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科幻小说 > 火星公主全文阅读 > 第28章 在亚历桑那的山洞里

第16章 我们计划逃跑

本书类别:科幻 作者:无连之者 书名:火星公主

余下的路程比较平静。我们行程20天,跨过了两个海底,穿越或经过许多座城市废墟,经过了两条著名的河道,即被我们地球上的天文学家称为运河的东西。当我们来到运河边时,便有一位武士被派到离队伍很远的前方,用双筒望远镜进行侦察,看是否有大队的火星红人。如果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我们就紧靠在一起前进,以免被发现。然后,我们就停止前进等待黑夜的到来。夜幕一降临,我们就慢慢地接近河岸种植地带。在众多的、间隔有序地穿过运河的宽阔公路中,我们找到其中的一条,悄无声息地爬到对岸干枯的土地上。

其中有一次我们整整花了五个小时,另一次我们花了一整夜才通过。当我们离开这高墙围住的领地时,太阳已照在了我们的身上。由于我们是在黑暗中行进的,因此我能看到的东西极少。只有当月亮偶尔照亮小片土地时,我才得以看到围墙圈着的田地和低矮凌乱的建筑物,恰似,一幅地球上农场的画面。我还看到了许多排列整齐的树木,其中有的是参天大树。圈地里饲养着各种动物。当它们嗅到陌生的野兽味和生人味时,就发出受了惊吓的尖叫声和喷鼻声。只有一次我们遇上了一个人。

那是在一个十字路日,路口有一条纵穿整个种植区的白色宽阔大道。这家伙一定是在路边睡着了。当我走到他跟前时,他用一支胳膊支起了身体,看了一眼正在走近的车队,突然一声尖叫,跳了起来,好像吓破了胆的猫,灵活地翻过了边上的一堵墙,发疯似地沿着公路逃跑了。撒克人毫不留意。他们这次并不是出来打仗的。只有从车队加快的速度中才能看出,他们都己看到了这个人。我们急速来到了沙漠边境,进入了塔尔·哈贾斯的领地。我和德佳·托丽丝没有说过一次话。

她从未传话过来说欢迎我到她车里去,而我的骄傲也制止我作任何的努力。我坚信,一个男人和女人的交往正好和他的勇敢成反比。一个懦弱的蠢货经常能轻易地迷住女人,而一位可以毫无惧色地面对成千上万个真正敌人的勇士却只能像受了惊吓的孩子一祥躲在暗处。在我到达巴尔苏姆的第30天,我们进入了撒克这个古老的城市。这群绿人的名字正是从撒克城那些早己被遗忘的人民那里剽窃来的。整个撒克国约有3万人,被分为25个部落。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大小首领,但他们都由撒克国王塔尔·哈贾斯统治。

有五个部落的总部就设在撒克城,其余的分散驻扎在其它归塔尔·哈贾斯拥有的荒废的城市里。中午刚过,我们就来到了宽阔的中央广场。这支远征队伍的归来并没有受到热烈友好的迎接。恰好碰上的几位,只和自己有着直接联系的人,按照他们正式问候的礼节,叫上一声名字。但是,当他们发现这支队伍还带了两个俘虏时,顿时兴趣倍增。德佳·托丽丝和我成为询问的中心。我们马上被分配到了新的住所。在余下的时间里,我们忙于在新的环境中安顿下来。我的住所位于一条由南通往广场的要道上,即广场的尽头。

我独自一人占据着整幢大搂。在这里,可以看到与我上次住过的那座城市有相同特征的豪华建筑,而且有的规模更大,更如富丽堂皇。我的住处适合于地球上最伟大的皇帝。可是,对这些古怪的生灵来说,除了房子的规模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吸引他们的了。正因为如此,塔尔·哈贾斯占据着一幢奇大无比的公共建筑。这是城里最大的建筑,却根本不适合居住。第二大建筑归洛夸斯·普托梅尔所有。其次为地位较低的首领们居住。建筑物就这样按首领们的名次排列分了下来。

随从中的武士和他们的首领住在同一座建筑物里。每个部落都在被指定的区域驻扎。如果愿意的话,他们可以在自己的领地里空余的几千幢建筑物中任意挑选。首领们都住在面对广场的大厦里。当我整理完毕后,或者要确切地说,是看着下属们整理完毕后,已是日暮时分。我赶紧离开了住所,去寻找索拉她们。我已决定要和德佳·托丽丝谈谈,要让她意识到,在我找到帮她逃离的办法之前,我们之间必须停止这种局面。我四处寻找,直到那又红又大的太阳最后消失在地平线上时,我才发现伍拉那丑陋的脑袋正从两层搂的一个窗口向外探望。

这幢楼就在我住的大楼对面,但离广场更近。我再也等不及邀请,三步并成两步,沿着通向二楼的弯曲过道冲了上去,跑进了一个很大的房间。伍拉激动地迎了上来。它那巨大的身躯朝我扑了过来,差点把我撞翻在地。可怜的老伙计,高兴得恨不能把我一口吞下肚去。它咧开大嘴,露出了三排獠牙,展示着他那可怕的笑容。我抚摸了它一会,让它渐渐地安静了下来。透过迎面而来的黑暗,我焦急地寻找着德佳·托丽丝的踪迹,呼喊着她的名字。房间尽头的一个角落里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回答。

我急忙向前跨上几步,来到了她的身边。只见她身裹着皮毛丝绸,蜷缩在一张古老的雕刻木椅上。见我等着,她便站了起来,两眼紧盯着我,说:“撒克部落的道特·沙加特,准备怎么处置他的俘虏?”“德佳·托丽丝,我不知道我怎么激怒了你。但我的本意决不是要伤害你。我一直希望能保护你,使你快乐。如果你不想见到我,随你的便。但你必须帮助我实现你的逃离计划。这不是请求,这是命令。一旦你安全返回你父亲的宫庭,你可以随意对待我。但是现在,我是你的主人,你必须服从我、帮助我。

”她认真地看了我很长时间。我能感到,她的态度正变得温和起来。“我理解你的意思,道特·沙加特,”她回答道:“但我却无法理解你。你是孩子和男子汉的一个混合体,粗暴而又高贵。我只希望我能理解你的心。”“看看你的脚下吧,德佳·托丽丝。自从那一夜起,我的心就留在那里了。它将永远留在那里跳动,直到我死去。”她向我跨近一小步,美丽的双手奇怪地伸出来,好似要抚摸什么。“你在说什么,约翰·卡特?”她喃喃道,“你在和我说些什么?”“我曾发誓,在你目前身为绿色火星人的俘虏时,我不在你面前说这番话,由于20天来你对我的态度,我以为再也不会向你坦露心迹了。

我的意思是,德佳·托丽丝,我的一切,肉体和灵魂,都是属于你的。我要为你服务,为你而战,为你而死。我只求你一件事,请求你在回到自己人的身边之前,不要对我的话作出任何反应,不管是指责还是赞扬。无论你对我怀有什么样的感情,请不要因为感激而受到任何影响和改变。不论我为你做什么,都是出于自私的目的,因为这样做给我带来莫大的愉快。”“约翰·卡特,我将尊重你的愿望,因为我理解你的动机。我将非常乐意接受你的服务,听从你的命令。从今以后,你的话就是我的法律。

我已错怪了你两次了。我再一次请求你的谅解。”索拉的到来使我们不能作更深入的谈话。她显得非常焦虑不安,一反镇静自持的常态。“可恨的萨科贾去过塔尔·哈贾斯那里了,”她叫道,“我从广场上听说,你们俩都没有希望了。”“他们怎么说?”德佳·托丽丝问道。“他们说,只等每年举行的大赛上所有的人都集中在竞技场后,你们就被扔给野卡洛(狗)。”“索拉,”我说,“虽然你是撒克人,但和我们一样憎恨这里的习俗。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尽最大的努力逃跑吗,我相信,德佳·托丽丝一定会让你在她的人民中得到庇护,得到温暖。

你的命运不会比这里坏。”“对,”德佳·托丽丝说。“索拉,和我们一起走吧。在赫里安的红人中,你的命运肯定会比这里强。我答应你,你不但会和我们共有一个家,而且还会有你所向往的爱。你自己的种族是不容许这种爱存在的。索拉,一起走吧。我们可以离你而去,但如果他们认为你曾帮助我们逃跑,那么你的命运将不堪设想。我们知道你是不会阻栏我们逃跑的,但是我们要你和我们在一起。我们要把你带到一个充满阳光和欢乐的地方,到懂得什么是爱,什么是同情,什么是感激的人民中去。

答应吧!说你愿意吧!”“南面通往赫里安的运河宽五十英里,”,索拉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说给我们听。“一匹快马可以在三小时内通过。从那到赫里安还有五百英里。一路上上大部分地区人烟稀少。他们一旦发现就要追赶我们,我们暂时可以在大树里藏身,但逃脱的可能性却非常小,因为他们会一直追杀到赫里安门口,每一步都不会饶过我们。你们对他们还不够了解。”“没有其它去赫里安的路了吗?”我问,“德佳·托丽丝你能否画一张我们必须经过的草图?”“好的。

”她说道,然后,从头发上取下一个很大的钻石,在大理石地板上画了张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的巴尔苏姆图。地图上满是纵横交叉的长长的直线,有的平行,有的汇拢后又通往大的圆圈。她说,线条代表运河,圆圈代表城市。在远离我们的西南部有一个城市就是赫里安。在我们附近还有许多其它城市,但她说其中有许多不敢涉足,因为并不是每个城市都是赫里安的好友。月光泻进来,照亮了整个房间。仔细察看后,我在地图上找到了一条远方北部的运河,它似乎也通往赫里安。

“难道这条运河不穿过你父亲的领地?”我问。“是穿过的,”她回答说,“但它距我们有两百英里。来撒克城的途中,我们曾经路过这条运河。”“他们绝猜不到我们会选择这条运河。我认为我们应该从这条道上逃出去。”索拉同意我的观点。我们决定当晚就走。实际上,只要一找到我的战马,备上鞍,我们就可以出发了。索拉骑乘一匹,我和德佳·托丽丝合骑另一匹。因为战马不可能在两天内走完整个路程,我们每人都必须带上足够的食物和饮料。我让索拉带着德佳·托丽丝沿着一条行人稀少的小道在城南等我,我将带着我的马尽快赶上她们。

当她们还在收集必需的食物,皮毛丝绸物品时,我悄悄走下楼,来到了后院。牲畜们正和往常一样,在睡下之前不安地来回走动着。一大群马和西铁特在建筑物的阴影里,在火星的月光下蠕动着。西铁特不时发出沉闷的吼声,战马也偶尔发出尖厉的叫声。牲畜们就是在这种无休止的愤怒中度过它们的一生的。由于无人在场,它们渐渐地安静了下来。但当它们一嗅到我的气味,又变得烦躁不安起来,可怕的噪声更响了。晚上独自进入马厩是非常危险的。首先,越来越大的声响会使附近的武士们警觉起来;其次,一些大公马会为了极小的理由,或是毫无理由地冲撞我。

在这一切都依赖秘密和快速行动的夜晚,我不想诱发它们的火爆脾气。我紧靠建筑物的阴影,时刻准备跳向附近的门洞或是窗口。这样,我蹑手蹑脚挪到了通往大街的后院大门。我开始轻轻地呼唤我的两头牲畜。哦,仁慈的上帝,我多么感激你。是你让我具有赢得这些又聋又哑的野兽的爱和信任的远见。立即,我看见从院子的尽头,有两个庞然大物挤出起伏不平的肉山,向我走来。它们走近了我,在我身上摩蹭着鼻子,嗅着我总是带在身边随时准备奖励它们的食物。我打开大门,让这两头巨大的牲畜出去。

然后我自己溜了出来,关上了大门。我并没有备鞍上马,而是踏着建筑物的阴影,来到一条极少有人光顾的小道,直奔事先约好与德佳·托丽丝和索拉会合的地点。我们好似游荡的幽灵,悄无声息地偷偷行走在路上。直到能看见城外的平原,我才松了一口气。我相信索拉和德佳·托丽丝会轻易躲开监视来到会合地点的,而我因带着两头巨大的战马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武士们天黑后一般是不离城市的。除非骑着马走很长时间,近郊也实在无处可去。我安全地到达了会合地点。

德佳·托丽丝和索拉并不在那里。我担马引到了一幢大楼的门洞处。我猜想也许是同住一个屋子的妇女过来与索拉讲话,推迟了她们的出发时间,因此,对于她们的姗姗来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然而,一小时过去了,又有半小时过去了,我开始变得焦虑不安起来。突然,寂静的夜空被一伙人的喧闹打破。我知道他们不可能是为了自由而逃出来的人。不久,这伙人就走近了我。我从门洞的阴影里向外张望,看到了十几个骑兵边说话边冲了过去。我听到的片言只语使我浑身的鲜血直往头上冲。

“可能他约她们在城外碰头,因此——。”他们一冲而过。我只听到这几个字,但这己足够了。我们的计划被发现了。从现在起,我们逃脱的机会更小了。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避过耳目,重新回到德佳·托丽丝的住所,了解真相。但是现在整个城市都己知道我逃跑的消息,要我带着这两头硕大的马潜回去又谈何容易。突然,我有了主意。凭着我对古代火星城市建筑物的了解,我知道,每一个院子的中间还有一个下陷的内院。我一边在黑暗的房间里摸索着前进,一边招呼着这两个庞然大物跟上。

对于它们来说,要挤过所有的门实在有点困难。好在建筑物的主要通道规模很大,因此,它们能挤过去而不至于被卡住。就这样,我们来到了内院。不出所料,里面覆盖着一层地衣般的植物。在我把它们送回自己的住处之前,这些植物将可以权充它们的食物和饮料。我相信,在这里它们将会和在任何其它地方一样安静、满足。再说,它们被发现的可能性也很小,因为绿色火星人并不太愿意进入这一城市边缘的建筑。我相信,唯一经常光顾这些建筑物的是那些使绿人感到极大恐惧的大白猿。

我卸了鞍,将它们藏在刚才我们进入这个院子的后门,松开牲畜的缰绳,然后就飞快地穿过院子到了院子另一边的建筑物后部,再穿过建筑物来到另一条大道。我躲在这个建筑物的门洞里等着,直到我确信没有人朝这边过来时,我便赶紧穿过大道,进入第一道门,来到另一个院子。就这样,除了在通过大道时进行的必要侦察,我穿过了一个又一个院子,最后安全地来到了德佳·托丽丝住处的后院。我当然会在这里看到那些牲畜。它们的主人都居住在边上的建筑物呈。

如果我迸去的话,肯定会和这些武士相遇。幸运得很,我有另一种方法可以安全到达德佳.托丽丝的住所。由于我以前从未在这个角度观察过这些建筑物,我先得确定她最有可能住在哪幢搂里。然后,我利用我的力量和敏捷,向上一跃,抓住了二楼的一个窗台。我想这是她的后房。爬进屋子后,我悄俏地走向前房。快走到门口时,我听到了声音,知道里面有人。我没有轻率地闯进去,而是先在门口听了一下,里面说话的是否是德佳·托丽丝,走进去是否安全。很幸运,我采取了这项谨慎的措施,因为我听到了里面男人用低沉喉音交谈的声音。

最后我听懂了它们的意思。这些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最及时的警告。说话者是一个首领。他正在给他的四个武士下达命令。“当他发现她没有在城南与他会合时,他肯定会回来的。”他说着,“当他走进这个房间时,你们四人要趁其不备向他扑去,解除他的武装。如果他们从柯洛德带回的消息正确的话,你们几个要齐心协力才行。将他捆紧后,把他带到国王那里,用镣铐将他牢牢地铐住。这样,当塔尔·哈贾斯要提审他时,他就不至于逃跑了。不许他和任何人交谈。在他回来之前,不许任何人进入这个房间。

那女孩不会有回来的危险,因为眼下她正在塔尔·哈贾斯的怀抱里。让她所有的祖先可怜她吧,塔尔·哈贾斯才不会可怜她呢。伟大的萨科贾今晚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我走了如果你们不能将他捉住,小心我命令将你们的尸首扔进冰冷的伊斯河。”。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科幻小说 火星公主 全文阅读,火星公主最新章节,火星公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