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诡案组全文阅读 > 尾尾声

第五章 诡秘毒杀(下)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求无欲 书名:诡案组

我问悦桐是怎么回事,她笑得弯了腰说不出话,指着瓶颈让我自己看。我仔细一看,发现瓶颈及瓶盖内侧都有些红色的油状物,我想大概是辣椒油。“你怎么弄进去的?”其实,拧开盖子时,我也好像看见瓶颈上有点红色的东西,但因为盖子也是红色的,而且又是自己开封,所以没有在意,没想到竟然给加了料。悦桐笑了好一会儿才给我解释毛细管原理。简单而言,大部分物体都拥有吸附的特性,譬如把玻璃片泡进水里,取出来时会有少量水滴附在玻璃片上。而这个特性在狭窄的玻璃管中,则表现为水位会被“拉高”,而且玻璃管越狭窄,水位就会被拉得越高。

饮料瓶的瓶颈与瓶盖之间存在狭小的缝隙,利用毛细管原理,把山埃溶液滴在瓶盖边缘,溶液便会被吸进缝隙里,并在里面凝结成结晶。当死者拧开瓶盖时,便会有部分结晶掉进瓶子里,饮用瓶子里的饮料当然会中毒身亡。这还真是个血的教训,嘴唇的感觉火辣辣的,以后就算是未开封的饮料也要小心检查一番才能喝。不过这也算是值得,起码能让我多懂得一个原理,但同时也让我知道凶手知识水平并不低。现在的情况很坏,案中八名当事人已经死了六个,雷傲阳又被关进疯子房,暂时还不能确定他是不是装疯卖傻;麦小荞被医生确诊为受到过度惊吓而神经失常,也许能够治愈,但什么时候才能治愈就不好说了。

我急需知道案发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推测雷傲阳是否凶手,跟毒杀洪森的奇怪男人是否同伙,还是奇怪男人才是真凶。而现在要知道当时的情况,只能寄望于麦小荞,可是就算我有耐性等她康复,老大也不会给我这么多时间,更何况奇怪男人接下来会向谁下手,谁也不知道。或许,有一个人能帮我,虽然我很不愿意找她,可是现在已无计可施了,只好自己把脸打肿,厚着脸皮去找她。她的名字叫游惠娜,是个心理治疗师,擅长催眠术,她应该能让麦小荞告诉我案发时的情况。

而我之所以不愿意找她帮忙的原因是……她是我前度女友。“分手亦是朋友”这句话听就听多了,但真正能做到的人却凤毛麟角,所以在得知倪丹丹与雷傲阳分手后仍能保持朋友关系,甚至帮他追求自己的姐妹,让我感到十分惊奇。跟小娜分手是两年前的事情,还记得当时正下着大雨,老天爷仿佛也为我们的分离而伤感。我走到门外回头跟她说:“我们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这是我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我就走进滂沱大雨之中,任由雨水洗刷脸上的泪痕。

虽然雨下得很大,但我却分不清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两年间,我一直都在为忘记她而努力,可惜却徒劳无功。虽然已经把她的所有照片全都烧掉,但她娇俏的脸庞在我脑海中依旧是那么清晰;虽然已经删除了她的手机号码,但我仍然能倒背出来;虽然已经两年没与她接触,但我依然念记着她身上的玫瑰花味香水……拨打她的手机,接通后我们都没有说话,良久她才开口:“有事吗?”“嗯,想你帮我一个忙。”两年前,每次跟她通电话都有说不完的话,那怕我们刚刚还一起,但一分开就会十分想念她。

然而,现在我却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亏我自称自己最大的本领就是与陌生人搭讪。或许,此刻在电话彼端的故人,与我的距离比一名毫无相干的陌生人更远。“没问题。”她的回答很简单,但却很温柔,让我心底涌现出一股熟悉的温暖感觉。“我还没说是什么事情,你就答应了?”我努力把话说得像是玩笑,这能使我不会觉得太尴尬,话一出口却变得非常别扭。“只要是你的事情,不管是什么事,我能帮上忙的都一定会帮。毕竟,是我对不起你……”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但我知道她的心一定不会平静。

其实,我们之所以会分手,原因很简单,就是她的父母反对。跟她一起的时候,我还待在刑侦局,平日都得与些大奸大凶的人打交道,而且常常得半夜爬起chuang去工作,当然也经常会遇到危险。她的父母害怕她嫁给我后,说不定没过几年就得守寡,更害怕我因工作而得罪了不少黑道人物,早晚会祸及他们。因为是她向我提出分手的,所以她至今仍觉得有负于我。我让蓁蓁先回诡案组,然后独自驾车到小娜工作的医院接她。她本来正在上班,但为了我特意请了假。

两年的时间过去了,但她跟之前并没有多少变化,依旧是那么JiaoXiao可人。但她的笑容已没有两年前那么灿烂,甚至能说是有点无奈,最起码在我眼中是这样,当然我也的笑容也不见得有多自然。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很奇怪,我向来比较喜欢身材稍微丰满的类型,尤其是拥有c罩杯以上的长脚美眉,过于骨感或矮小,我是不太感兴趣的。然而,不知为何我却跟xiong前没多少肉,而且较为JiaoXiao的小娜一起度过了三年零十个月,足足比香港的沦陷时间还多了两个月。

前往疗养院的路上,就在缅怀过去中度过,期间我们一句话也没说过,气氛要多尴尬有多尴尬。麦小荞的情况比之前稍微好了一点,再没有不停地疯狂大叫,但还是十分神经质,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她尖叫。而且说话颠三倒四,根本听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要向她套取口供是不可能的,但小娜自有办法让她开口。催眠术需要在安静的环境下施展,阿杨与院方的负责人沟通后,给我们安排了一间高级病房。催眠期间受术者必须全身放松才容易进入催眠状态,因此不能捆绑麦小荞的手脚,我怕她会突然发疯袭击小娜,就想入内陪同,顺便观看催眠过程,但却被小娜拒绝了。

虽然我跟小娜一起近四年,但印象中仿佛从未见过她如何向患者施展催眠术。而且她跟我聊天时也从不提及催眠方面的话题,如果是我先提及,她就会马上转换话题。我很奇怪她在我面前为何对催眠如此忌讳,要知道我之所以认识她,是因为我曾经误杀一名杀人犯,需要接受心理治疗,而其中一项治疗方式就是催眠。然而,虽然我对自己的记忆力十分自信,可是却怎样也想不起她对我催眠的过程,甚至想不起我是怎样爱上她。人的记忆就是这么奇怪,要记起的事情却总是记不起来,但想遗忘的伤痛却是那么刻骨铭心……一幕幕往事犹如一部长篇连续剧,在脑海中快速播放,当悲凉的句号划上时,小娜已从病房里走出来了,我只好暂且抛开这些刻骨铭心的片段,挤出一个应该很难看的笑容。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当务之急就是了解案发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诡案组 全文阅读,诡案组最新章节,诡案组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