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仙侠小说 > 仙魔经纪人全文阅读 > 幸福的谜语

第9节 溢品的关键成份

本书类别:仙侠 作者:撒冷 书名:仙魔经纪人

第节溢品的关键成份看到那些法宝人全都仿佛拜神一般,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那些挖矿设备的时候,般若知道第一步计划已经成功了,所以他问洪三道:“大人,接下来该怎么做?”“接下来?”洪三看了看般若,他现在已经开始适应般若称呼他为大人了,“接下来就要召开风宇岛附属各族的联席会议。我们将会从每族获取一大半的人手,将他们抽调去杭州。我在那里大概需要五千人来帮我生产修真原料。”般若心算了一下,说道:“这么说的话,风宇岛就只剩下三千人了。

”洪三点点头,说道:“对,四海岛的五百人必须抽调四百人到杭州去。我们在杭州有两个主要矿区现在已经戒严,不允许闲人入内。每个矿区,各分派两百个四海岛众,以及两千五百个风宇岛众进行生产。法宝人都是天生的挖矿专家,有这种先进的挖矿设备,再加上他们这些熟手,我们的生产速度一定可以满足我们的需要的。”般若又说道:“但是,大人,这个数目是否太大了些?这样似乎不是很好隐瞒目标,很容易被土修真的人发现啊。”“这个我已经想好了。

随着王城事发之后,整个土的世俗政局都会被搞乱,到时候各地一片烽火,土修真派的注意力不大会专注在我们这边。而且在兵荒马乱的环境下,很多东西也好掩饰。另外。我们也做了一些必要地防范措施,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洪三说到这里,顿了顿,“如果真的被发现的话,那就只有马上大打出手了。土修真派凝聚实力,大军集结都需要时间,而且我们背靠矿山,我们倒也不怕,只是那样双方损失过大的话,会影响我们未来的计划。不过。眼下时间太紧,我们也只有冒这个险了。

”“成,那就这么办吧。”听到洪三这么说。般若赞成地点点头,说道。洪三看着般若,又问道:“给你留下的人手,一统其他各岛,有把握吗?”般若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三千人,如果有绝对充足的矿藏的话,统一海外修真派绝对没有什么问题。现在其他各岛加起来的总人数,也不过万余,如果不计损失,快速突进的话,我们也许要不了一个月就可以达成目标了。”“不,这不行。”洪三摇了摇头,说道:“海外修真派的这些法宝人将来都是我们的宝贵战力,绝对不可以白白损失。

还是宁愿多花些时间。”“这个我知道,一切都听大人的。我相信以大人之能,软硬兼施之下,一年之内,统一海外修真派应该问题不大。”“那就好,还有,是不是可以再抽调五百人出来。专门到海上去捕杀一些高阶奇兽?我们在杭州需要炼制许多法宝,需要用到大量高阶奇兽的灵魂。”“这件事我亲自去办。”般若答道。“很好,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去把风宇岛各族的首领都叫来吧,我要跟他们开会。”洪三说完,般若点了点头,就去了。这时候。鬼眼又马上拉着洪三的手说道:“你现在有了这么多强力的手下,你该兑现你地诺言,帮我去抢剑意了吧?”“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你,我就一定会帮你做到的。

”洪三说着,拍着鬼眼的肩膀,笑了笑,“我问你剑意雄阔海藏在哪里?”鬼眼马上答道:“这么重要的东西他自然是放在自己身上了。”“这不就结了,那我们就直接从雄阔海身上拿不就完了?”“对啊,所以我叫你带人去抢啊。”鬼眼马上说道。“直接跑上门去抢,这种事情技术含量太低了,我可不干。再者说了,我这里也有一盘大事,不能为了这件事情把布局给弄坏了。”“那你到底想怎么样?”鬼眼问道。“哇,你不会吧?几天不见,智商又降了。 ”洪三说着,笑了笑,“我们不上门去,难道就不能让他自己闯进来么?”“你的意思是……?”“我的意思很简单,你现在就回去告诉雄阔海,就说南赫在跟他争吵之后,厉兵秣马,已经在十天前一气之下倾尽全岛之力,一举攻克四海岛,只是损失惨重,元气大伤,现在正在恢复过程。

你再说,当初四海岛跟风宇岛作战的时候,确实有两个土修真者助战,不过两个人都受伤逃遁了。”这一下鬼眼明白洪三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想勾引雄阔海到杭州来?”“他派你来的目地,归根究底只是想解决杭州的事。 你如果这样报告的话,他应该有五成以上的可能会亲自走一趟杭州。”鬼眼有点疑虑地问道:“但是……他会上当吗?”洪三笑着反问道:“他为什么不上当呢?在雄阔海的心里,已经认定了你为了剑意,什么都肯做,不然的话,他怎么会让你参与如此机密的事情?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我洪三已经回来了,而且还在最恰巧地时候遇到你了,并且你还马上临阵反水了。

这一切的一切,就算是神仙,他也意料不到啊,既然如此,他又有什么道理怀疑你呢?”“这倒也是,那我这就赶紧回王城去了。 ”鬼眼说着,就要动身。这时候,洪三又赶紧伸手把他拉住,“记住,雄阔海是个心细的的人。见到他之后,你要记得说南赫在功四海岛战役受了重伤。所以没有见你,一切都是他地儿仁丹在处理的。这样,雄阔海问到你一些细节的时候,你猜不至于露馅。”鬼眼点点头,问道:“我知道了,还有什么要说地吗?”“没有了。”洪三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走了。”鬼眼说着,便自顾离开,到岸边登船去了。洪三刚办完这件事,就看到般若已经走了回来。“大人,各族首领都已经召齐了,就等您去发话。 ”“又讲话。再这么讲下去,我都要成讲师了。”洪三一边头疼地唠叼着,一边无奈的跟着般若走去。阳春三月,洪三乘坐着法宝船,带着第一船五百人法宝人秘密抵达了杭州。初一抵达杭州。见到林宛如的第一面,洪三就对她说道:“我们可以对雄阔海发动攻击了。”“现在吗?”林宛如看着洪三,不是很有信心地说道:“但是目前我们联络其他将军的行动还没有完全见效,尤其是西北大将军的态度还很暧昧。

在这种程度下,我们进攻雄阔海,并没有把握会赢哦。 ”“不需要胜利,只需要进攻的态势就够了。”洪三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们要对雄阔海形成压迫态势,最好是能够对他构成重创。在狼群的眼里。庞然大物流血地伤口是会激起他们的兽欲的。现在所有的人都在等着别人第一个出手,我们就做这个第一个好了。”林宛如说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如果我们想让雄阔海流血,那么我们自己也要流足够多的血。到时候保不齐被狼群吞噬的,就是我们自己。”“这你不必担心。

”洪三笑了笑,然后走到桌边。随手捡过一张军事地图,然后在上面指着说道,“你看,西北大将军,郑州将军,豪州将军,他们三个和泉州将军。 广州将军都是忠于王室的。而同时,他们又隐然奉西北大将军为盟主。所以如果我估计的没错地话,他们的行动将会是一体化的。这也就是说,他们要么集体进攻雄阔海,要么集体进攻我们。”“而这五个将军里,西北大将军,郑州将军,豪洲将军这三个将军的实力最强,军队也最善战,他们的领地又都是紧挨着王城的,就地理上而言,进攻雄阔海更加方便。

而我们的周围,除了与我们共同作战的山东将军之外,只有赣州将军,皖南将军以及泉州将军。”“赣州将军是个地方豪族,只想保住自身的领地,根本没有向外扩张的动力和能力,皖南将军只是个十三岁地小孩,继承父亲的职位,才能够待在那里,底下众将都各怀鬼胎,我们根本用不着惧怕他们,如果他们敢进攻我们,那只是给我们吞掉他们的借口而已。 ”“至于泉州将军,前面已经说了,在西北大将军有明确的动向之前,他们不大可能向我们发动进攻。

”洪三说到这里,冲着林宛如笑了笑,“所以,我们可以将我们辖区内八万大军派出五万,汇同山东将军的四万人,总兵力万,号称二十万,向雄阔海发动攻击。”“雄阔海总兵力虽然号称三十万,但是实际上却只有二十一二万而已,扣除防范北边蛮族以及西北大将军等将军的兵力之后,能用于与我们在战场上机动作战的兵力,不会超过五万。如此一来,我们在人数上就拥有将近两倍地优势。 ”听到洪三这么说,林宛如依然有些没有信心地说道:“但是东北军和西北军一样,都是长年累月在边关镇压蛮族的边军,他们的战斗力,恐怕不是山东将军以及我们杭州的士兵所可以比拟的。

所以纵使拥有两倍的优势,我们恐怕也未必能够占得上风啊。”洪三看到林宛如如此忧心忡忡的样,便笑着拍着她的肩膀说道:“放心吧,我们还有另外一支奇兵呢。”“奇兵?什么奇兵?”林宛如奇怪的问道。“难道你忘了玉和堞玉妮这么久以来的工作吗?”“你是说那几百个生产型修真者?”“对,当初训练他们虽然只是为了生产之便。 但是他们的能力在侦察,运输以及寻找治疗士兵疾病方面都可以有着很好地应用。有了他们,我们就拥有了优越于对方的侦察能力,后勤组织能力,以及医护能力,这几条加在一起,我们针对雄阔海的优势,就有增添几分了。

”“嗯,这倒是,这几百人确实能够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林宛如说到这里。终于下定决心似地点了点头,“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按照你所说的去办吧。我这就去给山东将军写信,尽快约期出兵。内部安全方面,我已经在筹备新军和保安部队。 内部治安今后一律由地方保安部队负责,所有正规军都调防边境防范其他将军的偷袭。”“很好,那就这么做吧。我们也不期待这些杭州兵能够为我们取得什么了不起的战果。只要能够弄得雄阔海神情紧张,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事情就好了。

”“对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林宛如说着,走到桌上,拿过一堆帐簿,“最近这段时间闲暇之余查了一下杭州将军的帐本,才知道杭州将军地财政是一塌糊涂。为了不动摇自己的地位,他不敢向有势力的豪族收取税赋,只敢盘剥下层农民,所以以江浙之富庶。 数十年下来,居然仅有存银区区二十万两,实在是寒酸得不行。”洪三扬起眉头,笑着看着林宛如,“你想告诉我什么呢?”“什么?我地话说得还不清楚吗?我们缺钱,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五万大军远征。还有编练新军,这些全都需要白花花的银。总数加起来,亏空数以百万计算,虽然我们在水云间的运作已经初见成效,但是还没有完全进入良好境界,每月进项不过五万两而已,根本入不敷出。”“现在。我们所有的财政都是靠着我们林家的关系,向这些江浙豪族们借贷地。 我这个杭州将军当了还没几天就已经欠下了一百多万两的债务了。借到现在,我这个杭州将军的招牌已经没用了,没人要借钱给我们,因为全江浙的人都知道,我是个亏空将军。”“花钱花得这么厉害?”要说指挥作战,洪三也不是没干过,当年在龙虎寨不也做过寨主么?只是那个时候只要打仗,那都是赚钱的事。

现在突然听到军队打仗花钱竟然如此之恐怖,倒是让洪三不大不小地吃了一惊。“如果你没有什么办法的话,我只好让民政使去查税了,这些江浙豪族们累年积欠的税赋,高达千万两之多。 只要查上三五个家族,我们的财务危机就可以暂时渡过了。”洪三马上摇手道:“求你了,可千万别这么干。我们刚上台就搞这种勾当,这不是明摆着想要下台么?”“那你说,你还有什么办法?”林宛如反问道。洪三沉吟了一阵,说道:“你再撑一撑,我去跟谈笑商量下,财政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尽快解决的。

记住,不管财政多么困难,大军一定要按时出发。”“成,只要你能把银弄到,就是我们林家人全都赶到前线去,我都敢干。”林宛如说道。洪三摇了摇头,说道:“别人还好,你爷爷就不要了,他老人家上了阵,肯定奋不顾身狂杀一气,到时候惹得雄阔海对他动了杀心,我还得找人保护他老人家。 ”“对了,你不说这个我都差点忘了。”洪三的话仿佛提醒了林宛如什么,她眨了眨眼睛,看着洪三说道,“我这几天一直在琢磨,怎么雄阔海还没有来,真是有点奇怪了。

”“这还不好猜,雄亲王对林大将军怜香惜玉呗。”洪三笑道。“去你地,雄阔海才不是这种人,他一心一意只想获得至高无上的权势,别的什么都不放在眼里。”林宛如说着,瞪了洪三一眼,“你以后敢再说这种混话,我杀了你。”“得,得,我这不是百忙之余说个小笑话舒解一下大家紧绷的神经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真是地。 ”洪三说着。吸了口气,“雄阔海那边是怎么回事,我已经确切地知道了。”“哦?你从哪里得来的情报?我怎么毫不知情?”林宛如奇怪地问道。

“说来你都不信,雄阔海的事情,我是从鬼眼那里知道地。”“鬼眼?”林宛如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你是说莫远?他没死?”“没有,活的好好的。”洪三说着,便将在风宇岛遇到鬼眼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林宛如听完后,后怕地长舒一口气。“好险,好在去的是鬼眼,不然的话。这次可就糟糕了。这是我们预测出错,我们要吸取教训才是。 ”“话也不能这么说。”洪三摇了摇头,说道,“按照我们原先的预计,雄阔海既然跟风宇岛断绝了联系。而风宇岛又不可能主动联系他,那就只有他主动联系风宇岛。

但是这种事情普通人干不了,也不可能派其他修真者去,只有雄阔海自己能去。但是以现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不可能亲自前往。所以,我们地推论是正确的。因为谁也没有想到鬼眼还活着,而且还会被派去执行这种任务。”“喏,没有把不可测因素预计在内,不就是我们的失误么?”“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百分之百没有漏洞地,以我们目前的情况下。 有七成把握才采取行动都算是保守的了。”洪三说着,叹了口气,“谁叫上天给了咱们一个这么无聊的艰巨任务呢,我们在跟时间赛跑呢。

”“那得了,你也别在这罗嗦了,赶紧找谈笑商量怎么弄钱去吧,我也忙去了。”“是。林大将军。”洪三说完,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然后又急匆匆地去找谈笑。洪三找到谈笑的时候,看到他正在炼器房苦心研究天地倒转**。一看到洪三进来,他马上就站了起来,拖着他说道:“嘿,洪三。我想到了一个方法,好像行得通,我跟你商量一下。 ”“你等等。”洪三伸出手拦住了他,有些无奈地说道,“这个天地倒转**的事情,现在也得暂时放一放,你得先干点别的事。

”正在兴头上的谈笑听到洪三这么说,顿时有些急了,“我靠,我说你朝令夕改得也太频繁了—点吧。一会儿要我弄金甲大阵,一会儿要我弄天地倒转**,现在又要我弄别的。你老是这么变来变去,我非要被你弄疯不可,我是炼器师,不是炼器神仙,老大,拜托你搞清楚这一点,你再这么下去,我一件事也弄不成。”洪三赶紧冲着谈笑作了个揖,陪笑道:“我喊你老大了,成吗?我也不想这样的,大哥,我这不是也时势所逼嘛,不是我在变,是时势在变。 我当然恨不得一个计划做好了,永远不改,就这么一路执行下去了,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啊。

”洪三接着苦着脸说道:“你看啊,我好不容易才在海外把风宇岛的事情,满心欢喜的回到杭州。谁知道刚一见面,宛如就跟我哭穷,说她这杭州将军当得委屈,上任没几天欠下了过百万两的债务。堂堂一个杭州将军,现在门都不敢出,生怕别人问债。你说我能怎么办?我总不能说,我又不是钱庄,别找我要钱。”谈笑无可奈何地垂下头叹了口气,然后问道:“是不是要推出溢品计划啊?”“知我者,帅哥谈笑也。 ”洪三笑着搭着谈笑的肩膀,笑道。谈笑没搭理洪三地热情,一脸冷酷地望着洪三说道:“不过,你可不要当高级法宝的可升级型溢品真是那么好弄的。

我这段时间已经研究得差不多了,想要做出高阶法宝的溢品,而且还要是稳定,可升级的版本,就非得需要一种极为稀有的原料。”洪三问道:“什么原料?”谈笑答道:“处初夜之血。”“什么?”洪三难以相信的拼命眨眼睛,“你认真地还是开玩笑?”“现在这个时候我哪儿有心思跟你开玩笑?”谈笑说着,从乾坤袋里掏出一样封神幡。 “你看,我已经成功地做出一个样品了。”“但是……这个……这也太扯了吧?”洪三苦笑着指着这个封神幡,“那你说,你做这个样品的所需要地处初夜之血,是从哪里弄来的?”谈笑看着洪三,一本正经的说道:“怎么?你当我采花贼的头衔是假的吗?”谈笑地回答让洪三很是无语,“妈的,怪不得普天之下只有你才能够做出这种溢品,原来是这么回事。

”洪三说着,难以相信地站在原地呆了半晌。才转过头来问道:“那你说,制造一件溢品大概需要多少处女初夜之血?”“这要看你要做什么法宝,如果是至尊级的。 就像封神幡这种级别的,需要三位处女初夜之血才够用。”“我靠,按你这么说,你这段时间又糟蹋了三位黄花闺女?”“胡扯,我自从跟着你以来。每天都忙得跟条狗一样,哪里还有时间去勾搭女孩。这三位处女,全都是我高价在妓院买的初夜权。”谈笑说到这里,赶紧掏出几张白条,“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喏,这是老鸨们络我打地收条,总计三百五十两,这笔帐你得给我报销。

”“去你的,欠债不欠赌债。请客不请嫖客,哪有公费嫖娼的道理再说了,谁叫你买那么贵地,现在又这么缺钱,以后再说准。 ”洪三一扬手,没好气地笑了笑,“继续说。那其他品阶的大概需要多少用量?”“阶的需要一位与两位之间,七阶和八阶的话,一位就够了,七阶以下的溢品,我们就不必做了吧?还有,这些溢品地制作还需要大量的珍稀原料配合,我虽然从和为贵挖了一些。但是还远远不够,最多造个七八个溢品的,你得从海外多多想办法。”“其他材料都还好说,就是这个处女之血,实在是他妈的……”洪三叹了口气,开始算了起来,“眼下,我们的资金缺口是一百二十万两左右,为了吸引客户,我们的先期定价不能太高。

至尊级的法宝溢品,定价两万两就好,阶的八千两,八阶五千两,七阶三千两。”“这生意刚开始做,我们不能一下发太多,不然后面生意不好做。至尊级的封神幡做个两个,阶做十个,八阶做三十个,七阶做五十个,这一共四万,八万,十五万,十五万,总计四十二万两。”算到这里,洪三点了点头,“嗯,有了四十多万两的头寸,宛如就该宽裕多了。接下来,我们每个月再收首期款地百分之十做为维护费,然后用这些维护费分期还给那些钱庄。可以,就先按照这个量来做。

在半年之内,我们的价格一直维持到这个水平,有多少量做多少量。”“对了,我从和为贵还带回来了许多法宝,你看怎么处理?”谈笑又问道。“这个也在我的预算之内,除了阶法宝,以及一些关键性法宝以外,一个不留,全部卖掉,我估计多了不说,卖个八十万两问题还是不大的,这个可以做为我们的战略储备金。”洪三想也不想,就说道。“全部卖掉?”谈笑瞪大眼睛看着洪三,“你说得倒是容易,可是将来要想再把它们生产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可知道我做这些东西消耗了多少资源吗?”“不管消耗了多少资源,在半年内,一定要将仓库清空。

”洪三看着谈笑,坚定地说道。“那半年之后呢,半年之后,你打算怎么办?”谈笑问道。“半年之后?”洪三笑了笑,“半年之后,等我们财政企稳,我便要开始打垮修真仙器的行情,到时候我们仓库里这些卖出去的法宝地价值就连现在的十分之一都不如了。”“你的意思是……?”谈笑似乎有点察觉到谈笑的意思了,但是他还是不能完全确定洪三的意思,所以他有些疑惑地问道。 “很简单,在这半年之内,为了不给现有的修真仙器的价格带来太大地冲击,我们要尽量控制我们地销售量。

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提高价格。不过,在这半年之内,我们要分出最起码一半的资源来生产这些溢品,并且大量囤积起来。等到半年之后,我们在财政上的压力消失,仓库清空之后,我们就要开始大规模地推行换件变易。”“换件交易?就是什么交易?”谈笑不解的问道。“换件交易的意思,就是任何人都可以用手的法宝越两阶换取我们的溢品,并且永久免费维护。 也就是说,如果你有五阶的法宝。就可以来我们这里换取七阶的修真溢品。我相信,通过前半年地业务经营,我们所生产的溢品在修真者间应该已经确定了一定的信誊。

如果我们推出这种活动。一定会有大量批修真者拿着法宝到我们这里来进行这种交易的。”“这样一来,就势必会有大量的阶以下,五阶以上的法宝集在我们手里。目前来说,修真界最坚的装备力量就是这些阶级地法宝。而我们获得它的成本将是低廉的,一旦这种局面大规模的铺开。那么修真界五阶到八阶的原始法宝,价格势必大量滑落。 ”谈笑马上接口道:“的确是这样没错,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到了那时候,谁都会拿法宝来换,有谁会愿意出银呢?这样一来,我们可是要赔钱的。

”洪三笑了笑,说道:“到了那个时候,就不是为了钱而做了。”“那你是为什么而做呢?”“你没有听到我说吗?通过那种手段,我们将收集到大量的五阶至八阶法宝。”“既然这些法宝的价值都不高了,那你还要这么多法宝干什么?”谈笑难以理解地问道。“我收集它们。并不是想让它们对我产生什么作用,而是为了不让它们为别人产生什么作用。 ”谈笑想了一阵,点头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你要把它们都毁掉?”洪三笑着点点头,说道:“没错,修真界对法宝地依赖是显而易见的。

当今天下。能够做出溢品的,独我们一家,别无分店。溢品的维护服务,也只有我们才能够完成。假设我们能够收集到天下成以上的坚法宝,那么一旦我们跟他们冲突起来,我们只要一断他们的升级服务,他们的手就形同拿了一堆废铁。”“好毒的计啊。”谈笑感叹地眨了眨眼睛。说道,“不过,有两个问题。“什么问题?”洪三看着谈笑,问道。 “第一,正如你所说,修真仙器是修真者所依赖的东西,他们会愿意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寄托在你的身上么?”“这不是问题。

刚开始的时候,当然会有人警惕,但是我告诉你,人类是彼此争斗的动物。八大修真派貌似意见统一,其实内里明争暗斗是很严重的,我们刚开始只要先做一家,并且还做成秘密交易地样,交易量也尽量放少,然后再让人四处散布这种消息,我保管要不了多久,其他门派就都会来接触我们,要求我们出售相关的宝物。”“到时候,我们再装作不情愿的样,将我们预定的销售量一家一家的分给八大门派。 至于其他的小门派,再怎么来求,都千万不要卖。这样一来,那些人就不会起疑了。

等到半年期后,我们再找个借口敞开供应,我敢肯定,尝了甜头的八大门派不仅不会阻拦,而且还是抢先跟我们定货。”谈笑听到洪三讲完,想也不想,就答道:“这种下流的勾当,最适合做这件事情的人,还是你最适合了。”“给我去死。”洪三笑骂了一声,尔后又点头道,“不过这件事情,我自己出面虽然不可能,但是确实打算亲自监督执行。刚好风宇岛的人运过来,还有稳定风宇岛那边的局面,还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我刚好可以趁这个时间干这件事。 好了,说说你的第二吧。

”“这个第二就是,我们从哪里去弄那么多处女初夜之血啊?”“这个……”洪三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有关于这个问题,我去跟金大娘商量,尽快跟你消息。”“成,只要你能够提供给我足够的原料,再给我足够的处女初夜之血,你要多少溢品,我都可以给你做出来。”“好,那我这就去找金大娘。”洪三说,正要离开的时候,却又被谈笑给拉住了,“等一下,我还有件别的事情想要跟你商量。”洪三转过头,看着谈笑问道:“什么事?”“反正你这两三个月都要留在大陆,那你不如顺便帮我去办这件事情吧。

”谈笑说着,掏出那柄骨状的法宝,“我已经搞清楚了,这个法宝的名字叫做奔雷杖,是五十年前一位叫做火云的修真者持有的东西。它是配合着一套叫做《婆罗心经》的心法使用的,据说一旦施展开来,便会将对手困在一个黑暗的空间内,并用各种心魔侵蚀它,直到这个人在这个空间里忧惧而死。”“修真者一般都是拥有坚强心性的人,哪有那么容易忧惧而死?”洪三奇怪地问道。谈笑答道:“一般来说是不会了,但是问题是《婆罗心经》所开创的空间,时间运转的速度,是我们日常的十万倍。

也就是说。我们这里一个时辰的功夫,在那个空间里就已经是差不多三十年的光阴了。如此的时间长度,是个人都会崩溃了。”“哦,我明白了,《婆罗心经》有扭曲时间的功能。”洪三点了点头,说道,“按照这么说来,天地倒转**应该就是《婆罗心经》的变种?”“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谈笑说着,看着洪三,说道,“我相信,只要你能弄来《婆罗心经》,我们俩就一定能够破解天地倒转**。”“《婆罗心经》?这玩意在哪里?”洪三问道。“听说是已经失传了。

”“我靠,你这不是忽吗?”“但是我又听说《婆罗心经》有另外一个变种,名字叫做《脱难经》。”“哈?武夷山派至高无上的心法《脱难经》?”。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仙侠小说 仙魔经纪人 全文阅读,仙魔经纪人最新章节,仙魔经纪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