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岁月辉煌全文阅读 > 第14章

第10章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暴风雨中 书名:岁月辉煌

李得贵本身就在成都办事,只是两日前接到西安府中老爷的加急传书,让他在成都截住三公子,把当前的紧急情况告诉他,然后跟着尽快赶回西安。他一眼看到从船上下来的李隆杰,赶忙上前招呼:“三公子,您可来了,老爷让我给你带了个天大的消息”他正准备接着说,李隆杰挥手阻止了他,他马上识相地没再吭气,给田浩行了礼,暗地里打量了跟着李隆杰和田浩身后从船上下来的、李隆杰新收的智囊许君翎以及陆清源,再后他看到了两位手持宝剑的绝美少女,气质飘逸如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子,呆住了。

待众人在田家的一座别院安顿好了后,李隆杰把李得贵叫进自己的屋子,示意他有什么事快说。李得贵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信,双手抵给了李隆杰。李隆杰接过打开,细细看了起来。看了一半,他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又从头再看,如此来来回回地看了十来遍,才长叹了口气放下信来。“老爷还有什么吩咐?”李隆杰问道。“没什么!就是让您务必赶快回去!”李得贵小心翼翼地回答。李隆杰点点头,背着手,走到窗户前沉思起来。过了没多久,院子里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直奔他所在的这间屋。

“隆杰,隆杰!出大事了!”田浩还没进房,就开始大声地嚷嚷,弄得别院其他人都惊动了,跑出来欲看个究竟。李隆杰心知此事不久将天下皆知,藏之无益,召集众人来到的大厅,让田浩给大家都说说。“大家都得做好准备,别到时听了惊出毛病!”田浩激动的脸色发青地说道,看着大家那期待的眼色,他忙接着说正题:“十五天前,一只来历不明的水师舰队偷袭了我大清的福建水师,使福建水师全军尽墨,福建水师提督梅铎当场阵亡,水师左营总兵黎峻服毒自杀,右营总兵傅鄂则被拿下了大狱。

此外,那只舰队随后还炮击了福州城,福州将军岳鸣领军仓促上阵,大败而回,据说岳鸣本人也身受重伤。此事已震动天下,当今圣上龙颜大怒,军机处以八百里加急传谕各地督抚,作好调集大军的准备。”田浩说到这里,大厅中响起一片唧唧喳喳的声音。“大家别吵!隆杰大概也已经得到了消息,不知有什么内幕可以给大家讲讲?”田浩打断了众人的讨论,期待地看着李隆杰,从莫名的亢奋中消退出来,他的思路清晰了许多。看着大家都看着他,李隆杰微微嘘了口气,站起来背着手走了几步,说道:“我刚得到家中的传书,说的也是这些。

福建水师是完了,船只大概只剩下几条小舢板,营地全毁,死了近六千人,伤者无数。福州的八旗驻军一击即溃,绿营也受了重创,对方还对福建沿海几座城池进行了炮击。这几日朝中各位重臣大老已经吵翻了天,正在商议如何进剿这股悍匪,大约数日内就会有消息。”“隆杰公子,这股悍匪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陆清源年轻气盛,抢先开口。“可以肯定是汉人!据一些侥幸活下的士卒说,对方大都是汉人,说的是汉语。其它方面就是我们现在需要探讨的了!阿浩,君翎,清源,你们分析分析,给我和两位女士说说。

”李隆杰并没有说出他自己的见解,而是推给了他人,一是还不知未来将如何变化,不想这么快就暴露了家中的秘密;二是顺便考察一下众人的才智。许君翎在一旁冥思苦想,没有搭腔。陆清源则不同,他在厅中团团乱绕,一边想,一边说道:“对方这样做,一定有他们的目的。自古妄动刀兵意图不外乎几个:一、求利,可对方是在追求什么呢?金钱、财富?好象没那么容易。二是争天下,可就凭几艘战舰就想撼动大清百年基业,似乎儿戏了吧?三是”“割据!”陆清源和许君翎两人异口同声地喊道,话一出口,两人相互对望了一眼。

“赶快接着说下去!”田浩催问道。“陆公子请讲!”许君翎推让道。“哪里!还是君翎兄说吧。君翎兄想了这许久,定有所见,小弟洗耳恭听。”陆清源赶忙回道。“那好!隆杰公子,田公子,你们想,福建外海是什么地方?台湾!福建水师覆灭带来的最大、最明显的后果就是朝廷再无完全制衡台湾之力,以在下愚见,对方定是要占领台湾。当年红毛番和郑逆成功都曾占据台湾多年,而不论是郑逆还是大清,都是以水师出福建而平定台湾。对方此来即把目标对准了福建水师,除此当别无它图!两位公子可曾听到台湾那边的消息?”许君翎没再推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李隆杰暗暗点头,自己这两个新请的幕僚都挺不错。“李凌风啊!李凌风!出手就那么狠,难道虎父真无犬子吗?”李隆杰低声念道,他决定对身边的人开诚布公地说说当前的形势,收取人心现在对他来说可是非常重要的。他回身观察众人,大家都对他刚刚提到的李凌风一无所知,迷惑地看着他,只有田浩似乎有些领悟。“大家不用疑惑,根据一些密报,我估计此次行动的悍匪首脑一定是个叫李凌风的家伙。各位大概听说过几年前广东巡抚李济一案吧?我给大家说说其中内藏的隐秘。

”李隆杰开始就自己知道的说了起来,一边说,一边在脑海中回忆当年他父亲得知李济一案时的情形:他父亲在书房中整整自闭了三天,出来后就明确指示自己哥三开始进行各种准备,最后父亲说的那句话让他终生难忘,‘时世造英雄!以李兄和道临兄如此人才,定不会让老夫失望!’自此李隆杰哥几个就已经明白了父亲内心暗藏的雄心壮志,现在机会终于出现了!李凌风站在台湾的土地上已经有十多天了,自他率领主力舰队转进至澎湖与关海山、赵震天、楚天舒等汇合后,不到两天,台湾天地会长房莲花堂的弟兄已提着上百颗满清在台大大小小官员的人头前来拜会他,随后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他以新军第一团团部及辖下第一营、第一独立炮兵营在基隆登陆,新军第二团两个营及第二独立炮兵营在凤山(高雄),近卫营和第一团三营则在台湾府(台中),留新军第一团第二营和第一团直属炮兵连镇守澎湖。

短短五天时间,台湾已尽归版图,出乎所有人意料地顺利。李凌风等人根据需要,把大本营设在台北,因为这里有地理位置合适,附近有淡水和基隆良好的港湾可以兴建码头,而且矿藏集中,富含造火yao的硫磺,炼钢所需的煤和铁矿,甚至是金、铜等重要的稀有金属附近也有大量蕴藏,是个天然的工业基地。所以一上岛,他就全身心地扑到各种工厂和矿山建设的准备工作上去了,没日没夜地玩命干,这样正好可以让他少了许多不合时宜的胡思乱想,才发芽的青春期萌动也让他掐死在了狂热的工作中。

此时他正在与欧阳成杰商谈工厂建设的事宜,两人说得兴高采烈,混然忘了时间。“成杰表兄,照你的说法,我们大约只需要五至六个月就可以使台北成为一个有一定规模的军工基地,那意味着明年年初我们就可以实施下一步行动了。真令人难以置信!”李凌风感叹的声音在屋内回响。“无忌,只要人力充足,很可能还不需要六个月。你看,建立工厂的设备我们早就准备好了,现在已在运来台湾的路途中,而台北矿藏集中,容易开采,运输距离短,土地尚未大规模开发,可自行征用,省了不少费用,我们当务之急是要展开大规模的土建,在淡水附近兴建正规码头、冶炼厂、弹药厂等,另外从桃园、新竹煤矿和附近铁矿山兴修数条运输铁轨通往淡水河,设计图纸昨天都已初步完成,剩下的工程施工的关键在于人力,只要人力充足,我看三个月内工厂一期竣工没问题,矿、码头和运输铁轨可能五个月左右就能初步投入使用。

”欧阳成杰微笑地说道。李凌风抬头看着他,问道:“明确说,大表哥你需要多少人力?”“最低五万,越多自然是越好!”李凌风没吭气,低头接着看桌子上铺的地图,心中暗暗盘算。“报告!国内信堂有最新的情报传来,赵震天副总指挥请您回指挥部。”一名指挥部参谋军官进来报告。李凌风来到指挥部,指挥部可以说条件一般,因为满清政府为防台治台,多年严禁向台湾移民,台湾的开发长期滞后,台北还只是个土族小镇,附近人烟稀少,这个指挥部就是当地的一个土著首领居住的院落。

李凌风一进门,看到赵震天和楚天舒都在查看地图,关海山和徐道临两位则正陪着四十来岁的莲花堂堂主林义雄(林爽文的后裔)在一旁大摆龙门阵。他们看到李凌风进来,忙都站了起来。李凌风大踏步地走向林义雄,握住他的双手,阻止他给自己行礼,笑道:“林堂主这次可是立了首功,我正想着该怎么嘉奖莲花堂诸位弟兄呢?”“总舵主客气!大家都是为了反清大业而已,再说我们这么做也都是为了自己嘛,是应当的,应当的!”林义雄客气道。李凌风还想说什么,一旁的楚天舒递封简报给他。

他没看,说道:“天舒,给大家讲讲现如今的形势!”楚天舒在脑海里理了理思路,开始介绍:“自我们消灭福建水师并进取台湾后,满清现如今是一片慌乱。据信堂传来的情报,满清朝堂之上有两种处理意见,一是以保守闻名的首席军机大臣曹振镛和新进军机大臣穆彰阿为首的禁海派,他们提议应首先禁海,要求把沿海二十里的居民全部迁居内地,禁止任何船只下海,力图困死我方,另外再重新训练水军,积蓄实力,待机而战。听说穆彰阿还有‘台湾地贫人稀,自古滋生盗匪,屡为朝廷之患,多年来屡屡耗费朝廷资银,不如现在弃与逆匪承当’之语。

”“这个曹振镛就是那位曾说‘为官之道,无它,多磕头,少说话’的家伙,百无一用!穆彰阿是他的门生,也好不到哪里去。”徐道临在旁插嘴,众人都笑了起来。“天舒你接着说!”关海山笑道。“好的!另外一派则是以军机大臣赛尚阿、英和以及户部尚书王鼎为首的主战派,要求聚集举国之力,以广东水师和太湖水师新军为主,寻机消灭我舰队。他们的理由主要是认为我方不过区区十来艘战船,虽说巨大,但以太湖水师新军和广东水师两部分进合击,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未曾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目前两派在北京争论不休,还没什么结果。不过福建已开始全面禁海。海军有报告说,近日已鲜能在海上看到鱼船出海。”“他们出什么点子最后都没用!没有强大的海军舰队,出战那是自寻死路。如果禁海,那也没什么,留出了时间正好可以让我们定下心来建设台湾。等我们一切都准备充裕了,我看他们这帮子官僚如何保住这锦绣河山?”李凌风冷冷地说道。“不过我们还是希望他们能出来和我们再打上一战,否则广东水师总是我方的一个心腹大患。再说现在满清禁海,对国内会中各堂向台湾输送人手方面也会造成一定不便。

”关海山皱着眉头说道。赵震天接口:“海山叔叔,对方禁海那我们是早有所防,国内人员这次主要出自江西、两湖以及长江以北诸省,我们估计满清禁海也就是在广东、福建和浙江等地施行,影响不大。不过总指挥,广东水师还是要尽量把它引出来消灭掉,否则将来我军采取下一步行动时还得顾及它这个因素,也是个麻烦。”“海山老哥,别为人手当心,不行让我们莲花堂在台湾本地给你们招集嘛!”林义雄豪爽地说道,拍着自己胸脯大包大揽,没想正好有人在等着这句话。

“林堂主,有你这句话那太好了。你看你多久能给我们招集十万人?”李凌风打蛇随棍上。“没问总舵主,多少人?”林义雄一下愣了。“十万!我们需要十万壮劳力建设港口、工厂和矿山。”李凌风肯定地回答。“老天爷!总舵主,台湾现在在籍人口不过两百三四十万而已,一下调集十万,那可不是一般的难啊!”林义雄的脸一下苦涩了起来。“你放心!我不是免费使用劳力,按劳付酬的,甚至可以比正常时期开高点。”李凌风笑着打消对方的顾虑。“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好办了!我三个月后给你准备六万人以上。

”林义雄蛮有把握地下了保证。李凌风闻言摇摇头,看着林义雄的眼睛说道:“那太慢!一个月内我至少要一万五千人,两个月内得有五万以上,你看如何?”李凌风见林义雄脸上仍有难色,笑道:“我知道这有些为难林堂主,但时间紧迫,我们不得不加紧准备工作。你知道,我军人数少,作战依靠的是装备和火力,这弹药消耗量巨大,若补充不及时,全军尽墨那是很容易的事,难道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多年的心血就因为一时的耽误而毁于一旦?”林义雄咬咬牙,发狠道:“行啊!我尽力试试!”李凌风拍了拍他的肩头,鼓励道:“你们莲花堂在台湾发展了这么多年,成员过十万,组织严密,现在可以浮出台面了。

你完全可以以各乡、各镇的莲花堂成员为骨干管理地方事物并组织自卫队,同时全力动员各地多余劳力出来做事。林堂主,未来的台湾就得依靠你们来进行治理了,这也是对你们莲花堂组织能力的一次锻炼,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不负众望,很好完成这项工作。”“好!”林义雄是个爽快人,他一拍大腿,猛地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大声说道:“总舵主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决不会装熊!我现在马上就到各地去组织。”李凌风、关海山等人想留他吃饭,他也没同意,打马飞奔而去。

看着林义雄的背影从他们的视线中完全消失,李凌风几人又回到了原来的话题。“天舒,你看如何才能调动广东水师出来?”“我有想过。总指挥,海山叔叔,徐先生,震天,你们看!”楚天舒一边说,一边拉开地图。“满清经济的命脉在于两江漕运。我考虑用海军阻隔长江下游的南北交通,截断漕运,砍断对方的经济命脉。我估计那时满清再怎么样也得把全部水师拿出来和我们拼一拼!”“嗯!好办法!我刚才答应高价聘请劳工,心中还正为明年的资金发愁呢!道临叔叔大概也是如此。

天舒,命令海军三个分舰队轮流出击扬子江,告诉他们,可以随意截获任何在长江两岸间来往的商船充公。哦!对了,告诉英培,无论如何,必须确保有一只分舰队得留在澎湖,做好保护台湾、出战广东的准备。”李凌风实际上早就有这个想法,只是觉得有些象海盗行径,怕被人非议。楚天舒一提议,他赶忙同意,还添加了抢掠商船这一条,没办法,迫于经济压力,这恶人怎么也得做啊!看着参谋军官把命令送了出去,赵震天换了个话题:“总指挥,昨天我从台湾各地视察回来,拟订了一个陆军扩编的方案,你看看如何?”“好啊!震天大哥你说说看。

”“我军此次从满清驻扎台湾的十六个营中可收编八千人,当地要求从军的天地会弟子以及普通平民一千多,国内已提前送来的精壮一千五百人,估计陆续还有增加,总共是近一万一千人,可编成三个整团和两个独立营。我准备把现在的各只部队打散,重新编成五个步兵团,四个独立炮兵营,您看如何?”赵震天看着李凌风问。“行啊!你准备怎么编?”李凌风的心情很好,说话也就比较爽快。“我们这次带来了第一团三个营,第二团两个营,我想就以他们为基础,营扩编为团,连升成营!剩下的再新增两个独立炮兵营。

虽说这样扩编后各部的人数都不足,但国内人手一来,就可以有个现成的框架进行调配,有便于后期工作的开展进行。”李凌风想了想,说道:“原则上就以此为基础,我在补充一些:一、指挥部在台北成立一个士官培训营,一个军官短期速成班,从各只部队和投诚士卒中抽调得力人员前来培训,海军在澎湖也办一个。二、我对新加坡的防御有些担心,这次南宫出任新加坡陆军司令,手下部队太少,我看以留在那里的第二团团部及三营为基础,我们马上再给他输送三个整营的新兵,筹建一个新的步兵团,就编为第三团吧,军官可以由今年从英、法两国学成回来的军校学员中给他留二十个,南宫本人兼任步兵三团团长。

再组建一个独立炮兵营,把教导营运来台湾。这样新加坡陆军就有一个炮台炮兵团,一个步兵团,一个独立炮兵营,一个土著步兵营,一个土著侦察连,将近八千人,可确保新加坡的安全。三、教导营到台湾后正好拆散补充到基层连队,可以解决扩编后基层军官、军士的不足。天舒,你有什么要补充的?”“没有什么。我们现在是不是就定一下这五个团的主官人选,还有驻地?”楚天舒问道,关海山和徐道临自知对这些是门外汉,没好发表个人意见。“震天大哥说呢?”李凌风征询赵震天的意见,赵震天点点头:“现在定了也好,早点搞好了便于开展工作!”“那就定吧!原一团团长南宫现在是新加坡的防卫司令,一团来台湾是震天大哥兼管的。

把一团一营扩编为新的第一步兵团,驻地就设在基隆,原一团参谋长萧阳出任团长,原一营营长铁宸出任副团长兼任团参谋长;二团驻扎在淡水,原一团二营营长乔森出任二团团长,调左丘风给他做副手;三团在新加坡;四团呢狄荣嫩了些,做副手还行,主官震天大哥你看?”李凌风看看赵震天,咨询他的意见。“无忌,你看第一独立炮兵营的严佩怎么样?他训练炮一营的成绩大家都看得着的。”“行!就他了。严佩统领第四团驻扎台湾府,也就是台中;雷默的二团一营现在台南,让他们就地扩编成第五团,程中和代理团长:雷默领着他的二营驻扎在凤山(高雄),他手下的都升任团长了,他再只作个团长不妥,我看挂个陆军副参谋长的衔兼任五团团长,晋升上校军衔。

以上各团团长除了雷默外,都暂时定为中校军衔。哦!南宫还挂着中校吧,传令到新加坡,晋升他为上校。”李凌风停下喝了口水。“炮兵呢?”楚天舒记录完了他刚才口述的任命后问道。“蔡勇现在的脾气还那么冲吗?”李凌风问赵震天。赵震天‘扑哧’笑了,楚天舒笑着接口答道:“随着各人年龄的增长,人本身当然是含蓄得多了。再说他也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长官兼教官,也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维护自己的形象了。”李凌风也不由笑了,说道:“既是如此,那就让他出任第一独立炮兵营的主官吧!第二营左丘风离开后由他的副手万铭中出任营长,调郭柏霖出任新编第三炮兵营营长,第四营交给王震铭(这个王震铭是和赵震天一起去的英国,第一批法国布里尼军校炮兵专业的学员,原来是第一独立炮兵营的参谋长)。

第一、第二炮兵营都驻扎在台北,震天大哥就近可以多管管,新建的第三、第四炮兵营设在凤山,交给雷默全权负责。近卫营应该从台中过来了吧?我下达的调令六天前就发出了,怎么还在路上磨蹭。”“主要是运输船的问题,不过明天下午应该能在淡水下船。”楚天舒忙解释道。“哦!近卫营编制无法扩大,但营长小肯佩斯的军衔应该调高些,晋升为中校你们觉得可以吗?”李凌风并没有多少怪罪的意思,只是离开了兆国实在是不习惯。“对了,无忌。这次我军顺利夺取台湾,消灭了福建水师,下面人人都有所晋升,连英培那臭小子都是少将了,就你、震天,还有天舒没有给自己加加军衔,尤其是震天,副总指挥,目前还是个上校,这不大好吧?”关海山对这事一直耿耿于怀,变着法说了好几次了。

“海山叔叔,我说过了,这次行动根本没有对部队有什么大的考验,也没有体现出我们什么军事指挥的高明之处,只能说是对方太差劲,还有就您和道临叔叔这些长辈多年精心准备的结果,所以我本人根本没资格晋升。至于英培,他现在在海军独当一面,必须有与他地位相衬的军衔。还有其他人的晋升,那是因为军队扩编的需要,与这次军事行动没有太大的关系。”李凌风笑着解释,但还是没有让步。他接着转向赵震天,用商量口气问道:“震天大哥的军衔到确实是低了,我看你还是升一级吧?”赵震天手一挥,干脆地拒绝了:“无忌!海山叔叔那是关心我,我感激不尽。

你给我说这事也有好几次,我都没答应,为什么?理由你刚才都替我说了,我也不多啰嗦,你不要再劝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岁月辉煌 全文阅读,岁月辉煌最新章节,岁月辉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