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诡案组全文阅读 > 尾尾声

十二章 复仇之子(下)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求无欲 书名:诡案组

“你的推理能力不错。是的,我这辈子要办的事,也许就只有一件,就是让这两个丧心柴的人受尽折磨。”他脸上的笑意更浓,仿佛为自己所做的恶行感到骄傲。“我希望你能交代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嗯,没问题,反正我也是想找个人倾诉心底话才在这里等你们。这件事得从二十三年前,也就是我刚刚出生的时候说起……”他露出痴迷的笑容,徐徐道出整件事的真相——一般来说,人是不可能记得三岁之前的事情,但我却不一样,虽然有点模糊,不过我还是能记起出生时的情景,而且那可怕的一幕经常在梦中重现,使我惊醒。

那是一个下着倾盆大雨的深夜,电闪雷鸣,实在是一个难以让人心安的夜晚,我就在那一夜降临到这个世界。然而我的降临并未为父母带来喜悦,反而使他们惊恐万分。我的父亲,像魔鬼一样的父亲,冒着大雨把刚刚离开母亲温暖子宫的我抱到河边,投进冰冷的河水之中。那一刻的感觉十分深刻,就像寒冷的冬天,在温暖的被窝里睡得正香时,突然被人扔到冰冷刺骨的湖水之中。二十三年来,我经常在睡梦中因为种感觉而惊醒,为了不被这种感觉折磨,我一直都很少睡觉,我怕一旦睡着就会再次做同样的噩梦。

泡在冰冷的河水之中,那种感刺骨的痛苦,就算是成年人也受不了,更何况我当时只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所以,我随着冰冷的河水漂流了一会后,就失去了知觉。之后的记忆就变得模糊不清了,但我长大知道,我当时随着河水漂到下游,被一户只有两个女儿而没有儿子的人家收养了。养父是个传统观念十分重的人,一直都很想要一个儿子,不当时他的环境不太好,养母生下二姐之后就因为无力支付计划生育的罚款而被迫结扎。所以他才会不理会养母的反对,执意要收养我。

也许是我给养父带来了好运,他在收养了我之后就事事顺境,后来更做起生意,家里的环境也越来越好。可能因为我是个儿子,所以他对我特别好的,不管吃的还是穿的,我都比两个姐姐要强很多。因此也招来养母及姐姐们的妒忌。后来养父的生意越做越大,经常要外出洽商,他不在家的时候,我的噩梦就降临了。养母折腾我的花样还挺多的,其中最让我痛恨的就是冬天时,她会把我的衣服脱光,把家里的风扇全拿出来围着我吹。这个时候,两个姐姐还会帮忙往我身上泼水。

那种刺骨的冷感就跟出生时一样难受,有好几次甚至把我活活冷死,是真正的冷死,心跳没了,呼吸也没了,把她们吓得魂飞魄散。可是我每次只会“死”一段时间,只要给我的身体保暖,很快就能活过来。所以开始的时候,她们还会急得送我到医院,但后来当她们知道我不会真的死掉,折腾完我,给我盖张被子取暖就算了。而且她们还觉得把我整得死去活来很有趣,越来越变本加厉,这使我越来越痛恨她们。还好,只要养父在家,我又再次感到温暖。不过好境不长,父养的生意做大了,身上有了钱就开始对自己膝下无儿感觉遗憾,后来就在外面包养情妇,想生一个与自己流着相同血液的儿子。

养母得知后,便与养父吵起来,而养父的心早就不在这个家了,所以就干脆搬到情妇那里住。他不在家,养母就也所有怨恨发泄在我身上。而我当时只是默默承受,因为我认为只要养父回来,我就不用再受苦,但后来我才知道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那天大概是那一年中最寒冷的一天,至少在我心中一直都这么认为。那天晚上养母在电话里跟养父吵了一架后,就和她的女儿一起虐待我,把我脱个精光,风扇冷水那样都不少。我被折腾得奄奄一息时,养父突然回来了,我便向他投去求救的目光,谁知道他根本就不理我,一回来就跟养母吵起来,看见两个姐姐偷偷往我身上泼水,也没说她们一句。

他们吵了一会,养母就指着我问养父:“这只妖怪你到底还要不要?不要我马上就把他整死!”“他又不是我亲生的,是死是活关我屁事!”养父冷漠的回答,让我感到莫名的愤怒,原来奄奄一息的躯体突然变得充满力量……那一晚,我把他们杀了,把他们全家都杀了,养父、养母、大姐、二姐全都被我把头颅拧下来。当时我觉得自己应该会感到害怕,但实际上我一点也不感到害怕,反而有点儿复仇的快感。可是这种快感很快就消失了,因为我知道他们并非我不幸的源头,真正让我承受不幸的是我的亲生父母。

养父母一家的事情,警察来调查过,不过谁也不会认为当时只有十五岁的我会是凶手。而他们的头颅也被我藏起来,当时我只是想留个记念,后来干脆带到这里实现我的复仇计划。养父母一家死后,我就开始查探亲生父母的情况,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我终于找到了他们,还知道他们在我之后生了一对儿女,就是小荞和阿祖。我没有加害亲生父母的打算,因为我觉得死亡不足以弥补他们所犯下的罪孽。他们既然能狠心把亲生儿子淹死,那我就要让他们落得一个凄惨的晚年,不得善终。

所以,我决定对他们的儿女下手。我查到小荞在这间学校读书,就转校到这儿就读,并故意接近傲阳,更怂恿傲阳追求她,以方便我实行复仇计划。后来,老天爷帮了我一把,阿祖也上了这间大学,让我一次就能把计划完成。傲阳十分沉迷神通,我就告诉有关骷髅碟仙的传说,再到图书馆偷走一份旧校报,然后伪造一份同期的假校报复印件给他看,让他以为地下室真的有能实现他心愿,教他神通的碟仙。为了让他更加相信神通的存在,我还教了他用黄鳝血引鬼敲门等所谓的神通,其实这些神通只要多看点书就会知道,不过他却认为自己真的会招魂引鬼。

之后我还用钱收买了金喜配合我完成计划,你们既然已经把他抓住,应该也从他口中知道之后的情况,我也不必多说了……听完史珉泽的经历后,我还有不少问题没得到答案,便逐一询问他,我首先问的是他为何不杀死麦小荞,而要她。他闻言仰天大笑,但笑声从开怀渐渐变成苦笑:“死亡并非最严厉的惩罚,如果我想把小荞杀死,用不着大费周章。我就是要她活着,要让她疯掉,让我的亲生父母知道,他们的儿子把女儿了,我让他们承受锥心之痛,要他们到走到生命的尽头也得为自己犯下罪孽而感到悔疚,要为自己的疯掉的女儿无人照料而死不冥目。

”他越说越激动,但激动过后,很快又恢复平静。无可否认,他的复仇方法的确比直接杀死他的亲生父母更残酷,我甚至有点忧虑,两位老人在得知真相后是否会因为无法承受如何残酷的事实而疯掉。然而,往后的事情并非我能力所及,我能做的只是查清真相,于是我把其它问题全部说出:“我们在这里找到些灰烬,里面有一卷没被完全烧毁的强力胶带。如果我猜的没错,那应该是你刻意要毁灭的证据,其中应该有装载血液的抽血袋,但强力胶带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在法医处被你杀死的见习法医,于死前从你身上拨下一条白色细毛,这条毛发又有何异常之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要个问题,你的亲生父母为何要把刚出生的你淹死?”对于我一连三个问题,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缓缓把上衣脱下。

傅斌等人以为他想耍花样,紧张地把枪口对准他。然而,当他把上衣脱掉时,我们都惊呆了——他背上有一个轮廓分明的骷髅头!我本以为骷髅头画上去的,但仔细一看发现真的是“长”在他的背上。原来他背上长了不少白毛,虽然这些白毛似乎是刚刚长出来,但也已经能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骷髅头图案。“现在你们明白了,我的亲生父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把我视为妖怪,把我扔进河里。而你们发现的强力胶带,是我用来脱毛的,这样就能把你们的调方向引导到虚无缥缈的骷髅碟仙以及玄之又玄的圣人预言中去。

至于那个不幸的见习法医,他对工作很认真,在我背上发现了一条刚长出来的白毛,不过我没给机会他告诉你们。”他说罢便沉默不语。在这宗案子里,最受伤的也许是麦小荞,她没有做过任错事,但却因为父母的无知而承受无尽的痛苦。然而,从某个角度看来,史珉泽也是受害者之一,复仇似乎并未为他带来想象中的快感,他脸上的表情让我知道,他其实很失落。这是一个由无知引发、由执着延续的悲剧!倘若史珉泽的亲父母不是因为无知,误以为初生的儿子是妖怪而把他投进河水之中,这个悲剧就不会开始。

倘若史珉泽不是因为执着而要报复他们,悲剧就不会延续。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诡案组 全文阅读,诡案组最新章节,诡案组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