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邪王的嫡宠妖妃全文阅读 > 第二十章:龙凤宝贝很彪悍(二十)

第二十章:龙凤宝贝很彪悍(二十)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清洛妃 书名:邪王的嫡宠妖妃

慕悦听了就来气,火气冲天的开口。谷雨本就红着眼睛,抽抽噎噎的,听了慕悦这话,哇的一声,干脆哭了。这下慕勋可急坏了,赶忙安抚,那模样,像足了他王爷伯伯在自个家里哄老婆的样子,看的慕悦更是火大,正要开口凶她,就被慕勋给瞪了回去。好吧,看在这个哥哥是她亲哥,还有点儿用处的份上,忍了。等谷雨哭的差不多了,就缓下声来问:“谷雨姐姐,何家老爹究竟遇上了什么事儿啊!你倒是说句话,我们也好去找他。放心,就算是他真的活不了了,我们王府也会养你的!”这口气,财大气粗,怎么听怎么像个暴发户,那里像是王府里的郡主?“小郡主,呜呜……”谷雨哭的更厉害了,一想着她老爹有可能会想慕悦说的那样,活不了,这心都快打结了。

“不许哭了,快说!”慕悦真的火了,也不知道女人哪来那么多眼泪的。可偏偏慕勋着小屁孩,还就是喜欢这种柔柔弱弱,动不动就要死要活,好似风一刮,就乘风而去了的姑娘。用母妃的话怎么说来着?哦,林黛玉,对,就是那个风一吹就染病,说着说着话,拿手帕一掩口就咳血的姑娘。她最不喜欢这样的女人,她一直立志,养当一个像母妃,向夏夏姨姨,皇后婶婶,还有荷苏婶婆那样的女子!嗯……要传奇!“慕悦,你就不会温柔点啊!”“在温柔,咱们都得在这陪她死。

慕勋,你个色胚,反正全世界有不是只有她一女的。要不这样,你扔下她,咱们走,回头,我再送你一车美女!两车——”不等慕悦在利诱下去,慕勋严词拒绝,并说:“谷雨只有一个。”这深情款款的,看的慕悦浑身发冷,却弄的谷雨红了面颊,心下想着爹爹的话,这辈子恐怕也只有这个男孩,才是能护她一生的。虽说他们年纪小,但古代的孩子大多早熟,十三岁当娘的也常有。知道七岁不同席的谷雨,可以说已经算是半大的姑娘了,再长几年也就该成家了。

眼下慕勋虽然小,但谷雨也懵懵懂懂的明白些情情爱爱的事儿,而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听着慕勋左一句漂亮媳妇,又一句俏俏老婆的调侃,不自觉的也将心留在了他的身上。 加之慕勋虽然年纪小,但心性比她还要成熟,这心思不尽然的就更想要贴近他了。现下,在他的温柔中,倒也缓过了劲儿来,像这对身份尊贵的小孩儿,说了自己和爹爹去林子中捡树枝时,遇见的怪事儿。“我们遇见了一只绿色的畜生,爹为了保护我,和那畜生厮打。但那畜生力大无比,速度又快,我爹爹不敌,但为了保护我,将我推进了一个树洞里,而我爹爹却被那畜生给叼走了!小王爷……谷雨求您,一定要救救爹爹,若是爹爹得以生还,谷雨就是给您当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若是……若是爹爹无福,谷雨只求小王爷能让谷雨葬了爹爹……”说着,又抽噎了起来。慕勋和慕悦到没有因为谷雨的话被吓着,两人对视一眼,交换了个眼神,接着缓缓颔首。两人在心里暗暗琢磨着,这什么动物,会是绿色的,还力大无穷,速度飞快!这……是妖怪吧!想着谷雨刚才极力伸直了胳膊,来比划的长度,慕勋又陷入了困顿中。按理说,他平时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最有兴趣。男孩子嘛,武功兵法,奇思妙想,大千世界里的怪事儿,他都会想要多了解一点。

尤其对野兽,他也是很有爱的,他自己在府里还养了一只雪狼呢!只是,这绿色的野兽,他倒还真没听说过,不过母妃倒是给他们说过什么,几亿年前的生物,有种叫霸王龙的家伙,块头大,速度快,力量强,而且极度凶残……可那家伙,会不会是绿色的呢?正想着,慕悦却伸手捅了捅他,悄悄地在他耳边叫了声,“哥,你看那边。”循声,慕勋接着手中火折子微弱的光,朝妹妹手指着的方向看去,漂亮的凤眼渐渐眯起。这,是什么?远处,有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正盯着他们的方向,泛着微灼的光晕……外头,暴风雨来袭,雷声轰鸣。

原本想要乘船追上岛的轩辕谦,等侍卫把船和向导找来的时候,暴风雨已经来袭了。身边的总管太监一见这风雨的势头,连伞都能给吹翻过来,不得不踮着脚尖,张开宽大的衣袖,双手拢起,罩在皇帝主子头上,给他家主子遮风挡雨,并规劝着说:“爷,还请快些回去歇着吧,看着天,实在不适合出海啊!”“不行,朕……”轩辕谦话刚出口,就立刻顿住了。他心里想要赶紧去救那个,让他疼爱的都快超越自己孩子的俩宝贝疙瘩,只是理智上却不允许他在这个天出行冒险。

他是皇帝,是天下人的衣食父母,身负的责任不是两个孩子,而是天下万万臣民。他之所以一步步的走到今天,已经牺牲了太多,包括亲情、友情,以及他曾经最割舍不下的爱人,都已经在他的眼皮底下,在他的手中,因为他的极力推荐,成为了自己弟弟的妻子……如今只是两个皇家贵族的孩子,和千万子民相比较,又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他是皇帝,爱只能是博大的,而不能是自私的。他不能为己,要为天下!这也是当初,那个女人为何不愿和他再一起,而告诉他,自己愿助他一臂之力的原因。

理由简单的只有寥寥几个字——你属于天下,属于皇位,因为你的心永远可以分给很多人,而不是我一个。是啊,这一次,又要印证了!轩辕谦握紧了拳头,视线紧紧地望着暴风雨卷起的海面,深深地吸了口气,对严正以待的将士们下令:“回驿馆,等暴风雨停下了,再去搜查!”他转身,身形笔挺,背影毅然决绝。但那身影中,却透露着一股凄然萧条的孤独,即使他至高无上,但依旧改变不了高处不胜寒的孤寂……与此同时,余庆岛上,被慕勋慕悦给打晕了绑起来,并用树叶子遮盖着的何家叔公,幽幽转醒。

身上湿哒哒的,全是雨水,但却没有感觉到风雨,反倒身下是一片柔软,身上盖着的是温暖的锦被。这是哪儿?他睁开眼睛,看着周围金碧辉煌的景物,不觉伸手紧紧地攥住他活到这岁数都没有用过的柔滑的锦缎,使劲的眨了眨眼睛,还以为自己在梦里。但这景色并没有消失,不禁诧异,他低头,看着手中的锦被,与身下的榻,金雕玉砌,华丽的宛如传说中仙家才能用到的玉榻一样,神圣的不容亵渎。而他此刻居然睡在上面,这简直是罪大恶极!一咕噜爬下床,何家叔公骨子里卑微的劣根性又犯了,他匍匐在床前,不住的磕着头,喃喃自语:“妈祖娘娘恕罪,妈祖娘娘恕罪,老汉无意冒犯……有怪莫怪……有怪莫怪……”“扑哧”,喷笑声清脆动听,从身后传来。

何家叔公心下一惊,难不成是仙子?可转念一想,这里会不会不是神仙洞府,是妖怪居住的地方?那他背后的,莫不是妖怪,会不会和传说中的一样,专门吸男人的精元啊!可他——可他都老头子一个,老朽老朽的一把老骨头了,哪还有什么精元好吸啊!这,这妖怪,莫不是饿惨了吧!犹豫中,何家叔公不敢回头。但这时,一只手,却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头。“啊,上仙饶命,上仙饶命,老汉无意冒犯,无意冒犯,还求上仙看在老汉上有老下有小,全家都要靠老汉养活的份上,放过老汉吧!老汉一把老骨头了,肉柴的很,还是放过老汉吧……”何家叔公闭着眼睛只管磕头,哆哆嗦嗦的求饶着,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倒是被他一个劲儿的叫着“上仙”的女子笑了。“你这老汉,把我这当什么地方了!还不快快起来,我可受不起你这大礼,会折福折寿的。”女子娇嗔着,扶起老汉,白净的脸庞流露浅浅笑意,并从身后同行的女子手中,接过一碗姜汤,递给那老汉说:“放心,我不是什么上仙,也不是什么妖怪。我只是奉了我家主子的命,来这里等候小主子。说到底,是我该向您赔不是,是我家小主子淘气,连累你也跟着受苦了。老人家,快喝了姜汤吧!喝完好好休息,等这外头暴风雨散开,我家两位小主子过了试练,我就送您回渔村去!”呃?何家叔公愣了下,抬眼看着面前宛如从画中走出的女子,愣了下,呆呆的叫了声“仙子”,转即又反应过来,这女子口中的小主子是谁。

惊诧间,噗通,又跪了。“贵人饶命,老汉不是有意的……老汉,老汉……”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的何家叔公斟酌了一下,才转了话题,颤颤地问道:“敢问那两位贵主子,现在可还安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邪王的嫡宠妖妃 全文阅读,邪王的嫡宠妖妃最新章节,邪王的嫡宠妖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