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同人小说 > 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全文阅读 > vip番外之很多人的后来

VIP第六章 天远雁声稀(下)

本书类别:同人 作者:愿落 书名: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

老夫人一再的挽留,骥远他们还是没有答应留下来一起用餐。见他们执意要走,何况还有两位公主,留在这府里用餐也的确不便,老夫人便也不再多说了,起身送他们出去,努达海也一同跟了上去。搭手扶着几个女孩子上了马车之后,骥远最后过来跟老夫人道别:"奶奶,我们走了,请您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我们会常来看您的。还有,要是哪天您在这里住烦了、住累了,就去我们那儿吧,我和塞雅会一直等着您的,还有您的重孙子。"骥远他们一再的邀请,令老夫人也不由得有些心动了。

和努达海劳心劳力的废了这么久的心思,也没见他有什么长进,还要担心着兴许哪天的一个不小心,还是会让他为了新月和自己反目成仇。想到那样的下场,老夫人真恨不得此刻就抛下这一切,和孙子一同离去。可是再多思量一番,老夫人却知道现在还不能。首先是她放不下儿子,其次便是因为如今雁姬还在骥远那儿住着。虽然雁姬是很大度宽容,不会介意她这把老骨头去享孙子的福,可老夫人却不能容许自己倚老卖老。当初她那样冤枉了雁姬,现在雁姬不介意已然让她很惭愧,所以她更应该尽量不要多在雁姬面前、在亲王面前出现,免得不断提醒王爷关于雁姬的过去。

所以就算她真的舍得抛下努达海了,至少,也要等到雁姬嫁入了王府,她才可以考虑。思量到了这些,老夫人便微笑着回复骥远:"再让奶奶考虑考虑吧,如果真的太辛苦,奶奶一定会去你们那里享福的。你们回吧,路上小心。"骥远知道老夫人在考虑了,便高兴的告别老夫人,上马走了。一旁的努达海却在听到老夫人的回答之后,微微有些震惊了。他突然有些担心,是不是就连他的额娘,都打算抛下他了。目送骥远他们的车马离开之后,老夫人就转身回府了,努达海连忙跟上。

一路上老夫人没有开口说话,努达海想开口却不知说什么好。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往回走,努达海甚至没有去望月小筑,而是一步步跟着老夫人到了正厅。正厅里,陈嬷嬷正带着人打扫整理,之前被新月打翻在地上的茶杯早被人收走了,但茶水渍还没干,老夫人看看布置很是喜庆的客厅,心头却没有一丝喜庆的感觉。疲惫得坐回了主座上,老夫人叹着气看着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努达海,问道:"你怎么不去望月小筑?新月应该在那里等你呢。"努达海抬头看着自己辛苦劳累的额娘,心头的负罪感越发的沉重,即使想到新月此时正在望月小筑里等着她,却也提不起太多的热情。

他一面在内心里深深的自责自己的没用,面上则尽量轻松的关怀老夫人:"额娘,儿子没用,要让您这样辛苦的操持家礼,还要去帮儿子在骥远和珞琳面前说好话……"老夫人听到努达海说这些,抬起头看着他,长叹了口气感慨道:"你还知道额娘辛苦,就算额娘没有白辛苦。唉,想当初雁姬在的时候,额娘哪里用得着操持这些,家里的上上下下都被雁姬打理得头头是道,额娘只要坐在房里,喝喝茶、念念经、享享清福,这一天一天的,就那么过去了。

可没想到啊没想到,老了老了,儿孙满堂了,却一夕之间,全都没了……"听着老夫人说起这些,努达海心里又念起雁姬的好来,往日的一身轻松,同现在的沉重窒息,让他在心中真切的怀念着过去。老夫人继续怅然得说着:"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呢?"努达海看着老夫人这样说,心疼之下,忍不住道:"额娘,也许您可以把这些事情交给新月来做……"话是忍不住说出来了,说完之后,努达海自己也深感有些不妥。

老夫人听到这句,侧眼白了努达海一眼,冷笑了一声,才继续无奈得说:"交给新月?你不怕把我们家搅成一团乱麻么,我瞧你是越来越糊涂了。新月是什么身份?她是个侍妾,这不是咱们给她的身份,这是太后定下来的。先不说她会不会持家,就是她会,咱们能让个侍妾管家吗?传出去,岂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吗。咱们家叫人耻笑的事儿还少吗,你左添一件儿,右添一件儿,你就是不为你自己的将来考虑,还得为你儿子多想想不是,你自己的前途未卜,总不能还连累骥远吧?唉……"老夫人说到最后,真的是一句话也不想多说了,只得长长的摇头叹气,像是要把心中所有的郁闷都叹出来。

努达海听到这些,深深的垂下了头,自己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只是懊恼得辩解道:"额娘,儿子也是担心您,才出此下策。既然新月不可以,那该怎么办呢,您的身体,如何承受得了这样辛苦的操持?"努达海这样的担心,其实除了担心老夫人的身体,更加也有的,是担心老夫人终究会承受不了这种辛苦,也抛下他,去了骥远那里。如果连老夫人都离他而去,他便是真的众叛亲离,也许还会被生前死后的众人评论,他为了美色,闹得众叛亲离。

真正的冷静了下来,努达海有时也很迷惑,当初怎么就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伤害了儿女和母亲的心呢?即便他爱上了新月,又怎么会爱得这样不顾一切呢?这不像他,却真的是他所为。究竟是为何,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努达海这样的担心,满满的忧虑,令老夫人心中也回暖了几分。而他的那个问题,也让老夫人心中燃起一点希望,只是还带着几分顾虑。老夫人慢慢的转过头来看着努达海,目光里没有威严,只是犹豫和踌躇,她张了张口,但还是欲言又止,只深深得再叹了口气:"唉。

"努达海看出了老夫人的无奈,他担心老夫人心切,无暇多想,只急着道:"额娘,您说便是,不必如此犹豫。只要能对您好,儿子什么都答应。"老夫人盯着努达海,眼里现出一丝希望:"真的?"努达海点头:"当然!"老夫人终于笑笑:"你有这份心就好了,我这个主意,也就是这么一说,你听过便罢,我也不是一定要你这么做。"努达海点头:"额娘您快说吧!"老夫人有些紧张的看着努达海的表情,轻声道:"这管家的事,你也知道,一向只有正室夫人才能做,若是你能有个正妻,不求能像雁姬那样有显赫的家世,只求能像雁姬那般能干,额娘也就能清闲下来了。

"听到老夫人说到正室,努达海的神色立刻有些灰暗。然而却不是因为想到新月,而是因为想到雁姬。终于娶了新月,却把一切弄得一团糟,还要再娶一个正室,来维持这个家庭,那么当初,他又何苦伤了雁姬的心,令她决绝自请和离而去呢?也许爱上新月,竟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吗?努达海不敢再想,脸色越发的阴云密布。老夫人仔细观察着,见此状便以为努达海又因新月起了抵触情绪,连忙继续道:"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你不必多想。

新月才刚进门,要是再娶,她肯定会不高兴。额娘也不是那么不通情理之人,你就当额娘没说好了。"老夫人这样为他们二人尤其是新月着想,颇令努达海感动到无地自容。他自然也担心新月会伤心,会不能承受,可是想想额娘的辛苦,他再三犹豫,进退两难,终于还是咬着牙说了一句:"额娘,我会考虑考虑的,为了您少些辛苦,我想新月也会同意的。只是,还请您多给我些时间,让我和新月多单独相处些日子。"努达海这样回答,老夫人颇感意外:"你能考虑便好了,额娘真是高兴都来不及,真是太惊喜了。

"老夫人的惊喜溢于言表,努达海看着老夫人此刻愁容尽消,觉得自己终于做对了一件事情,心情轻松了不少。老夫人心情舒畅,连带着午饭都多吃了许多,努达海看在眼里,只觉得自己之前令老母这般忧心忡忡,真的是罪孽深重。这日的午饭,新月并没有被召前来,因为老夫人体恤她今日刚刚入门,特准她不必前来侍奉他们娘俩用饭。努达海此时也如同近乡情怯般,不敢见到新月,默认了老夫人的决定。怀着这样的心情,努达海在用过午饭后,仍旧没有到望月小筑,反而回了雁影阁。

流连在曾经和雁姬生活二十年的地方,看着那里的一草一木,努达海却满腹愁思。他的内心深处,深深地埋着一个想法,总怕他历经千难万险,抛却一切所得到的,并不是他一直以为的,一个从天而降的至宝。他害怕他终于到手之后,才发现一切都是镜花水月,一场空。到了掌灯时分,努达海才终于鼓起勇气,赶到了望月小筑。新月此时已在望月小筑枯坐了一整天。她仍旧穿着家礼时那件新衣,一动不动得坐在大厅的座位上,就那样托着腮,望着院门,等待努达海的出现。

这一等,就是一整天。努达海终于来了,她的眼中也瞬间充满光亮,立刻就起身迎了出去。"努达海!"新月兴奋的喊着,冲到了努达海面前。而努达海,此时也被新月的欢喜冲击了,暂时忘却了那一团乱麻一样的现状。新月仰着头看着努达海,清澈的双眸里满满的都是思念和欢悦,只是脸上却有着未干的泪痕。努达海忍不住伸手抚着她的脸:"怎么哭了?"新月一把抓住努达海的手,然后投身到他的怀里:"别管我为什么哭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终于可以毫无牵绊的在一起了!就在今天,我们终于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想到这个事实,无论什么委屈,都不重要了!"努达海拥着新月,下巴轻轻的摩挲着她的发丝,认真得听着她说话。怀里抱着的是温香软玉,鼻中嗅到的是种淡淡的幽香,时隔那么久可以再次将这样柔弱纤细的新月抱在怀中,努达海却无法同以前一样兴奋。他的心情再次有些低沉,可一听到新月说委屈,他便连忙将她从怀中放开,摇着她紧张的问道:"委屈?谁又让你受什么委屈了吗?是砚儿和墨香吗?"新月看到努达海这样紧张,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甜蜜,她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哪有人给我委屈,你快别胡思乱想了。

而且,就是有,看到你这样担心,也全都不见了。走吧,我们回房吧。"听新月这么说,努达海也就放下了心,由着新月带他回了房。这一天的夜里,努达海和新月终于圆房了。红罗帐内,努达海拥着新月,新月抚摸着他的脸,热切而深情得对他道:"努达海,你知道吗,我追去巫山的时候,脑子里便只有这一个念头,但求能这样活过一天,我便死而无憾!如今,我终于真真实实的被握在你的手中,你的脸孔就近在眼前,我可以感觉到你呼出的气息,可以毫无顾忌的触摸你,跟你倾诉我的热情,我是多么的感恩。

什么朝堂,家庭,罪孽,身份,今夜,咱们就把他们统统抛到九霄云外去吧。此时此刻,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让我们彼此拥有,彼此奉献吧!今夜之后,就是咱们的一生一世了!"努达海望着这样热情的新月,望着她红润的面颊,望着她轻轻扇动的睫毛,望着她甜蜜而香醇的笑容,顿时动情的拥住了她。此时,新月眼中的泪水,竟夺眶而出。再一次,努达海忘记了一切,抛却了一切,深深的吻住了新月。从她的唇,到她的脖子,到她的胸膛……他的吻,急切的像是要证明什么,又像是在怀疑什么。

这一夜,他们终于彼此拥有。作者有话要说:那啥,我喜欢发牢骚,不喜欢看的跳过就行,直接看通知……好了,我开始发牢骚了。唉,今天没有刷评论,晚上回来刷评论看了,于是又炸毛了十分钟。说俺没有虐努达海灭有虐努达海,那啥,那还要怎样捏?努达海的将军没拉,事业没拉,名声没拉,老婆没拉,孩子没拉,老妈也不和他同心了,这还不是在惩罚他吗?努达海和新月不一样,他一开始拥有这么多,并且他从来没有想要失去这些,只是在拥有新月的诱惑下,口称我可以不要这个家,不要老婆孩子,但是他的事业他的名声他从来没有想要抛弃。

所以让他失去他不想失去的,并且渐渐越发的明白自己所失去的是怎样的重要,这不是惩罚吗?难道必须要让他残废,让他不举,让他死掉,让很多人都开始同情他,那样才叫虐?:唉……好了,牢骚发完鸟,下面是通知时间:通知1.国庆那天俺要全程收看CCTV1,然后打扫用俺家太后的话说就是乱得比狗窝还不如的小窝……内牛,那天要停更……所以,大家都一起收看CCTV1吧!。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同人小说 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 全文阅读,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最新章节,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