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同人小说 > 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全文阅读 > vip番外之很多人的后来

VIP第九章 云深无雁影(一)

本书类别:同人 作者:愿落 书名: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

国丧百日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百日未过之时,塞雅便生了个漂亮的男孩。等国丧一过,没几日便是孩子满月了,虽然仍旧不好大肆铺张,但这毕竟是骥远的长子,也算为了老夫人开心,骥远还是在府中摆了个小小的家宴,请了一众亲戚朋友前来,同喜同贺。前来祝贺的亲戚里,有努达海那边的,也有雁姬这边的,当然还有塞雅父母家的亲戚。本以为国丧刚过不一定会来太多,却没想到有许多平日并不怎么亲近的亲戚也有赶来的。兴许有看着骥远前途无量的,有瞧着赫舍里家位高权重的,也有对承泽亲王生出攀附追捧之意的,百样人有百种心思,凌雁对于这种状况倒也没什么不好的想法,毕竟现实就是如此。

说起来这满月酒宴里,最为奇特的就是硕塞和努达海的存在了,这新生孩儿的爷爷不是***丈夫,在这大清朝里也算得上是少见的奇事一桩。不过这一家子曾发生过什么事儿,就算是京城里的百姓,都不见得还有不知之人,更何况这与当事人都搭得上关系的亲友呢。传闻总是有真有假,但主流舆论毕竟是一直站在骥远和雁姬他们这边的。人们都知道原来的将军夫人是怎样的隐忍退让,若不是曾救了三阿哥一命,恐怕也难逃被那位曾经的格格抢了丈夫再抢走正妻之位的下场。

而关于骥远和珞琳曾与新月的纠葛,私下里也并非没有传闻。事到如今,这母子母女三人还能表面客气的邀请努达海来参加孙子的满月酒宴,在许多人的眼里,已是仁至义尽了。再对上努达海,无论是他曾经的行为还是他如今的身份,都没有人会再对他青眼有加。低调的人对于他也就装作看不到,张扬些的人已毫不吝啬的送上鄙夷目光,好在大家总算都看着主人骥远的面子,没有人当面把不屑话语抛了出来。不过,饶是如此,努达海依然如坐针毡。骥远大婚之时,亲友们对这些事虽然也有听闻,但毕竟被皇上和太后一手压下,也无人敢再提起。

努达海那时也不曾觉得自己和新月的真爱有错,所以对大家的异样眼光和窃窃私语都不曾有太过清晰的感受。现在却是完全不同了。距离大军回京的日子虽已过半年,但今日却是努达海被贬之后出席的一个盛大宴会。他这几个月里,已渐渐想通了自己曾做过的事情是怎样的糊涂,此时面对着众人的鄙夷和藐视,无论是一个眼神或者一个轻哼的鼻音,都轻易的让他顿感无地自容。什么请求骥远和珞琳的原谅,什么找回从前家庭的和睦,事到如今,他已清楚明白自己有多可恶,再也没有一分的勇气敢去奢求儿女的原谅。

他甚至觉得,如果让他站在儿女的位置上,他对待自己会比这一双儿女更加无情。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也觉得自己不该被原谅,甚至没资格去请求别人的原谅。努达海就这么越想越悔恨,转眼又瞧见一旁硕塞和凌雁亲昵恩爱的模样,再想起今日刚到骥远府中之时见闻的事情,越发的心酸自惭难耐。今早努达海刚到之时,见将他带往正厅的小厮面带不耐,他便让其离开去忙,自行向正厅走去。只是经过偏厅不远时,却遥遥看到雁姬正和一年龄相仿的妇人闲坐说话,他便不由自主慢下脚步,漫不经心的走到廊下窗边,侧耳倾听起来。

那坐宾客位置的女子努达海过去也曾见过几次,乃是索额图生母、雁姬继母的哥哥家的女儿,份属雁姬的表妹。这位纳喇氏的女子,生的温婉清丽,却也是个可怜人儿,她早年亦曾嫁得一位将军,可那位将军新婚不久便出征战死了沙场,之后她便还了家,一直未再嫁。此时她同雁姬在偏厅说话,努达海倒也未觉不妥,乃是因为看到雁姬,他才情不自禁得移步至此。不过待走近之后,听到二人所谈内容,努达海却陡然惊住。也不知道二人已经谈了多久,此刻凌雁并未开口,一直闲坐淡笑饮茶,只是那纳喇氏在柔柔弱弱得说着:“雁姬表姐被指给姐夫,妹妹当真是羡慕不已,可惜妹妹没有姑父这样位高权重的阿玛,纵然多年来蒙姐夫垂怜,多加照拂,却不及表姐福根深厚,终能入主王府。

”听到这里,努达海才猛然想起,呐喇氏的亲姐姐,正是承泽亲王硕塞故去的嫡福晋,这位纳喇氏,亦是硕塞的表妹。如今听这纳喇氏的意思,竟是早已对硕塞情深意重,而硕塞对她,也并非无意。想到这里,努达海却骤然有些为雁姬愤愤不平起来。雁姬还未同硕塞完婚,这女子便这样挑衅,硕塞若是令雁姬受这种委屈,雁姬今后能得到幸福吗?努达海心中愤怒,但还是生生忍了下来,且听雁姬仍然浅笑闲闲回复:“纵然是太后指婚,也仍需征得王爷意见。 若非王爷愿娶,姐姐也未必能嫁。

”凌雁如此一说,摆明了告诉那表妹自己不信她的挑拨,那女子却仍旧似不解般询问:“那姐姐如今同姐夫迟迟未婚,莫不是姐夫不肯?”纳喇氏柔柔弱弱的样子,怯怯细细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是暗箭伤人,努达海此刻方觉得真是人不可貌相,即便是柔弱的女子,也未必真的单纯无辜。努达海在窗外偷偷瞧着,越发的有些心痛雁姬被这样的女子刺伤,又不免也觉得硕塞似乎不珍惜雁姬,迟迟不同雁姬成亲。然而雁姬却是似乎未将这女子的话往心里去,仍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淡笑着说:“这就是我同硕塞之间的约定了,不劳妹妹挂心了。

”努达海没听出这话里凌雁的怒气,纳喇氏却是听得出来的。从王爷到硕塞,这称呼的改变,听到纳喇氏的耳里,便是□裸的示威。纳喇氏绞紧了手中的绢帕,紧咬下唇,仿若委屈至极,而此时余光却瞄到了门外,然后便换上更加委屈可怜的语气道:“姐姐这样说,叫妹妹何其伤心。妹妹也不求什么什么名分地位,甚至连姐夫的心也不求一分,妹妹只是在心底放着姐夫、念着姐夫而已,难道这样姐姐也不许么?姐姐这样真是太残忍了……”纳喇氏忽然演戏一样的台词,叫凌雁和努达海都呆住了。

凌雁面上是呆,心里却是好笑。这一番言辞,同她刚穿越而来之时,听到新月对努达海所说的,是何等的相似。果然全天下的夺人幸福的女子,所用的技巧都是相差无几的,不过有人是无心,有人是有意罢了。而此时,她却很是期待,硕塞的处理,同努达海又有何不同。想着,她便抬头笑着看向了门外。纳喇氏余光能瞧见硕塞过来,难道她便瞧不见不成。只是凌雁没有料到,先出现在门口的,竟是数月未见的努达海。努达海犹在硕塞之前,气冲冲的踏入偏厅,指着纳喇氏道:“你这女人,看起来柔弱无辜,心底却实在是残忍恶毒。

你若不求名分,只把一番心意存在心底,现在又何必在雁姬面前说出来?你还指责雁姬残忍,你在她面前诉说对亲王的爱意,令她心痛心碎,难道你就不残忍吗?”努达海一番怒火满天的话说完,凌雁又有些惊住了。努达海一直在门外西侧廊下,凌雁并没有看到他,此刻他突然出现,又说出这样一番似乎本应该由当初的雁姬指着新月的鼻子骂出的话语,未免让凌雁太过惊诧。而努达海心里,却是也想到了当初新月说的那一番话。此刻这纳喇氏的说辞,是那样的熟悉,却明显的心怀恶意,努达海顿时对雁姬生出一种强烈的想要保护她的意愿。

隐隐的,如同想要弥补她一般,他便走了出去,狠狠的说出了那一番话。只是说完之后,他的心里并没觉得轻松,雁姬的脸上,也没有任何感激。这时,硕塞也终于走进了偏厅。努达海一番怒气指责,纳喇氏本想反驳,但看到硕塞已到,便立刻起身,委委屈屈得向硕塞行礼,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样子。硕塞进了门之后,却没有看纳喇氏,而是皱着眉瞧了在别扭行礼的努达海一眼,便含笑走向了凌雁。凌雁不便说什么,目光里却是带着深意和笑意瞧着硕塞,亦照着规矩向他行礼。

硕塞一把扶起了她,便牵着她的手便走回主座,扶着她坐好,自己才坐。接下来,努达海便被硕塞无视了,他只是冷意森然的瞧着纳喇氏道:“冉芸,本王对你多加照拂,那是因为冉茹和舅舅的情分,再无关其它。”硕塞这番话说得煞是直接,纳喇氏本以为就算自己之前的话会被硕塞误解,但自己被努达海这样怒吼一番,无论如何硕塞也该安慰一下她,却不料硕塞上来便是一句教训。万般委屈之下,纳喇氏顿时眼中含泪,颇为委屈得喊道:“姐夫……”纳喇氏毕竟是硕塞的表妹,亦是冉茹的亲妹妹,见她这样,硕塞便又给她留了几分情面,稍稍缓和了下语气,但还是没给她说话的机会,只是继续道:“这钟情一事,不论是当初同你姐姐,还是如今同雁姬,我心早已明了:两个人若是一心,断断是容不下别的人的,哪怕出于恩情或是道义。

我既认定了她,就只会有她。”硕塞此话一说,凌雁不由得弯弯嘴角。他这话说得虽然委婉,却也彻底绝了纳喇氏的心思。若是纳喇氏心思还算清明,就不会还是纠缠不放。三言两语,硕塞便了断了这事。纳喇氏颇有些伤心欲绝,无语泪流,凌雁只好唤来甘珠,好生的带纳喇氏去梳洗休息片刻。至于努达海,硕塞和凌雁各自还有事情要忙,根本无暇招呼他,再则他也不同于普通客人,便请他随意之后,两人一同离开了。努达海之前那一番仗义执言,就如同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轻飘飘的揭了过去。

而硕塞的那一番话,却一直在努达海脑中回响,就连在这宴席上,仍不时得扰得他心烦意乱。瞧着硕塞和雁姬之间的浓情蜜意,瞧着骥远如今应酬的驾轻就熟,努达海顿觉自己如同一个不必存在的人,失落的悄悄起身离了席。硕塞的话,仍旧被他反复想起。那几句话,拒的是纳喇氏的情,震撼的却是努达海的心。过去他一直觉得,硕塞要娶雁姬,不过是因为太后懿旨同索尼身份,而他能娶到雁姬,也不过是凭着他身份地位尊贵,直到今时今日,努达海才真正有些自惭形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同人小说 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 全文阅读,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最新章节,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