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四国猎艳录全文阅读 > 梦与现实

梦与现实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小斋 书名:四国猎艳录

对一向强壮的人来说,最痛苦的折磨没过于生病,哪怕一点点病痛都会被感官放到无限大,远远难熬于常人。 姚崇非摆手让太医退下,吩咐许畏近身,“那孩子现在如何了?”许畏谨慎道:“几日都将自己关在房中,不吃不喝不曾出门,也未曾提过提出宫之事。”见姚崇非发出一阵剧烈咳嗽,连忙上前替其顺背,“皇上,您不用担心,公子虽然少经世事,但是个极懂事的孩子。

”姚崇非点头,“其余几个孩子都怎么样了?”“大皇子颇为孝顺,每日都亲自过来问候,还带来一些玄武特有的草药。 二皇子三皇子皆称闭门读书,最近老实的很。四五皇子也时常过来关心,其余多在太后宫中侍候。六皇子在宫中养伤,据太医说已经好了九成。□□皇子一切如常,请皇上不必担忧。”“老七呢?”许畏小心翼翼道:“太子……七皇子如今尚在皇城,只是……。”姚崇非脸色微变,“只是什么?”“腿不知何故受了伤,派人去问了看过的大夫,说腿骨错位且已长实,该是……不能如正常少年走路了。

”“是说瘸了么?”许畏小声道:“是。”砰!姚崇非掀翻翻药碗,“查,去给我查,到底谁长这么大的狗胆,竟然连个孩子都不放过!”许畏跪倒在地,“皇上息怒,已经派人去查了,只是现在还未有消息回复。 ”姚崇非依旧愤怒,额头青筋高高鼓起,“好好一个孩子,怎么会……。”“启禀皇上,东方公子求见。”姚崇非定了定神,闭了眼睛道:“让他进来。”东方显稍后而入,跪礼道:“草民东方显拜见皇上。”“你……,”姚崇非欲言又止,忍着气道:“有什么事,说吧。

”“草民前来,是想请皇上收回几日前的成命。”姚崇非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草民请皇上收回成命。”许畏也觉得不可思议,“公子三思啊,您不能白白浪费皇上的苦心经营……。 ”“六皇子有天子相,他将来会是一个好皇帝。也只有他,才能完成皇上毕生心愿,除此之外,无人能做得到,包括草民。”“朕毕生心愿,”姚崇非喃喃道:“你是说……。”“一统天下。”姚崇非憔悴的脸色仿佛突然精神起来,眼睛也充满亮光,“当真?”东方显郑重道:“绝不欺瞒皇上,草民定倾尽毕生心力辅助太子,待天下初定后,自请归隐山林度此余生。

”自请归隐么?姚崇非看着这个尚未成年的孩子,心中五味俱全。再想起方才许畏回禀之事,眼睛渐渐渡上一层悲伤。 “你过来。”东方显依言上前,静静的打量着床上重病的皇帝。在他心中,这个皇帝时刻都是神采奕奕精神抖擞,目光睿智气息危险,只是这一病,让他仿佛瞬间老了十多岁,脸上颧骨也凸了起来,躺在床上的身形更显孱弱孤单。皇上拉了他的手,目光上下扫了数个来回,千言万语化为一声长叹,“朕对不起你。”东方显平静道:“您不用愧疚,叔叔待我很好,我也一直很快乐。

”姚崇非看着他,眼眶渐渐湿热起来,松开他的手摇摆道:“下去吧,朕有事同许畏讲。 ”“皇上保重,”东方显淡淡一笑,“我会努力让您的梦想成真,一定。”待他走后,姚崇非哑着嗓子对许畏道:“拿笔来,朕要亲自拟旨。”许畏依旧跪在地上哽咽哀求,“皇上!”“朕的身体自己知道,这宿疾……是好不了了。许畏,朕老了,总感觉力不从心。几十年没睡过好觉,也没吃完一顿完整的饭,朕甚怀念年少无忧无虑的时光啊。”许畏哭着捧来文方四宝,扶着姚崇非坐起来,待圣旨写到一半时,许畏突然拽住他的袖子,“皇上不可啊!”姚崇非笑着他看,“许畏,这江山是朕的呢,怎么还做不了主了?”“奴才,奴才只是……皇上!”姚崇非见他执意阻拦,便淡淡道:“你应该知道朕这一辈子最重视什么,最想要什么。

朕这辈子都完成不了,心里却始终放不下,你难道是想我九泉之下死不瞑目么?”“奴才该死,奴才该死!”许畏将头重重磕在龙榻上,每一声都仿佛击在姚崇非心上。“别磕了,”姚崇非勉强拉住他,“跟朕这么多年受这许多苦,我舍不得。”许畏看着他泪流满面,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姚崇非挥动大笔,龙飞凤舞写下最后半行字,细看一遍后将圣旨推给许畏,“朕若走了,你不准寻死。这宫里表面平静,实际上乱的很,除了你朕谁都不信。 你要看着老七安稳登了基后,再到我陵前去通些讯息。

”许畏揣着圣旨一磕到底,“奴才……遵旨!”姚崇非躺回床上,合了眼低咳道:“朕想好好休息下,任谁也不准打扰,你就在这儿守着,好好守着朕。”三日后,许畏红着眼睛推门而出,扫一眼守在外面的人群,对为首的皇后娘娘拜倒,“启禀皇后娘娘,皇上他……驾崩了。”在经历了片刻死寂沉静后,整座皇宫一齐爆发出悲痛欲绝的痛哭声。端坐案前的东方显微微一愣,沾满墨汁的毛笔从指下滑了出去,墨迹游走,星星点点溅黑了一身布衣,仿佛书写在白纸上的一行挽联。

他怔了会儿,默默将笔从地上捡起来,在白纸上绘只飞鸟,寥寥数笔,却是栩栩如生。东方显在纸上虚手一抓,鸟儿便拍打着翅膀跃出来,他将早已备在一旁的小字条掖在其羽下,轻声道:“去吧。”客栈中,大夫正在认真帮姚瑾查看伤口,叶枫渗着冷汗守在一旁。一只鸟儿突然从天窗飞入,在他肩头立住住,啾啾鸣叫。叶枫拿起怪鸟察看,小心取出纸条,只见写着四字:帝薨速返,纸条随即化为粉末。大夫取了些药,又吩咐一些注意事项,叶枫默默记下,待他走后,才将房门关了对姚瑾道:“天宝。

”“嗯?”“你父亲……走了。”姚瑾眨眨眼睛,疑惑道:“什么意思?”叶枫不得不将话挑明,“皇上驾崩了。”姚瑾张了张嘴,豆大的眼泪即刻滚了下来。两人行至宫门前下马,侍卫突然拨刀阻拦,“你们是何人,可有入宫令牌和旨意?”看那侍卫犹豫神情,分明是识得前太子的。此刻宫中局势不明,令牌又被换成了十五两纹银,叶枫正在思虑此时进退时,听得一个温雅如玉的熟悉声音,“皇后召见,让他们两位进来,不得阻拦。 ”侍卫忙道:“是,国师,两位请!”能在此处看到东方显,着实出乎叶枫意料,想起先前一字不留弃他而去,心头又浮上些许愧疚,“你还好吧?”东方显点头,淡淡道:“我很好,太子殿下请。

”姚瑾怯怯摆脱对叶枫的依赖,瘸着腿慢慢走到了前面。对着四面高耸的围墙,叶枫心里忍不住一声叹息,他始终无法喜欢上这里,却终归还是再次回来了。入得了这皇宫,便要守着各式各样的规矩,宫外拥着爱人那般潇洒自在,以后怕是想都不要想了。 东方显察觉到他的异样,便问:“你怎么了?”叶枫立刻回过神来,“没事,你什么时候正式任的国师?”“一个时辰前。”叶枫笑,“恭喜你。”少年浅笑,“该恭喜太子殿下,此番经历,想必会让他日后受益匪浅。

”可怎么都不算是快乐的旅程,叶枫盯着姚瑾走路吃力的跛脚。很疼吧?可他还是尽量保持着身体直立端正,严肃的神情看上去依旧是最骄傲高贵的王子。有那么一瞬间,叶枫觉得在宫外偎在他怀里的那个天宝同走在前面的那个姚瑾,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那个孩子想哭便哭,想笑便笑,像个稚气十足的天真少年。可是这个皇宫的太子姚瑾,像是戴了一层面具,不远不近的同他始终保持着距离。貌似亲近但不亲昵,似乎坦诚却又有所隐瞒保留。叶枫看他隐忍的表情,从心底觉得悲哀。

自己算是看着他长大的吧,可是从来都不曾真正懂他在想什么。是因为这该死的成长环境,还是因为身边人都曾对他不怀好意过,所以年纪轻轻便对每个人都抱了如此深的戒备?皇后见了姚瑾,表面上欢欢喜喜,像个慈母一样又搂又抱。 可叶枫注意到,她甚至并未过问过他那只跛脚。姚瑾趴在皇后怀中,表情像个满足幸福的孩子,叶枫看不出他表情有几分真假。或许他是真的开心吧,血浓于水的亲情,自己注定给他不了。叶枫这般想着,却不经意看到姚瑾缩在袖中的手,那么紧的握着,甚至有殷红的血丝流下来……他突然用手握住腕上的蠢蠢欲动的鸳鸯匕,脸上那道疤也开始剧烈的挣扎跳动,胸口突兀涌起一股火辣的恨意,脑海涌现出一幕幕血腥无比的场景,疯狂的念头在脑海中咆哮了又咆哮。

他此刻想杀人,非常想!正当他感到无力压制杀意的时候,东方显握住了他的手腕,轻声道:“冷静,别被那条龙操纵了情绪,会坏大事。”他声音有种奇异的安抚力,叶枫屏住呼吸,慢慢将情绪安静下来,刚打算开口谢他,却听姚瑾开口道:“此番经历应该多谢叶侍卫,倘若不是他,儿臣想必已经横尸街头了。”他嘴上说着感激的话,目光却是冷剑一样盯着叶枫手腕。他是感受到了方才的杀意吧,所以才用这样的神情警告自己要谨慎行事?叶枫心口一痛,收手恭敬道:“属下本就是太子的贴身侍卫,份内之事不必言谢。

”“我看你是忘了自己的身份吧?叶侍卫!”姚惜玉迈着得意洋洋的步子走进来殿下,“儿臣给母后请安。叶侍卫你现在名誉上还是我永信宫的人呢。”姚瑾也立刻起身道:“见过六哥。”姚惜玉看着他的脚笑起来,“哟,七弟回来了?外面好不好玩?”姚瑾道:“不比宫中好,外面没有母后,也没有六哥。”“得,你再这么说下去我都不好意思站在这儿了。我今天来看看你,顺便带走我的侍卫,没意见吧?”眼看两个皇子就要扛上,许畏即时拿出圣旨道:“皇上遗旨,在座诸位听宣。

”众人皆下跪,许畏目光沉痛的开始念,“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百年后,前太子姚瑾继位。东方显为国师,赐免死金牌一枚,从旁辅之。此诏书,任何人不得非议篡改,若有违令,杀无赦!”“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许畏扶起姚瑾,“太子殿下,皇上将希望寄托于您,请您……。”姚瑾接过圣旨,“我知道了,许公公不必多言。我一定会继承父愿,时时鞭策自己,以慰父皇在天之灵。”人群中一声突兀笑声,却是一脸嘲讽的姚惜玉,他懒懒道:“圣旨既然宣完了,我们便告辞了。

叶侍卫,走吧。”叶枫不由自主看向姚瑾,却见他却仿佛沉浸在父亡的悲伤之中,垂着眼皮置若未闻。只好道:“属下告辞。”转身的时候,他不由按了下胸口。一旁传来东方显温和的声音,“你要保重,待我闲了便去看你。”总算是得了些安慰,叶枫拍了下他肩膀,“我等着。”姚惜玉不悦道:“大庭光众之下拉拉扯扯,成什么样子?”叶枫厌恶的投给他一记目光,恨不得立刻杀了他,是谁在众目睽睽之下与女子淫.乱的?竟还有脸说自己?再者,他对东方显的那种感情,任谁都不能去玷污!姚瑾登基那日,姚惜玉虽然不情愿,却碍于规矩必须前去,叶枫也算偷了闲,悄悄找了无人的高处山石偷看。

他职位卑微,没有参与大典的资格,遥遥望了去,黑压压的一片。而他眼中,却只有中间金色耀眼的一团,那熟悉的明黄身影,刺得他眼睛生疼。此刻,叶枫有些后悔重新带他入宫,又有些庆幸带他入宫。矛盾纠结之余的心情是:幸好还能看得到他,虽然两人距离越来越远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四国猎艳录 全文阅读,四国猎艳录最新章节,四国猎艳录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