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尤物系统全文阅读 > 第78章 轮回六

第78章 轮回六

本书类别:穿越 作者:清让 书名:快穿尤物系统

(四库书)“小姐,看我如何?”鲁迅先生说,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沉默久了也总是有人按捺不住的,而现下就有一位。肖卿卿视线和众人一样落在一处,一身白衣眉目尚可,只是可惜了那双浸淫着*的眼睛,一望就让人恶心。心里不由得嗤之以鼻,白衣岂是你想穿就能穿的,要穿白衣至少得有哥哥的超凡脱俗吧,再不济也要有那人的清冷出尘才可。不过倒也轮不到她来操这个心,那司徒小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公子,眉目尚可,只是尚不及小女十分之一。

公子是否考虑先投胎,再和我再续前缘。”美人仰首笑曰,说得天经地义一般,似乎丝毫不觉得失礼。果不其然,自取其辱了。那青年神色愤怒,望着那纱幔后的美人恨不能食其肉饮其血,双手紧握几欲流血,只是最后也终是放松开来。他脚步轻移抬首看向美人,正欲说些什么,奈何美人不给他这个机会。“公子还有何时?”“无事,在下献丑了。”几经挣那人最后还是不甘心地下台去了。献丑,还真是献丑。肖卿卿不厚道地笑出声来,惹得那人恨恨地看了她一眼一身阴骁地走了过来。

肖卿卿笑得唯恐天下不乱,顺势做害怕状倒在宋晏怀里,“怎么在司徒小姐那里讨不到好,就来我这里嚣张吗?”她偷偷地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小声地说两句,“小师兄,师妹全靠你了!”语气毫无诚意可言,惹得宋晏瞪了她一眼,却还是心甘情愿地侧身挡在了她面前。笑话,自己的小师妹调皮是调皮了些,可是那也是自己人。他可是很护短的,况且小师妹的话也没错,那人明显是想找人出气。心下鄙夷,面上却还是一本正经地道,“在下青云门宋晏,这是在下的小师妹,刚才多有得罪,望兄台见谅。

”那人在听到青云门的时候脚步明显停顿了一下,却还是继续向前。也是周围这么多人,几乎武林中各门各派的人都到了,丢人也不是这么个丢法。刚刚才因为无名山庄做了回孙子,现在难道又要因为青云门装孙子,那他玉面银狐还要不要在江湖上混了。心下几经思量,玉面银狐还是决定向前挑衅。其实他是不愿意的,但是奈何现在骑虎难下,如果他现在退却那他就真的无法在江湖上立足了。这两人周身气质神采都不一般,想来并不是什么无名小卒,但是到底是抱着一丝侥幸。

“哼,我玉面银狐也不是好惹的!既然知道多有得罪,那就受我一掌吧!”说时迟那时快,肖卿卿只觉得凌厉的掌风伴着炽热的温度袭来,条件反射地闭上眼。虽然对小师兄的武功还是有信心的,但是那么近距离地第一次接触这样的事情,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她才慢慢地睁开眼勾勒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想要感谢下小师兄,却蓦地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睛。“师父”那人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就转移了视线,肖卿卿这才注意到刚刚那人正倒在一片支离破碎的木渣上。

原本雪白的衣衫早已变了样,一块黑一块白的,倒像是一块破布。此刻那人正唇角滴血不敢置信地看向自己身旁的人。“清远真人,青青失礼了。要是青青早知这位姑娘是你的爱徒的话”许久未出声的美人终于开口了,言语间似有无限抱歉惹人怜爱。肖卿卿却看着那白纱覆面的美人挑衅地笑了笑,如此歉意你早干嘛去了,当真是演技无敌。美人迎上她的目光,回以一个歉意的笑,她却分明看到了一丝挑衅。看来来者不善啊,肖卿卿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她之前感觉到的那道视线大约就是这个美人了,只是不知道她,或者说前任怎么得罪了美人。

“不如到寒舍一聚,让青青一尽地主之谊。”肖卿卿视线时不时落在对面的美人和身旁的清远身上,白皙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桌面。话说他们怎么就做到这儿了呢,这就要归功于眼前的美人了。那一日美人宣布要结束招亲会宴客的时候,众人当然是不同意了。可是美人不仅人美,更是聪慧无比,只说了一句话就堵住了悠悠之口。“我心宜真人已久。”肖卿卿单手托腮侧目看着身旁的人抿唇浅笑,是呢!青衫玉立,气质卓然,又是当世惊才绝艳的天才,如何反驳,众人也只能沉默以对了。

手指轻点眉梢,似乎想到了有意思的事情,想来美人那句皮相无双是在这里等着呢!只是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有一点她倒是清楚的,这位司徒小姐并不喜欢她,甚至是憎恨的。不要问她为什么,有时候女人的直觉是相当准确的。虽然她自问从未见过这位司徒小姐,可是她没见过不代表前任没见过啊!“多谢,在下就此告辞了。”“清远真人,何不多坐一会,让青青聊表心意。”美人似乎并不着急挽留他们,仍旧坐在原地淡定自若地饮着茶,末了还颇为沉醉地眯了下眼睛。

肖卿卿虽然不想留下来,但到底是别人的地盘不是,这样完全不理会怎么也说不过去吧!于是望向身旁的人,发现他似乎完全没有想要停留的意思。“还不走。”“啊,哦。”肖卿卿跟在清远颀长的身后,只差临门一脚两人就出了这个屋子里,可是想走其实那么容易的。“真人,当我无名山庄是什么地方,是你想走就走想留就留的地吗?”双生皇妃之惊华太子妃“难道除了是个地名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你?!!真人当真欺我山庄无人,也不顾念我一片真心。

”“我要走要留,岂容他人置喙!”身前的人终于停下了,转过头一记锐利的目光直指司徒青。剑眉星目,青衫玉立,却隐含慑人的气势,仿若高高在上的神明,无人敢质疑他的话。肖卿卿愣怔了一下,刚刚那一瞬间她居然觉得他凛然不可侵犯有哥哥的影子。看来她是太思念哥哥了,才会产生这样的错觉,心有些发酸。为了掩饰自己的苦涩,她故作自然地挪开视线看向司徒青,却没有发现那人眼中怜惜复杂的目光一闪而过。美人似乎也是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清远会这么直接,但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目光灼灼地看向清远却是含笑地道,“世人传言清远真人惊才绝艳兼而貌似谪仙,乃是当世第一天才,且更为难得的是传言真人平易近人,我心向往之。

可是今日看来似乎传言有误啊”美人语气叹惋,状似无意地往肖卿卿的方向看了一眼,“真人当真是狼心似铁,不为所动。那么最后我再问一句,真人可愿迎娶青青为妻。”肖卿卿看了看美人,又看了看清远,最后还是将视线停留在美人身上。唉,美人那个表情啊,到底是伤心多一点呢,还是愤恨多一点呢,她无从得知,却也知道今天是不得善了了。周围的气氛诡异的安静,身边这位却神色未变泰然处之,无声拒绝。你说,美人你喜欢谁不好,偏喜欢这个冰块。 这位一看就是,额,清心寡欲的样子啊肖卿卿觉得这个时候美人要是不爆发岂不是辜负美人的骄傲,奈何美人一双眉目似火,却偏偏生生压制,声音冷厉早已没有了初见的婉转笑意,“要走可没那么容易!”“你觉得你留得住我!”声音清冷,毫不犹豫地回道,没有人会怀疑他话的真实性。

“哼!我知道你武功高强,我留不住你,所以本来也不打算留你下来。但是肖卿卿嘛,我要了!”肖卿卿本来事不关己地看着戏颇觉有趣,乍一下听到自己的名字倒有些傻眼,再一看美人那恨不得杀了她的眼神就什么都懂了。 果然美人跟她有仇,所以女人得罪不得,漂亮的女人更是得罪不得。她还奇怪呢!美人难道真的一见钟情看上了身边这个冰块,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也不知道清远会不会有些遗憾,毕竟是个大美人啊,身后还有赫赫有名的无名山庄。虽然他什么都不缺,锦上添花也是好的。

一双好看的眼镜透着些许担心和无奈对上她探究打趣的眼神,肖卿卿这才收回了自己的心神,转身绕过清远走到司徒青面前。“司徒小姐,卿卿不知道何时得罪过你啊?”末了轻轻地叹了口气,想来这个司徒小姐可不会善待她,她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的。 当然她是不会死的,她自嘲地想恐怕她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不老不死吧!“司徒青!”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清远,怎么你也会怕吗?我对你痴心一片,你却视如草芥,你不是喜欢她吗?呵呵,作为师父的你居然喜欢上了自己唯一的女弟子!世人都说你清心寡欲,我看是虚伪至极!你既然喜欢她,我就偏要让你心痛,我要让你后悔!”美人似乎有些癫狂,视线转向肖卿卿,素手纤纤轻轻地揭开了面纱。

肖卿卿有些震惊,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啊!如果说戴着面纱的司徒青是绝世的美人,那么揭了面纱的司徒青就是面目可憎的魔鬼。 那张脸满布着血痕,交错地爬满了整个脸面,配上她憎恨的目光更是狰狞得可怕!“怎么,你害怕吗?你以为忘记了就不需要付出代价了吗?肖卿卿你害我兄长是一罪,你毁我一生是二罪。我恨不得杀了你,不过你放心,我会好好疼爱你的,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容易的。”肖卿卿看着司徒青嫣红的唇吐出恶毒至极的话,双眼阴森森地看着她,狰狞得可怕。

只是此刻肖卿卿却觉得她可怜,如花美貌骄傲至极的人,到底是怎么看着这样的一张脸日日诛心的。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啊,前任欠下的债轮到她还了。 “我要挖了你的眼睛,可怜!收起你的怜悯,我会让你可怜一千倍一万倍的!你这个贱女人,我的哥哥!那般温柔的人就是被你这妖女蛊惑,才会不顾自己的身体硬要和你私奔,结果心悸复发暴毙而亡,我也被被”肖卿卿看着司徒青在她面前瑟瑟发抖,整个人似乎陷入了什么不愿意回忆的魔障。“呵呵,你怎么会知道!你在你青云山好吃好喝,还有你的好师傅!我呢!哥哥没了,清白没了,引以为傲的美貌没了,我什么都没了!我要毁了你!我要毁了你!”“好啊!如果你能够杀了我也许也是一件好事!”“卿卿”清远只觉得眼前的红衣女子,眼带笑意目光迷离,似乎在回忆些什么。

她那么近那么远,他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决定,他怕他抓不住她。“师父,不要管我!卿卿不会有事的,卿卿还要陪着你直到白发苍苍呢!”女子回眸带笑,声音有些飘渺,眼神却写着不容拒绝的坚定。清远的手握紧又松开,一次又一次,终于还是顺了她的意。大手温柔地拂上她的发髻,唇角轻轻地勾勒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低下头目光宠溺地看着眼前的女子,这是他认定的女孩。倾城泪,雪胭凝香“好,师父等你。”肖卿卿忽然觉得内心柔软得一塌糊涂,她的师父其实很可爱呢!于是坚定地向清远点了点头,还是流了下来。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一等就等了二十年。她有时候会觉得这是一场梦,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司徒青,只是觉得那双眼不该如此荒凉悲怆。也许她只是一时善心大发同情泛滥,也许只是心疼她也痛失哥哥,也许她想试试看自己是不是真的不会死也许她只是累了。其实世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就像这些枯黄的树叶,一岁一荣枯又有什么道理。“肖小姐,庄主唤你前去。”温柔的女声在身后响起,肖卿卿只是看了手上的黄叶一眼。枯黄易碎的叶片躺在她白皙鲜嫩的手中,随着手一点点收紧最后碎成一片。

人其实也这般脆弱,夕阳西下一身红衣似血,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剩下一地的枯叶在尘里飞扬。“肖小姐,庄主在里面等你。”肖卿卿微微颔首就推开朱红的木门而入,扑面而来的是弄弄的药味,很重却并不难闻。昏暗的房间里灯光暗淡,周围没有一个人,就显得时不时传出的咳嗽声格外明显。“咳咳咳”虚弱而无力的声音昭示着主人命不久矣。“你来了。”肖卿卿掀开白色的纱幔就看到一个虚弱的人影,一张苍白如纸的脸隐在厚重的白纱后面,似乎连说话都费力,只剩下一双眼睛依旧派若星辰。

肖卿卿伸手帮她垫了个软垫,以便她坐得舒服些。眉目温柔怜悯地看着床上的人,人说自古美人如名将,不得人间见白头。她大约也是红颜薄命吧,这才几天光景就瘦得不见人形了。“卿卿,你恨我吗?”恨吗?肖卿卿看着自己在她瞳孔中的倒影不由得微楞,当初她强行留她下来,百般折磨,可是她拜她那奇怪的体质所赐她却依旧活得很好。记不得是三年,还是五年了,时间久了她也记不清了。她的父母往去她继承了无名山庄,大约是累了倦了,没有精力再折磨她。

她依旧被囚禁着,却没有再被残忍地对待。近几年来,她们甚至也能说上些话了,不咸不淡地处着。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大约只是彼此人生的过客吧!“平生过客而已,哪里来的恨!”“你唉也是,我半生活在仇恨里,最后也只剩下了我自己。你知道吗?我早就不恨你了,其实我是嫉妒你的,嫉妒你的幸福,嫉妒你有爱你的师父,也嫉妒你又我哥哥舍命相陪,还有疼爱你的师兄弟。我恨你,为什么我不能和你一样幸福。”肖卿卿由着她絮絮地说着,说着自己这些年的苦和泪。

“其实越是求而不得,就越是想要摧毁,我就想要毁了你。可是卿卿,后来我心软了,说到底都是造化弄人,又干你何事?只愿我来生能够无忧无虑,自在畅游吧”“咳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响起,甚至还带出了鲜血,肖卿卿温柔地轻拍女人的后背尽可能帮她缓解不适,却说不出什么劝慰的话,她大约是不愿意听的了。“卿卿,你走吧,去找你的师父吧”女人冰凉的手我在肖卿卿的腕间,语气哀婉似有无限不舍又似是解脱。肖卿卿看了看女人苍白的侧脸笑了笑,安慰地点了点头。

女人瘦弱的身体倚靠在她身上,她轻声地哼唱着熟悉的歌谣,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她的背。“曾经欢天喜地以为就这样过一辈子走过千山万水回去却已来不及曾经惺惺相惜以为一生总有一知己不争朝夕不弃不离原来只有我自己纵然天高地厚容不下我们的距离纵然说过我不在乎却又不肯放弃得到一切失去一些也在所不惜失去你却失去面对孤独的勇气”肖卿卿感觉到身上的人温度越来越低,几乎感觉不到温度,有种流泪的冲动。 歌声未停在风里飘荡,在昏黄的灯光中两个相依偎的身影影影绰绰,半是妖娆半是寂寥。

肖卿卿拾级而上,在皑皑白雪间留下一个又一个深浅不一的脚印,然后又被大雪掩埋。她忽然想要好好看看这座山,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十一个年头了,原来离开和归来的心情如此不同。视线扫过这座被白雪掩埋的苍翠大山,想要找到那一抹不同的青色,那个人是否还在等着她呢?她的,师父?忽略掉心底的遗憾收回眼神低下头,终于等到整理好心情继续前行的时候,一抬头却见那人青衫玉立,手执一把油纸伞含笑地看着她。 她不由得也回以一个笑容,原来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郡主的田园生活寒风徐徐,白雪纷飞,飞在天空里是你我的沉默。一个青衣如玉,一个红衣妖娆,四目相对停滞了时间。“卿卿”男子似是叹息又带着无限眷念的声音响起,眉目含笑向眼前的女孩伸出骨节分明的手。肖卿卿看着那白皙却不失力量的手良久,才抬起头看向对面的人。不一样的眉眼一样的俊美,可是他还是他,她又怎么会认不出来呢?“哥哥,还打算骗我到几时?”语气似是有些怨怼却又有隐隐的笑意,女子唇角微弯眉目如画。 “早知道瞒不住卿卿的,卿卿可好奇为什么?”男子毫不惊讶,满目深情又温柔地看向对面的女孩。

“哥哥愿意说的话。”“唉,你呀!这一世是一个赌局,我和青川的赌局,赌你能不能认出我。还好我的卿卿认出我了,没有取我三滴心头血。”“青川?”“他就是你所认为的系统君,而你最后一次见到的那个系统君是我。”“哥哥!你们,你是”想要问的很多,可是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她只要知道他永远不会伤害她就好,其他的该知道的总会知道的。 “卿卿,真是个傻丫头!”男子一步一步地走向他,为她撑起一把伞挡住外面肆虐的风雪,小心翼翼地把她搂进怀里,埋首在她的发间。

“卿卿,我是远古上神清远,你是我亿万年来唯一的执念,我为你而来。你所经历的这几世都真实的世界,那些所谓的任务是炼心的考验。人心易变,神亦波云诡谲,我也无力企及的地方。青川乃我挚友,不愿我沉浮情海,所以我与青川和神界立下誓约,让你历经炼心之路。前几世我的记忆都被封印着,直到这一世。这一世便是最后的考验,若最后你认出我,那他和神界便不再干涉你之事。 ”“哥哥,你和我曾经”“曾经你只是一只单纯快乐的小狐狸,一心修炼成仙,遇上我是你最大的劫难”清远想要继续说下去,却感觉到一只柔软的小手捂住了他的唇,低下头有些懊恼追悔地看相怀里的小人儿。

“哥哥,都过去了,你叫什么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是我的哥哥!而从前那只是另一个故事,以后我们有一生的时间去慢慢回忆。”女子眸若星辰,笑意嫣然,清远忽然觉得一切都不是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以后都不会让你离开了,都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环宇苍穹,也只有你是我心之所系尔。两人相拥而立许久,不知何时男子已经变换了容颜,白衣胜雪青丝如墨,繁华逝去你依旧容颜未改。一步一级,一白一红,一柄油纸伞,携手走过皑皑白雪。

“哥哥,我会怕,你以后不可以离开我!”“好!”“哥哥,我会哭,你以后不可以再骗我!”“好!”“哥哥,以后可要抓紧我的手啊,再放开我是会不见的哦!”“好!”“哥哥,我们要一直一直在一起!”“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哥哥”“”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完结了,有一点小激动,也有些伤感。感谢大家陪伴小清直到现在,小清的第一篇文终于完结了,有许多不足些许遗憾,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包容和支持!哥哥和女主幸福的在一起了,大家也要幸福地过每一天啊,么么哒!!!最后,小清想说,我爱你们!我****************ILOVEYOU****爱****你!!!(四库书)。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穿越小说 快穿尤物系统 全文阅读,快穿尤物系统最新章节,快穿尤物系统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