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岁月辉煌全文阅读 > 第14章

第12章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暴风雨中 书名:岁月辉煌

河西走廊一直是中原通往新疆的要地,千百年来商旅络绎不绝,可这几天走在这里的却不是商旅,而是如长龙般蜿蜒的军队,旌旗翻滚,气吞长河。骑马行进在队列中的内阁大学士、扬威大将军、二等忠勇公长龄眯着眼睛,一路上默不做声,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后面两位参赞军务大臣杨逢春与哈朗阿则在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入疆前原任陕甘总督的杨逢春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扫视远方一位领着部下在后面压阵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气质沉稳,目光如炬,刀削般的鼻梁衬托着俊逸的面庞,骑在马上的身材仍能让人觉察出其过人的修长和挺拔,赶了这么多天的路却看不出有什么疲倦的意思,杨逢春心中轻轻一叹,这么好的小伙子,可惜生在了一个混帐的家中。

想到这里,杨逢春不由微微冷笑,李成吉那貌似忠厚的虚伪面孔骗得了天下人,骗得了道光皇帝,却骗不了他。对于这个一直位居自己之下的家伙,杨逢春对其不甘寂寞的野心家面孔可谓是了如指掌,当年此人不过一介知府时,百般巴结,恨不得搬到自己家中随时听候吩咐,等把他提拔为陕西巡抚后,尤其是自己奉旨进回疆帮办军务后,此人以巡抚衔代掌总督事,一反往日巴结的样子,时刻用些阴着抽他的后腿,一副巴不得自己早死的架势,若不是连续两次奉命进剿回疆,陕甘总督的位子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轮到他这样的小人来坐。

不行!杨逢春暗暗下定决心,待此次回兵光复直隶后,自己身为兵部汉尚书,怎么也得把李成吉这个小人拉下马。此时杨逢春在惦记着别人,同时也有人惦记着他。李隆豪知道杨逢春与自己父亲的这些往事,他第一次入疆时,还是父亲亲自把他送到杨逢春的帐下,那时两家关系极好,当时只是一个低级军官的李隆豪深受杨逢春的呵护,凡是立小功就给其报大功,所以他晋升得非常迅速,当然他本人确实也很出色。可第一次平定张格尔叛乱,历时七年,杨逢春一直在新疆呆了足有五年,而他父亲也就一直以陕西巡抚衔代掌总督事整整五年。

平定张格尔叛乱后,杨逢春加兵部尚书衔再次回任陕甘总督,这时已经干总督干出瘾来的李成吉一下没了巨大的权力,可谓心如刀割,两家的关系开始逐渐疏远。此次出兵回疆,是因为张格尔之兄摩诃末玉素普与浩罕王摩诃末阿利的联军十余万入寇回疆,驻守回疆的大军屡战屡败,朝廷不得已再次命大学士、扬威大将军长龄领军,陕甘总督兼领兵部尚书衔的杨逢春参赞军事(满清官制总督为正二品,领尚书衔则为从一品),李隆豪当时以榆林总兵的身份领军入疆。

这次野心勃勃的李成吉再也不肯代掌总督事了,用尽各种能用的手段,李隆豪自己也明白是使了些下三烂的玩意,终于正式升任了总督(不配尚书衔,正二品),这就等于绝了杨逢春回任陕甘的后路,两家算是彻底闹翻了脸。第二次入疆,陕甘军因为距离最近,所以第一个入驻迪化。主帅长龄此时尚在路上,而喀什噶尔告急,代行帅权的杨逢春命甘肃提督所部与李隆豪部分兵两路前往救援,当时指派各自行军路径时,李隆豪被派了一条人人都认为的死路,不是戈壁就是沙漠。

李隆豪知道这是报复临头,躲是无论如何躲不掉的,他干脆豁出去了,只可怜他一手训练的子弟兵。为了增加活下去的可能性,也为了对得起麾下将士,他认真细致地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把可能遇到的困难都考虑了一道。一路上,他与士卒们一起跋山涉水,同吃同睡;翻过天山绝壁时,他一直站在最危险的地方指挥:在沙漠深处,军中食水不足时,他和士卒一样一天三口水的量,甚至节省下自己那一份给别人;戈壁滩上,粮、水告急,被迫杀马度日,有伤病的士卒难以走动,他就把自己的马让给他们,自己和士卒们一起走,可谓同甘苦、共患难。

说来也是天意,由于他走的那条路被人认为几乎是条死路,所以敌军没有任何防范,反而重兵围攻另一路甘肃提督所部,当时的甘肃提督战死,余部被围在一个山谷中。正在两方殊死大战之际,李隆豪部有如天降神兵,一举解了喀什噶尔的围,随后他又合并了喀什噶尔的守军,乘夜从背后突袭敌军主营。敌军不明情况,惊慌失措下仓皇溃逃。这就是闻名天下的喀什大捷,也是朝廷大军于第二次回乱发生后的首次胜利,自然被大书特书了一番,李隆豪也随即被道光晋升为甘肃提督,入正黄旗抬旗,兼领大内一等侍卫。

后来主帅长龄从伊犁出击浩罕,兵分三路,势如破竹。功劳最大的左右两路军统领大将,一为新任陕西提督、原固原镇总兵杨芳,另一位就是年仅二十七岁的甘肃提督李隆豪了,他头上又多了个副都统的衔。李隆豪看着远方中军队列里的杨逢春,心中也不知是恨还是喜。虽说杨逢春出于私心让他几乎陷于死地,但也正是经此磨练,他才真正知道、领会了该如何带兵,他现在能有这广泛流传于军中的、爱兵如子的好名声,那还得感谢杨逢春呢!自从喀什一战后,李隆豪终于明白了成为一位名将必须怎么做。

他执掌甘肃绿营后,与士卒们同甘苦、共患难,从不贪图享乐,处处严格要求自己,真正做到了以身作则,成为了全军的表率。不到半年,他在甘肃绿营中已经可谓令行禁止,指挥部队行军作战那是如臂使指、得心应手;甘肃绿营也不再是原来的乌合之众,而是纵横西北的一支劲旅。想到这里,李隆豪在路旁的一个土坡上停下了马,自豪地看着从身边走过的将士,对于他们表现出的饱满的精神状态,尤其是和中军那些八旗兵相比,他由衷地感到骄傲!甘肃绿营将士此时也在看着他们自己的将军,看着他那镇定自若的神态,追随着他亮若星辰般的目光,心中升起一股股热流。

现在绝大多数甘肃绿营的士卒都深信,只要有李隆豪在,天下没有他们打不败的敌人!※※※北京城里的会议还在继续,李凌风正在布置下阶段的任务:“现在从军情上讲,预计我军还有十天以上的休整时间。目前从政府工作事务来看,当务之急是把缴获的物资和工匠尽快送往天津。这个工作由义父来主持,天地会各堂入京会众负责运输以及相应的安全保卫工作,道临叔叔负责每次发运前的清点、立册与发票,天津的欧阳先生负责接收时的盘查、核对,以期各负其责!”李凌风停下来看看众人,看到大家都点了头,接着说道:“运送的原则我给大家强调一下我个人的意见,首先是现金和工匠,随后再考虑贵重物品。

粮食和难以运走的东西,可以先全部运往通州,再根据情况调整。现在会里长老和各堂堂主们可以去旁边屋子里商议,尽快拟出一个具体的行动计划与时间表来,交给义父和道临先生两人斟酌、决定。”天地会的长老和堂主们都起身出了屋,李凌风转身对军官们说道:“军事方面,陆军指挥部呆在圆明园不动,通州是我们物资、人员集结上船的要地,必须加强守备,我考虑让第六步兵团团直属部和所属二、三营移防通州。中和,你赶紧回去指挥部下做好准备。

今晚召开陆军下一阶段的作战讨论会,明日一早你们团就走,圆明园的防务交给近卫支队负责。兆国,等会你陪天舒回去安排一下近卫支队的宿营事物,申明入园纪律。成英,你也赶快回去准备一下,晚上需要你做个细致的敌情通报。干脆这样,反正大家对这次占领北京的收获都心中有素了,现在除了关海山和赵震天两位副司令外,其余军官们都各自回自己的部队做事。今晚18时30分正,我在圆明园请会中高层、军队营以上军官一起吃个饭,大家聚在一起庆祝一下第一阶段取得的胜利。

吃完饭后指挥部要召开一个军事扩大会议,会上准备商讨下一步的军事行动,大家都去准备一下自己的意见。我看各团团级指挥官都有在座,各自的部下各自通知,不许迟到或不到哦!”众军官们忙起身敬了礼,取了帽子,鱼贯出门。看到屋子里只剩下了赵无疾、李凌风、关海山、赵震天以及自己五个人,徐道临问道:“无忌,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和我们单独商量?”李凌风点点头,皱着眉头在屋里绕了两圈,边考虑边说:“这次缴获颇多,是件好事,但若处理不好,就能变坏事!为什么这么讲?缴获多了,许多人都盯着呢!有些人大概还在考虑能不能往自己的小圈子里多弄点,更坏的怕还想往自己腰包里放点。

”“诶!无忌你多心了。天地会的弟兄们一心都是为了反清,这点觉悟还是有的?”关海山不以为然地道。徐道临到是深以为然,只不过不好说罢了。赵无疾考虑了一会,开口:“无忌说的有道理!天地会这帮老弟兄虽说都是下决心提着脑袋跟着我们干的,可胜利在望,难免会起些私心杂念的,欲求不满,做事的动力也就打了折扣,甚至……不可不有所预防!”“这东西怎么防?人家心里怎么想的,我们又不是神仙,那能够知道呢?”关海山疑惑地问道,徐道临忙接道:“既然无忌想到这个问题,一定有些想法,何不说给我们听听?”“我也是在天津的时候偶然想起李自成时才产生这个忧虑的。

当年李自成率领麾下百万将士众志成城地杀入了北京,可为什么迅即就会一败涂地了呢?原因很多,但我认为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进了北京后,大家自认为事业已经成功,私心压倒了公心,认为该是考虑自己的时候到了。所以众人在京城里大肆劫掠金银、女人,贪图享乐,集团高层没有了继续战斗的意志,军队丧失了原来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同时民心也已背离,才给了满清可乘之机。虽说目前我们还远没到即将成功的地步,而且我们注意了这方面的严格约束,军队的纪律更是非常地严明,但人的私心是决不可能消除的天性,出于防微杜渐的角度考虑,我认为应该制定一条明确的奖罚体制,让大家都知道他们通过努力能得到些什么,这样才能从根本上遏制这个隐患的发生!”李凌风把自己的思路向其他人说了清楚。

“无忌说的非常正确!说难听点的,目前在座的可以说都已经是富可敌国的人物,那些长老、堂主们相比而言就远不如我等,普通会众以及士兵则更是天差地远。自古天下不患贫而患不均,我们内部也是一样。普通士兵和天地会会众除了应得的薪饷外,我们应该考虑该从那些方面给予他们实惠;至于中上层人员,赵兄,这方面你看该怎么办?”徐道临马上领会了李凌风的意图,出言支持。大家都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不能好处都归了上层少数人,这样既不符合大家起来造反的初衷,也不是长久治国之道。

“若是都让会中的中上层人员做官,这不符合我们选拔官员的原则,也容易造就一批新的、无能的官僚阶层,除非他们肯去重新读书。”赵震天插口道。“正是!但若不让他们出来做官,又如何让他们得到满意的实惠呢?难道我们把所有地主的土地都没收了奖励给他们吗?这也不可行啊!”赵无疾苦恼地说道。“这个我想过了,我们的事业是神圣的,不能让任何人不劳而获,更不能因此让任何怀有侥幸之心的人混进来!”李凌风说得非常坚定。“无忌,你赶紧说该如何?”关海山急不可耐地问道。

“我这样想的,这次缴获的物资必须做到帐目清楚,使用情况公开,接受会中的长老、堂主们的监督,避免落下口实。但这还只是治标,若要治本,则需要让兄弟们合情、合法地得到实惠。我考虑实惠主要分两种,一是政治地位上,二是经济方面。满清入关靠的是八旗子弟,所以八旗子弟皆由国家供养,八旗贵族们则大肆圈地跑马,各地官员也大都安排些旗人。虽说我们不能和他们一样,但可以借鉴一下。怎么讲呢?我初步考虑从现在开始赶紧对天地会所有1829年前加入的会众进行登记造册,这批人员可以认做是忠贞不二的义士,首先从经济上讲,这些人将来的就业由国家安排,订立保证他们养老方面的照顾政策,其子女后代则全部由国家负责提供免费教育,优先提供就业。

此外,若是这些人想要置办家产、事业,可以又天地会或者国家的金融机构提供贷款,低息或者无息;从政治上讲,这些人将会是首批拥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公民。不要小看这两个权利,选举权到显不出什么,被选举权可就关键了,没有被选举权,意味着根本没有资格进入政界、进入社会上层。这方面一定要大力宣传,让他们明白其中蕴涵的意义!”李凌风说到这里看了看大家,征询大家的意见。赵无疾、徐道临还在考虑,赵震天是陆军的副总司令,脑子里更关心军人的利益,急忙问道:“关于军人的待遇,无忌你是如何考虑的?”“军队情况特殊,士兵们承受的风险更大,他们也就应该得到更大的优惠。

我是这样规划的,我们在建国期间没收的敌方土地,建国期间参军的军人有优先购买一定数量的权利。这里出现一个问题,他们不一定买得起!我想这样来操作,军队目前有军人信用社,军人的工资是直接发在军人信用社里的。若某一位士兵想购买土地,打个比方,一位服役两年的上士想购买天津附近的土地,以他的服役时间和军衔为参考条件,他能购买八亩良田。”说到此,李凌风抬头解释道:“具体的数字还得经过充分的讨论研究,这里只是个比方。”众人点头示意明白,他接着说下去:“一位服役两年的上士他可以优先购买天津附近的八亩田地,但是他没有这么多现钱,那该怎么办呢?我是这样考虑的,以军人信用社的名义与这位上士签订无息贷款合同,注意!我说的是无息!这个合同以这位上士的薪水和退役金或者是阵亡抚恤金、伤残抚恤金为抵押担保,由军人信用社出资购买下这块田地。

在这位上士还清贷款前,土地所有权证书由军人信用社负责保管。这是一;二、这批军人退役后除了拿到国家必须给予的退役金以外,还应当拥有优先安排就业的权利,这方面道临叔叔可以做个规划,我打个比方,例如警察这个职业,军人退役后可以安排他们去做警察,对国家的统治也有利;三、这些退役军人也同时享有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其子女将由国家负担全部初级教育的费用。我认为这个政策要一直延续下去,因为它有一个巨大的益处,可以提高军人的社会地位,便于吸引优秀的人才加入到军队中来,重新宣扬我中华民族的尚武精神。

”赵无疾和徐道临、关海山听到这里,已经被眼前美好的前景所吸引,但回过神后,徐道临敏锐地开口问道:“无忌,大家都不是外人,我就问你一句,将来你准备让国家实行什么样的体制?欧洲目前通用的君主立宪制?还是美国的总统制?”这一直是个没人敢触及的问题,李凌风没有马上回答。赵无疾淡淡地接口说道:“以目前天下人的认识,总统制那是天方夜谈、无根无基的事,根本不用考虑!甚至是开明的君主立宪制也难以马上推行,还用考虑什么?”赵震天也出面表态:“是!无忌,你不用考虑军队的伙伴们,这事大家早就心里有素。

”而关海山则直接把头给点圆了。“既是这样,无忌,我们出师得有个名分,你看是不是正式拉起旗号来?”徐道临实际也是这个意思,当即就开始考虑行动步骤。李凌风仔细想了许久,抬头看看众人,语调坚定地说道:“还不急!目前我们尚处在广积粮、缓称王的阶段。到了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再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来决定国家体制。”看到众人还要相劝,他摇摇手,转移话题:“刚才义父提到国内的情况,我想到了一个当务之急,那就是教育!目前普通民众基本不认识字,象一些选举和被选举之类事物根本不可能让他们理解,这就造成了我们推行政务的难题。

首先从法律上讲,目前有两个选择,一是法国等欧洲国家的大陆法系;二是英、美的海洋法系。从对个人权利的尊重上讲,从我个人的意愿上考虑,海洋法系都是最好的选择。但我们都知道这会带来极大的弊病,缺乏效率这是一,由于普通民众的低素质,整个司法体系很容易就会成了一个菜市场,起不到惩恶扬善的目的是二。若使用大陆法系吧,效率到是提高了,但会造成国家强力机关以及某些别有用心的官僚、法官恶意践踏个人的权利。”“这确实是个难题,为了这个我也曾经与大量留学欧美的年轻人讨论过,绝大多数从个人角度都愿意选择海洋法系,但同时也认为大陆法系更适合国情。

对了,无忌,成杰他们那批人中有位牛津法律专业毕业的,名叫魏仁杰,曾是威廉的法律秘书,主持过新加坡一些法律的制订工作,后来威廉把他送到了美国的哈佛大学进修。魏仁杰目前已经回到了新加坡,我离台湾前曾修书给威廉,若不出什么意外,很快他就能到天津。”徐道临说道。“制订法律的事目前还不急,两三年内我们肯定仍是以军法代管民事,凭这几年从牛津、剑桥等大学法律专业毕业的四十来人,初步制订一套成体系的法律还是可以的。现在关键的是如何做好开展全民教育的问题。

道临叔叔,那帮士子们现在应该都囊空如野了吧?明天可以开始张榜招人了。”李凌风再次转变议题。“无忌的脑子可不知是怎么长的?这种绝招都能想得出来。”关海山在一旁笑道,赵无疾和徐道临也开心地笑了起来。“这也没什么,当年我们去英国读书,手中的零花钱就数我的最多,我花起来也大方,朋友自然也多。可有些伙计就不同了,象天舒他们那批哥老会的孩子,从他们身上我就知道了钱的重要。以己推人,全国前来北京参加会考的举子不可能都是富人吧?就是富人也不会全部带在身上,在这京城里多待一天就是一天的开销,何况这是什么地方?京城啊!是权贵与巨富商贾云集的地方,物价本不低,目前又还处在兵荒马乱的时期。

这些读书人家中就算有些余财,估计这么耗着,时日久了,怎么也得坐吃山空。我们天地会招人,可不作兴用强,不过稍施手段吧了。”“所以你命令封锁城门,不许读书人离开,把他们从经济上逼至绝路,然后让他们自己乖乖地来为我们效力对吧?哈!哈!哈!无忌,你的目的已经实现了。现在随便到街上走走,到处可以看到外地的读书人在替人写信、做教书先生的,惨点的现在给人家当伙计、打下手都干。”徐道临自己也是个读书人,不过对这种结果仍憋不住地想笑。

李凌风自己也笑了,辩解道:“我这不是没办法嘛!我们既不给人家官做,人家又肯定不能理解我们的思想,想让他们自动投入到我们的阵营里,这不就只有用点雕虫小技了嘛!对了,明天除了军校、师范学校、医学院招人以外,再加个综合性的大学、一个工学院,可以考虑和前三所一样免学费并提供伙食、住宿,要不以政府贷款的方式解决也行?毕竟这次缴获的银子远远超出原来的预计,我想干脆一次到位得了!”“那好!我们现在就拟订章程。”徐道临拿出笔记本,开始准备记录。

李凌风边考虑边说道:“以目前局势,这几所院校暂时放在天津,等局势稳定后再迁回北京。军校我想就起名为帝国中央军事大学,我做名誉校长;下面又具体分为陆军和海军两个学院,陆军学院震天大哥做教育长,海军学院教育长由英培出任;医学院是我姐提议的,名字就让她去取得了,另外她的医术水平还可以,就由她出任院长吧!再另外找个能干点的人帮帮她;师范学院是个要害,我看就叫帝国中央师范大学,高鸿图高老师出任校长。我们这些小一辈的都算是他教导出来的,他的水平我们清楚;综合性大学可以叫帝国中央大学,义父,我想让拉塞尔先生做校长。

他现在的中文水平赶得上道临叔叔了,一直让他给成杰做副手有些屈才,再说他自己也喜欢为人师表。”赵无疾点点头答道:“这种事你和道临两人定就行了。”徐道临此时也写好了,看了看,问道:“工学院呢?无忌你打算让谁来管?”“我想把这个工学院配属到成杰的工商业基础建设规划指导委员会管辖下,里面聚集了各种工科人才。我们目前懂这些的人毕竟太少,只好让他们一才两用了。对了,义父,你看是不是安排一些会中有发展前途的兄弟到这些学校里深造一下?就是那些元老也可以去旁听,这对他们有好处。

”李凌风胸有成竹地回答,突然灵机一动,又想出了一个极佳的主意。“这个主意好!赵兄可以考虑一下。”徐道临笔下不停,嘴上赞同道。赵无疾想想,觉得是个办法,免得会中兄弟跟不上时代,自己给淘汰了,点头同意。“行,我再想办法加点预算。晚上我让人赶制几百张告示,明天就开始张榜招生!无忌,你看招生期限十天可以吗?我考虑让新招学员最后一批撤退。”徐道临的章程已经写得差不多,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李凌风想都没想,一口同意了,他这时的思维已经跳跃到了军事问题上,不想再处理这些琐碎的政务,说道:“以后就由道临叔叔全权负责我们政府的日常政务,难以决定的事可以与义父商量处理。

对了,义父,道临叔叔现在干的可是宰相的事,我们是不是给道临叔叔弄个什么好听点的职务名称?”赵无疾想了想,说道:“从前明朝的宰相被称为内阁大学士,而满清又有总理王大臣的称号,我看我们目前的政府机构反正是暂时组建,干脆就叫临时内阁;道临主持临时内阁的工作,就称为内阁事务总理,简称总理,如何?”“好!就这么说定了!过段时间道临叔叔处理完北京的事物,就到天津去组织临时内阁的架构吧!有了正式的职衔,您这位总理也方便接待一下英国政府的特使。

”李凌风赞同道。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岁月辉煌 全文阅读,岁月辉煌最新章节,岁月辉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