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仙侠小说 > 仙魔经纪人全文阅读 > 幸福的谜语

第8节 暴风雨前的宁静

本书类别:仙侠 作者:撒冷 书名:仙魔经纪人

第八节暴风雨前的宁静“当然不信。”海兰很快地回答道。这是在洪三预料之的答案,所以他并没有多少惊讶,只是笑了笑。然而,过了片刻,海兰又接着说道,“不过我相信你还算是良心未泯。”“你是指什么?我脱了你的上衣,但是没有脱你裤这件事吗?”洪三转过头,笑着问海兰。一说到这个,海兰马上翻脸,“你敢再说一次,我就杀了你。”洪三高举起双手,表示投降,但是嘴上却没有停止,“只要你生得稍微庸俗那么一点点,我的兽性说不定就会控制我的身体。

但是,偏偏你美得太干净了,所以,我到底还是没有下得了手。现在想起来,呵呵,还真是有点后悔啊。”“禽兽。”海兰嘴里这样骂着,心里却不禁暗暗有些高兴。恭维的话早就已经听厌了,但是洪三说出的这番恭维粗鲁带着坦率,一种无法掩饰的真诚,笔直的嵌入海兰的心,让她有一种截然不同的成就感。要不怎么说,女人天生是喜欢被吹捧的动物呢?尽管飞宏还被洪三锁在瓶里,尽管自己现在还是半被挟持的人质身份,但是洪三这一句恭维却让海兰觉得跟洪三的距离近了许多。

最起码,不是那么讨厌继续跟他说话了。“说真的,我觉得你父亲真是个老实人,但是你怎么会这么狡猾呢?”洪三稍微想了一下。对海兰说道:“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不是由我父亲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废话。人都是由母亲带到世上来的啊。”海兰不屑地说道。“我不是说这个。”“那你是说什么?”“我是由一道闪电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地。”“闪电?”海兰的眼睛睁得老大。“对啊,闪电。当时我就站在一间酒吧门口,就类似现在地酒肆门外。突然一道闪电劈里啪啦地就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了。

”“那你从前那个世界是什么样的?”海兰饶有兴趣地问道。“我那个世界?我那个世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有飞得比飞剑还要快的飞机。上面可以坐好几百人。还有网络,利用它足不出户就可以到处勾搭美女……”洪三滔滔不绝地说了好大一段之后,海兰忍不住连连点头道:“你的想象力真的好丰富啊。”“什么叫想象力。这全部都是真的啊。”说到这里,洪三愣了一下,“呓,难道你不相信我说地都是真话吗?”“当然不信!”“得,说了这么多全是白说。 ”洪三有些扫兴地舔了舔嘴巴,把脚放在桌上,“小姐你爱干嘛干嘛去吧,我要睡觉了。

”海兰见洪三摆出兴趣索然的样。便辩解道:“这个世上怎么可能还会有另外一个世界呢?除非是仙界!但是你全身上下,我没看出来你哪点像神仙。再说了,如果你真的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那你凭什么告诉我啊?我跟你又不熟。”“没说跟你熟,只是长这么大,从来不敢跟别人说这些事情。这几天又老是跟从前的生活有关的鬼梦,心里憋得慌,很想找个人倾诉一下。我身边能说话的,就你跟鬼眼。 我不找你说,难道还找那个雷公脸说。”洪三说到这里,在椅上挪了个屁股,把皮绒帽盖在脸上,“就当我是胡说八道吧,我睡觉了,明天开始全速赶路,三天后,就可以回到王城了。

到时候,你们两个就解放了,我也解放了。身边老跟着你这么个绝世美女,能看不能吃,这也是挺折磨人的一件事啊。”“我看你啊,准是得了失心疯了。”两天后,也就是洪三一行回到京城地前一天。刚刚把杨柳清处决地何保,春风得意,自恃王城之内已经无人可以制约他的行动,形迹越发无所忌惮。 他从前就在城东买了一座豪华的园,不过从前有杨柳清的掣肘,所以只敢深夜偷偷去,临晨就赶紧返回宫。现在杨柳清死了,何保便每天都正大光明的去这园里,非但如此,还新买了好多绝色歌妓。

只要宫没有什么要紧的事,都在这园里饮酒作乐。饮酒倒是可以理解,只是不知道他一个阴阳人,跟美女们都能乐些什么。这一日,何保又正在园里与歌妓们乐去了,突然门房送上来一个投名帖,何保顿时不悦,“不是说过了吗?老爷在耍乐的时候,不得打扰。”“小人本也是这么说,但是这位先生说,这封投名帖如果不赶快投上来,老爷您会要了我地命,所以我就赶紧给送上来了。 ”“要你的命?”何保嘴角的横肉动了动,“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何保说着,伸出两指,将门房手上的投名帖给拈了过来,展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镇国亲王,辽东全权经略使雄”。何保一看完,两眼一睁,倒吸了口凉气,“这位祖宗怎么来了?”门房一看何保神色不对,倒有些紧张地问道:“老爷,你看是请他进来,还是?”“赶紧把他请到正厅,好茶伺候,我马上便到。”何保说着,一把将坐在怀里的歌妓推开,急匆匆地走到后堂去换衣裳。 不一会儿,穿着太监衣裳的何保,倒提着拂尘急匆匆地出现在端坐在客厅的雄阔海的面前。

当何保踩着小碎步快速地来到雄阔海面前之后。做地第一个动作,就是跪倒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喊到:“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以往雄阔海见了何保,总是一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的样。但是这次他却和蔼可亲地笑着站了起来,亲自将何保扶了起来。“这里又没有外人,何总管又何必如此见外呢?”一听到雄阔海这么说,何保马上意识到,雄阔海是来拉拢自己地。想到这里,何保便马上在心里笑了一笑,“这个世界还真是非一般的现实啊,从前当我是个不入流的阉奴,现在看我大权在握,就一下变成自己人了。

”何保心里虽然这么想,脸上却是照样带着尊敬到甚至有些谄媚地笑容,“王爷大驾光临,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你看我这里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呢,都不知道要拿什么招待王爷。”“何总管不必多礼。”雄阔海摇了要手,然后自顾坐了下来,“小王知道你忙,因此一向都不怎么敢打扰你。这次如果不是有要紧事要跟你商量,本也不敢来找你的。”“王爷言重了。”何保笑着弯了弯腰,“但有什么何保能够效力的地方,王爷尽管说。何保赴汤蹈火,敢不从命?”“倒也不至于赴汤蹈火那么严重。

”雄阔海望着站着的何保笑了笑,然后好象回忆什么地想了片刻,“何总管,小王去东北已经差不多有整整十年了吧?日过得真快啊。”何保摸不着雄阔海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所以也不敢随便接口,只敢陪着笑了笑。“岁月如梭啊,当年去东北,原本以为只是临机之举,谁知道边事不断,那些不开化的夷戎之辈,总是多加骚扰,使小王总是脱不开身。一眨眼,十年就过去了啊。”雄阔海说到这里,很是感慨地啧了啧,“这十年来,虽然身负军国大事,但是小王却无时无刻不想着自小生长的王城啊。

何总管,小王是不是有些过于儿女情长了?”“哪里,王爷这是真性情。”“好一句真性情。”雄阔海说到这里,轻轻地拍了一下膝盖,“这十年来,小王在东北干得不是很好,全仰仗将士齐心,夷戎们的进攻潮终于被打下去了。数十年内,东北不会再有边患了,小王待得也实在是厌了,所以打算回王城来住,何总管你看如何?”雄阔海说要回王城,又哪里是只是到王城住那么简单?这就是脑瘫痪的人也该想得到的道理。以何保之老奸巨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不过,他心里肯定是不乐意雄阔海回来的,这不等于将他辛辛苦苦多年经营的果实,一口给吞了么?所以何保装傻,只当听不懂雄阔海地话,笑道:“王爷年轻有为,正当如日方,正是男儿建功立业地时候,何必早谈什么归隐呢?”“这么说,何总管是不欢迎本王回家咯?”雄阔海说这话的时候,轻声细语,脸上也是淡淡的笑容,但是身上所散发出的无形的压力,却全面向何保压迫过去。

何保于是赶紧跪在地上,说道:“奴婢不敢,只是王爷辽东全权经略使一位,乃是陛下钦点,何保不过一届阉奴,实在是没有资格参与这种大事的决断。王爷如果真有这想法,还是直接去跟陛下商量为好。”“何总管还在记着小王骂你阉奴的事呢?这都是七八年前地事了,那时候小王年轻气盛,不知世事,何总管又何必总是记在心上?”“奴婢不敢。”雄阔海冷眼看了一阵跪在地上的何保,又缓缓重新坐在了位上,“好吧,既然如此,那小王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这次回归王城,小王心意已决。辽东全权经略使这种武将的职位,小王已经当腻了。朝廷里谁不知道陛下最听何总管的话,就请何总管替我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赐我当个官吧。”雄阔海要当职,满朝之上能够让他当的官,又有几个?刚好现在杨柳清死了没多久,宰相之位正空缺着。雄阔海这话不是明摆着要做宰相么?这怎么行?就在何保要婉言拒绝的时候,雄阔海伸手将他打住。“何总管不要急着反对,我且先让我一个朋友来替我做做说客,想必你见了他,心意就会有所改观了。

”雄阔海说着,双手轻轻拍了拍,从门外就走进一个巨汉来。何保一看到这巨汉,顿时眼睛都直了。“洪……洪大人?”“怎么样,洪大人,听说你跟何总管交情好得很,拜托替我美言几句吧。”雄阔海笑着看着洪三,说道。洪三笑着走进门,走到何保身边笑道:“何总管,我与王爷业已和解,打算共图大事。其详情日后自会跟你细说。王爷这件小事,你就烦劳一下吧。”“但是,洪大人……”“行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洪三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打断何保的话,然后坐在了雄阔海旁边。

“这……这……”何保瞬时间被弄得有些头昏脑胀了,这个洪三不是一直都视雄阔海为最大敌手的么?他们两个人又怎么会突然和好起来呢?难道这次洪三说什么要去**是句托词,原来是去东北跟雄阔海密商?再联想到,洪三能够轻易摆平王可儿,又要求他留下许多杨柳清地党羽,何保的心里疑窦越来越多,一时间他那个平时挺灵光地脑袋都想不过来了。“怎么?就连我的话对你都不管用了吗?”见到何保支支吾吾,洪三有些恼怒地对着何保厉喝道。 何保看了看雄阔海,然后再看了看洪三,心里真是乱极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洪三竟然会跟雄阔海联合起来。无论是一个洪三,还是一个雄阔海,都已经够可怕了,现在他们俩联合起来,哪里还有自己的生存余地啊?自己还以为大势已定,可以好好过几天安生日,没想到原来全都是替他人做嫁衣裳。何保地心里乱,嘴上自然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奴婢不敢,只是……只是……”看到何保一副神无主的样,雄阔海便知道碧连天的猜测果然是对的。这个何保确实被洪三控制着,他于是双手一扶扶手,站了起来,仰天放声大笑,“想不到堂堂一代奸雄,竟然真地受制于一个小小的冶炼员外郎。

”何保本来心里就乱,一听到雄阔海这么说,越发地糊涂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何保再把脸望向洪三,只见这个洪三望着雄阔海也是得意地笑了笑。这时候,何保的心思再转了一圈,想起当初洪三制作假刺客栽赃杨柳清的手段,一下清醒过来——他上当了!眼前这个洪三是假的!但是此时清醒过来已经晚了,雄阔海已经摸清楚了他的底细。“我真是不明白,洪三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可以让你这个老奸巨滑的家伙对他俯首听命?”雄阔海转过身,蹲下来望着何保,问道。

何保知道自己被耍了,脸色涨得通红,跪在地上一声不吭。雄阔海这次是有备而来,所以他看到何保这副软性抵抗地样,也不怎么着急。而是好像说故事一般,将自己地计划娓娓道来。“我知道你已经反应过来了,这个洪三是假的。但是,我很快就会让他变成真的。因为假的之所以为假的,是因为世上有真的。如果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那么假的就也是真的了。到时候,洪三所拥有的一切,都将会成为小王所拥有的……没错,何总管你现在在王城确实是权势滔天,但是你是聪明人,你该知道自己的身份。

你的权势是寄生在皇权之上的,陛下身体再好,也不可能真的万岁。到那时,以何总管你所得罪人的数目,即使小王不跟你清算,你又能落到什么好下场吗……本王承认,以往对你确实过于轻视,这是小王对你的不公平。小王知道,你之所以如此之坚定地站在本王的对立面,一是因为本王对你的不公平,二是因为洪三对你的唆使和控制。现在,这两个原因都已经消失了。所以,小王认为,你也该重新思考在未来的形势如何自处。若你这次能够配合小王,小王愿意答应你。

事成之后,可以给你一个安稳地晚年……”说完这一番长篇大论之后,雄阔海站了起来。“在即将展开鸿图大业的小王,以及马上就要丧命在小王手地洪三之间,该如何抉择。小王相信以何总管之精明,会有正确的选择的。”雄阔海说完,转身就带着假冒地洪三离开。就在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跪在地上的何保终于颤声道:“洪三他在我身体里放了一只奇怪的小鸟,只要七天不吃解药,便会要了我地命去。”站在门边的雄阔海,对着站在身后的假冒洪三笑了笑,“又被碧军师给说了。

”一天后,洪三、鬼眼以及海兰回到了和为贵。但是洪三想象的众人围上来热情地问长问短的情形,完全没有出现。事实上,当他们三人出现在和为贵门口的时候,已经拥有成员上千人的和为贵山庄,根本就没有人大搭理他们。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地在庄内奔忙着。有几个新来的雇工推着一车木炭灰路过门口地时候,甚至还对他们三个呼喝道:“喂,哪儿来地闲人,快让开,别耽误人干正事!”洪三火冒三丈。“我靠,你是谁请来的?把你名字告诉我,我要炒你鱿鱼了。

”“有病,吃饱了撑的,谁跟你炒鱿鱼?”几个雇工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骂完他之后,又马上用一种花痴的神情看着海兰,嘴角流出来的口水简直要把地都给湿滑了。就在洪三要忍无可忍的时候,谈笑刚好走出来,一看到他们三个,马上走了过来,“哎呀,你们怎么……”他话刚说到一半,目光又跟那些雇工一样,仿佛被磁铁吸引一般,不自觉地盯在了海兰地脸上。海兰平时是让人盯惯了的,所以普通人盯她是没有感觉的,比如刚才那些雇工。但是当谈笑盯她的时候,她就有些受不了了。

她本以为洪三的目光已经够下流的了,但是等她见到谈笑的目光之后,她才终于见识到什么叫做真正的下流。试问,世上又有几个男人的目光,让人一看就极度明确的知道,这个家伙已经在脑海里,用至少一百零八种姿势和角度,将你强奸了一千遍以上?就在海兰正要发作的时候,洪三比她更先发作了,他一拳打在谈笑的脑袋上,喝道:“冷——静!”洪三这一拳着实打得不轻,硬是把谈笑脑海无数个精彩画面给打散了,但是他依然死性不改地把洪三拉到一旁,对他挤眉弄眼道:“老弟,眼光不错喔。

我看你在王城那几天没什么动静,还以为你在这方面没什么手段。现在看来,是重质不重量啊。”“行了,别扯淡了,我还有很多要事要办,赶紧空出一间炼器房来给我,另外,帮我把这些材料准备好。”洪三说着,递给谈笑一张纸,上面写满了各种材料名。谈笑看了看材料单,说道:“没问题,王城直辖区的几座矿山已经开始运材料过来,后山就是我们的仓库,马上给你办好。不过,你想要炼什么直接告诉我不就成了,何必还亲自动手?”“你别那么多废话,叫你弄你就弄。

”“呓……”谈笑斜着眼睛看了看海兰,然后又转过脸来看洪三,“你莫不是要炼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是啊,要炼春药,妈的,我发现你**上脑的时候,想象力格外丰富。”洪三骂着,又看了看庄内,“我走的时候才几百号人,怎么现在一下多了这么多陌生面孔?刚才那个倒灰的居然还叫我不要挡路。”“这些人都是最近三天才招进来的,你不是让王禹把信件送回来了么?既然攀上了昆仑派的大树,没有后顾之忧了,那当然是死命扩充咯。”说到这里,谈笑伸手搭着洪三的肩膀,用一种极为诚恳地语气对洪三说道,“老弟,大家都是男人,美女不嫌多这点我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说句良心话,林宛如对你可真是没话说了。你没看见你走的这几天,小丫头干活那认真样,半个月下来,人都瘦了一圈。你就算有了新欢,可也不能把人家这旧爱给忘了。”“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能搞到那么多女人了,因为你跟她们太有共同语言了——你们一样三八……别废话,赶紧给我弄炼器房去!”。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仙侠小说 仙魔经纪人 全文阅读,仙魔经纪人最新章节,仙魔经纪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