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诡案组全文阅读 > 尾尾声

11章 夜探水道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求无欲 书名:诡案组

得知陆校长不可能是幕后黑手之后,我正苦无头绪,伟哥突然来电说他把月影清抓住了。说实话,他这头病猴子要是能抓住一只乱蹿的老鼠已经是足以上报纸的怪事,所以他说自己把传说中杀人如麻的抱婴女鬼抓住,我可是打死也不相信。要知道,对方曾两次在雪晴的枪口下逃脱。“你不是和喵喵一起吗?怎么跑去抓鬼了!”我怀疑他是不是脑袋进水了,所以想先确定他是否跟喵喵在一起。“就是喵喵带我来把她抓住的啊!你们快过来,我们就在下水道的排水口附近,你看看平面图就能找到我们。

”伟哥能把月影清抓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他肯定知道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可是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就算雪晴不让他当太监,蓁蓁的拳头也够他受的。难道又是一个陷阱?难道不是伟哥把月影清抓住,而是他和喵喵被月影清抓住了?翻开下水道的平面图,得知排水口的位置就在校园最东面,与女生宿舍的距离并不远,这让我更加怀疑这是个圈套。但不管到底是谁把谁抓住,我们也得走一躺,要是伟哥把月影清抓住就最好不过,就算反过来,我们也不能不管他和喵喵的死活。

向老大说明情况后,他说现在医大范围内的警力由他全权指挥,会尽量配合我们的行动。但我叫他找十来八个武警来保护我们,他却说:“警察职责就是保护市民,你怎么反过来要别人保护了,别再罗嗦快去干活!”躲在下水道里的蛇妖随时都有可能遛出来伤害手无寸铁的学子,要分出警力的确比较困难,这也不能怪老大无情,他也有自己的难处。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拼了,希望伟哥真的把月影清抓住,要不然蓁蓁和雪晴还好,我的小命可悬了。日落西山,天色渐暗,我们匆忙地赶到校园东面。

这里虽然与宿舍区距离不远,但却异常僻静,渺无人迹。在排水口旁边的空地,我们找到伟哥等人,这厮还真的把月影清抓住了。只见她无力地侧卧在地上,脸露痛苦之色,身上沾满Huangse的粉末,靠近就能闻到一股略为刺鼻的气味。伟哥穿着拖鞋的大丫脚踩在她身上,还向我们摆出v字手势,像是要拍照留念似的。从他xiong前破碎的衣服看来,他们两人的确有过一番争斗,虽然结果很不可思议。喵喵坐在不远处的地上,像是刚刚干过苦力活,一脸很累的样子。

蓁蓁取出警棍,轻轻挥动使其伸长,边面向月影清作出戒备姿态,边移动到喵喵身旁将其扶起。雪晴则拔出配枪瞄准这只传说中的女鬼,以防她突然袭击我们。我们都如临大敌,但伟哥却得意洋洋地说:“用不着这么紧张,她根本动不了。”我看着她身上的Huangse粉末,皱眉道:“她身上的不会是硫磺吧?”“没错,就是硫磺……”伟哥邀功似的向我们大喷口沫星子:“跟你们分手后,我们就在学校里乱逛,走到教学楼附近时,喵喵突然说头晕,接着又说看到萧教授,之后就不停地胡言乱语,还硬要我扶着她往这儿走。

我没她办法只好照办,幸好她的身体不太重,要是换成蓁蓁,我可扶不了。”蓁蓁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很胖吗?”他讪讪笑着:“不胖不胖。”几乎所有女人都很介意别人说自己胖,蓁蓁也不例外。她的身材虽然很健美,怎么也说不上胖,但是她个子高,体重当然要比JiaoXiao的喵喵重得多,所以伟哥说的也是实话。在蓁蓁凶狠的目光下,伟哥咽了口口水继续说:“我扶着喵喵来到排水口这里,竟然发现月影清准备走进排水口里面,当然她也发现了我们。

她一看见我们就张牙舞爪地冲过来,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打我是打不过她的,但逃跑还是有机会的,于是我就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回跑。”“你是抛下喵喵,独自逃走吧!”我用怀疑的目光盯着他,他却厚颜无耻地说:“这当然不是逃走了,是策略性撤退,牺牲部分人总比全军覆没要好。待会带上一百几十号人来把她毙了,替喵喵报仇不是更好吗?”“嗯,以后有机会,我也会替你报仇的。”我讥讽道。伟哥自知理亏,也不再作狡辩,继续讲述当时的情况:“可能我长得太帅了吧,她没有理会跌坐在地的喵喵,而是向我扑过来,把我扑倒在地上,五指作爪……”他瞄了瞄月影清只有四只半手指的右手,又说:“咳,咳,应该是四指作爪,欲取我心脏。

说时迟,那时快,我立即运起内功,以真气护体。我不怕跟你们说啊,其实我练过《九阴真经》的,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这厮越说就越扯,我懒得听他废话,见月影清一直都没动过,就走到他身前拨弄他xiong的衣服:“她把你的衣服抓破,发现你放在衣袋里的硫磺了吧!你跟我吹牛可以,但雪晴和蓁蓁恐怕没这个耐性。”雪晴很配合地把枪口上移,对准伟哥裤裆,蓁蓁也一脸凶神恶煞地瞪着他。他哆嗦了一下,赔笑道:“开个玩笑而已,别太认真。

”“说实话,立刻!”雪晴以冰冷的语气如下达命令般说。在雪晴的枪口威吓下,伟哥不敢再信口雌黄,如实说道:“她的手沾上了硫磺后,好像很惊慌,连爬带滚地往后退,还把手不断往地上抹,想抹掉手上的硫磺。我想硫磺应该能对付她,就把整包硫磺往她身上撒。开始时,她还抓狂似的在地上滚来滚去,但过了一会儿,就像现在这样一动不动,似乎一点力气也没有。”“你没事干嘛带一包硫磺在身上?”蓁蓁问。“阿慕说下水道有蛇妖嘛,当然得带点硫磺在身上,不然给蛇妖吃了咋办!”伟哥得意地说。

“你之所以磨磨蹭蹭了这么久才过来,就是为了去买硫磺吧!你这个胆小鬼!”我没好气地说。“这不是胆小不胆小的问题,我们身为警察要以保护市民的性命财产为已任,但在保护别人之前得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啊!要不是我有先见之明,我和喵喵已经挂掉了,以后也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死在她手上呢!”伟哥大言不惭地说着,并在裤袋里掏出四包以塑料袋密封的硫磺和一张发票,又说:“我买这东西可是为了工作哦,应该可以报销吧?”“你只不过是个被招安的临时工,还敢说自己是警察。

”我把他手上的硫磺全部抢过来,“不过,要能把蛇妖揪出来,别说报销,让老大自己掏腰包给你奖金也没问题。”我在月影清身前蹲下,想向她套取口供,但她却有气无力地说:“我有权保持缄默!”虽然她现在像死蛇烂鳝似的连弹动一下的力气也没有,但嘴巴还ting倔强的。“你没有保持缄默的权利!”雪晴冷冰冰地说。“港台的警匪片看多了吧,中国的法律没有赋予公民沉默权,只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有义务回答警方的一切问题。”我笑盈盈地说着,话锋一转便以严肃的语气说:“你的主人是谁?不坦白交代,你将会背上所有罪名!”面对我的严词追问,她干脆闭上眼睛装睡,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气得一旁的蓁蓁想用警棍撬开她的嘴巴。

看来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于是便取出手铐把她双手反拷在背后,与蓁蓁一左一右地架起她离开。说来也奇怪,刚才喵喵还像累得弹动不了,但当我把月影清铐起来后,她就开始精神起来了。问她刚才是怎么回事,她却说刚才好像做了场梦,但是梦见些什么又记不起来。我们把月影清交由武警送返警局,并致电老大汇报情况。老大在电话中说:“看来得花点功夫才能把她的嘴巴撬开。”我笑说:“她开不开口已经不重要了,让悦桐比对一下昨晚枪击现场采集的血液便能证明她就是女鬼,尸检也能证明凶手少了半截中指,要定她的罪并不难。

至于她的主人,我想应该还在学校里面,只要用硫磺给所有人再做一次体检……”“哈哈!月影清既然害怕硫磺,她的主人应该也好不到那里。这么损的招数也能想出来,真不愧为当年刑侦局的新人王。”老大轻松的语调突然变得严肃:“揪出首脑这事并不急于一时,现在最重要的是处理躲在下水道里的怪物。”我想了想:“这也不难,那蛇妖应该同样害怕硫磺,而且根据平面图上所标示,下水道排水口那一段比较宽阔,让武警穿上防护衣再涂上硫磺进去抓蛇就行了。

”“这个嘛,为了保证学生的安全,很难抽出警力支援你们呃!”老大语气婉转地说。“你不会是想让我们钻进下水道里抓妖怪吧!”“嗯,既然你明白就好了,防护衣尽管跟消防队要,人手方面就由你来安排,不过最好别带上阿韦和小苗,他们俩帮不上忙。”“这也叫由我安排吗?”我绝望地哀嚎。“就这样决定了,进入下水道后一切由你全权指挥。等这案子搞定了,我请大家到盘龙居吃全蛇宴。”老大说罢便挂线。“阿慕哥你没事吧,怎么冒那么多汗。”喵喵关切地问。

“没事,只是觉得有点热而已。”都大难临头了,能不冒汗吗?我向大家说明老大的指示后,便跟仍驻守在樟树林外的消防队借来三套防护衣物,以及氧气瓶、对讲机等工具,蓁蓁还借了把消防斧。把这些装备带到下水道的排水口外,我和蓁蓁及雪晴便穿上防守衣,每人撒了包硫磺在身上,我把剩下那包放进工具包以备不时之需,然后就从排水口进入下水道。伟哥和喵喵留在外面用对讲机与我们保持联系,权当后勤照应。排水口建在一条河水黯黑的小河旁,高度不足两米,走进去虽然碰不到头,但却老是让人觉得很容易就会碰到,我和蓁蓁都不自觉地低下头来,只有雪晴对此似乎没受到影响。

因为在下水道里随时也有可能受到蛇妖的袭击,所以我可不敢打头阵,当然也没有当断后的角色,只是很窝囊地待在中间,受两位美女的保护。蓁蓁打开消防头盔上的照明灯,拿着消防斧一马当先,我蹑手蹑脚地跟着她。雪晴手持配枪断后,头顶的照明灯不断往四周照射,显然是在搜索目标。刚进入下水道不久,空气探测器就显示氧气含量不高,而沼气含量却在较高的水平,越深入情况就越严重,我们不得不以氧气瓶供氧。背上的氧气瓶ting重的,背了一会儿就累得我腰酸背痛,但是如果现在把它甩掉,就算我跑得比刘翔还快也会在跑到排水口之前晕倒。

下水道的地形很复杂,纵横交错,就像一个大迷宫。幸好,这里与城区距离较远,因此没有与城区的下水道连接,不然单靠我们三个,要找到那只该死的蛇妖,恐怖要找到猴年马月。我凭对平面图的记忆,指导大家钻进一条仅容一人通过,并且只能弯腰抬臀才进入的狭窄管道,往宿舍区前进。因为要弯腰前行,蓁蓁就别扭起来了,不愿意让我跟她屁股后面,我只好让她和雪晴换个位置,总不能让我当带头兵吧,那等于叫我去送死。雪晴没像蓁蓁那样扭扭捏捏,潮hong一抬便钻进了管通。

我跟在她后面不禁有些遐想,毕竟眼前便是成熟美女的丰满翘殿,我想只要性取向正常的男性,脑海里都难免会出一些现龌龊的念头。我仿佛能闻至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戴上了氧气罩,而且在这里能闻到的也只是让人恶心欲吐的臭味而已。前行了一小段,地上的污水已淹没膝盖,有不少塑料袋等杂物在污水上飘浮着,偶尔还能发现用过的避孕套。管壁上沾了一层黑色淤泥,要是用来做面膜,不知道有没有美白的效果。不过,我想应该没有人敢试。

管壁是黑色的,脚下的污水是黑色的,身上的防守衣也是黑色了,除了头顶的头盔,目所能及的都是黑色。我突然觉得处身于黑洞之中,仿佛无法返回阳光明媚的大地上,让暖和的柔风轻抚脸庞。越靠近宿舍区,这种感觉就越强烈,我甚至开始觉得这WuHui的下水道,或许就是我的葬身之所。正胡思乱想之际,竟然一头撞在雪晴的潮hong上,虽然感觉很不错,但为免落得一个变态色魔的称号,我赶紧后退,没想到这反而让蓁蓁撞上我的屁股。我想要不是身处狭窄的管道之中,她一定会踹我一脚。

雪晴向我们打手势,示意我们别作声,静心聆听。我闭起双眼,留心任何细微的声音。“咝咝咝……”若有若无的异响于狭窄的管道中诡秘地回荡着,要面对的终究都要面对,生死对决马上就要展开……。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诡案组 全文阅读,诡案组最新章节,诡案组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