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在乡村的悠闲生活全文阅读 > 第204章 悠闲生活

一百九十章 这方法要继续大量长期使用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九月花儿飞 书名:在乡村的悠闲生活

大佬们坐上老扁的猎豹回到方瑞家里,大伙儿见到他们这个样儿都好生奇异,不过众人的脸上表现出来的,除了惊讶外就是关切,这让提心吊胆担心被狠狠鄙视的大佬们小小松了口气。--首发更新尤其是方正平跟余红英,虽然方瑞早先就使眼色暗示过,中途挑谷子回来时又说明了一下,但夫妻俩还是觉得挺对不住人的。想想这几位何等身份啊,去谁家里谁家不是太公祖宗般伺奉着啊,且其中二位又是林芳芳老扁的家长……可看看,自家儿子把人家给折磨的。

余英红直拿的刀眼剜方瑞,方瑞却是一点内疚负罪感都没有,谁叫他们体能那么差,那么不禁折腾呢!方瑞很是无良地打了个哈哈,喊了句老扁,两人去到厨房里,把女将们煮好后放在炉子边热着的菜碗端了过来。为防止热气散去,菜碗上都有特意加盖了个菜碗的。当方瑞老扁把摆上桌子的菜碗一掀开,浓郁的香气登时就弥漫开来,直往鼻孔里钻,早饿得肚子呱呱叫的大佬们咽着口水瞅着碗中,脑中情不自禁地回想着上次在土到掉渣吃的那一品土鸡一品黄鳝的味道,心底只乐呵苦尽甘来,这下要有口福了。

菜肴的确弄得挺丰富的,跟中秋那晚一样,十几二十几碗,啥好菜都整上了。女将们摆好杯盏碗筷,方正平搬来酒坛子,把酒倒开,大伙儿纷纷入座时,方瑞发现马功成一家没来。“妈,马伯他们呢?”方瑞疑惑地问道。“马嫂子之前过来盛了鸡肉跟黄鳝、打了些饭回王二奶奶家,她说中午就不来家里吃了。另外马哥有点事情,去了市里。”余英道。“哦,这样子的啊。”方瑞听了老妈的话若有所思,这马功成早上都过来准备要一起去田里打稻谷了的,可大佬们一来后,他就玩儿失踪了。

方瑞当然不会认为马功成是偷懒去了,马功成是个很实在的人,而且他可是把打稻谷即当成对身体的一种锻炼,又当成一种娱乐的,就他这心境,方瑞试问自己都做不到。可事情就这么巧,大佬们一来他就去市里有事了,而且自打来村里后就一直在自己家里吃饭的杜月鹃,都要盛了饭菜过王二奶奶家去吃?如此想来,马功成杜月鹃肯定跟大佬们是认识的,而他们两口子这样做,应该是在躲避大佬们。可为什么他们又要躲避大佬们呢?联想着之前对马功成言行举止方方面面的分析,方瑞很快就能断定出,身份不凡的马功成夫妇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就在小台儿村,尤其是官场上的人。

其实方瑞完全可以一问林伟国他们马功成杜月鹃的身份,但方瑞觉得没这个必要,自己认可的是马功成这个人,而非他背后的一些东西。“瑞子想什么呢,干杯啊!”老扁朝发愣的方瑞喊道。“啊,来来来,干杯干杯。”方瑞回过神来,环视八仙桌四周,只见一桌子的人都举着杯,就差自己了,方瑞讪笑了声,赶紧举起杯来。众人轻轻一碰杯,自各抿嘴喝了小口后,操起筷子就开始吃了起来。林伟国四人都没有半点架子,很随和……呃,这随和还真不是一般的随和,看四位大佬那大快朵颐、风卷残云的吃相,唉,老扁都要甘拜下风。

…。正因为大佬们的这吃相,让餐桌上的气氛一点都不拘谨,反而非常的融洽,这种融洽一直保持到菜碗中的最后一条菜被干掉。“咯……能痛快地吃喝这么一顿,上午这苦受得也值了……嘿,还真是值了!”郭豪杰抚着鼓鼓的肚子,很是满足地打了个饱嗝。三位大佬没作出反应,但看他们亦是抚着肚子,还有脸上那吟吟的笑意,方瑞就知道他们跟老郭的心思估计是一般无二的。方瑞心下不由得一咯噔,不是吧,一顿饭就让你们忘记了打稻的苦,忘记了身上的酸痛?事情不妙啊,自己的盘算岂不是要落空了?甚至还会适得其反?让他们不敢来变成了留连忘返?唉呀,早知如此,就不搞这么豪华一桌子了,整几碗粗茶淡饭该有多好啊,最好是让大佬们吃到眉头都拧成一团,一想到自家的餐桌,即使饿得前胸贴后背,也提不起半点食欲来……只是,自己这样是不是太腹黑了些啊?“小瑞啊,忙也忙完了,吃也吃饱了,咱们……”林伟国可没忘记今天的使命,他腆着肚子乐呵呵地说了一半,忽然愣住了,另外三位大佬也是同时愣住了。

只见堂屋大门口,小怪昂首挺胸、傲然地走了进来,它的屁股后面跟着两个小家伙,自然是小野小柔了。小怪现在的身份是小野小柔的保镖兼师父,它天天都要带小野小柔去野外练习捕猎搏杀的本事,而且现在三个家伙的伙食基本上都是在外面自己解决的了。“小瑞这就是你养的那只神鸟小怪吗?真的好大啊!”林伟国早听女儿林芳芳说过小怪如何如何,可一乍见,还是吓了一跳。李敬明也听老遍炫耀过,不过亦是吓了一跳。另两位就不用讲了,心说这是鹰还是雕啊,可是鹰跟雕也没这么夸张啊?那这究竟是神马鸟啊?“嗯,它就是小怪……别问我小怪具体是什么种类的鸟,我也不清楚。

”方瑞见几位大佬都是满脸的震惊加疑惑,事先说明道。几乎每个第一次见到小怪的人都会表示疑惑,方瑞回答得烦了,是以提前加以说明。方瑞说完朝三个探头探脑的家伙招了招手,“来,小怪过来,还有小野小柔。”小怪收回看着林伟国四人的目光,乖巧地走到方瑞身边。神鸟此时的身高达到了将近一米,体重更是突破五十大关,纵使小怪高大威猛吓得死人,但小怪现在仍然算不上一只大鸟,因为它的羽翼仍未丰满。四位大佬们目光如炬,近距离下打量着小怪,也看出了小怪毛还没长齐,心下更是震惊,这小怪要是完全长大成鸟了,会是何等的恐怖啊?“小怪小野小柔,你们吃过饭了没有啊?”方瑞摸了摸小怪的头,蹲下身去顺手揪过捣蛋的小野小柔,像父母关爱孩子般地问道。

三个家伙忙是点点头。“那房里休息去吧。”方瑞放开小野小柔,拍了拍手道。三个家伙听话的进了房子。这一幕看得四位大佬更是目瞪口呆,小瑞也太牛了吧,不但养殖出了一品鸡鳝,地头的菜也弄得这般绝味,还有这鸟啊犬啊的居然听得懂他的话,对他还那般的温驯……大佬们对方瑞是愈发地看不懂了,他们还不知道小野小柔是狼,要是知道了,他们估计会更加看不懂了。饭后小憩片刻,大佬们终究还是要求方瑞带他们去后面竹林子里转了转,又去大池边蹲了蹲,最后还去了趟毒蛇养殖基地。

…。不过大佬们走马观花的,什么名堂都没看出来,问题也没几个。倒不是他们在打酱油,而是饱尝美味的激动过去后,他们实在是扛不住腰酸背痛腿抽筋的折磨了,还有那阵阵袭来的困意。方瑞见他们霜打的茄子般萎靡不振,心下就笑了,嘿嘿,看来把他们弄田地里去干体力活这一招,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以后可以再使用,继续使用,大量使用,加倍使用,长期使用,还要配合着粗茶淡饭使用……一直使用到他们不敢再来参观学习了为止……对,就这么决定了!大佬们不知道方瑞的‘歹毒用心’,他们颤栗着双腿双股,呵欠连天地从毒蛇养殖基地回来,跟众人打完招呼,就回去了。

老扁开着东方之子送他们的,车子行驶在回市里的途中,车内鼾声如雷………………………………狗吠羊嘶,牛吼倦鸟鸣,还有那母亲唤儿归家声。当这极具韵味的乡村交响曲吹奏起来时,意味着上白班的太阳哥哥要下班了,上夜班的月亮姐姐要粉墨登场了。只见西边的太阳哥哥华丽的一个闪身,天边便只留下几抹淡红。刘富民挑着满满一担谷子,就踩着这几抹余晖,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他是一个人下田打的谷子,婆娘一大早跟自己抬了打稻机到田里后,就去娘家了。

娘家侄子当了爹,做姑姑的没有理由不去看一看。好在老丈人家毗邻小古镇,去一趟来回要不了多少时间,不然今夜的晚饭,就呛喽。来到自家屋前坪里,刘富民抬头看了看天,天际那边月牙儿已经悄然冒出,羞羞答答的犹抱琵琶半遮面地躲在云朵后面,像个初会情郎羞赧的小姑娘般。月牙儿的周边,点缀着几颗星辰……夜幕方降临天上就现了星,毫无疑问明天是个艳阳天。刘富民老农一个,观天知天,他放心地把箩筐中的谷子倒在晒谷坪里,晾散开来后,往堂屋里走去。

还没进门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香味,刘富民不由得使劲吸了吸鼻子,嘴角不由得流出几滴哈浰子来。“桂花啊,你把那最后一只鸡给宰了啊?”刘富民朝着厨房那边喊道。“嗯,今天你一个人在田里辛苦了一天,还有兰丫头也一直惦记着那只鸡,干脆把那只鸡就宰了,炖了一半,炒了一半。”窦桂花从她娘家回来后,就忙着家里零零碎碎的事情,此刻正在厨房里爆炒鸡肉呢。“呵,宰了就宰了呗,明儿我再去小瑞家里提溜去。”刘富民一点都不脸红地道,这鸡还正是他从方瑞家里拿过来的空间鸡。

在方瑞家顺手牵羊太频繁太多次了,老家伙虽然脸皮厚,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嘴上又馋那鸡的美味,便留了一只下来,想着实在嘴馋得慌时再杀了来吃。“……”窦桂花对自家老头的厚脸行为很无语,好在方瑞偶尔也过来‘礼尚往来’不客气地提几斤一坛子的酒回去,不过窦桂花头脑很灵省的,她猜测方瑞这样做的目的,肯定不是被自家死鬼给提走了鸡鳝觉得吃了亏,而是怕自家死鬼不好意思……嗯,小瑞这孩子挺大方挺气魄挺不错的,只可惜兰丫头大了他几岁,又都成了孩子他娘了……唉,早知如此,当年就给兰丫头生个妹妹了……窦桂花心底叹了口气,金龟婿啊!刘富民洗了把手、擦了擦脸,吹着口哨来到厨房里,刚好窦桂花把爆炒空间鸡给盛了出来,刘富民老猫见到鱼般舔了舔嘴,筷子也不用直接伸手就抓了块,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别在这里碍事啦,要吃端桌子上吃去,这么大个人了,也不觉得害臊。”窦桂花白了刘富民一眼,把菜碗往他手中一塞,自己顺手也抓过了一块鸡肉,咔咔地吃了起来。在炒菜的时候她是尝过几块的,可这鸡肉是越吃越想吃啊。“哈哈……”瞅着婆娘那馋样儿,刘富民啃着鸡肉得意地笑了,也是忘形没注意了,端着菜碗的往堂屋里走时,脚没抬够高度,左脚一下就踢在了石门槛上,刘富民一个趔趄,手中的菜碗倒是因为他宝贝般抓而没飞出去,可里面的鸡肉块因为惯性的作用,哗啦啦地从碗里飞了出来,抛得老高,然后来了个天女散花……偌大一个菜碗,飞得一块都没剩,仅剩下几滴汤残留在碗底。

刘富民刚刚也是因为惯性的作用,人往前面倾了一下,好在农民伯伯的身手都还是不错的,他稳住了身形没摔倒,手中的碗也抓紧了,这让他有些小得瑟,潇洒地一扬甩发型,嘿,看到没,老哥的身手不错吧!“你,你个死鬼,你你……”看着洒在那边堂屋里满地都是、还在冒着热气的鸡肉块,再看着还在自鸣得意的刘富民,窦桂花气到要吐血,挥着手里的锅铲虚点着,你了半天就你了个死鬼……唉,刘富民这个死鬼,在生活了五十几年的自家门槛上出这洋相,实在是无语啊,关键是那美味的鸡肉,被他给糟踏成这样……窦桂花要抓狂了!“我,我怎么了?又没把碗摔倒。

”刘富民还不自知呢,转过头去一看窦桂花都气得要前过气去了,顿感不对劲……咦,怎么手中端着的沉甸甸的菜碗一下变得轻了许多?刘富民偏头一瞅,看着空空如也的菜碗,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刚刚还满满的一碗鸡肉,咋不翼而飞了呢?难道掉出来了吗?心生疑惑的刘富民一看跟前地下,没有鸡肉啊?去哪儿了呢?刘富民目光再往前移,这下他的额头上立马就现了汗珠,靠,这鸡肉还真不愧是鸡的肉啊,自己就这么一个点小动静,它们都飞到堂屋中间去了!“你个老死鬼,还傻愣在那里发什么死呆啊,还不快把鸡肉给捡起来……兰丫头,你还笑,小家伙鸡汤喝完了没有,没喝完你还不喂他喝去!”窦桂花气得舞着锅铲,恨不得要给刘富民两下,忽然听到那边笑声,抬头一瞅,是女儿刘兰听到动静从卧房门口探出头来,正咯咯地偷笑着呢。

窦桂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刘兰脖子一缩再把门一关。刘富民平时在家里都是大男人汉一个的,窦桂花哪敢这样凶他啊,但刘富民现在做错了事,心里发亏,被老婆这样喝斥也只能受了……刘富民心痛不已地捡拾着地上鸡肉块。农家老屋子的地上基本都是保持原始风貌的,这样一来灰尘就会多了些,如此鸡肉块肯定都要弄脏了。瞅着碗中沾了不少灰尘鸡肉,刘富民那个痛心疾首啊。“又在那里发愣,还不去把鸡肉洗干净,重新回下锅!”窦桂花黑着脸,再次挥起了锅铲。

被婆娘一呵斥,刘富民顿时眼前一亮,呵呵,自己也是心痛傻了,把鸡肉洗干净重新回锅里拌上佐料香料炒一下,不是一样的吗?刘富民赶紧拿了盆打来水,把鸡肉洗干净了,窦桂花接过来往锅里一倒,很快香喷喷的鸡肉复出江湖。…。刘富民赶紧尝了块,嗯,全国最好的鸡肉,还是原来的包装,还是原来的味道……呃,味道嘛,较之刚刚弱了点,不过还是挺惹人垂涎的。刘富民总算松了口气,适才因为自觉做错了事而猥琐下去的腰身,一下又挺得笔直。…………………………窦桂花一共炒了五个菜,她的厨艺还不错,各个菜都还入得了口。

小外孙喝完鸡汤后睡着了,夫妻女儿三人围着桌子开始吃晚饭。刘富民抿着自酿的烧刀子,嚼着回锅的空间鸡肉,吧嗒着嘴享受得很。“爸,镇里要地的事情,怎么样了?”刘兰见刘富民那惬意样儿,问道。“对啊,都过了一天了,这事你给人家答复了没有?”窦桂花也是看着刘富民道,昨晚上死鬼接了那狗屁镇长的电话后,一夜都没睡好。知夫莫若妻,窦桂花当然知道刘富民心里的难处与苦闷。“答复?嘿嘿,答复他个毛。”刘富民呷了口酒,小小傲然地道。“人家是镇长,你个小支书还这么拽起来了,人家一个拇指都可以把你给捏死了。

”窦桂花给了刘富民个白眼,这老鬼咱晚上还愁眉苦脸的,咋今天就完全变了个样儿,口气还那么大?“谁捏死谁还不一定呢!”刘富民有些嚣张地道,方瑞虽然没有明说会顶自己,但刘富民很了解方瑞的,如果自己遭遇了麻烦,那小子肯定不会袖手旁观……虽然还是不清楚方瑞到底有什么人脉关系,但刘富民认定以方瑞的能量,踩个副市长还是不在话下的。“哟,爸还牛皮起来了,快说说看,事情哪里出现了转机?”刘兰很感兴趣地道,看到自己老爸愁眉舒展,她开心啊。

“能有什么转机,肯定是他找人家小瑞去了。”窦桂花朝着刘富民翻了个白眼,脸上不屑心里却是欣喜不已的,小台儿村有了方瑞这樽小神,以后自家老鬼就可以扬眉吐气,再不用在镇里那帮人面前当孙子了……唉,这么好一个小伙子,可惜了啊,不能成为自己的女婿!“呃,爸你昨晚就该去找他了……小瑞那小子,回来的时候还两手空空的,这才几个月时间啊,就财啊势啊都有了,建村小学五六十万捐进去,眼睛都不带眨的,还有他家那庄园……也不知这小子踩了什么狗屎,运势这么好……”刘兰点了点头,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看到方瑞这么混得风生水起,刘兰也是欣喜的,嘻嘻,以后自己要是有什么麻烦困难,也可以找他吗,就像自己捐款资助的那几个贫苦山区的孩子,没有小瑞的帮助,怕是他们有人的学业就难以为继喽……“嗯,小瑞这小子能混得这么好,关键就是他人直爽,仗义,还有实在……当然喽,最关键的还是,他踩了狗屎,不然世上那么多直爽仗义实在的人,怎么没见个个都混得好……”刘富民总结性地评论。

“……”三人就围着方瑞激烈地讨论了起来。“哎呀,忘了个事情……几点钟了……还好,正八点……”刘富民谈到兴奋处,忽地一拍脑门,对刘兰道,“快,去把电视机开了,调到咱平阳电视台。”平日里刘富民都是边开电视机边喝酒吃饭菜的,今天他一来解决了郁闷一宿半天的烦恼,二来刚才又发生了鸡肉不翼而飞小窘的插曲,再有喝着这小酒吃着这美味鸡肉,有些亢奋了,是以才忘了开电视机。…。“平阳电视台有啥好看的,尽放些别人放烂了的电视剧,而且现在正要放平阳新闻呢。

”刘兰嘟囔了句,还是起身开了二十一英寸的采色电视机,并调到平阳台。“看的就是平阳新闻……”刘富民品着小酒,瞪着银屏上刚刚开播的平阳新闻,回想着方瑞的话,脑子里就琢磨起来,到底那四个人中为什么有两个人会面熟呢?小瑞那小子让自己看平阳新闻,又是为何?难道那两个面熟的人,跟平阳新闻有什么关系吗?刘富民尚寻思着,电视新闻里的男女主持人一顿老生常谈的开场白后,开始介绍今天的要闻,然后正式放起了新闻来。“今天傍晚时分,市委书记林委国同志与市长谢俊云同志,还有人大主任郭豪杰同志,建设局局长李敬明同志,一同来到市图书馆建设的工地,亲切看望工地上的农民工兄弟,并同大家共进晚餐……”电视画面放着林伟国、谢俊云、郭豪杰、李敬明戴着安全帽、端着大铁饭碗,与一帮农民工叔叔蹲在一起,围成一圈,一边吃着饭,一边热烈地说笑讨论着……四位大佬的表情很自然,没有半点装象作秀的成份,这让现场的气氛很融洽、很和谐、很愉快、很温馨、很感人……“这一届的几个人还算那么回事,要是上届的那些人,呸……老爸你说是吧……爸,你怎么啦?”刘兰点评着,偏头问刘富民,可一看不对啊,刚刚还耀武扬威的老爸,怎么眼睛瞪那么大,嘴巴张那么开,神情似见到鬼了般的惊愕?。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在乡村的悠闲生活 全文阅读,在乡村的悠闲生活最新章节,在乡村的悠闲生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