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龙非龙凤非凤全文阅读 > 公告三

第18章小白小黑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西风杨柳 书名:龙非龙凤非凤

不知道睡了多久,只是觉得这床真是不舒服,怎么都不舒服。所以只好醒了。睁开眼睛,怎么这天还黑着,好像睡了很久似的。脖子后面好痛,该不会是落枕了吧。伸手像揉揉,恩?怎么手动不了。这时,我才发现我的手被绑起来了。房间里很暗,依稀估计自己是被绑在一根柱子上。NND,难怪睡得这么不舒服。渐渐适应了黑暗,可以看见面前似乎站着一个人,微微的呼吸声判断他离我不远。他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我,这样过了好久。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大,您贵姓?”啪!一个巴掌。

“老大,您吃过饭了吗?”啪!又一个巴掌。“老大,您能不能不要只打一边。”啪!再一个巴掌。“老大,原来您是左撇子。”啪!接着一个巴掌。终于我成功收声。鼻子里一股热流流了出来,感觉到一滴一滴的滴下来,耳朵里嗡嗡的,什么都听不清了。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我开始琢磨着是不是装晕比较好。鼻子里一直在流着滚烫的液体。不知道会不会流死。只是就这么死了,还真不甘心。想到了文宣,不知道身体好点没,想到了太子哥哥,不知道现在在干什么,想到了三哥哥,是不是又溜出宫了,想到了皇爷爷,大概又在被王爷爷骂了,想到了秋月,肯定在为我担心吧,想到了萧然,会不会去茅房找我,最好不要以为我掉进去了,又想到了那个让我至今牵挂的人:“天一!”小声地嘀咕的一句,我终于晕了。

不知过了多久,只是觉得怎么越来越冷,最后硬是被冻醒了。睁开眼睛,看着黑色的床帘暗暗发愣。哪个人这么没品味,用这种颜色做床帘。在我看见一个身穿黑衣坐在桌前的人时,我明白了这不是品味的问题。这人家喜欢,你能怎样。这黑衣、黑裤、黑鞋、黑发带,真不知道身上是不是也是黑的。想着想着居然偷偷笑出声了。那人听见声音,便起身转了过来。我一看那玉般的面容,冰冷的银眸,不就是那天客栈里遇见的那个和天一一模一样的人。这么说那天打我巴掌的人也是他?他那天不在屋里?我苦笑了一下,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

刚想动一下,发现根本就不能动,看来是被点穴了。被子丝质的感觉摩擦着皮肤让我发现自己没有穿衣服,这么说。看着慢慢走近的人我尴尬的笑了笑。“谁派你来的。除了三堂主还有谁和你有关系。”冰冷的声音,居高临下的望着我,瞬间的傲气让我很不舒服。我皱皱眉头:“什么谁派的我?什么三堂主?”“不要和我装糊涂,别和我说你不认识三堂主,那天外面只有你们两个,谁派你来的,不要让我动刑,让你生不如死的办法我有的是。”恩?外面那个?那个被我麻针射中的,我还真是冤,好笑的看着他说:“原来你说的三堂主就是被我麻针射中的那个,我看我还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我那天正好在茅房听见他们想害你,好心帮你,你不谢谢我,还这样对我,真是天地良心。

”“哼,救我,凭你?”切,算你拽!“要不我干吗把他麻倒,我要真想害你,他杀你不正好,要不是看你和我一位故人长的比较象我才不会救你喃。”“故人?你叫什么名字?”眯着的银眸给人一种不一样的压迫感。“白!白说了半天才问,我叫袁睿,既然解释清楚了,那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我很忙唉,而且这么久不回去我朋友会着急的。”差点就说出我叫白睿了,这可是国姓啊!“哼,你以为进了我幽灵谷你还出得去吗?”“什么幽灵谷,哪有幽灵,幽灵喃?”看着那人眉头青筋崩出,我及时收声,哼,说个幽灵谷就想吓唬我,我可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这种没科学依据的东西谁信。

喂!你自己好像也是借尸还魂的吧。瞪了我一眼,甩袖出去了。“喂,你好歹把我穴道解了再走啊,喂,我很饿唉,大爷,行行好,给点吃的吧。”砰!一声关门声结束了我的吼叫。这人怎么这么没人性。饿着肚子瞪着天花板,想象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人家是画饼充饥,我连这都不行。真是倒霉,看来真要改天去烧烧香了。正想着一阵饭菜的香味飘了过来,哇,开始做梦了。我看见一个穿着黑衣的帅哥以及旁边端着美味可口饭菜的白衣帅哥。哇,老天,做梦都会有帅哥相伴,我真是太幸福了。

这叫什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怎么象是黑白无常。难道我死了,被饿死的?这也太没面子了。“教主怎么会让这种白痴留下来。”小白开口了。“教主怎么说就怎么做。”小黑说完走到我的床边。恩?他想干吗,看着他慢慢伸过来的手。不要吧,做梦连这都做?我欲求不满?不是吧!看着他只是凭空晃了几下手指就停住了。咦,干吗?他抽痉啊!突然之间的轻松感让我很舒服,忍不住伸了一下懒腰。恩?懒腰,我能动了。哇!小黑!你真是天使啊!看着我一脸崇拜的望着他,噗哧!旁边的小白笑了起来,说:“这小鬼真是有趣。

小鬼,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饿,要。”我像饿狼样的扑了过去,抢过来就吃。恩?这味道真不错,看着我很没形象的用手抓着吃的样子。小黑象瞪怪物一样的瞪着我,小白索性大笑起来。哼!你笑吧,当心被口水呛到!这时候食物最大,不理闲杂人等。终于吃饱了,满意地喝着小白递过来的茶,不时地打着饱嗝。舒服啊!看我吃饱了,小白终于忍不住开口问我怎么会被带到这地方来了。我只好把过程说了一遍。谁知道我这么倒霉的过程他居然听得大笑,还很没形象的笑倒在小黑身上。

喂,真不给面子!检查了一下身体,文宣给的玉坠,母妃给的镯子都还在。舒舒服服的洗完澡,上床继续睡觉。没法子啊!人家教主不让我出去。只能窝在这间见不得天日的房间里。小白和小黑经常会来看我,后来我知道他们是教主身边的左右护法,是出了名的闲人,这不听说教主抓个人回来还管吃管住。半路截了送东西的小厮过来看热闹的。在这里过着吃了睡,睡了吃的猪一样的生活。这里没阳光,也不知道过了几天。反正就这样靠本能过着。终于有一天,教主来了,来后就问了我一句:“你会写字吗?”我傻乎乎的看着他:“当然会喽。

”于是我被带了出来,成了他身边的小厮,是专门待在书房的小厮。本来以为终于可以从见天日。可是后来小白告诉我书房的小厮没人肯做的,因为经常会不当心听见什么不该听的东西,然后就被灭口了。我之前已经有三四十个被卡嚓掉的小厮了。我这个真是欲哭无泪啊!端着脸盆,恨恨的走进书房。大清早的就告诉我书架上有灰,让我去擦,这才擦了几天。这里空气质量那么好。想我现代家里书架也才一周擦一次。我就说这人肯定有心理问题,你看这房间布置不是黑就是白,穿衣服穿的不是黑就是白,自己这么穿就算了,还要求下人也要这样。

每天黑黑白白的,不知道的人说不定会把这当阎王殿,这么多黑白无常。刚要推开门,门就兹拉一下自己开了。眼前出现一个一脸阴晦的男人,在看见我的一瞬间突然一股杀气让我抖了一下。他皱皱眉,说:“新来的?”“啊!是!”看着我傻傻的没反应的看着他,我似乎看见他嘴角微微上扬。“进去干活吧。”说完就走了。这人真奇怪!进了书房,我才反应过来,这人,怕是在找什么东西吧。虽然东西没怎么动,但是对于这个书房的熟悉度还是有点的我来说,一点细小的变动还是看的出来的。

不知道他在找什么。不过我觉得他满笨的,你说一个经常换小厮的书房里会放重要的东西吗?要是我,肯定不会,那多容易被偷啊!不知道这人是干什么的,不过这人还真笨!第二天,我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早上,他们告诉我教主让我送两杯茶去书房。打碎了两次外加迷路转了半天,我终于到了书房。一进门就看见暴风骤雨前的景色,教主正黑着一张脸看着我。“怎么这么久?”我觉得他是咬着牙说这话的。“这院子太大了。”我嘀咕着。“哈哈哈哈,看来这个新来的小厮脑子不是很好,我看教主是不是打算再换一个。

”嚣张的语气说明他根本没把教主放在眼里。“左使,这样正好,不怕这里会掉些什么东西。”教主冷冷的说道。一阵冰冷的视线扫过,我一抬头看见这个左使大人正用杀人的眼神看着我。大概是后悔怎么昨天没杀人灭口吧。天地良心,我可什么都没说。教主啊!你想害死我啊!我郁闷的瞪了眼书桌前正得意的某人,想除掉我也不用这样吧,借刀杀人!“你出去吧。”他朝我挥挥手,我就连忙滚出去了。我可不想知道他们谈什么,我还想长命百岁喃!出去了,就没事干了,在院子里晃悠晃悠的,看见远处一处竹园不错,恩,逛逛去。

走近一看,门口站着两个白衣人。哟!还有人看着,那照书上说的这里面要不就是藏着什么宝贝,要不就是藏着教主的老相好。好东西嘛,顺手牵羊,要是有什么美人,嘿嘿!我奸笑两声。跑到一边的林子偷偷的放了一把火,其实也就是一点烟而已,再丢一个番薯进去。伪装出有人偷偷烤番薯的样子。果然他们被烟吸引的跑过来了。我就乘机跑了进去。这园子里景色真是不错,翠绿的竹林,还有小桥流水,真有点像人间仙境!远远的看见一个亭子,亭子里背坐着一个人,白色的衣服,长长的青丝,这背影好眼熟啊!“对不起,我迷路了,请问书房怎么走?”背对的人听见我的声音猛地站了起来。

是不是吓到他了。转头,那熟悉的嘴,熟悉的眉,熟悉的眼,熟悉的………“天一!”“睿!”我扑了过去抱住了他,“原来你在这里,想死我了。”天一愣愣的没有反应,突然把我推开,看着我,好半天才说:“怎么才没几天不见,人就黑成这样,差点认不出来了。”仔细看了一下,他笑着说:“原来是易容的,要不是你的声音差点认不出来了。“恩?这都看得出来?”我好奇的问。他笑笑说:“手感不一样。”是吗?摸了一下,好象只是觉得比较油嘛!不过王爷爷的东西到底是好,没有特别的药还真是洗不掉这东西。

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抓着天一的手,我开始撒娇了:“天一,我好想你哦。”说着,我就像八爪鱼一样开始往他身上挂。他好笑的看着我,索性抱起我做到石凳上,还顺便帮我倒了杯茶。端着茶,坐在天一腿上,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天一一边玩弄着我的头发一边懒懒的问我为什么在这里,还穿着这里的衣服。我就把我怎么被抓到这里还有刚才晃过门卫的过程告诉了他,他听了吃吃的低笑起来。看着天一抖动着的长长的睫毛,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的教主和他长得好象哦!”他一边绕着我的头发一边告诉我,其实这个人是他的孪生弟弟,因为眼睛的关系,刚生下来就被人家视为怪物,妖孽。

没办法,他父亲只好把他交给自己的红颜知己也就是魔教的前任教主抚养。可是这个弟弟似乎不喜欢他,以前就经常找他麻烦。他这次刚从皇宫出来就被教主盯上了,本来听说我要出去想暗中保护我的,结果半路上被下了魔教独门迷药后挪到这里来的。“你的内力又没了?”惊讶的看着天一。这个人怎么这么霉,我看他根本不适合学武,老天根本就不想让他学嘛!他恨恨的瞪着凤眼对我说:“我这次和上次不一样。这次是迷药,过了十天就自己会解的。”有什么两样,人家想给你再吃还不都一样。

唉!叹口气,伸手抱住他!这人真是命运坎坷啊!窝在他怀里,轻轻地说:“天一,其实我很想你的,我那天不是想赶你走,我以为….”后面的话已经被天一的手按住了,温柔的对我说:“小傻瓜,我的命是你给的,人也是你的,就算你赶我走,除非我死了,不然你别想甩掉我。”痴痴的看着他,第一次听到他这么温柔的话,第一次听到他说这话,第一次……看着那精致的脸,诱惑的眼,微启的唇,忍不住慢慢的想吻上去。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龙非龙凤非凤 全文阅读,龙非龙凤非凤最新章节,龙非龙凤非凤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