子、小姐倒都不是贪得无厌之人,在李凌风和欧掌柜的力邀下,每人挑了一样喜爱的收下。在一旁仔细观察的李凌风发觉姓萧的小姐似乎还想要只怀表,忙递了过去,却被拒绝了。李隆杰当心让他尴尬,出言邀请李凌风一起吃饭,以示感谢,李凌风很爽快地答应了。此后几日,李凌风一直受李隆杰之邀,陪着几位公子哥在广州各处游历。大家相处到了第三天,卢诩卢大公子才递了个大红请柬给李凌风。李凌风打开仔细一看,终于明白这帮人是代表着自己家中长辈来给新任两广总督卢循拜寿的,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天南海北地都聚到了这里,倒是让他很是猜忌了好一段时间。

回到商行,李凌风把陈若鸿叫到自己房里,把请柬交给了他,毫不客气地问道:“两广总督做寿这么大的事居然要到别人把请柬递到我手中,我才知道,你们在国内到底干些什么?嗯!”“广州自令尊出事之后,会中兄弟因为抢夺库银和令尊遗体,绝大部分人手都暴露了,再加上随后满清的疯狂清查,我们又只得把许多人撤到北方,而负责主管广东事物的洪顺堂则整个迁到了新加坡,广州算是已经被放弃了。我奉命回国负责重整天地会所属的情报机构,发觉这里的工作短时间难以展开,原来留下的没暴露的兄弟大都属于市井阶层,保障来往人员的安全没有问题,但基本上无法接触到满清政府上层人员的情报。

另外,卢循是个满人,家中下人都是从北方带来的,大概是受到令尊事件的影响,他来广州后,一个本地汉人都不许收入府中,而且在他家中实行的是满州军法,下人若不和其规矩,打死也没人管,不管我们如何做工作,一时半会根本不可能得到他府中的一丝一毫消息。综合各种不利条件,再加上我们下一步行动主要是得搞定福建、台湾和北京满清政府方面的情报,所以我决定把工作重点放在了北方。”陈若鸿看了请柬,抬头直视着李凌风,不卑不亢地回答。

李凌风看着他,由生气逐渐转化为欣赏,笑了起来,点点头,没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转而问道:“若鸿先生,你怎么看李隆杰这个人?”“从原来的情报中,我们就得出了一个观点,在未来我们完成大业的道路上,陕甘总督李成吉家族是个危险的敌手。这几天从旁观察了李隆杰,确实是个厉害的人物,为人处世的手段高超,其本身一些作风也让人信赖,其父可想而知,不知他家中的两个哥哥如何?如果都象他一样,我们对他们得非常小心才行。”陈若鸿一边想,一边回答。

李凌风没有接口,静静地在房中来回踱步,思考起问题来。“报告!”“进来!”得到李凌风的许可,兆国走了进来。“刚才给山东巡抚萧长风的女儿送礼的人回来报告,说那小姐终于接了,不过什么都没说。”看到李凌风点了点头,兆国接着汇报:“从福建传来了消息,福建水师提督近期要换人,福建水师月底可能会有些动作。总指挥,我们是不是得安排一下去福建的日程?”“过了三天后这个两广总督的五十大寿就走!若鸿先生、兆国,你们俩去安排一下。

对了,若鸿先生,通知军情总局,在陕西方面加派干员,对李成吉家族,我们还是多下点本钱吧!得小心,相信我们都不会看走了眼。 至于萧长风这边可以看看再说,留个下次见面的由头就行了,听威廉、道临二位叔叔介绍,那也是个不得了的人呢。”李凌风淡淡说道,眼神中流露出了接受挑战时的跃跃欲试。卢循五十大寿的那天,李凌风只能在外堂就坐,和几个五十上下、肥头胖脑、浑身铜臭的官商混在一起,一顿寿宴吃完,寿星公卢循卢大人的面没能瞻仰到不说,其他几位官家公子哥也没出来打个招呼,这让一旁跟着的兆国觉得实在是晦气。

李凌风倒沉得住气,一直坐到大多数人都走了还没动。 “吴贤弟,不好意思,让你久坐。我早就想过来和你聊聊,可里面全是些长辈,实在是不好违了礼数,请贤弟担待一二。”临近宴会将散,李隆杰匆匆从里面出来,非常客气地和李凌风招呼道。“哪里!哪里!李兄切莫客气,那岂不是折杀小弟了。李兄,我一直就在这里等你出来,是想向您道个别。”李凌风忙长身一楫,回道。“贤弟,这是怎么说的?我还想和你多谈谈的呢,家中有事么?”李隆杰拉住李凌风的手热切地挽留道,露出满脸的遗憾。

“是,家中老父让我前往福建泉州、马尾处理一些商务,时间再不能耽搁,我明天一早就得出发。 李兄别在意,待我处理完这事之后,那就是无事一身轻,到时自会专程前往西安,拜会李兄。”“好!就这么说定了,为兄定当扫枕以待。不瞒贤弟,过一两日我也得返程北上,顺路陪着萧家公子、小姐回镇江老家,走的就是过福建至江浙,说不定你我二人路上尚有一会也未可知。”李隆杰抓着李凌风的双手轻轻摇了几下,拍了拍,尽现礼贤下士的风范。而李凌风也煞是做作,回应了一副感动莫名、难以言语的模样。

就着这种架势,双方客套了好半天,才在浓浓的夜色中依依作别。 福建马尾是福建水师驻地,西元1829年3月29日,为了迎接新到任的水师提督梅铎,在风平浪静的内海上搞了个阅兵式。百十艘在李凌风这等从英国回来的人看来是其小无比、没多少火力的战船在水面上纵横来往,摆出了许多花哨的阵势,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对应船队阵型的变化,各色旗帜的变换倒是给人留下了不小的印象,只是船上大多数水兵即使是在这等风平浪静的内海上操练,也是东摇西晃,脚下没根。

为了迎接新上司的到任,船上用具和甲板上那可怜的几门青铜火炮倒是搽得比较干净,可惜据说船舱中没有备有火yao,听说是当官的怕管理不当,万一出事,既丢了自己的脸,又让新上司面子上不好看。 日夜兼程赶来的李凌风等人在内线的帮助下,混到一艘警戒船上观看了这场有如闹剧般的表演,心中哑然失笑。当天下午上了岸,成竹在胸的他再无于此逗留的yu望,连夜转回了福州。回到福州,李凌风综合各种情况,下定决心,传令立即开始实施代号为“翻天覆地”的行动计划,他要求由在新加坡的关海山和赵震天、关英培、楚天舒等人根据新军训练和物资准备的进度,自行决定开始进攻的日期,但时间不得晚于今年七月。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岁月辉煌 全文阅读,岁月辉煌最新章节,岁月辉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