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同人小说 > 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全文阅读 > vip番外之很多人的后来

VIP第六章 天远雁声稀(中)

本书类别:同人 作者:愿落 书名: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

家礼这一天,岚烟和娴语得到了太后的允许,早早的便来到了骥远府里,然后便同骥远他们,一行五人,在老夫人派来的人的带领下去了努达海府。.骥远骑马,四人坐车。珞琳已经有四个月没有回过她从小长大的将军府了,所以还没到时,她便有些迫不及待的从马车车窗里伸头向外看着,期盼着早点看到阔别已久的将军府大门,心头也不由得涌上无限感慨。终于到了府门前,远远的便看到昔日威武庄严的将军府在今日被装扮一新、张灯结彩,一派喜庆的感觉,老夫人和穿着新衣的努达海则站在门口迎接他们。

骥远先下了马,到马车前请她们几个下车。岚烟和娴语在前,珞琳扶着塞雅在后,四人也走了出来。向两位公主行了礼,努达海起身再看着这兄妹二人,有些尴尬又有些激动。想到自己作为父亲,应该更宽容隐忍,努达海便先开了口:骥远,珞琳,欢迎你们来参加新月进门的家礼。努达海这样主动讨好,老夫人看到终于有了一丝欣慰的感觉。骥远和珞琳倒也没有完全不给面子,但也没有太给面子,两人面上都没啥高兴的样子,只是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塞雅见状便连忙上前打圆场道:奶奶,您快带咱们进去吧,瞧着府里这装扮,家礼一定会很热闹,我好想见识一下啊。

老夫人也连忙答应道:对,对,大厅早就陈设好了,吉时也快到了。两位公主快里面请,骥远也快来,珞琳扶好塞雅,咱们去大厅里坐。老夫人这样说了,大家也都顺势一同进了门。老夫人热络的同两位公主说话,骥远和努达海跟在后面互不搭理,珞琳则一边搀着塞雅,一边四处瞧着。如今将军府没了那个名字,过去的一些陈设也都收了起来,虽然府里布局基本上没有什么改变,今日又装扮的很喜庆,只是无论是怎样红妆艳裹,抑或管弦丝竹悠扬入耳,珞琳心里依然是有种凄清的感觉。

原本这府里住着他们一家五口,还有一大家子下人,现在主子只剩了老夫人和努达海,仆人也少了一半,偌大的一个府邸,端的是空旷和凄凉。而那些来来往往的下人们脸上虽然堆着笑容,却无法掩饰眼里的那种失落和消沉。每个人心里都感觉得到那个摇摇欲坠的结局,感觉得到将会更加破败的明天。可是,他们的主人却还执迷不悟,不去反思该如何翻身,只是执意要纳那个祸水为妾。他们惋惜,他们失望,但他们也没有办法。绝望的明天,让整个热闹的府里却满是死气沉沉,所有人都感觉得到,只除了那个还沉浸在即将拥有新月的欢喜中的努达海,也许,还有正在望月小筑里紧张准备着的新月。

几人终于到了大厅,各自坐下。没多久,新月也在砚儿和墨香的陪同下,到了老夫人院门的外面等着。这一天,新月穿着一身红衣,戴了满头的珠翠,化着娇艳的妆容,年轻的脸上满是喜悦,和对新婚的憧憬。站在门外等着吉时到,新月远远得看向大厅。半月未见的努达海今日也穿了一件新衣,辫梳得一丝不苟,脸上同她一样挂着喜悦的笑容。只是努达海这时却没有看向门外的她,而是在与坐在老夫人一旁的人说笑。新月心中有些奇怪的把目光投向坐在老夫人一旁的人,却惊讶的现那和努达海相谈甚欢的,并不是骥远,也不是珞琳,而是,而是经常跟在太后身边的两位公主!根本无暇思索为何公主会出现在家礼上,新月眼里顿时满是和硕柔嘉公主娴语温柔优雅的笑容和清丽脱俗的身影。

然后,她只是下意识的再回望努达海,却见努达海仍旧一直温和含笑的同娴语说话,任她站在院门外,望穿秋水的期盼他一个回眸,仍然不见他想起看看门外的她。新月心里忽的涌上一阵阵的不安,本来欢快的心情,却被担忧扰得忐忑不已,眼里也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几乎是为了求证心中的怀疑,新月更是片刻不移的盯着努达海看,直到巴图总管一声呼喊:吉时到,行家礼!努达海才终于转过了头,这才看到在不远处的院门外,站了许久,也瞧了他许久的新月。

努达海毫不知情,只是看着远处的新月,顿时喜笑颜开。新月看到这样,心里稍稍舒服了一些,但很快还是被心中的怀疑折磨着,戚戚然的看着努达海,满腹委屈的开始三跪九叩之礼。于是,在将军府所有的下人们的围观下,在砚儿和墨香的跟随下,新月开始三步一跪,九步一拜,一路磕着头,从大门外磕着向大厅前进。巴图总管在大厅门外朗声念著:跪……叩……起……跪……叩……起……新月依照之前学得规矩,重复着这个动作,跪下,叩,起来。 府里所有的下人们,有事儿的各司其责,没事儿的便聚在院子里围观,全部都看着她这个从前的格格,现在的奴才,走完她成为奴才的那条必经之路。

从荆州到京城的道路也不曾这样漫长,从京城到巫山的道路也不曾这样漫长,可从大门通往大厅的这条道路,却好像是无尽无尽的漫长。终于,新月走完了,进了大厅。可她还没完成,她又开始跪下,跪拜两位公主,跪拜老夫人,跪拜努达海,再向骥远、塞雅和珞琳请安。这时,砚儿和墨香也准备好了托盘和茶壶、茶杯。 巴图总管再喊:奉茶!砚儿和墨香便上前帮忙,新月捧著托盘,砚儿倒上了茶,新月则端着托盘,把一杯茶奉给了老夫人。新月跪倒在老夫人面前,将手里的托盘高高举过头顶,嘴里按规矩卑微的说着:侍妾卑下,敬额娘茶!老夫人轻轻接过杯子,放在了一旁的桌上,并给了新月一个鼓励的微笑。

不过垂着头的新月并没有看到,她听到老夫人让她起身,才缓缓站起身来。这时,托盘上又放上另一杯茶。新月仍然恭谨的端着托盘,走到了努达海面前,跪地将茶奉给了努达海,嘴里仍然是这句话:侍妾卑下,敬大人茶!努达海低下头,看着身着红衣,垂头恭敬的新月,却有些出神。 他不禁想起了新月刚到将军府时的样子,那时她穿着一身素衣,却别样的温柔动人,她面上始终带着忧郁可怜,让这个家的每一个人都不由得为她的一颦一笑而牵动……于是后来,努达海陷进去了,骥远陷进去了,珞琳也陷进去了。

但是雁姬聪明的把自己的儿女及时的拉了出来,他却仍旧无怨无悔的泥足深陷。如今,他们两个终是得偿所愿了,在一起了,可是他们却也付出了所有。如今,看着这样卑微恭顺的新月,哪里还有原来那个高贵动人的和硕格格的样子,而他自己,是不是也不再是新月心目中如天神般的大英雄了呢?终于拥有了对方,却失去了曾拥有的一切,甚至,还有自己?想到这里,努达海陡然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 他几乎瞬间惊惧回神,却看到新月正有些委屈、双眼含泪的抬起头来看着他,似乎在质问他,为什么走神,为什么不看着她,为什么不接过那杯茶。

努达海被自己从新月眼中看到的委屈和自己心里想到的事实搅得有些心烦也有些难过,接着又想到曾经是格格的新月,要像个奴才一样跪在地上,为这个那个奉茶,更是既心疼,又有些恨自己没用。顿时,努达海恨不得这个典礼赶快得过去。于是,他一把拿起杯子,拿得飞快,着急之情溢于言表。所有人都看在了眼中,老夫人本来放松喜悦的表情这时也有些暗了。 努达海的飞快,努达海的心疼,新月都看在了眼里,心里总算有些安慰,便幸福的冲他笑了笑,起了身。

砚儿和墨香再度倒好了茶,新月端着茶走到了骥远身边:新月敬少爷茶!骥远端坐在座位上,坦荡而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新月,拿起茶杯,然后便面无表情的搁在一旁的茶几上。这过程迅而无一丝停滞,就算他看着新月,也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新月期待看着他,希冀着也许能看到一丝一毫的善意,却终是什么都没有,不由得有些失望。托盘又放上了茶,新月只好转身走向塞雅。 新月敬少奶奶茶!啊!塞雅被新月一叫,才回了神,连忙转回身来。塞雅因为知道骥远曾经喜欢过新月,之前便一直在偷偷瞧着骥远,担心他的不高兴不原谅是因为还有些喜欢新月,而现在见到骥远果然对新月丝毫不假辞色,好似毫不在意,她才终于安心。

可是一直看一直看,她越觉得骥远是那样的英俊不凡,竟看得出了神,连新月已经走过来都没现。此刻被新月这样冷不防一叫,塞雅回神是回了,可是因为怕被现小心思,心虚得动作很大,而恰好这时怀孕的反应也来了,心口忽然涌上一股酸水,她连忙抬起手用手帕掩住口干呕起来。 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前两天还在练习奉茶的新月,见到塞雅突然抬起手来,竟条件反射的想起陈嬷嬷教她适应奴才身份时,故意打翻茶杯的情形。那一次次泼在她身上的茶水,以及陈嬷嬷的教导侍妾卑下就是卑下,即使是唾面也得自干!不许擦!,顿时涌上新月的脑海。

于是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手中的托盘便脱了手,向塞雅的身上落去!啊!所有人都惊叫起来,包括新月。骥远和珞琳立刻就起身冲了过去。因为三个人的座位紧挨着,骥远长手一伸,身未到,但总算先把托盘带茶杯拨到了一边。 茶泼在了地上,溅了一些在新月的衣服上,塞雅倒其实一点事也没有。这时骥远已到了塞雅面前,死死的护在根本没现状况的塞雅面前,他紧张得上下检查:怎么样,有没有事?而新月一见自己这样不小心,立刻也担心懊恼的不得了,连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塞雅到这时才后知后觉的现情况,连忙安抚骥远,冲大家道:我没事,我一点儿事都没有,别担心了。塞雅这样说,大家也便放下了心,之前惊得都已站起来的老夫人和努达海,以及两位公主和珞琳,又都坐下了。 骥远狠狠的瞪了新月一眼,也坐了回去。老夫人这时也微微有些愠色了,虽然她已经很是克制,可是新月自己出了错,她便无法再忍下去了,于是瞧着新月威严道:新月,以后可得仔细着点,你这一个不小心,虽说可以推脱了责任,可若是真的伤了人,没人会以为你是不小心的!老夫人这话说得极为严厉,话语里责备很是明显,新月知道自己这次的确是错了,便只得垂恭谨回答着老夫人:额娘说得是,侍妾卑下,谢额娘教导。

说完这句,她却还是不免有些委屈,忍不住抬头去看努达海,可却只见到努达海正沉浸在自己的苦恼里,皱着眉根本没有瞧她,心下不由得更是悲怆。 老夫人训完了话,便也不再和新月多说,只冲两位公主道:叫两位公主看笑话了,小小一个家礼还惹出这样的麻烦,真是惭愧。岚烟笑了笑,刚想开口,但被娴语一个无人注意的小手势止住了。于是便由娴语开口,她得体得冲老夫人一笑,柔和道:老夫人不必惭愧,有时出些小意外总是难免的,将来好好教导便是,这时最重要还是赶紧继续这个家礼。

娴语这样一说,老夫人也便道:公主说的是。好了,那就赶紧继续吧!努达海本来没有注意,可被娴语温温柔柔的声音一吸引,又听到她说让家礼赶快进行,对这位公主便又多了些好感。 而一边的新月,瞧着这位以前同她一起在太后膝前承欢的公主,如今,她坐着,她却只能站着跪着;她依然那么高贵,自己却那么卑微,这一对比,心里更加难过。而且她此刻心中这样的委屈,看到的努达海,却是一直盯着高贵美丽的公主看,一句话也不曾为她讲,她的心里竟然对努达海有了一丝埋怨。

不过,老夫人说了继续,新月也没时间多想,赶忙整整衣衫,重新接过砚儿和墨香递过的托盘,继续去奉茶。塞雅这次很爽快的接了茶,新月也没有再出一点差错。 新月最后端着托盘,到了珞琳面前:侍妾卑下,敬小姐茶!珞琳此时,对新月仍是有怨有恨,可是看到她这样自甘卑微,却又有些怜悯,甚至也没心情多出什么气了。端起了茶杯之后,她只平淡得对新月说了几句话:岚烟和娴语才是我真正的好姐妹,她们永远不会破坏我的家庭,也永远不会欺骗我的感情。

而你,不是,也不配。珞琳说了这些,只觉得从最初就被新月欺骗的心终于不再为她而伤痛了,她一口气把杯中的水喝了个精光,然后看向岚烟、娴语,又看过老夫人、骥远和塞雅,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从此,她真的当新月是不存在了,再也不会影响她什么了!珞琳放开了,丢弃了,新月却被珞琳的话震住了。她拼命忍着泪,站在那儿不知所措,可珞琳已然不再看她,她便只得转回了身。目光悠悠的扫过每个人,最终还是落在了努达海身上。这时的努达海,也正满面痛苦的瞧着她。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两个都明白了,家礼是行了,他们也都来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是真正接受了他们。努达海的痛苦,正是因此。儿女们仍旧不肯原谅他,他娶了新月,只会把他们推得更远。 可是,他却不能不娶新月。努达海和新月心中各自揣着痛苦,一个蹙眉冷脸,一个含泪抽泣,两个人互相望着,都呆呆得愣住了那里。终于,老夫人长长的松了口气,轻声的说:好了,这家礼终于完成了。说完,她便看向门口的巴图总管。巴图总管连忙高声道:礼成!鸣炮!爆竹声噼哩啪啦的响了起来,老夫人的声音,也清清楚楚的响了来:从此,大家记着,这就是咱们家的新月姨太了!这声音,甚至盖过了鞭炮的喧嚣声,盖过了努达海和新月纷乱的思绪,沉沉得砸到了他们心里去。

家礼完成,新月便该离开了。在砚儿和墨香的搀扶下,她脚步踉跄的走出了这间装饰得喜庆富丽的大厅。厅外,围观的丫头仆人都鸦雀无声,一双双的眼睛盯着新月,没有同情,没有祝福。厅内,骥远他们亲热的同老夫人告辞,却没有一个人搭理努达海,任他尴尬的站在那里。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同人小说 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 全文阅读,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最新章节,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