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在乡村的悠闲生活全文阅读 > 第204章 悠闲生活

一百九十二章 酒的问题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九月花儿飞 书名:在乡村的悠闲生活

“你说芳芳是市委林书记的千金是吧,可小瑞到底你跟书记他老人家是什么关系呢?”刘富民长期在方瑞家里蹭饭,有事没事也常过来串门聊天儿,方瑞的那一票朋友自然刘富民是认识的,一听到林芳芳是平阳第一千金,刘富民更感好奇,便欲打破砂锅问到底。“老伯你还是不是男人?”对刘富民这热切的问题,方瑞有些反感,林芳芳是自己的朋友并不是因为她是林书记的千金,也不是因为他是老扁的那个啥,而是因为她的人格能够得到自己的认可,至于林书记吗,当然也是因为他是个好官,否则即使你官再大又如何!“我怎么不是男人了!”刘富民激动热切过头了,并没看出方瑞的不悦,他腰身一直胸膛一挺,摆出了个我很男人的姿态。

“是男人就别那么八婆。”方瑞这次把不爽写在了脸上。“好了,我不八婆了,成不!”刘富民一看方瑞的表情,知道他不想谈这些事,挠了挠头不再追问这个事情。“还有,今天大佬们来村里的事情,你也不要跟任何人说去,这是大佬们跟我交代的……还有,林芳芳的身份你也别到处去宣传,这是林大千金交代的……还有,恰好还有个事情要找你商洽一下,咱们去屋里还是就在这树下?”方瑞吓唬刘富民道,他是不想让村里的人知道自己跟市委书记熟。更不想让村里的人知道林大千金就住在自己的家里。

这样会让别人认为自己做出来的事情,是因为攀了书记的关系,虽然方瑞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但谁都不喜欢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不是……另外方瑞是真有事情要跟刘富民打商量。“你说的我明白,关于林书记跟芳芳的事情,即使老伯遭遇威逼利诱、严刑拷打,也绝不透露半点出来……小瑞你有什么事情要跟我商洽?就在这柳树下说吧,屋外凉快。”刘富民听方瑞这么一说,信以为真,人家大佬们是悄悄下乡来搞微服私访的。肯定是不想让人家知道的了,而林大千金花花都市里不住,跑到乡下来,肯定也是想要清静不想受人打扰吗。

“那你先坐。我去搬条椅子出去。”方瑞把自己的竹椅让给刘富民,自己进堂屋里又搬了条出来坐下,直奔主题道,“老伯我那朋友的餐馆里,近几天酒水告急,你看……”土到掉渣的酒水虽然从开业起就是限量供应,但一直都很紧张,常常出现无货可供的情况。刘富民每天的酿酒量本来就有限,这几天他因为要收割田里的稻谷,烤酒分身乏术。这让土到掉渣的自家酿酒更是断了货。餐馆经理余淑媛把这事报告给了慕容容,慕容容又跟方瑞说了。方瑞寻思着土到掉渣要是只有一家餐馆,酒水方面依靠刘富民一个人也还够了,可现在土到掉渣的第二家分店马上就要出来,第三家第四家自己也打算近期内开起来……如此一来,单靠刘富民一个人的酒,肯定是供不应求的了,这事又该如何处理呢?难道餐馆要走无酒路线?抑或供应那水份远远里高于洒份的瓶装酒?“小瑞你也知道这几天老伯在收谷子,等谷子一收完,马上就有时间酿酒了。

”刘富民闻言蹙了蹙眉。摸出烟袋子,捏出烟丝白纸,边卷着烟边思索着。其实现在刘富民光烤酒提供给土到掉渣,一缸子除去本钱,就能有好几十块钱进帐。一天下来几缸子酒,两三百块钱正常不过。这两个多月光是烤酒刘富民就挣了近两万块钱。这么高的收入。在之前刘富民是想都不敢想的。现在因为收田里的谷子而耽误了烤酒的事情,刘富民也是觉得很不划算很心痛的,可田里的谷子虽然不值几个钱,但也不可能不收让它烂在田里吧。“打谷子耽误几天倒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是我那朋友已经在筹划第二家餐馆了,估计不出一个月就能开张,第三家第四家餐馆也在策划思量当中。

我那朋友的意思是,第一家餐馆是用你的酒,反响也不错,第二家餐馆第三家,甚至之后所有开出来的餐馆,都想用你的酒的……但老伯你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呢?”方瑞拧着眉头说道,他的话让刘富民陷入了深思当中。刘富民虽然年纪大了,大半辈子的时间都待在这山旮旯里,商业方面的东西接触得也不多,但他知道,方瑞所说的对自己来说,是多么大的一个机会。想想现在仅供应他那朋友一家餐馆的酒水,月入就达近万,要是第二家第三家乃至之后的N家都足量供应上,那月入岂不是要跟着往上翻跟头!而自己也能好好地干出一番令人瞩目的事业,真正地挺胸做一回纯爷们,至于成为富翁嘛,那当然不在话下。

可问题是,就自己跟婆娘两个人,现在烤一家餐馆的酒都累得够呛,要是烤两家三家甚至更多家的酒,那还不直接累死啊!“小瑞……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刘富民吧嗒着旱烟,把自己的难处竹筒倒豆子般说了出来。“办法,先不好说……老伯你那酒能酿得如此醇正浓香,有什么诀窍?”方瑞问道。“小瑞你是个实在人,老伯也不瞒你,我这酒味道你也知道,放眼周围十镇八乡,肯定是无人能及的,至于诀窍吗,说没有呢,是骗人的,说有呢,又是唬人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这个酒烤的方法过程皆与别人的一般无二,但偏偏别人就烤不出我这酒的味道来,第一个就是我投入了十二分的用心。第二个就是我能精准地把握好每一道工序的火候。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诀窍吧……第一个很好理解,第二个跟悟性有关,也是多年的经验总结出来,和你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要不这样吧,下次烤酒的时候,你来老伯家,老伯慢慢地跟你讲解。”刘富民沉吟了少许,才一本正经地娓娓说道。“老伯你不会想把我收为衣钵传人吧?”方瑞汗一个道。

“怎么小瑞你不感兴趣啊?要知道很多人是求着要我教,我都没教呢!”刘富民小小自豪地道,这话他并没有吹牛皮。的确有不少人想拜在他门下,跟他学酿酒的技艺,但刘富民硬是一个都没答应。刘富民现在也真是想将自己毕生的酿酒绝学传授给方瑞,就自个认识的人里。也就方瑞的人品够资格学了,而且以方瑞的人品与他的能力,相信自己把酿酒的经验传授给他后,他亏待不了自己,话说现在不就是托了他的大福吗。“呵呵,老伯让你给说对了,让我品酒、小喝几杯还差不多,酿酒这事我是真不感兴趣。

”方瑞摆了摆手笑道,没想到刘富民还真是想让自己给他当徒弟,如果自己没有绿色未来。或许还会考虑一二,但现在,嘿,有那闲功夫还不如多享受享受乡村的悠闲生活呢,譬如钓钓鱼啊,偷偷瓜果啊,搞搞野炊啊,逗逗小野小柔啊啥的,多爽多惬意。“你不想学啊,那供应你朋友餐馆酒的事情。就更加难办喽。”方瑞的反应在刘富民的意料当中,话说人家小瑞现在要钱有钱、要势有势,才不会稀罕自己这点破酿酒的经验呢。“我不想学,你可以让别人来学啊!”方瑞提议道。

“想学的人倒真是一大把,但没一个我看得上眼的。”刘富民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这里倒是有个人选推荐。老伯你可以考虑一下。”方瑞笑了笑道。“谁?”刘富民闻言眼前一亮,若是方瑞推荐的人。还真是可以考虑一下。“你女婿。”方瑞道。“他?不成!”刘富民满脸的期翼霎时荡在无存。“有啥不成的?”方瑞不以为然道。“那小子大城市里长大的,从小没摸过锄头,分不清五谷,又是京城名校毕业,现在他在省城一家公司的任经理,月薪虽然还比不过我目前,但他肯定是看不上烤酒这活儿的。

”刘富民扔掉烟屁股,晃着脑袋道。“京城名校毕业怎么啦,人家北大毕业生还当屠夫卖猪肉呢,人家照样活出风采活得精彩,活得让你艳羡到跌破眼镜……再说他城里人怎么啦,一家公司的经理又怎么啦,还不是帮人家打工……”方瑞不屑地说着,看了刘富民一眼,却是话锋一转道,“老伯你是不是觉得,要让你女婿这么个城里人名牌大学生加经理来学烤酒,丢脸?”“小瑞看你说的,城里人就比乡下人身份金贵吗?大学生经理就比烤酒的身份金贵吗?我觉得,不管城里人还是乡下人,只要是男人就是要有自己的事业,屈在人家屋沿下太憋气太没劲了,就像你说的,还不就打工仔一个,半点骄傲的资本的没有。

”刘富民有些气急地道。“呵呵,老伯你这话激动啦,事业这东西吗,跟成功一样,没个标准可供衡量,有人认为自己开家小门店、月入有个两三千,就是成功,而有人开着公司企业、一年赚个上千万,也不觉得是成功。所以呢,这种事情根本就无从说起……让你女婿做衣钵传人这事,你自己再斟酌一下吧,反正我朋友餐馆酒水供应的机会我是给你了,能不能抓住这机会,就看你的了。如果你这里实在搞不掂的话,那他可能就会考虑不再销售散装自酿酒,而改供应瓶装酒了。

”方瑞淡淡地说道,他这样说一来是要急急刘富民,得让他动动脑筋去想想办法,怎么样才能把酒量给提升起来才行了。当然质量必须是要保障的,如果质量跟普通人酿出来的酒一样,那就没意义了。二来吗,方瑞也琢磨着,刘富民如果跟不上自己的步伐,那自己可能真的要给土到掉渣上瓶装酒了。虽然供应瓶装酒与意愿有些相悖。但管他去呢。反正喝那些昂贵的瓶装酒的都是有钱人。“小瑞你跟你朋友说说,酒水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刘富民听方瑞这么一说,还真急了,如果自己无法供应小瑞那朋友接下来的餐馆的酒水,那别人第一家餐馆的酒水供应,可能也不会再让自己供应,如此一来不但机会尽失,而且这月入万元都要成为浮云尘埃。

“老伯,有没有想过多建几个灶,同时多烤几缸子酒?甚至建个酒坊。酒厂?”方瑞提议道,看着刘富民的焦急神色,有些于心不忍,老家伙对自己还是相当不错的。虽然有某种世俗的用心在里面。“酒坊?酒厂?”刘富民长长地吐着烟雾,苦笑一声道,“小瑞适才我也跟你讲了,我这酒水醇正浓香,除了那经验之外,还有就是十二分用心的投入,酒坊酒厂那是痴人说梦……至于多建几个灶、同时烤几缸子酒嘛,顾肯定是顾得过来,但少不了要分心,一分心酒水的质量肯定会下降。

”“看来衣钵传人的事。你还得抓紧了,多个烧火的也好吗。”方瑞笑道,刘富民说的是实话,这让方瑞心中又有了个想法,如果用自己空间里出来的五谷来醇酒,应该可以弥补量提上去而质下滑的缺陷。只是现在第二重空间的三个分空间,各才五亩区域,太小了些。事实上别说五亩地,有几分一亩地的空间都足够了,要知道空间的生长周期最短是可以调在二十四小时的啊。相当于一天就能收割几分一亩的种植物呢。但想想这是何等恐怖的一个事情,今天才把种子给播下去,明天就收割了,这么妖孽的事情一传出去,估计全世界的目光都要聚焦到这里。

然后各地的方方面面的专家也会往这边跑,然后自己还要活吗?还是等到第三重空间开启了。空间面积增长大了,再作考虑吧。“小瑞我先回去了,这事明儿或者过两天我再来跟你来谈去。”刘富民再没心思去问方瑞跟林书记关系如何的事情了,也没心思再聊天打屁了,跟方瑞说了声,拧着手电筒匆匆地回家去了。方瑞看着刘富民消失在夜幕下的身影,笑了笑,其实刘富民即使无法把酿酒量提上来,第一家土到掉渣的酒水供应肯定还是要找他的……只是第二家、以后所有餐馆的酒水呢……方瑞正琢磨着,老扁那厮却是走了过来。

老遍嘿嘿笑道,“瑞子,刚刚我那公安系统的朋友来了电话,金胖子这次死定了!”“哦,金胖子以前犯的案子,很严重?”方瑞淡淡地道,金胖子自打上次被自己设计弄得铤而走险、抢劫金店而身陷囹圄后,就一直没有消息。老扁也托付了关系,要把金胖子彻底地一脚踩死,没想到还真查出事儿来了。“这叼毛典型的小时摸针、大时偷金,他是从个小混混混起来的,一直混到你们小古镇的老大,然后关系的触手延伸到市里去……这叼毛做小混混的时候,也就敲诈勒索收收保护费打个架伤个人什么的。

一当了个小老大之后,为敛财聚势,就开始不择手段,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了。现在他犯的案子除了上述那些外,还包括诈骗、聚众赌博、绑架、强歼、强迫女性卖那啥、贩卖毒品,这叼毛手上甚至还沾了三条人命……”老扁掐着手提数完金胖子的罪名后,啐道,“不查不知道,一查真是吓一跳啊,金胖子这叼JB毛,犯的罪还真不是一般的多,都够得上十恶不赦、罪恶滔天了……真搞不明白,犯了那么多罪,他还能继续逍遥,如果不是瑞子你这次把他整进牢里,我又没托朋友去查他,估计金胖子的罪,也就这么揭过去了。

”方瑞不以为然地道,“金胖子犯这点罪还能继续逍遥,并不算什么,比他罪恶十倍百倍还自由自在的人多了去了,其中大部分的还高高在上、耀武扬威……算了,国情如此,不扯这些没点鸟劲的事情了……”方瑞说着想到了什么,“对了,金胖子手下的财产呢,怎么处理?”老扁道,“金胖子这人平时大手大脚的,他财产除了几十万块的存款外,也就那家野味居餐馆,可那餐馆他也只是个租客……另外还有小古镇那育苗孵化场,本来这孵化场是要被政府没收充公的,但里面好像有点问题?不过具体什么问题,还在调查当中。

”“当然有问题了,那孵化场根本就不是他的。”方瑞撇了撇嘴道,这育苗孵化场的事,罗烟红是跟方瑞说过的,它是金胖子用手段从罗烟红她舅手中诓走的,而这件事情的起因,全在罗烟红,也正是因为这事的发生,让罗烟红走上了孵化这个行业。提到孵化场,想起罗烟红,方瑞又有些头痛,这妮子对自己的感情不是一般的倔……自己现在需要鸡仔了,都不敢上门去,也不敢打电话,都是短信告知她,然后她那边叫车送过来的……好在罗烟红也是个很知趣明智的人,她执着归执着,但并没有逆着方瑞的心思来,她知道这样只会讨方瑞嫌,还是先默默守候等待着吧,她相信迟早会感化到方瑞的。

“哦,瑞子这事你还知道?”老扁看着方瑞道。“我也是在我拿货的孵化场里听人说。”方瑞怕老扁这厮八卦,是以没提及罗烟红来,略一思索又道,“对了,老扁你再跟你朋友打个招呼,这育苗孵化场被金胖子从哪里骗来的,就让他们还到哪里去……那被骗的人家,很可怜的。”“事情本来就应该这样……我打电话去。”老扁以为方瑞只是同情心泛滥,也没疑有他,说着就拨起了电话,以现在老扁的身份,当然几句话轻松就搞掂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在乡村的悠闲生活 全文阅读,在乡村的悠闲生活最新章节,在乡村的悠闲生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