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军事小说 > 血刹天骄全文阅读 > 12

12

本书类别:军事 作者:我笑我太傻 书名:血刹天骄

“唉,少帅,我们真是受窝囊气!日本人气焰嚣张,明明是他们故意寻事欺负咱们的老百姓,我们警察却只能干瞪眼不能拿他们怎么样,日本人巴不得我们动手好给他们扩大事情的借口,我们只得忍气吞声低三下四,还要和日本人赔礼道歉。保护不了老百姓,我们怎么对得起肩上的职责!”熊飞叹气道,“少帅,我们究竟该怎么办啊?”此时明显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的张学良心里也满是愤恼,这些嚣张跋扈的小日本!真是可恶的很!看着熊飞委委屈屈的样子,张学良也深深感到他和众警察们心中的闷气,说老实话,张学良真恨不得调城外的17师进城“维持治安”,见到闹事的日本猪直接一枪崩了了事,但是这样肯定会提前爆发“九一八”事变,就现在残缺不全的奉军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日军师团的攻击的。

唉!还是要忍啊!张学良叹气道:“告诉弟兄们,再委屈委屈几个月,日本人的挑衅尽量还是大事化小处理掉,如有弟兄或者百姓受伤,我额外补贴作为补偿。”“是!”熊飞敬了个警礼神色黯淡走出门去。乘车回府的途中,还在为熊飞那个颇为苍凉的背影唏嘘的时候张学良迎来了针对他的第一次刺杀。从后来东北军缴获的关东军文件中张学良才得知这次刺杀行动完全是一小撮在东北的日本浪人在小部分关东军军官授意和支持下进行的,虽然规模不大,但是还是让张少帅心惊胆颤不已。

事情是这样的:傍晚6时夜幕刚降临时,张学良那辆法制雪铁龙专车驶到长白街和马路湾街道交汇的十字路口时候,突然从拐角处飞出一捆集束手榴弹直接精确地丢到了张学良专车后卫兵乘坐的吉普内,顿时车内八名卫兵猝不及防被炸的血肉横飞,几乎与此同时一连串日制“明治26式”手枪特有的乒乒声响起,一串子弹旋风般扫来,打的车身火星四溅的时候也打穿了车子的左前车轮。“嘎——”司机猛一打方向盘,再猛踩刹车,凭着车子惯性和过硬的驾驶技术硬生生将眼看即将倾覆的汽车给停了下来。

手榴弹爆炸刚响的时候,坐在张学良身边的谭海反应迅速立刻将(已经惊呆的)张学良一把摁下头去,同时拔出手枪顶上火然后没有等车子停稳就打开车门就地一骨碌窜出车去,坐在前面的另一名贴身警卫龙云峰也油老鼠般闪出车外就着车门掩护配合谭海两人四把手枪向刺客射击方向迅速开火,那个投手榴弹的刺客沉浸在命中目标的喜悦中后忘了及时隐蔽自己首先被击中倒地。刺客主谋丸山吉本是一名浪人,在东京流浪的时候被收容然后送到东北参加“开垦团”,过惯武士生活的他自然受不了这种枯燥无味的生活。

直到前日一名关东军大佐找到他,交给了他“刺杀张学良”的任务,并答应事成之后给予五百两黄金的奖励,丸山吉自然大喜在望,在收了一百两黄金的定金后,他立刻召集了十几名浪人共同策划起来。由于这次刺杀计划只是关东军内部几名中级军官的秘密计划,他们私下认为要维持大日本帝国在满洲的利益就必须像除掉张作霖一样除掉张学良,但是碍于军令又不便直接出手,只得暗地“委托”丸山这种人了。由于是欺上瞒下的行为,他们提供给丸山的武器也少的可怜,只有几枚手榴弹和几把手枪而已。

丸山对此倒不是很在乎,作为武士的他还是很喜欢用武士刀去结束目标的生命的。但是根据他们多日在沈阳街头晃荡的侦察结果,知道了张学良每晚回府的时间和路线,张学良身边除了一个司机两个贴身副官护卫,专车后面还有一辆装满卫兵的吉普车。为了一下子除掉张学良的警卫班,丸山特地挑了一名臂力过人且擅于投掷的浪人去完成刺杀的第一步,要是第一步就失败,那丸山的行动也就功亏一篑了。此时躲在一边的丸山亲眼看到那捆手榴弹将张学良的警卫班全部炸飞,狂喜之下立刻率队向张学良的坐驾猛烈射击,没有想到张学良两个保镖反应快枪法准,一时间竟和丸山等人对射起来,而且还连连射伤了好几个自己手下。

那两人精确和猛烈的枪法一时间还让人数绝对占优势的丸山等人冲不近来。“八嘎!”眼见自己手下*近不了张学良的汽车,知道时间越拖一分敌人的援兵就会近一分而自己那五百两黄金飞走的可能性就大了一分,丸山情急之下命令手下一起射击汽车的油箱。丸山这一招蛮狠毒,*迫张学良离开相对安全的汽车里,从而将其暴露在自己的火力范围内。果然,在谭海和龙云峰的焦急呼喊下,张学良才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他刚才还在想:历史记载上没有这一出刺杀事件呀),然后一阵手忙脚乱好歹在汽车爆炸前连滚带爬从车内钻了出来。

等待多时的丸山等人连连向钻出车的张学良连连射击,尽管谭海和龙云峰全力掩护,但是还是有一发子弹呼啸着在张学良胳膊上爆开一朵触目的血花。张学良只觉得右手手臂一震后力气被全部抽空了似的不得动弹,同时一股从肌肉深层传来的剧痛差点让他不顾身份失声叫起来,就在千钧一发时候,谭海用力将张学良拉到一处墙壁拐角凹处,然后和龙云峰一起用身体掩护张学良,此时两人身上都有或轻或重的枪伤了,不过幸好都没有打中要害,但是也让两人战斗力减小不少。

眼看成功一半了的丸山喜悦之下却又盛怒地发现自己和部下都没有子弹了,“八嘎!这些该死的猪猡!”咒骂着那几个关东军军官吝啬的丸山同时大吼道:“成败在此一举!前进者赏黄金三十两,杀死张学良者赏黄金一百两!”受到刺激的浪人们纷纷拔出武士刀嗷嗷叫着扑上前去,谭海和龙云峰连连开枪击毙五六个接连扑上来的浪人,就在两人子弹即将用尽准备和对方肉搏的时候,一阵密集的枪声在丸山等人身后响起,接到报告的张学良卫队团总算在日本浪人的武士刀砍到张学良的身上的紧急时刻赶到,对背后毫无防备的浪人刺客们纷纷中枪倒地。

狡猾的丸山听到枪响二话不说直接丢下尚在垂死挣扎的手下准备溜之大吉,他是老手了,心里明白的很,对方大队人马赶到时候这次行动就彻底失败了。作为一个贪财的武士浪人,丸山身上可没有那种“不成功就剖腹”的“武士道精神”,他还是比较爱惜自己生命的。但是天注定要绝他似的,丸山慌不择路下居然一头扎到张学良卫队团的封锁网内,知道落到对方手里绝对生不如死(自己可是要行刺人家的最高领袖)的丸山试图“杀出一条血路”,但在他举刀的同时立刻被一顿子弹打成了筛子。

长长松了一口气的谭海和龙云峰回头才看见张学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瘫倒在地,脸色发青嘴角还有淡淡的唾沫流出,两人都大惊失色,知道对方在子弹上淬了毒。赶来的众卫兵见张少帅中枪又中毒哪里还敢怠慢,慌忙抬上车,风驰电掣驶向附近的医院。当夜得知这个消息的张作相大吃一惊,然后迅速赶到沈阳军务督办处,先狠狠地训斥了一通刘多荃,在训斥的过程中还狠狠摔了一个茶杯,直把刘多荃训的心惊胆战噤若寒蝉,自知失职的他在张作相一顿暴风骤雨后连忙主动请求处罚,张作相哼道:“少帅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这个卫队团团长就是不来找我我都要去找你!现在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去给我审清那些行刺者的身份!”刘多荃如闻大赦赶紧执行任务去了。

随后张作相又来到医院,首先命令王以哲调一个精锐团进城保卫医院和大帅府,然后下令调来最好的医生和医疗设备以及药物,强调不惜一切代价救活少帅。其实张作相担忧有点过头了,张学良也就中了一点皮肉枪伤而已,取出子弹消毒上药包扎好也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子弹上淬的毒影响大一些,部分渗透到了血液中,但是由于张学良中毒后不到二十分钟就被很及时地送到了医院,所以也不是很严重,只需要治疗数日就可以痊愈了。至于张学良为什么在医院“昏迷”一天多,大半倒是他终日忙碌难得好好休息于是在病床上睡的舒服了不想起的原因。

等到行刺事件已经过去了三十个小时,张学良才打着哈欠舒舒服服睁开眼睛。一睁眼,便看到两张泪眼婆娑的玉脸伏在床边,文雅端庄的是于凤至,清丽可人的是谷瑞玉,两人得知张学良遇刺的噩耗后就差点当场昏过去,然后就迅速在刘多荃派的一个加强连兵力的保护下匆匆来到医院(张学良遇刺自己已经严重失职了,要是刺客再把目标投在少帅家眷上,即使就行刺成功了大帅府上的一个丫鬟,那自己肯定也小命难保。对于这一点,刚刚挨了“东北摄政王”张作相雷霆大怒的刘多荃可谓明白的不得了),尤其谷瑞玉,简直是哭了一路,她可不愿意刚刚和张学良重修于好后就阴阳相隔了(在天津戏剧看多了),于凤至也是担心的心如刀绞,直到两人在医院特护病房看到睡的香甜的张学良,心中大石才放下。

除了两位夫人,张家除了年迈的卢夫人和在家里打点的寿夫人,张作霖几位遗孀陆陆续续全到医院来探望张学良,张学良的几个在沈阳附近的同父异母的姐弟门也纷纷赶到医院,张学良“虚弱”地对自己的姐弟们交代道:“我没有事情,不要影响到你们工作和学习,你们大家自己要保重呀。”众姐弟们看到张学良的“病容”,又听着大哥关切的话语,都心酸不已,久久不愿离去。最然张学良在心里巨汗的是:自己的几个“儿女”也被于凤至带到了医院来看望自己,13岁的大女儿张闾瑛,12岁的大儿子张闾珣,11岁的二儿子张闾玗和才10岁的小儿子张闾琪纷纷从学校被接来,孩子们围在张学良的床头用童稚的声音祝福“爸爸早点好起来”,看着这些自己的“亲生骨肉”,张学良其实一直在尽力回避这些“属于他”的家人,尤其两个太太和子女,每次面对他们的时候,张学良不但怕自己露出马脚还在心里涌起浓浓的负罪感,自己可是一下子偷了人家的一切。

而且这夫妻之间的秘事可不是能冒充的,于凤至已经在心里不止一次怀疑张学良言行和以前不一样了,比如以前张学良称呼于凤至都叫“大姐”(因为于凤至长张学良三岁),而现在都直接喊她“凤至”了,虽然比以前亲密多了,但是就是让于凤至感觉怪怪的;谷瑞玉也同样心里有很大疑惑,以前她对这个张少帅一见倾心就是因为张少帅和她一样精通英语能用英语两人彻夜长谈,不过现在的张学良基本说不出流利的英文了(那是因为楚飞英文就没有及格过),疑惑也好猜测也好,但是面前这个张学良仍然是如假包换的,她们也只好把这一系列的反常归咎于父亲的逝世给他带来的改变。

此时张学良也几乎适应了“少帅”的生活,不由在心里叹息道:接受人家的身体就接受这些孩子吧。想开怀了也忍不住抱抱亲亲了孩子们,心底也居然不不知不觉涌起一股股浓密的爱意。就在于凤至带着孩子们恋恋不舍离开之后,本来也要走的谷瑞玉突然脸上浮出两片桃花,略犹豫了下后还是羞答答地俯身在张学良耳边轻轻道:“我也有了,都两个月了。”这几个字不亚于又有几颗子弹在张学良耳边擦过,他目瞪口呆看着谷瑞玉轻咬着朱唇含着无限憧憬的盈盈笑意如一只美丽的孔雀离开自己的病房,推断一下,正是当初两人一起在办公室里面欢愉的结果。

可怜张学良还没有从自己就要做父亲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虽然“不是用自己的身体”让她怀孕的),刘多荃一张苦脸出现在了张学良的面前。“少帅您遇刺,是卑职严重失职,请少帅责罚!”刘多荃负荆请罪道。“好了,芳渡,我就不骂你了,估计你也被老张头骂的不轻了,你以后吸取教训加强防备,别再让我再受一次行刺了,我可只有一条命。”张学良懒洋洋依在床头没好气道。“谢少帅!”刘多荃真的有点感动的五体投地了。“这次行刺事件主谋查清了没有?“回少帅,职已经将调查结果,取证和现场照片资料,还有审讯记录都收集整理好了在这里,少帅请过目。

”说着刘多荃把这两三天他马不停蹄的调查结果报告递上前去。话说当时刘多荃赶到现场的时候,卫队团已经控制了那几条街,张学良也已经送进了医院。现场横七竖八躺了十一具尸体,还有四个受伤不轻但还能喘气的,刘多荃注意到,刺客虽然使用的都是日本枪械和武士刀,但是全部是东北百姓着装。卫兵们把尸体内外搜查了十几遍甚至扒光了衣服找也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一无所获的刘多荃只得把尸体和俘虏全带了回去。被张作相一顿厉训后,刘多荃就把一肚子恼火全发泄在了剩余的那四个活口上了,先是一顿痛打伺候后,没想到那四个人嘴巴还真硬死活不吱声。

刘多荃一下子恼火了,土的洋的的*供刑法一起上,先命令卫兵用枪托猛烈捶击四人的心脏部位,再用麻纸盖在他们脸上泼上水,等四人憋的快不行的时候再把湿纸撕下,透个气后然后再重复。只把四人折磨的死去活来疲惫不堪之时,刘多荃又让人用大功率电灯照着他们眼睛就是不让他们睡觉。一天两夜下来后,一个受伤稍重的直接折磨死了,旁边一个终于熬不住招供了,但是一开口讲的全是日语,刘多荃立刻找了个会日语的参谋来现场翻译,勉勉强强断断续续总算明白了这伙刺客的来龙去脉。

“你确定是关东军幕后主使的?”虽然这个结果也不出张学良的意料,但是还是要确定一下。“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错不了。根据抓获的俘虏交代,他们本是一伙浪人,被日本政府送到东北参加什么‘开垦团’的,但是被一个叫丸山吉的日本武士组织起来的,那个丸山吉也在行刺人员之中,已经被击毙。”刘多荃道,“不过我很奇怪,既然是关东军指使的,为什么提供给他们的武器数量那么少?”“这不难分析,那是因为关东军高层没有同意刺杀我,这事应该是关东军内部一部分中下级军官策划的,但是他们不便直接出手,就重金收买了这伙浪人来对付我,关东军武器弹药都是有制度统一管理的,得不到上级的批准,能够给他们用来刺杀的武器当然也少了。

”张学良分析道。“少帅!那我们怎么办?关东军欺人太甚了!”刘多荃愤慨道。“我们暂时也没有办法去和关东军要说法,他们早准备好退路,那些打死的浪人身上没有一件证明他们和关东军有关联的证据,而且闹不好,你严刑*供的事情传出去,关东军还会反咬你一口说你迫害日侨呢!现在我们也只好忍气吞声了,这事情就对外说是汤玉麟他们的余党所为吧。至于抓捕到底那几个刺客,死的活的你给我处理的干净点。”刘多荃默然无语,同意了张学良的看法。

“哎,芳渡,别哭丧着脸啊,其实这次我遇刺受伤也不全是坏事呀!”张学良突然一脸笑容道,这倒让刘多荃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我受伤进医院后,要来看望我的达官贵人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啊,当然全被谭海挡在外面了,还有大部分直接去帅府找寿夫人了。咱们东北内部的先不谈,远的说吧,这事连南京都惊动了,老蒋立刻发电报慰问我,中央的那几个大佬,陈诚、何应钦、李宗仁、阎锡山、韩复渠等等等等也纷纷致电慰问(都是为了拉拢我嘛),这些纸片我不感兴趣,但是他们同时送来的一份份价值不菲的厚礼还真是让我兴奋啊!就这三天多来,我收到的礼物抚慰问金等等林林总总加起来起码四五百万大洋,哈哈哈,发财了!”刘多荃瞠目结舌看着两眼放着金光、眉飞色舞沫星横飞大有“要钱不要命”势头、活脱脱一暴发户模样的张学良,一时更加无语了。

10月10日上午9时,东北易帜典礼在沈阳东北军政会议大厅正式举行。南京以张群、吴铁城、李石曾、方本仁为首的特使团,东北四省军政高层,各界社会名流代表还有中外记者等等上千人注视下,张学良一身笔挺的中山装登上高台,面对高悬的孙中山总理遗像,在方本仁、刘光监督下郑重庄严宣誓(通过广播向全国现场直播):自应仰承先大元帅遗志,力谋统一,贯彻和平,已于即日起宣布,遵守三民主义,服从国民政府,改易旗帜,伏祈诸公不遗在远,时赐明教,无任祷盼,为建设富强中华而奋斗不息。

在庄严的国歌中,众人起立,会场中央象征北洋政府的五色旗缓缓降下后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冉冉升起,在这同一时刻,辽宁(即原奉天省,此时已经改名)、吉林、黑龙江三省所有飘扬的北洋五色旗都缓缓降下换成青天白日旗。北洋军阀统治正式宣告结束,奉军历史结束,更名为中国国民革命军东北边防军。国民政府在名义上终于统一全中国。在全场雷鸣般的掌声中,南京特使张群等人宣读南京中央政府委任状,任命张学良为东北四省行政总长官兼任中国国民革命军东北边防军总司令,全权掌管东北军政权利。

任命完毕后,张学良宣读就职发言,无非就是一些精忠报国为国为民效忠党国的废话,演讲完毕后又召开记者招待会,就东北易帜事件回答中外各方记者,基本一切都是很顺利,唯一搅乱张学良心情的就是几个日本记者,一次又一次提出刁钻苛刻问题,摆明了就是胡搅蛮缠,看着这几个苍蝇般的日本记者张学良极为反胃,后来压根就当没看见完全无视,让这几个日本记者在自觉没趣和众人鄙夷的眼光中悻悻保持沉默。苏南,碧空万里,风和日丽。空中,六架苏制I-15战斗机护卫着一架小型客机翱翔云端。

张学良舒舒服服坐在座位上,由于高空气流紊乱使的飞机一颠一颠的,感觉颇为舒服,看着眩窗外难得一见的日云浮绕景色,张学良只觉得心情极好。东北易帜顺利完成,现在蒋委员长亲自邀请自己去南京就职,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将自己扣押的。想到这里张学良都忍不住哼起歌曲来。见此情景,随行的数名秘书和于凤至谷瑞玉两位夫人都相视一笑。机群迅速很快抵达南京机场,“汉卿,我们到了。”于凤至提醒道,已经颠簸的迷迷糊糊困意十足的张学良下意识地应了一声摇摇晃晃起身钻出舱门。

刚刚一抬眼皮,张学良顿时被外面的景象惊出一身冷汗,跨出的一只脚竟然又刷地收了回来,“少帅,我们到了。”随行的张作相一下子被张学良惊的样子也给惊住了,连忙提醒道,“少帅,委员长他们都在等着咱们哪!”神经差点短路的张学良回过神来慌忙下机,今天他总算知道什么叫人山人海了。只见密密麻麻不下十万人的的南京群众组成的无边人海围在机场周围,鞭炮锣鼓声喧天,热情洋溢的欢迎人群高举着数不尽让张学良看的头昏眼花的横条幅“热烈欢迎张少帅!”“欢迎张少帅来南京!”一幅幅赫然在目等等伴随着人群震天响的欢呼口号声,这些都已经让张学良受宠若惊了,最惊人的是蒋介石居然带着一帮国民政府大员亲自在机场入口迎接等待自己。

慌不迭的张学良勉强在众多军警宪兵挤开的人群中的一条狭小通道上小跑着带着东北代表数十人一边频频和两道上热情的南京市民挥手致意一边“飞奔”到最高当局众人面前,一把握住那只掌管全中国最高权力的手,张学良一边紧紧握着不放一边一脸诚惶诚恐道:“有劳委座和诸公亲自迎接,学良真是惶恐不安呀!”蒋介石倒是一脸平易近人,*着一口浙江话道:“汉卿这话见外啦,以后我们大家都是党国之人共为党国效力,本就应该多亲近亲近呀,来来来,我来引见一下,这是陈院长、何部长、白总参、孔部长、冯老将军”张学良勉强终于在蒋介石的一一指引下与这些掌管国民政府中央权力的诸多大员挨个打了个脸熟顺便一一握手,张学良尽量保持着一副老实忠厚的后生脸面,他知道以后东北要顺利发展少不了和这些人打交道,必须先要争个好印象。

坐上最高当局的车子,车队缓缓几乎以爬的节奏行驶前往总统府的南京街巷上。享受着警车开道众车跟随那种威风的时候,刚刚知道了什么叫人山人海的张学良又再次领略了什么叫万人空巷。由于南京政府的大肆造势再加上各大报纸把“张少帅和日本人在东北斗智斗勇”的可歌可泣事迹长篇大论地进行报告,让张学良在全国人民心中的形象也无限膨胀起来。今天张学良来宁整个金陵几乎都停止正常运转百万南京市民争先恐后蜂拥挤在街头争相一睹少帅风采,南京各大街道两侧沿途彩旗招展气球飞升人海如潮,街道上,街道两侧楼台阁宇上人头攒动,爱国群众和热血学生青年们在路边高举“欢迎拥护中央、巩固统一的张学良将军”“欢迎维护和平、效忠党国的张学良将军”等等横幅,“统一万岁”“中华民族万岁!”“中国万岁”等等令人热血沸腾的口号更加是此起彼伏震耳欲聋。

蒋介石笑呵呵地对着坐在身边忙着招手致意完全沉醉的这盛大场面气氛中的张学良道:“汉卿啊,你看这南京人民欢迎你的热情真好比六伏艳阳天啊!”“是,是,是,学良真是不胜惶恐!”“哪里呀,这是人民对你拥护中央维护统一的支持呀!”“只要利国利民之事,学良绝不含糊。”“好好好,汉卿有此心真乃党国之幸!”车队从上午11时直至下午1时多才勉强到达南京国民党中央党部大院。东北一行人立刻被国府接待人员安顿在贵宾房。累的一滩泥的张学良一头栽在床上倒头就睡直到晚上6时才起身参加蒋介石亲自主持的欢迎宴会。

望着金碧辉煌的宴会大厅里面豪华奢侈的装饰,精美优雅的银质餐具和一道道价值不菲的山珍海味,偏厅还有乐队演奏音乐助兴,直让张学良看的目瞪口呆,不由在心里感叹:国民党就是国民党,中央就是富得流油,这一次宴会恐怕要吃掉上万法币,够山区一个村子的老百姓活一辈子了。想到这里张学良不由心里一动,想起了刚刚起家现在山沟里面艰难生存着的中共红军,谁能想到现在那被中央军打的东躲西藏谁也看不上的区区几万“朱毛共匪”会在二十年后和国民政府逐鹿中原并最终将其取而代之呢。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军事小说 血刹天骄 全文阅读,血刹天骄最新章节,血刹天骄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