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同人小说 > 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全文阅读 > vip番外之很多人的后来

第一章草木黄落兮雁南归(上)

本书类别:同人 作者:愿落 书名: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

凌雁和路琳一直在襄阳城等待硕塞的梢息,虽然联系不断,却一直都役有听说找到新月,但好在硕塞那边人员都很安全,凌雁也就稍稍放下了心。然而,役想到的是,最终得到的消息里,新月竟然还是到了战场,而且还被敌军押着,威胁着努达侮退了兵。虽然这一对不计后果的行为终于酿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凌雁却并不会替他们阮借。在她看来,如此爱昏了头的两个人身上生这种事情,根本就是必然。知道了这样的事情,凌雁只会庆幸自己脱身的早,儿子女儿不会受此牵连。

要知道,如果技照原著的展,太后不仅会把新月跑去战场的过错怪罪在雁姬一家的身上,怨他们役有看好新月,还会怪雁姬没有看好努达海,让努达海引诱了新月。而更加可怕的是,当太后为了让新月嫁去将军府给努达海当妾时,甚至会讽刺雁姬,说在努达海最无助的时候,不顾自身安危跑去战场抚慰努达海的不是她而是新月。想到这些,凌雁是真的很庆幸自己当初坚决果断的和离了,没有让这样的事情真的生。同新月被押上战场的梢息一同传来的,还有硕塞同骥远成功解救新月,清军大获全胜的梢息。

得知是硕塞和骥远潜入敌营救出新月之时,凌雁很是震惊,不过想想也似乎的确只有这个办祛。只是单看传来的捎息里,凌雁总觉得里面有什么不对,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想来想去,凌雁越得有些不安,便仍执着信坐在那儿呆。这时,听完了信的路琳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欢快的说:“额娘,我们快去收拾行李吧。现在打了胜仗,也救了新月,大军应该马上就要回京了。我们也赶快准备准备,去和哥哥他们会合,好一起回京!路琳的话音一落,凌雁终于想到哪里不对了。

硕塞的信里,没有说明什么时候回京,只说还有点事,暂时不能离开,叫她们稍安勿躁,等待梢息。这样一想,凌雁立刻觉得,一定是出了什么事,而且是很重要的人出了事,所以整个大军的行程才都被滞后。只是在大军里,能有这样举足轻重的作用的,也不过才几个人,骥远都不见得能被这样重视。而在这些人里,能让硕塞在信里遮遮掩掩,不肯明说的,除了他自己,还能有谁?想到了这些,凌雁立刻担心不止起来。虽然明知硕塞作为三军帐中地位最高的一个,肯定能够得到最好的照顾,可是她却还是止不住担忧。

那种牵肠挂肚、食不下咽的感觉,并不比当初担忧骥远和路琳会伤心的时候好过,甚至更为寝食难安。在这短短几日却好似漫长三秋的等待里,凌雁也不是没有荫生过立刻前去军营一探究竟的想法,只是她更清楚,即便她是索尼的女儿,是承泽亲王的亲戚,是爵岭骥远的额娘,军营也不是她可哪直便乱闯的地方。就算是公主,是皇帝的女儿,也没有这种特权,没有这种可习毓视一切任意妄为的权利。所以,这念头一闪而过,她能做的,也只是听从硕塞的指示,安心在襄阳城里等待。

然后再和路琳、甘珠、烟卿以及硕塞的侍卫们做好随时出的准备,只等硕塞下一步的命令,他们可以说走就走。连续多日忧心的等待,结果就是当硕塞的书信到来之时,凌雁只瞧了一眼,看到有叫他们前去的字眼,便立刻吩咐了所有人即刻上路。而信上剩下的内容,启程之后,到了和路琳两人乘坐的马车上,她才得了空再仔细的去瞧。这一看,凌雁才现事实果然和她的猜测相去不远,而硕塞所受的箭伤,若再偏上一寸,便是回天乏术了。看到这里,凌雁当真觉得那“小小箭伤”四字简直是触目惊心。

脑海里一直浮现着硕塞这几个挺拔有力的字,再看到后面硕塞讲得关于营救新月的过程,和后来在军营里又生的事情时,她都己经没什么感情浮动了。看完了信之后,路琳和她说话,她也役能回过神,只无意识的回答了几句。路琳见凌雁失神,也不愿扰她,只自然得拿过她手里的信,自己到一边去看了。不及看完,路琳也震惊和愤怒了。她也不怕打扰凌雁,一把拉住凌雁的胳膊,用力得摇着:“额娘额娘,你快吩咐侍卫叫他们快马加鞭,我们得快点去和哥哥和表舅舅会合!凌雁被路琳摇得回了神,才现路琳己经把硕塞的信看完了,这下她也有些着急了,担心路琳会为努达海的事情而受打击,连忙道:“你是不是看到你阿玛和新月的那些事了?路琳,你听我说,这次你阿玛和新月是一定会受到皇上和太后的惩罚的,你心里要有个底……”“哎呀,额娘!”路琳连忙打断凌雁,“这个我知道,我才不会同情他们,做出那样的事情,我真替他们感到羞耻,挨罚也是活该!你就放心吧,我早对他就绝望了,我绝不会为那种阿玛伤心的。

“那你?”凌雁不解路琳的焦急,问道,“莫非你想去找他们的麻烦?这不好吧。路琳急忙摇摇头:“额娘,你怎么把我想的那么不懂事啊!虽然舅舅说因为阿玛做的那些事,害得哥哥也被人指指点点,我很生气,可是,我也不会去主动找他们麻烦的。反正皇上和太后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要我去和那么无耻的人一般见识,我还觉得丢人呢!凌雁被路琳气鼓鼓的样子惹得笑了出来,复又敛起笑容摇摇头道:“努达海毕竟是你阿玛,你这样说他,总归不好。

路琳翻了个白眼道:“他自己做那些事时有想到我和哥哥吗?算了,额娘,我们不说这个,你快去让侍卫快马加鞭,加快度,快点。凌雁还想说什么,却被路琳继续催促。其实她也有加快度的意思,想早点见到硕塞,看他伤势是不是真的好转,于是便不再多说,掀了帘子叫巴玛泰停车,同他、侍卫队长习汲后面马车上的甘珠各自交代了几句,车马同时加起来。再坐回马车,凌雁才又问路琳:“你为什么那么着急到军营去?”路琳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认真道:“当然是为了你啊,额娘!“为我?”凌雁听路琳这么说,一下子明白了路琳的意思,不由得握了握路琳的手,有丝感激又很是幸福的对她笑笑。

作为一个离婚的母亲,她同别的男子关系亲密,女儿没有因此反感,甚至很是支持,实在是一种幸福。然而路琳接下来的话,却又让凌雁哭笑不得起来:“当然啊,额娘,你不想想,表舅舅可是当场救了新月,还替她挡了一箭的。虽然表舅舅信里是役说啦,可是要是新月又因为表舅舅像天神一样救了她,就爱上了表舅舅,然后死皮赖脸的去勾引表舅舅,那可怎么办才好!所以,我们得快点赶去,你去照顾表舅舅,我来把风,坚决不能让新月有机可趁。我一定要保证表舅舅所在方圆一里之内,绝不许新月靠近!路琳信誓旦旦,如临大敌的样子,终于让担心硕塞多日的凌雁开怀的笑了起来,这一路上的心情都轻快了不少。

经过几日快马加鞭,凌雁几人终于赶上了大军,这时大军正在原地休息,骥远正带着人在队伍后面三里处等着他们,一看到凌雁和路琳的马车,立刻就激动得迎了上来。久别重逢的喜悦让他们母子三人都激动不己,骥远下了马,凌雁和路琳也下了马车,围到了骥远身边。路琳拉着骥远不停的说想他,凌雁则感觉似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骥远和路琳说着话,凌雁则上上下下得看着,夹然看到骥远左手上包着的绷带,立刻心疼得连忙问他怎么回事。骥远不介意得说只是小伤,凌雁和路琳却仍很是紧张。

说了一会话,骥远便催促着她们再回了马车,骑马带着他们向硕塞的队伍走去。此时不用再着急,骥远便骑马与马车并排,边走边对掀着车窗帘的路琳二人说道:“舅舅这时正在换药,所叫受有前来迎接你们,就让我带人来了。我一般都带队在最前面走,舅舅的人在队伍中间。以后回京路上,你们肯定是要跟舅舅一起,住的话也是一起。原来因为新月,晚上扎营之时,都会安排舅舅的人住在营地角落,远远避开将士,现在有了你们,肯定还是和将士们隔开的。 而我除了偶尔来看看舅舅,这一路上,恐怕难与你们相见了。

凌雁知道骥远身负军职,自然下能随意行事,便道:“没关系,也不急于一时。路琳则道.“哥哥你放心,我会保护额浪的,不会让什么人欺负她的!凌雁知道路琳意有所指,笑笑岔过这个话题,问起硕塞现在的伤势。骥远役有隐瞒,如实得告诉了她前情近祝。知道现在硕塞是真的投什么大碍,凌雁才总算松了口气。马车终于赶上了原地休息的军队,沿着队伍一侧前进。路琳一路掀着帘子同骥远讲话,凌雁偶尔说上几句,才经过役有多少人,却突然听到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疑惑的喊道:“雁姬?路琳?”不用说,正是努达海,从马车外看到了坐在车内的她们。

凌雁没有开口,路琳则一把放下帘子,大声对骥远道:“哥哥,快走!骥远听到路琳的话,又见她放下了车帘,便也二话不说骑着马去了前面。母子三人谁都役有理会努达海,完全无视他的存在,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没做任何回应和停顿,直接经过了努达海身边。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同人小说 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 全文阅读,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最新章节,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