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岁月辉煌全文阅读 > 第14章

第1章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暴风雨中 书名:岁月辉煌

“总司令!总司令!”一旁的楚天舒轻声地呼唤他,他做完最后一部分祷告,直起身子。“程中和的第六步兵团在塘沽上岸后,作为先头部队的一营的一、二两个连在天地会兄弟们的配合下,已经进占了军粮城,消灭了两百多清军;严佩的第四步兵团正在登陆,第三、四两个独立炮兵营以及近卫营现在还在船上等待;雷默率领第五步兵团完成了在大沽的登陆,此时正在展开部队,他的一营已开始按原计划扫荡大沽附近的敌军;陆军赵震天副司令亲领第一步兵团午夜就已经在北塘登陆,此时应该已经开始向通州方向急行军了;乔森的第二步兵团和第一、二两个独立炮兵营现在正在那里登陆,大约要到七点左右才能完毕。

”楚天舒一口气做完了全部报告。“好!英培,海军方面就全权交给你了!”李凌风转头嘱咐身旁的关英培,跟着立正,举手给关英培和驾驶台上的海军军官们敬了个礼,海军军官们赶忙回礼。李凌风放下手,回身吩咐楚天舒:“让严佩在岸边找块视线良好的高地,司令部现在开始登陆。天舒,准备小艇,我们俩上岸!”西元1830年元月25日,从各地赶到的天地会元老们簇拥着特意赶来的赵无疾走进了刚刚建成的会堂,提前从新加坡赶来的欧阳天行、威廉和徐道临一起迎了上去,会堂里李凌风、赵震天两人领着在场的陆、海军全体高级军官起立,立正,给赵无疾敬礼。

赵无疾笑了笑,挥手示意李凌风免礼,上前拉住了他,仔细打量了他,拍了拍他的肩头,传音说道:“无忌,你别当心,我是来给你垫背的。”说完,转身看着自己的侄子,笑着点点头。李凌风心中一阵酸楚,不知如何表示感激才好,忙一一给自己干爹介绍立在身后的新军中主要将领。赵无疾一一给众人打了招呼后,坦然坐到了天地会元老们阵营中的首席,李凌风让军官们也和元老们一起,一一就座。看着准备就绪,他示意楚天舒宣布会议开始。“总指挥,赵长老,威廉先生,欧阳先生,徐先生,各位,我负责主持今天的联席会议。

我们将首先讨论这次福建战役的得失,这是总指挥的意思,随后再讨论我们今年年内的行动方案。”楚天舒站起来作了开场白,很多人吃了一惊,没想到李凌风居然能够直接让众人讨论福建战役,他们还想着这次怎么把议题转到这个方向来。大约是出乎意料之外,一时没有人接口,场面冷了一段时间。陆军军官们出于纪律,没人敢吭气,见此情景,几名天地会元老私下交头接耳,怂恿关海山出面提意见。“大哥,无忌,各位,我是天地会的老人了,军事上又是个副总指挥,两边都沾,今天我就豁出个老面子,说说自己的意见。

无忌,你别怪我,我这个人是个直肠子,心中有事憋不住,就想你给我解解疑。”关海山被天地会的元老们逼了好多天了,本来他儿子关英培坚决反对他出这个头,但他还是首先跳了出来。李凌风笑了笑,客气地说道:“海山叔叔您尽管说。”“那好!这次福建战役本来还是挺顺利的,一路势如破竹,从满州狗手里抢了不少地方,可就在把福州合围的当口,无忌你作为总指挥,突然命令全军停止行动,让大家很不解!这停止进攻还不算,你随后又下令撤出了福建,我们好不容易得到的地方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还给敌人,我们这些老家伙想不通啊!真的是想不通!无忌,如果你是顾虑清军的三路援兵的话,我们当时完全可以先把福州打下来再说嘛。

现在根据情报显示,司马乘龙的五万人是在无任何阻击的情况下,于今年元月2日才到达福州的,而我军在12月18日已经完成了进攻准备。无忌,我怎么也不明白的是,十五天时间应该足够我们消灭福州守军了。到时就算是司马乘龙全军赶到,我们背依坚城,又拥有巨大的火力优势,根本就不用怕他。如果你担心军力对比,认为我军人手实在是不够,那还可以再从台湾运送一个步兵团过去的啊?虽然新的部队训练不足,但作为预备队应该没有任何问题的,还可以让他们感受一下大战的气氛,这是任何训练没法办到了啊!”关海山看来是真的不明白李凌风为什么这么做,对到手的胜利如此莫名其妙的丧失了,显得非常痛心疾首。

“是啊,李总舵主!”莲花堂的堂主林义雄也忍不住了,自持对夺取台湾和建设台北有功,李凌风应该不会对他有什么意见,激动地插嘴说道:“总指挥您这撤退的命令一下,我莲花堂在福建的人手刚刚露头,就全部暴露了。没办法,这次只能全部退到了台湾。大家说说,以后若还想在福建迅速开展工作、建立地方管理机构可就难上加难了!福建清军现在差不多有二十万,以后会越来越多,更难打了。唉!赔了!赔了啊!”天地会的元老们象开了闸的洪水,叽叽喳喳地纷纷说了一通,都表示了对目前的局面非常不满,整个场面乱糟糟的。

“震天,你对军事在行,你给大家说说你的意见!”关海山看着大家说了半天,李凌风仍然没什么表示,点了赵震天的将。赵震天不慌不忙地站起来,扫视众人,看到众人此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才开口说道:“这次我是完全赞同总指挥的命令的!”众人闻言一片哗然,连一直没什么表示的陆军军官们也诧异起来。赵震天略略停了一会,等众人都安静下来,接着说道:“我这不是在给无忌总指挥撑台!福州部队的军官们应该知道我当时是立即执行了总指挥的命令的,没打一点折扣。

为什么呢?整个雷霆计划的本身原就是过于急噪的产物,时机未到,战略目标不清晰,准备不充分,有打草惊蛇之嫌。当时总指挥就不准备同意,是看在大家求战心切,又是我和天舒两人强力推动的缘故。但是一开战,我就已经感到了准备的不足。是,我们火力强大,福州城里虽然有五万敌军,但我们只要充分发挥我军强大的炮火,攻下福州是没有问题,可有一点不知诸位考虑过了吗?以敌军在福州的工事,敌我人数上的对比,我们若要尽量减少伤亡,那么当时的弹药储备可能就会全用完了,那又如何对付后续源源不断赶来的敌军?大家想想我们值不值得把全部力量用在福州这个地方?其它的我就不说了,总指挥有他的想法,我们之间交流过,我是绝对支持他的,大家最好还是听总指挥把他的意图讲解给我们大家!”赵震天说完,看着李凌风。

李凌风从会议一开始,就面无表情,这时他作了个手势让赵震天坐下,开口:“我现在还不急于给大家讲解我的想法,我想先问一些专家几个后勤上的问题。成杰,你能不能告诉大家,今年,我们能生产多少门大炮?多少支枪?提供多少弹药?”坐在人丛后面的欧阳成杰站了起来,想了想,大声回答:“野战炮大概一百门不到,零散部件大约也就是可以提供一百门炮的维修更换;枪呢一万到一万五,具体数量得看台北兵工厂的建设进度,还有原材料的供应等条件:弹药方面,新加坡军工厂的年产量现在可以维持大约陆军两万人每人一千发的基本需要,台北这里还在建设,一期可以维持一万人,按设计,年底全部完工可以维持五万人,就这些。

”“好!你坐下。我给大家解释一下这每人一千发弹药是我和指挥部众人制定的标准,听着好象不少,但实际上把一个普通农民一年内训练成一个熟练的射手需要的练习弹药就不能低于七百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才不过两发。平时训练射击得越多,战时的效果就越大。举个例子说,第四团一营在泉州南面阻击敌人,从发现敌人,到对方骑兵冲破我军防线,这期间总共只有四次齐射的机会,在这短短四次射击中体现的就将是平时训练的成绩,我想大家都能理解其中的缘故,所以每个士兵一千发是必须的。

下面,道临叔叔,您给我们说说目前的财政情况。”李凌风示意欧阳成杰坐下,转而问徐道临。“赵兄,无忌,各位,我们这么多年来积攒了不少钱,我手中管理的储备金,不算英国给我们的贷款,总数有白银三千五百万两,新加坡基础建设、炮台建设耗去五百五十万,移民用去了四百三十万,教育方面用去三百一十万,海军购船二百万,台湾建设预计全部是八百万,这几年建立陆军用了三百万,这就去了两千七百万的样子,尚有八百万。此次从福建夺取了二百三十万,但战役花消是四十多万,也就是有一八十多万的进帐,现在储备金剩余九百八十万。

至于英国贷款,根据双方协定,全部购买了英国的武器、机器设备、战舰还有建设六百公里铁路所需要的设备、机车和车厢等,基本就没有剩余。我再说一下目前我们每年的收入,新加坡除去政府各种日常开支,每年能得到大约一百三十万英镑的收入,台湾这里的体制还没能完全理清,我估计最多也就是十来万担粮食和二、三十来万两白银的样子。现在我来说说支出,我们共有三万三千六百名陆军士兵,一万六千海军士兵,五万人左右,每年下发的薪饷和个人装备就在一百五十万英镑上下,相当于我们目前的全部收入都得用在军队上面。

海军增添新船,陆军扩大规模都得从储备金中支出,再加上各个工厂募集的工人工资和打战的开支,财政会相当困难啊!大家现在得想想法,开源节流。”徐道临说着说着,叫起苦来。“难道因为没银子,就不打战了吗?”一名天地会元老有些想不通。“是啊!就是不打,银子也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啊!打了不是还可以到敌人那里去抢!这次就抢了二百多万啊。”又有一人插嘴。“我们又不是土匪,动不动就说抢。这次只不过搞了几个大城市,不用出钱管理、建设、负担难民的费用等等国计民生的问题,时间又短,当然会有些赢余,以后就不一定有这种便宜事了。

再说,福建富裕地区的满清贵族和官绅这次都给我们刮空了,以后没钱是不是见有钱的人就抢?那不乱套了?”赵无疾严厉地呵斥道。李凌风此时觉得火候已到,站了起来,说道:“干爹,各位叔叔、伯伯,各位兄弟,大家都听到了吧?刚才有人问的好,没钱就不打战了吗?不,我不是没钱就不打战,而是想要把有限的资金用在最关键的地方!大家想想,我们现在有多少军队?陆军不过三万多,新加坡的八千人不能动,那就只剩下两万五。两万五两万五啊!你们想过两万五千人撒在江南能占多大的地方吗?最多也就是福建一个省,那我估计都还够戗!我们今年只能补充一万五千支枪,也就是今年我们最多再扩军一万五千人,军队可以增加到四万,那又能怎样?我们每占领一个城市,就得留一支部队来防守那里,每一个州府都得留,到了最后,我们已经没有可以集结起来的打击力量;有人会说我们不留军队守卫那些城市,那么跟没占领有什么两样?此次在福建是沿海作战,陆军后勤畅通无阻完全是靠海军来保证的,但深入内陆以后怎么办?海军能驾驶着战舰上陆吗?以后进入广大的内陆地区,不在一些交通要点上留驻部队,我们陆军后勤运输线的安全谁来保证?”李凌风说得激动起来,来到一副巨大的全国地图前,指着地图说:“我军现在的优势是什么?嗯?是装备,是火力,是良好的训练,但这些一是需要用钱来保证,二是有相对性。

怎么讲呢?我们现在是比清军的火力强,比他们装备好,但都是相对的,若要和英、法等强国比呢?我们还会有优势吗?大家看看,这个国家有多大,满清用全国之力与我军作战,我们有多少人力、物力可以和对方拼消耗?我们要逐一占领并统治这么大的地方需要多少军队?对方会不会给我们足够的时间来训练和扩充军队?海山叔叔刚才说的对,是!我们完全可以在十五天内攻克福州,我甚至可以在这里给大家夸个口,我们完全能够在运动中逐一消灭敌人派来的三路援军!可这以后呢?敌人会源源不断地被从全国各地调来,而我们由于后勤供应无法跟上、军队无法迅速扩大而疲于奔命。

对方用数十个省的人力、物力与我方进行对耗,这些消耗的都是我们汉人的人员和财富,满人则笑着躲在背后看我们自相残杀,这对我们而言划算吗?再说满清政府的官员不会都是些白痴,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大炮和火枪的厉害。当然,他们一时半会没法自己造,怎么办呢?他们就得去买,反正他们能用的钱比我们的多。这样一来,英国人、法国人、美国人,甚至可能还有俄国人都从中发了大财,而我们则陷在了福建附近这块地方,与敌人穷耗。这就是我们要干的事是吗?就算若干年后我们赢了,那又能如何?一个满目疮痍的国家,世代积累的财力消耗一空、流失到海外,而我们真正得小心的对手却富得开始流油,随时可以扑过来把我们掐死,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吗?不!”李凌风大步走回自己位子,喝了口凉茶,环顾众人,大声说道:“不!我要把好钢用在刀刃上!我要把所有的力量用在最关键、最重要的地方!大家知道是哪里吗?”他环视众人,再次大步来到地图前,用力在地图的上方砸了一拳,怒吼道:“是这里!敌人的心脏!”看到他拳头砸到的地方,众人都惊呼了起来。

赵无疾却笑了,笑得非常开心,甚至是有些忘形。他满意地对着李凌风要求道:“无忌,你给大家说说你的理由好吗?”“是!干爹。大家不要惊讶,那里确实是北京,是满清八旗重兵守卫的都城!我一点没疯,我现在给大家讲讲目前满清在北京的军事部署。各位,满清八旗军在关内共有二十四万人的编制,其中十二万分别驻扎在各省要地,京师附近则有十二万,其中北京城内大概六万,分为前锋营一万、骁骑营一万,满清皇帝的禁卫军--护军营一万二千人,圆明园护军六千人,步军统领衙门所属八旗步军一万人,火器营八千人,健铙营四千人,其余的什么亲卫营、侍卫营、巡捕五营等非野战军队可以忽略不计,另外城内还有步军统领衙门所属绿营步军一万人,这样,整个北京城内有七万清军。

我再说京城附近的八旗主要驻军,张家口都统领军两万,热河都统领军一万,剩下密云、青州、山海关、凉州四个副都统各辖二千五百人左右,剩余两万则分散驻扎在直隶各个府、县和战略要地上。直隶所属绿营军去年在册人数为四万两千三百二十一人,鉴于目前满清的官场风气,我认为实数最多也就能有个三万五、六,分别由马兰、泰宁、宣化、天津、正定、大名、通永七镇总兵管辖,其中天津镇最大,有四十来个营,一万人不到,天津、大沽口附近连总兵直属共有十四个营,三千多人的样子,通州附近十五个营,三千五百人上下,这里有户部最大的粮仓,整个京师和直隶地区的粮草储备大多都集中在这里。

以上是去年的情报,今年,大家都知道道光在江宁设置了江南大营,看来他是对江南局势和绿营军不太放心啊!好的是他从直隶抽调了三万五千八旗兵,这三万五千人分别来自驻扎直隶各处的两万人、张家口都统所辖五千,以及京城前锋营、骁骑营和护军营中抽调的一万,这意味着目前直隶只剩下了八旗军八万五千人,绿营兵满打满算五万,总共十三万五千人不到,同时还分散于各地,一时半会也调集不起来。”李凌风介绍得非常详细,他停顿了一会,让大家消化一下这些情报。

“无忌,不管怎样,可敌人还是有十三万啊!我们一次也就能投入两万人,敌我对比是六比一还多!”欧阳天行被李凌风的想法惊住了,忧虑地说。“姑父,在福建作战对方的人可更多,当面就有十八万!而且我想过了,以我们现有的海上运输力量,一次完全可以轻松运送两万人及其装备上岸,对付天津的绿营军那是绰绰有余。义父、各位长辈,我计划这次行动应该是一部以突袭的方式直取通州与北京之间,另一部则消灭大沽口——天津——通州沿线的七千绿营守军,夺取户部粮仓,逼至北京城下与道光叫阵。

这样一来,他三、五天内只能依靠北京城内驻军与我决战,张家口、热河以及长城沿线驻军绝对来不及救援京城,蒙古就更不用说了。大家分析一下,道光敢率领城中全部六万军队出城与我一战吗?我谅他不敢!那些个军机大臣们也不会让他出来。当我军兵临城下时他们有三个选择:一、闭城固守,等待各路勤王的援军到达再与我决战,这我们不怕,他们如果不出来,我们把通州的粮草全部运往天津,以天津为支点,海军作后援,在直隶沿海地区逐一消灭来援的清军。

我估计对方这样做的可能极小,满清自以马上得天下,让他们在兵力多于我方的情况下龟缩守城太伤他们的面子,综合考虑这不是他们的第一选择;二、弃城而去,还是上面的道理,他们还没能痛尝我军优势火力的滋味,完全可以排除这个可能;三、也是最后的选择,出城与我决战,我判断这个可能性最大。那他们能凑出来与我军决战的会有什么部队?道光的亲军护军营和圆明园护军应该不会离开他半步,剩下的就只有前锋营、骁骑营、火器营,在加上步军统领衙门的两万步军,离京城近一点的怀柔等地零散驻军,可能还有一些临时募集的在京闲散满人、王公贵族家中仆役,满打满算也就是五万多六万,我们既然用两个步兵团加两个步兵营、两个炮兵营就敢围攻福州城内的五万人马,还惦记着与司马乘龙来援的五万人进行会战,怎么就不敢用四至五个满编步兵团加三、四个炮兵营与北京城里的五万八旗老爷兵们大战一场?大家心里合计合计,哪种打法更合算?”李凌风说到这里,停住了让大家考虑。

“总舵主,赵长老,各位,我插个口,其实北京还有没有六万八旗兵都在未知之数。大家知道我们信堂是搞情报的。这几日我注意到满清在关外最有战斗力的三万盛京八旗兵和内扎萨克蒙古骑兵两万、外扎萨克蒙古骑兵三万,会同陕甘以及天山驻军第二次进剿回疆虽说已经基本胜利,但还没有能调回来,其中有许多从京师附近派过去经历战事的满清贵族子弟、家臣,他们都在前锋营和骁骑营的名册上。此外,离京城最近、威胁最大的内扎萨克蒙古骑兵还有一万五千将在不晚于今年二月初调集到江宁,内扎萨克蒙古与满清皇室多有血缘关系,是满清一支比较可靠的后援军队,现在可以说主力都没在,再加上关内的敌军主力也没在,这对我们在北京地区站稳脚跟是非常有利的。

”陈若鸿从天地会元老座位的后排站起来说了一些情况,往李凌风的天平上加上了块砝码。赵震天看着大家都在小声地议论,再次开口说道:“我可以替总指挥再补充几点,一、我军直取敌方中枢,可以切断、打乱满清对南方各省的控制,对点燃中原大地反抗满清统治的烈火是有现实的,同时也是巨大的推动作用的;这样也可以减轻我们自身的压力,使满清政府没法利用全国的人力、物力来对付我们;二、天下财富十之三、四集于京师,城里满清王公贵族众多,当年一个和珅就能抄家抄出数亿两白银,我们占领了北京,怎么也可以弄它一、两个亿吧?何况还有那数都数不清的皇室财富?这下一步各种建设资金的问题就能得到妥善解决;三、户部粮仓里的存粮可以供应直隶和京城三、四百万人口两、三年的用度,我们如果顺利地夺取了它,大家说说,我们最基本的生存问题是不是就得到了有效的解决?全国各地,什么地方能一战就获得如次巨大收获的?”“对,就是这个道理!这打战也可以看作是在做买卖,花同样的本钱当然是想追求最大的利润,大家说是不是这个说法?我还可以再给大家举出一个好处,今年满清政府为了粉饰太平,四月间仍然要举行例行的科举考试,到时将有全国近万名读书人集中到京城,把他们掌握到手中难道不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吗?”李凌风一边激动地说,一边用右手在空中做了个握拳的动作。

众人开始嘀嘀咕咕地小声商议起来,连一直没敢说话的军官们也都控制不住地在私下交流起看法来了,李凌风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喝了口水,等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后,淡淡地再次开口说道:“海山叔叔刚才不是要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一意孤行、决意从福建撤回来的吗?我现在就给大家做个解释。我当心啊!我当心把敌人打得太痛,打草惊了蛇;我当心军队打得过瘾,把我们储备的弹药都打完了,耽误了后续行动的时间;我当心福建这场战接着打下去,陷进去太深,一时若拔不出脚来,会破坏了我的根本意图。

大家都清楚,各位急着实施这个雷霆计划,我本来是不想同意的,但考虑到军队没有能够经过真正战火的洗礼,我对陆军的战斗力心中没底,所以同意打这一战。一来是给大家练练手,二来看看满清政府的反应。当我军包围福州后,这两个目的基本已经达到了,尤其是把满清在京畿的八旗军调了出来,这是我们最大的收获,所以我命令军队停止进攻,麻痹敌人,蓄积力量,准备把刀直接插到敌人的心脏上去,全力打一场关乎我们命运的战略决战!”“好!无忌,我支持你的决定!”一直在旁边压阵的赵无疾出了声,他回头扫视众人,目光凌厉,嘴里说道:“我虽然对军事是个外行,但也知道此战胜算很大。

我们先打下北京,中枢之地握于我手,再静观全国上下的动静,待机而动。地方那是能占多久我们就则占多久,不把北京看作得失的必要条件,呆不住了我们就退出来嘛!我们有绝对优势的海军,安全撤出直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样算是把满清老巢的坛坛罐罐都给砸了,让他们难过难过,怎么也是严重动摇了满清的统治根基,我们不吃亏。对了,走时一把火烧掉通州户部粮仓,海军再在南边继续截断运河漕运,看那些所谓的皇亲贵族们吃什么?大家眼光应该放长远些,对面的福建以及江南地区那是我们嘴边随时都能吃的肉,什么时候我们需要了,什么时候拿它作菜!大家还有反对无忌这个计划的吗?”他游目四顾,看到大家都没出声气,一挥手,接着说道:“没有就休息,今天散会。

今晚给大家时间,私下里可以合计、合计我们这些在国内的人能干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准备?怎么保密之类的?无忌,你们有什么需要也赶紧提出来!明天开会把大方向定了,再把国内人员的分工给落实了,至于军事上的东西就你们自己定,不用再来问我们这些不懂行的老家伙。”第一天的会议散了后,赵无疾让李凌风和赵震天两人陪着他吃了晚饭,父子叁人谈得很开心。当李凌风和赵震天回到他们俩的住处时,一院子里全是人,军官们基本都在,屋里坐不下,就拿了马扎在院子里坐成一圈。

看到他进来,所有的人“唰!”的一声站起,立得笔直,向他敬礼。李凌风看到这个架势,挥手让他们把手放下,说道:“干什么呢?今天人来得这么齐。把手放下,大家坐。”“总指挥,大家是来给你赔不是的!我们这些家伙目光短浅,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们这一回吧?”雷默嬉皮笑脸地出来说话,跟着威胁道:“您要是不肯消气,兄弟们就这样敬礼敬到明天早上!”“屁话!谁跟你们说我生你们的气啦?我有怎么小气吗?一帮子混蛋!行了啊!快把手放下,我们大家今晚好好聊聊。

”李凌风这几天私下了解到这些军官们虽然对自己有些意见,但没人私下搞小动作、搞串联什么的,本就没生他们的气,实际上还有些暗暗高兴,所以一脸带笑地骂着。熟知他个性的几名军官心放松了下来,招呼大家都坐了,李凌风招呼卫兵去多烧几壶水,给众人泡茶。看到大家都安定了,李凌风开口:“今天呢军官们都在,大家就议议详细的行动计划,畅所欲言啊!千万别把意见藏在心里。对了,我们以后确定一条纪律,在决议没有做出以前啊,大家都可以随意发表自己的意见,不追究责任,但决议作出以后,那就得毫无折扣地坚决执行,不许因意见不同而抵触,否则严惩不待!另外,今天我先给大家陪个不是,这次临时停止福建战役的实施,我虽然是有新的想法,但没有和你们沟通,尤其是没有和天舒这个参谋长通气,确有独断专行之嫌,你们有些想不通那是正常,在这里我就给诸位说抱歉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岁月辉煌 全文阅读,岁月辉煌最新章节,岁月辉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