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诡案组全文阅读 > 尾尾声

第八章 淫秽气息(下)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求无欲 书名:诡案组

她似乎很赶时间,把纸符画好后并没有像白天那样挂花在窗前晾干,而是直接用电吹风吹干。吹干之后,当然就又再如法炮制加料鸡汤。在她往鸡汤里加完料时,放在客厅的手机似乎响起了,她匆匆忙忙地跑出客厅接听,三言两语便挂掉电话后,然后就马上提着汤壶出门了。我本以为她下楼后会坐出租车去酒店找李淦林,但实际上她却呆站在路边,好几辆出租车在她眼前经过,她也无动於衷,似乎是在等人。我正想着,她等的会不会是个开宝马的大款时,公路末端便传来引擎的疯狂咆哮,一个带着头盔的男人骑着一辆雅马哈摩托车,像个赛车手似的从远处狂飙过来,时速至少有一百二十公里。

倘若是在空旷的道路上,这个速度并不算快,我上高速路时要飙个一百四十也不难,但这里可是市中心的闹区,虽然并非上下班的高峰期,但路上车辆也不少。而他犹如已达到车人合一的忘我境界般,一路上左穿右插逢车过车,从我听见引擎声,到他在郭婷面前停下,只不过是数秒之间的事情。摩托车刚停下来,“赛车手”就打开头盔的挡风罩。我虽然没能看清楚他的相貌,但利用望远镜能看见他脸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感觉像是刀疤。他跟郭婷说了两句,后者随即坐到后坐上,并亲热地搂住他的腰。

她不但把丰满的双乳全压在对方背上,还把脸也贴去,感觉就像个老泥妹,跟她手里拿着的汤壶格格不入。(“老泥妹”出自电影《老泥妹》(1995年),后逐渐成为粤语的新俚语。“老泥”意为身上的污泥,譬如济公从身上搓出的老泥丸。而“老泥妹”则用于形容经常流连酒吧、的士高,且滥交成性的边缘少女,与“古惑仔”相对,跟国语中“太妹”相似。另,“太妹”一词也是出自广东。)这“赛车手”还真不是盖的,郭婷一坐好,他马上就扭油门,开摩托车像飞机一样,如猛兽咆哮般的引擎声响遍整条街道。

我立刻驾车尾随,但要追上他还真不容易啊!我驾驶的汽车在马力方面肯定占有优势,无奈摩托车的机动性优越,而且他像参加比赛似的,总是把油门扭到最大,更不容任何车辆挡在他前面,不断地超车。没一会儿,我就连他的尾灯也看不见了。我忽然想起一个热衷于非法赛车的混混,曾经说过这样的一句话:“跟我跑一趟,能看见尾灯算你赢!”“看来今晚是无法再跟下去了,连那赛车手长啥样也没清楚,真是可惜啊!”我把车子停到路旁无奈叹息。幸好我已经记住他的车牌号码,加上他脸上有明显的刀疤,明天让阿杨帮忙调查一下,应该能知道他是谁。

“你是为不能看见他们做那事觉得可惜吧!”蓁蓁白了我一眼,从她的眼神,我能猜到她心里还有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不用否认了,就我知你是个大变态!”“是啊!我的确是为了这事觉得可惜,不过现在也没办法了,谁知道他们会到什么地方鬼混。”我佯作万分无奈状。“那现在怎么办?”她问。“先回家休息吧,你也应洗个澡了,不然身上老是有阵怪怪的味道。”我说着往她下身瞥了一眼,她的脸马上就红了,我不由放声大笑。在她绯红的俏脸上,肌肉微微抽搐,随即青筋暴现,看样子又要为我的嘲笑而恼羞成怒了。

果然,她突然向我扑过来,双手掐着我的脖子,凶狠地叫骂:“我今天就要为民除害,捏死你这个大变态。”或许玩笑开大了,或许她的脸皮比我想象中要薄得多,反正她现在使的是狠劲,似乎真的想把我掐死。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我可不想做只短命鬼啊!想开口求饶,但被她掐着脖子又说不出话,情急之下只好伸手却拉车椅的调较键。她把我压在车椅上,使劲地掐我脖子,我一拉调较键车椅立刻就往后倒。她一时重心不稳,整个人扑在我身上。

虽然她的一双玉手已没有再掐着我的脖子,但被充满弹性的酥胸压住胸口,使我更不喘不过气。想张嘴喘气时,她那正发出惊叫声的樱唇就砸过来了,刚好砸到我的嘴上——我们又接吻了。她挣脱着想爬起来,我当然不会那么容易让她起身,要不然她又掐我脖子,我可死定了。为求保住小命,我豁出去了,紧紧地抱住她,使出平生所学的接吻技巧,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引以为傲的三寸不烂之舌上。先以巧舌轻触樱唇,她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但仍挣脱着想爬起来。

大部分女性的嘴唇都十分敏感,刚刚一式投石问路已试出她也不例外,所以我立刻向她的樱唇发动攻势,唇舌齐出,不断刺激她的嘴唇。此时此刻,只恨我妈没给我多生几条舌头。一轮激吻过后,她挣扎的幅度渐小,随后更放弃了挣扎,娇躯犹如被烈焰融化一般,灼热且柔软,安静地任由我侵犯她的樱唇。我想,她应该不会再掐我脖子了吧?不过安全为上,我还是继续与她接吻,并发起第二轮攻势,巧舌如蛇般穿越樱唇,在温暖的口腔内寻觅知音。或许中午时那一吻便是她的初吻,她显然不懂得如何接湿吻,舌头的动作十分笨拙。

既然她不懂得还击,那我就不客气了,向她发动更猛烈的攻势,不断舔她的香舌及樱唇,还连牙齿旁的口腔内壁也不放过。在我施展浑身解数之下,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而且呼出的气息犹如夹带火焰般灼热。透过她压我胸前的酥胸,我更能感受到她小鹿乱撞般的心跳。伊人在怀,而我又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那有不动情之理。紧抱着她的双手渐渐松开,于柔软的背部轻抚。欲望使我的双手一再想往下游走,但有了中午的经验,我只好“发乎情而止于礼”,双手的活动范围只限于背部。

我不知道这一吻经历了多长时间,也许很久很久,但我却觉得非常短暂。我想蓁蓁的感到大概也一样,因为她并没有任何想结束这一吻的举动。无奈世间上并没有天长地久之事,再情深的一吻也有唇分之时。突如其来的喇叭声,使沉醉于美妙感觉中的我们意识到,我们可是在路边啊!蓁蓁狼狈地爬起来,坐回副驾一言不发,尴尬地整理着衣服发饰。我把车椅调整好后,想说句话缓和气氛,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虽然尴尬,但刚才那一吻确实让人回味无穷。

良久,我咳嗽了一下,正想说话时,她却先开口:“要是不再跟踪郭婷的话,我想回家。”“不如到先我家洗个澡,要是你现在就回家,我怕虾叔会误会。”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出这句话,但这的确是事实。她跟我看了一整天“爱情动作片”,出现生理反应是必然的。大部分男人对这种女性特有的气味都很敏感,倘若让她父亲闻到,肯定会以为我已经帮他女儿完成了女孩到女人之间的脱变。然而,当我把这句说出口后,我就觉得不对劲了,现在已经是夜深,我还叫她到我家洗澡,这不是摆明在勾引她吗?我本以为她会揍我一顿,没想到她迟疑片刻后,竟然红着脸地说:“嗯,不过我要先去买些东西……”。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诡案组 全文阅读,诡案组最新章节,诡案组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