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武侠小说 > 邪皇之九天剑舞全文阅读 > 第十六章 至尊飘零

第十六章 至尊飘零

本书类别:武侠 作者:天狼孤魂 书名:邪皇之九天剑舞

两片林,一条路。这是这个小地方最显著的特点。两个人分别骑在两匹骏马上,扬起阵阵风尘,飞驰而来。“喻~~~~~”,两个人先后勒住了缰绳,停了下来。在他们的正前方,是一堆仍然散发出焦臭气味的东西。燕飘零向着慕容易看去,道:“少庄主,你认为呢?”慕容易点点头,眼中已见泪水,道:“这些人好恨的心!”燕飘零突然举手示意,低声道:“小心。”慕容易也持剑在手,道:“来者不善。”两个人互相点了点头,然后同时向着空中拔去。 与此同时,从他们刚才立身之处,四面八方飞来了无数被削尖了头的竹竿,两匹马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就已经倒地身亡,浑似两个大刺猬。

接着,两个人同时感觉到,有人从下往上向他们施放暗器。暗器的种类很多,劲道也各不相同,显见施放暗器的人功夫是多么的高明。当下,两个人再不轻敌,先后抽出了宝剑,舞起了护体剑花,然后向着地面落去。慕容易突然道:“小心地下。”燕飘零同时转身飘开,同时左掌向地下击去。“砰”的一声,地上多了一个大坑,而坑里面也尽是些削尖了的竹竿倒立着。 慕容易又道:“鼠辈敢尔。”燕飘零已经觉察到身后的异样,居然并不惊慌,身子又在空中飘开了三尺,同时旋身出剑,正是他九式“落叶至尊”中的第一式“枫林恨晚”。

来人显然没有料到对方的反应居然如此敏捷,但是明显他的功夫也不弱,面对着燕飘零凌厉的剑招,他居然毫不退却,反而迎上前来,似乎想要空手夺白刃。燕飘零面上不见任何反应,“枫林恨晚”再次变势,同时灌注九成功力,向着对方卷去。对方这才感到燕飘零剑法的霸道,一时间居然晃了手脚,只一刹之间,燕飘零的“怒剑”已经透过了他的咽喉,一击毙命。 慕容易也已经和两个黑衣蒙面人战在了一起,由于他功力的卓绝以及招式的娴熟,居然稳占上风。

燕飘零站在地上,右手拿着“怒剑”,剑尖低垂着,剑刃上的鲜血一滴一滴的向下滴着。他没有动,因为他感觉到了杀气,很强的杀气。是他自与罗四海一战后,首次感觉到的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凌厉的杀气。他没有动,暗中的人也没有动。这是一场耐力的较量,也是一场定力的比拼。慕容易剑尖微挑,立刻传来两声惨叫,先前两个蒙面人已经惨死剑下,他正当要过来与燕飘零会合时,却不料从林中再次掠出四条人影,虽然都是蒙着面,但是他仍然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慕容易抱剑微讶,道:“怎么岭南四友也有这份闲情来趟这趟浑水吗?”那四个人却也并不惊讶,道:“人都说慕容山庄少庄主足智多谋,想不到阅历竟然也如此惊人,仅凭吾等四人的身法,就可以说出吾等身份的,你阁下还是第一个。”慕容易不禁冷然,道:“过奖。”接着又道:“四位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四人嘿嘿怪笑了起来,道:“怎么慕容少庄主是在装糊涂吗?”慕容易嘴角一挑,微微一笑,道:“我早该料到,只是仍然想不到对头竟然可以请到二十年前退隐山林的岭南四友出面,不简单,真的不简单。

”四人已经有点不耐烦地道:“废话少说,久闻慕容少庄主剑掌双绝,今日吾等可要请教了。”说完,道:“上。”然后,将慕容易围了起来。慕容易与四人交手了仅百招后,突然开口笑道:“痛快,真是痛快,今日有幸能够与四位宗师级别的高人一起对手切招,实是此生一大幸事也,尤其能够令在下见识到名绝天下的真武四相阵,真是在下出道以来从来没有过的阵仗,四位高人,果然不愧为岭南四友。”四人口中道:“少罗嗦,看招。”其实心中已经对这个年纪不过三十出头的人刮目相看了,想昔年,他们“岭南四友”联手对敌,即便是强如楚天成,也不过在两百招外方才得胜,如今这个小子居然才出了不到一百二十招,他们四人已经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不能不使他们觉得惊讶,同时间也为这个小子惊人的功力而叹服,无奈身为对手,实是不死不休之局面。

慕容易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下手并没有软半分,因为他慕容家的人,对待敌人向来都是毫不手软的。所以,他将右手的凌霄剑法与左掌的天绝神掌悉数运至极限,高手过招,疏忽不得,因此才令得“岭南四友”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燕飘零仍然站在那里,浑身真气激荡。“哈哈哈哈”,几声大笑中,来人终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来人向他一抱拳,道:“不错,落叶飘零果然不愧为落叶飘零,无论是武功还是定力,确实都是天人之别,实令伍某感到汗颜,这定力上,伍某已经败了半招。

”燕飘零面色不变,言语冷淡的道:“素闻青松剑伍泾阳青松剑法难寻对手,今日不才想要以手中怒剑领教一二,不知伍先生意下如何?”伍泾阳哈哈一笑,道:“伍某正有此意,先请了。”燕飘零执剑于手,平伸至胸前,向着伍泾阳道:“请。”说着,剑花挽起,身形雷动,向着伍泾阳冲去。伍泾阳也抽出他的那把青松木木精所炼的青木剑,同样带起身法,向着燕飘零剑花中冲去。眼瞅着对方的剑势,燕飘零居然还可以开口说话,道:“好一个‘青木冲天’。

”伍泾阳不禁微笑,道:“阁下的落叶剑法也很出众,只是似乎与阁下先前所使的落叶剑法稍有不同,不知……”两个人一边过招,一边交谈。燕飘零道:“真想不到,阁下虽然没有与在下交过手,却可以看出在下剑法的殊同,实令在下佩服,佩服。”伍泾阳抬手封住对方的剑招,同时口中仍道:“哪里,只是阁下落叶剑法连败如此高手,自然有人将你的剑法依样画葫芦般的抄了下来,天天研究,所以才有了伍某今日这些话语。”燕飘零手中“怒剑”施展出第二招“紫烟登台”,口中则道:“原来如此,那么这样看来,在下还得小心使招,万一被某些宵小人物偷学了去,以诡计令得在下伤于自己的剑法之下,在下可要呜呼哀哉了。

”伍泾阳手中剑也将“青松剑法”运至极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居然仍然和燕飘零不相上下。燕飘零道:“阁下‘青松剑法’果然非同凡响,实可称的上在下出道以来遇到的第一个剑道高手,不过可惜……”伍泾阳“当当当当当”地挡了他的五剑,掌中剑开始施展“青松剑法”的绝命三招,同时道:“可惜什么?”燕飘零第三式“信阳夜雨”、第四式“粉黛齐至”、第五式“怒发冲冠”一招叠着一招地向着伍泾阳的绝命三招击去,一时“当当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燕飘零却也在闲暇的时候开口道:“阁下青松剑法虽然霸道异常,可惜少了点东西。”伍泾阳也道:“什么东西?”此时,慕容易和岭南四友已经战到了白热化,几人已经相交了不下一百六十招,然而事实看起来,慕容易虽然也有几处受伤,但仅是皮肉之苦,而岭南四友却均已深可见骨。不消看,就已经知道,慕容易定会在十招之内大败岭南四友,甚至可能一举击杀。燕飘零也感觉到了剑上强大的压力,但仍然勉强出声,道:“就是缺少了意。”伍泾阳不禁莞尔,道:“如果我缺了意,又岂能战胜你?”说着,绝命三招最后一招“石破天惊”使出,燕飘零“落叶至尊”到底是仍然没有完全练熟,第六招“傲首垂眉”仅仅出了半招,头上的发带已经被伍泾阳挑了开去,同时间他的脸上也被伍泾阳的快剑同时刺出一道血口子。

与此同时,那边与慕容易交手的岭南四友也不约而同的发出四声惨叫,然而就见慕容易身影向着燕飘零这边飞射而来,同时剑掌出手,生生将伍泾阳逼了开去。即便是如此,燕飘零也已经受了内伤,不过幸不碍命罢了。伍泾阳看着地上倒下的岭南四友以及先前的三个蒙面人,手突然一挥,道:“撤!”然后,身子一纵,没入了林内,半晌,已经了然无踪。燕飘零虽然受了内伤,此时却站在慕容易的身旁,口中道:“奇怪,怎么没见那个人出来?”慕容易转头,问道:“什么人?”燕飘零突然笑了笑,道:“没什么。

”慕容易上前扶住他,道:“你受伤了?”燕飘零点点头,道:“输在经验上,还有我的‘落叶至尊’并没有真正融会贯通,让他钻了空子。”慕容易道:“我们走吧。”燕飘零点了点头,咽下了一口鲜血,正气凛然地向着前方走去。一个青年人坐在灌木边的大石上,手中正拿着三四个水果,大嚼特嚼着。半晌,终于拍了拍肚子,道:“老相好,满足了吧?等到咱们出了这片林子,好酒好肉再招待你。”说完,起身站了起来,向着前面走去。他是顺着水声走着的,果不其然,他来到了一条并不太深的小溪旁,他下意识地闻了闻自己的衣服和身子,眉头微微一皱,道:“看来应该好好享受一番了。

”说罢,居然连衣服都没有脱,整个人就那么样子的跳入了水中,好好地折腾了起来。这一下水,才突然发现自己的下巴竟然变得沉重起来。就着水面反射一看,他不禁哑然失笑,自语道:“想不到几天的功夫,居然成了髯须大汉,不过这样也好,为了追查下去,这样正好是个绝佳的掩饰。”他哪里知道,他在地底呆的时间并不短,一晃眼却也有两年功夫了。同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由于修炼九天无极以及食用了那种奇妙的饮料后,身体外形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下巴的髯须外,他的身子也从原来稍嫌单薄变成了如今的魁实强壮,脸型倒是没有大变,但若不细看,是没有办法将他和从前的慕容山庄三公子联系到一起的。

洗漱折腾完毕后,他下身盖着一大片芭蕉叶,抱头仰面赤裸着躺在旁边的草地上,而那些衣服,则摊在大石上晾晒着。或许由于他太久没有像现在这样的悠闲自在了,他竟然在迷迷糊糊之际,进入了梦乡。(上集完)。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武侠小说 邪皇之九天剑舞 全文阅读,邪皇之九天剑舞最新章节,邪皇之九天剑舞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