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阿木的故事全文阅读 > 第83章 板砖

第26章 千年情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萧侃 书名:阿木的故事

第二十六章千年情青衣子幽幽醒来,好像过了几千年,感觉头好晕,睁开眼睛,一片漆黑。遂坐起来,却碰了头,用手去摸,冰凉、坚硬。这是哪里?四周都是冰凉的。正奇怪时,听到有人说话,可能是洪元,赶紧闭了眼,心里忐忑不安,洪元是来怪我的吗?一阵“咔咔”的声音过后,好像出现了光明,青衣子刚睁开眼睛又闭上,外面怎么这么亮?好像有几个人,他们趴在地上溜出去的,青衣子感到好笑,一定是洪元,只有他才这么顽皮,转念一想,不对,洪元大了以后从来没顽皮过。

但不是洪元那又是谁?好熟悉的力量,像是韦陀降魔杵,那一定是洪元,降魔杵在他哪里,但他怎么解开封印的?青衣子准备起来,感觉有人靠近,忙将元神放出。原来是一个虎妖,呆头呆脑的,甚是好笑。青衣子元神跟在虎妖后面,不知道虎妖要做什么,遂使用读心术去看,嘻嘻~~,原来在想情人。咦!怎么自己在棺材里?还是本体形态。那虎妖将爪子伸进棺材做什么?青衣子忙收回元神,准备起来。听到虎妖“呜呜”的叫唤,大感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好像是洪元进来了。

青衣子赶紧使用土遁离开,不能叫他看见自己的狼狈样。遁到隔壁的石室,发现以前的衣服均以破损,没办法,只好继续用本体。刚准备出去,就听见有个男子在叫自己,要和自己算账,听声音不是洪元。等到了外面才看到是个人类男子,力量很弱,还未过元婴期,手里拿的正是自己的法器,韦陀降魔杵。怎么不是洪元?洪元呢?青衣子有些疑惑,猛的一看周围环境,不是刚进来时金碧辉煌的样子,那些家具装饰全都消失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从墙壁石头推断,已经过了几千年。

青衣子一阵眩晕,几千年了,那师门还在吗?其他的师兄师弟呢?再去看那个人类男子,和洪元一样的桀骜不驯,看他舞动降魔杵的样子真的好笑。难道是洪元再次夺舍?现在来找自己算账?不会啊,当初只是在他肚子上刺了一下,又不是多大的伤,怎么会夺舍重生,就算夺舍重生,那他现在的实力也太差了吧。门外洪元又在叫自己出去,哼!不教训下你是不行了,竟然敢对师兄大呼小叫。青衣子刚走到通道口,就有一道雷劈下来,这不是班门弄斧?青衣子默念避雷咒将雷弄开,那个虎妖又扑过来,青衣子感到好笑,小小虎妖见到本道还不逃逸,竟敢挑衅。

但看在洪元的份上不收它,只画一个镜墙将虎妖拦在外面,随它去折腾。放雷的女子又放一道雷,青衣子不愿理她,只是将雷移到她的身边,再用元神把洪元喊过来,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明白的。阿木一进通道,感觉一阵光影闪烁,好像换了地方,回头去看其他人,只看到一堵墙。阿木心慌,这可怎么办?这猴子把自己一人骗来单练,完了完了,怎么是那猴子的对手。转念一想,不能怕,死也要拼一番,将手里金杖一横,挡在胸前,恶狠狠的盯着猴子。青衣子见洪元恶狠狠的看着自己,不禁好笑,洪元是用剑的,却拿把法杖做武器,难怪这么多年没点长进,可能还未觉醒,放出元神去他体内查看,只有一颗金丹,而且不是洪元的气息,不禁奇怪,难道是转世?可转世那就不会记的自己,为什么还要来?看着降魔杵,忽然明白,原来冥冥中早就注定,看来他是看不破“情”字一关。

阿木见猴子奇怪的看着自己,眼神中带些猥亵,心里不禁发毛,这东西要做什么?手里金杖握的更紧,准备给它来一下子。青衣子对着韦陀降魔杵一招手,“来!”降魔杵“嗖”的一下飞了回来。阿木瞪大了眼,怎么金杖跑到猴子手里啦!赶紧从靴子里将匕首拔出来,双手握紧,防止再飞,心里也在估算,一分短一分险,那个金杖比自己的匕首长那么多,看来凶多吉少。青衣子看着洪元拿着匕首更加好笑,好滑稽的动作,好像洪元很怕自己。呵呵,他现在未觉醒,恐怕想不起以前的事,也罢,助他一臂之力。

青衣子捏了法诀,将紫青剑自体内化出,反手递给洪元,“你的兵器。”阿木被猴子的动作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夺了我的杖,送我一把剑。不过那剑看来青光闪闪,很是耀眼,想必是把好剑,只是为什么要送给自己。难道是决斗的风俗?比武前互换武器?我宁愿要那把杖,长些。但不敢开口,颤微微的将剑接了过来。青衣子看见洪元小心翼翼的动作“嗤”的一声笑出来,简直太好玩了,洪元从来都没这么怕过自己。看来他变了很多。阿木刚把剑捏在手里,猴子“嗤”的叫了一声,吓的一失神,剑自手中脱落,赶紧用手去接,怕猴子突然袭击,不料过于慌乱,竟将手指划破,血登时流了出来。

青衣子见洪元将手划破,心里不禁一揪,怎么这么不小心,还是毛毛躁躁的,赶紧去看。阿木刚将剑捏好,猴子一个箭步冲过来,阿木急忙将剑一刺,将它逼退。“你别过来啊,我现在负伤,君子不乘人之危,待我伤好再比。”青衣子心里不禁气怒,我好心看你竟敢刺我,还好我反应快,否则紫青剑上又要多一名亡魂。正要骂他,又想他可能不记的以前的事,反应过激也很正常。遂开始变幻成人形。阿木逼退猴子以后慌忙换手持剑,将手指伸进嘴里吸允,脑子突然一阵刺痛,好像有很多东西涌了进来,又有无数声音在脑海中惨叫,许多画面如电影快进一般自脑海里出现,憋的脑子一阵眩晕,终于忍不住,大叫一声晕倒。

青衣子见洪元突然晕倒,赶紧过去扶住,用灵识查看他的身体,发现只是大脑疲惫晕倒而已,心又放宽。忽见紫青剑一阵红光闪烁,明白是宝剑滴血认主,剑灵给洪元传输的内容太多,洪元一时接受不了而晕倒,便送一丝真元进入洪元体内。其实紫青剑并未认主,而是方青子被韦陀降魔杵灭了元神,紫青剑从此没了主人。剑灵已经修炼万年,早已有了自己的灵识,所以紫青剑是一把无主宝剑。阿木的血液流至剑身将剑灵唤醒,同时激发了剑灵的血性,因此与阿木融为一体,并将过去自己所知道的东西全部转给阿木,这才造成阿木晕厥。

等阿木醒来时,脑子里一片凌乱,根本弄不清楚谁是谁,不过眼前的美女却是认识,张口就叫:“青衣,是你吗?”青衣子以为洪元一醒来定会和自己再斗,没想到却是这句话,一时愣住。阿木现在思想凌乱,不知道自己是谁,只知道眼前这女子是自己等了千年的挚爱。看着那娇美的容颜,阿木腹部一阵刺痛,还记得那晚凌乱的一刺,正插在自己腹部。青衣慌张的表情,懊悔的眼神以及珍珠般的泪珠。好晕,阿木不去想。青衣子缓过神来,冷冷说道:“洪元,你既觉醒,便该继续修炼,怎能重蹈覆辙,你还要参悟到几时?”阿木已经强制自己不去想,关于脑子里有别人的记忆已经有过一次。

但听到青衣的声音就忍不住去想,脑子里一片杂乱。隐约看见青衣慌乱的逃走,被自己一把抓住,按在床上,粗鲁的撕开她的衣衫,正要抚摸那一片雪白,忽然腹中一痛。晕!青衣子见洪元表情痛苦,怕是有心魔困扰,忙将清心咒输入他的脑中,同时替他擦汗,刚碰到他的额头,心中一怔,难道自己也着了魔?阿木正一片凌乱,忽然一股清凉渗入脑海,心神立即平静,如沐春风。正惬意间,那股清凉忽然消失,顿感烦躁,好像丢了东西又不知道丢的什么,急的团团转。

猛一睁眼又看见青衣,正颦眉思索,嘴角轻抿,红润欲滴。阿木腹下一股灼热直冲大脑,又闪到那个凌乱的夜晚,恨意顿生,一个翻身将青衣按到。青衣子正在剔除心魔,所谓心魔,便是情种,方青子对青衣子有意,青衣子岂会不知。只是大家同门修道,该相互扶持,因此方青子心魔萌发时青衣子将其刺伤,本是对方青子的一种点破。方青子经过参悟已经明白。但剑灵那时已经不在,只是将方青子以前的记忆原封不动的转给阿木,因此阿木才会着魔。青衣子发现自己也着魔,便诵经剔除,不料被阿木一个按倒打乱,脑中还有一丝清明,急忙大喊:“洪元,难道你要重蹈覆辙?”阿木现在连狠带怒,哪里听的见,见青衣子一脸悲戚,带着一丝求饶,楚楚可怜。

心中欲火猛升,直冲云霄。手下动作更快。青衣子护上护不了下,心中着急,对着洪元大喊:“方青子!你放肆!再不住手别怪我不客气。”阿木猛然想到降魔杵,伸手将青衣子两手反剪,同时整个人压了上去,另一只手用力一撕,一片春光落入眼中。尤其是两座峰上红珍珠,彻底将阿木欲火点燃。一低头将那珍珠含进嘴里。青衣子正要动法诀,直觉胸口一阵酥麻,全身跟着燥热。脑中还剩半点灵光,只得扭动身子,口里求道:“不要,洪元,停下!”同时心中默念法诀,准备遁形。

忽然,自阿木胸口飘下一方素帕。青衣子见了素帕,泪如雨下,依稀记得那日踏青,赠帕相送,誓言双飞。口里无力说道:“方青子,不要,不要。”青衣子的拒绝落在阿木的耳中,成了诱人的乐曲,使阿木更加疯狂的掠夺,如狼一般的凶残,如虎一般的霸道,如熊一般的蛮横。撕开青衣的最后武装,胯下猛龙长驱直入,直捣花心。如野马般奔腾。当身体被一根火热充满时,青衣子再也不能拒绝,只得随着大海的破浪,一次又一次冲上美妙的巅峰。快感如奔腾的江水,一浪赛一浪。

就在青衣子在浪尖旋转时,那根火热忽然变成滚烫的猛龙,更加的有力冲刺,将青衣由浪尖送到云端,漂浮在上面久久不能下来。当青衣无力漂浮在云端时,一股岩浆奔腾而来,将自己整个融化,青衣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只感觉到茫茫的星空,无比璀璨。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阿木的故事 全文阅读,阿木的故事最新章节,阿木的故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