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科幻小说 > 火星公主全文阅读 > 第28章 在亚历桑那的山洞里

第22章 我找到了德佳

本书类别:科幻 作者:无连之者 书名:火星公主

皇宫总管已接到指令,将我安排在靠近国王本人的地方。国王在战时一直处于遭人暗杀的极大危险中,因为战争中人人平等的准则,似乎成了火星上冲突的全部道德规范。因此他直接陪我到了塞恩·科西斯当时正在里面的那间套间。国王正和儿子萨布·塞恩和几个皇室近臣谈话,没注意到我进去。房间墙上挂满了把可能暴露的门窗都遮蔽起来的华丽挂毯。房间的照明很奇特,是由天花板和下面几英寸看来是玻璃的假天花板之间的太阳光线提供的。给我引路的人向旁边拉开了一幅挂毯,显露出一条在挂毯和房间墙壁之间环绕屋子的通道。

他说只要塞恩·科西斯在这房间里,我就得一直呆在这通道里。国王离开时,我就得跟随着他。我唯一的职责就是保护国王,而且尽可能不被人发现。四小时以后会有人接替我。说完这些,皇宫总管就走了。挂毯的奇特织法使得它从一面看上去是厚实坚固的东西,但是从我所藏身的地方我能随时看清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事情,就好像没有隔着挂毯一样。我刚开始履行职责,房间对面一头的挂毯就拉开了,四名警卫队士乒簇拥着一位妇人进来了。他们走近塞恩·科西斯时,卫兵们退向两旁。

在国王面前,离我不到十英尺的地方,站着德佳·托丽丝,她满面笑容,神采焕发。佐丹加的王子,萨布·塞恩走上去迎接她,他们手拉着手走到国王跟前。塞恩·科西斯吃惊地抬起头看着她,站起身子,向她敬了个礼。“是什么使赫里安的公主到我这儿来的呢?公主两天前不考虑我的尊严,明确对我说,她要嫁给绿撒克国王塔尔·哈贾斯而不嫁给我的儿子。”德佳·托丽丝笑得更厉害了,嘴角带着调皮的笑纹,她回答说:“在巴尔芳姆,有史以来女人的特性就是随心所欲地改变主意,并在关系到感情的事情上隐瞒真相。

你会像原谅你儿子那样原谅我的,塞恩·科西斯。两天前,我不能确信他对我的爱,但现在我确信不疑,我来请求你忘掉我说的鲁莽话,接受赫里安公主的保证,时间一到,她将同佐丹加的王子萨布·塞恩举行婚礼。”“我很高兴你作出了这样的决定,”塞恩·科西斯答道,“继续对赫里安人进行战争决不是我的愿望,你的承诺将记录在案。我将向人民发表公告。”“塞恩·科西斯,”德佳·托丽丝打断他说,“最好在战争结束后再发表公告。如果在交战时期,赫里安的公主委身于国家的敌人,这对我的人民和你的人民都会是件怪事。

”“不能马上就结束战争吗?”萨布·塞恩说。“只需要塞恩·科西斯说句话就能带来和平。说这话吧,父亲,说出这能使我的幸福快些来临的话,结束这不受欢迎的纠纷。”“我们要看一看,”塞恩·科西斯答道,“赫里安人怎祥选择和平,我至少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德佳·托丽丝说了几句话后,转身离开了房间,她的卫兵仍然跟在她后面。我简单而幸福的梦想就这样在现实中被撞碎破灭了。我不惜为之献出生命,而且不久前还听到她表露对我的爱的女人,就这样轻易忘却了我的存在,面带微笑委身于她人民最憎恨的敌人的儿子。

虽然我亲耳听说了这些话,可我还是难以相信。我必须找到她住的房间,迫使她单独把这残酷的事实再对我重复一遍,然后我才会相信。所以我离开了岗位,匆匆穿过挂毯后的过道,向着她离开房间时所走的那扇门跑去。我悄悄穿过那扇门时,发现了一个布满分叉转弯的曲折通道的迷宫。我迅速跑进其中笫一个通道,然后又跑进另一个,不一会儿就完全迷了路,我正靠着边墙站着一个劲喘气时,听到近处有人说话。这声音显然来自我靠着的墙的另一边,而且我马上就听出是德佳·托丽丝的说话声。

我听不清所说的话,但我肯定没听错声音。向前移动了几步后,我发现了又一条在尽头有扇门的通道。我毫不害怕地向前走去,推门进屋,发现我进的只是一间里面呆着刚才跟着她的四个士兵的小前厅。其中一人立刻站起身盘问我来干什么。“塞恩·科西斯派我来的,”我答道,“我想和赫里安的公主德佳·托丽丝单独谈谈。”“你的口令呢?”这家伙问道。我不懂他的意思,但我回答说我是个卫兵,不等他答话,我就大步向前厅中对面的门走去,我能听见门后有德佳·托丽丝的谈话声。

但我要进去并不这么容易。卫兵走到我前面,说道:“塞恩·科西斯派来的人都有口令或通行用语。你要通过就必须说出一个口令。”“我进入我想去的任何地方所需要的唯一口令,我的朋友,就挂在我身旁。”我拍着长剑回答道。“你准备客客气气让我进去呢,还是不?”他抽出自己的剑作为回答,叫其他士兵一起动手,于是四个人拔出武器站着,挡住我的去路。“你不是奉塞恩·科西斯的命令来的,”最初问我话的人大声说道,“你非但不能进入赫里安公主的房间,而且还得让人送你回到塞恩·科西斯那儿去解释你为什么无故闯到这儿来。

扔掉你的剑,你别想胜过我们四个人。”他冷笑着又说道。我的回答是迅速地刺一剑,这使我只有三个对手了,我向你担保这三人足够我用剑去对付的了。他们立即逼我回身靠到墙上,全力来结果我性命。我慢慢移动到房间一角,这样使他们一次只能有一个人和我相拼,我们就这样打了有二十多分钟;剑来剑去的碰撞声使这小屋一时间热闹非凡。这拼杀声使德佳·托丽斯来到房间门口,在这场格斗中她就这祥始终站着,和她一起的索拉从她肩上仔细望着。她脸上反应呆板,无动于衷,我知道她没认出我,索拉也没有。

终于我幸运地刺倒了第二个卫兵,因而只有两个对手了,我便改变战术,用使我许多次获胜的那种拼杀方式,迅速进攻,使得他们招架不住。第三个在第二个之后不到十秒钟也给刺倒了,最后一个不一会儿也躺倒在满是鲜血的地上死去了。他们都是高贵的战士和勇士,我迫不得已杀了他们,使我非常难过,但如果只有这样才能来到我的德佳·托丽丝身边的话,我会把巴尔苏姆的人都杀光的。把沾满鲜血的剑插入剑鞘后,我朝我的火星公主走去,她依然默默地站在那儿望着我,一点也看不出她认出了我。

“你是谁,佐丹加人?”她低声问道,“又一个敌人在我不幸的时候来伤害我吗?”“我是朋友,”我回答道,“一个曾经是你很珍贵的朋友。”“赫里安公主的朋发没有一个穿这种金属服装,”她答道,“但是这声音!我以前听见过这声音,这不是——这不可能——不是,因为他已经死了。”“但是,我的公主,这正是约翰·卡特本人。”我说道,“难道你认不出你主人的心吗?即使透过油漆和奇怪的金属。”当我走近她时,她伸开双手,身子向我倒过来,可是当我要抱住她时,她颤抖着,痛苦地呻吟了一声,缩回了身子。

“晚了,太晚了,”她哀声叹道,“啊,那是我的主人,我以为你死了,如果你早一小时回来的话——但现在太晚了,太晚了。”“你在说什么,德佳·托丽丝?”我喊道,你是说如果知道我还活着,你不会答应嫁给佐丹加的王子吗?”“你想想,约翰·卡特,难道我会昨天一心爱着你,今天却爱上另一个男人吗?在我心里,我的爱已经随你的骨灰,一起埋葬在沃胡恩的墓地中了,所以今天我把自己的身子许给了另一个人,为的是把我的人民从佐丹加军队的劫难中解救出来。

”“可我没死,我的公主。我来是要求得到你,全部的佐丹如人也阻止不了我。”“太晚了,约翰·卡特。我已作出了承诺,在巴尔苏姆,这种事是不可改变的。以后举行的婚礼不过是无意义的形式。婚礼对于结婚来说无非像某位国王的送葬队伍再次表明他的死亡。我就像结了婚一样,约翰·卡特。你不能再把我称为你的公主,你也不再是我的主人了。”“我不太了解你们巴尔苏姆的习俗,德佳·托丽丝,但我知道我爱你,如果当沃胡恩人成群结队向我们进攻那天,你对我说的最后那番话是真心话,没有人能要求你成为他的新娘。

你那时说的是真心话,我的公主,你现在还没有改变想法,说那是真的。”“我那时说的是真心话,约翰·卡特,”她低声说道。“现在我不能再说那些话了,因为我已答应嫁给另一个人了。啊,要是你早知道我们的习俗,我的朋友,”她一半是对她自己继续说道,“好几个月之前我就答应嫁给你了,你可以在所有其他人之前要求得到我。这也许意味着赫里安的陷落,但我会为了我的撒克主人放弃我的王国。”然后她大声说道:“你还记得那天夜里你伤害我感情的事吗?你称我为你的公主,却不向我求婚,然后你又夸口为我而战。

你不知道,而我本不该受到伤害,现在我明白了。但是没有人让你知道我无法告诉你的事,在巴尔苏姆,在红种人的城市里有两类妇女。一类妇女,男人们为之而战,以便能向她们求婚,另外一类他们也为之而战,但从来不向她们求婚。当男人赢得了一个女人时,他可能称她为他的公主,或在几种表示为他所有的称呼中任选一种。你曾为我而战,但从未向我求婚,所以当你把我称为你的公主时,你瞧,”她声音颤抖了,“我受到了伤害,但即使在那时,在你还没有在交战中赢得我,对我加以嘲弄,从而使这事不可收拾前,我并没有像应该做的那样拒绝你。

”“我用不着请求你的原谅,德佳·托丽丝,”我嚷道,“你该知道,我的错误就在于对你们巴尔苏姆人的习俗不了解。由于确信我的请求将显得高傲自大、不受欢迎因而没有做的事,现在我做了,德佳·托丽丝,我请你做我的妻子,而且以我静脉中所流动的全部弗吉尼亚人的好斗的血液起誓,你将成为我的妻子。”“不,约翰·卡特,这没用,”她绝望地大声说道,“萨布·塞恩活着,我决不可能成为你的妻子。”“你决定了他将死去,我的公主一萨布·塞恩将死去。

”“也不是那个意思,”她赶忙分辩,“我不会嫁给即使是在自卫时杀死我丈夫的人。这是习俗。在巴尔苏姆,人们受习俗的支配。这无济于事,我的朋友。你只能和我一起悲伤痛苦。至少我们有这样东西可以共享。这样东西以及对在撒克度过的短暂日子的记忆。现在你必须离开了,也不要再来看我。再见,那是我的主人。”我怀着沮丧和悲伤的心情,从房间里退了出来,但我还没有宪全绝望,我也不会在婚礼实际举行之前就承认失去了德佳·托丽丝。当我沿着走廊走时,如同发现德佳·托丽丝的房间前那样,我在弯曲的过道的迷宫里完全迷了路。

我知道唯一的希望就是逃离佐丹加这城市,因为死了四个卫兵的事必然要追查,而且因为没有人领路我无法回到原来的岗位,有人发现我在皇宫漫无目标地穿行时,必然马上就怀疑到我。我马上进入一条通向楼下的螺旋状走道,顺着这条走道往下走了几层楼,直到我走到了一间有几个卫兵在里面的大房问门口,房间墙上挂着能让我藏在后面而不被发现的壁毯。卫兵所谈的都是平常事,直到一名军宫过来,命令其中四个人去替换正守护赫里安公主的那组卫兵时”才引起我的注意。

现在我明白,我将要遇到麻烦了,这确实来得太快了。因为这四人似乎才离开卫兵室,其中一人就上气不接下气地冲了进来,叫喊说他们发现四个伙伴在前厅被杀了。整个皇宫的人一下子忙开了。卫兵、军官、大巨、仆人以及奴隶们手忙脚乱地在过道和房间里跑来跑去,传送着消息和命令,搜索暗杀者的蛛丝马迹。这是我的一个机会,虽然看来希望不大,我还是抓住了,因为当一些士兵匆匆跑来经过我藏身的地方时,我跟着跑在后面,随着他们穿过皇宫的迷魂阵,直到在穿过一个大厅时,我看见令人欣喜的日光从一排大窗户照了进来。

在这儿我离开了那些给我引路的士兵,悄悄走到最近的窗户,设法逃出去。窗户离地面约三十英尺,离这所建筑大约相同距离的地方有一座足有二十英尺高,用大约一英尺厚的抛光玻璃建造的围墙。对红色火星人来说,从这条路逃出去看来是不可能的,但对于我,由于有地球人的力量和敏捷,这事不在话下。我唯一担心的是黑夜到来之前被人发现,因为我不能在大白天,当下面的院子以及前面的路上满是佐丹加人时跳出去。因此我寻找着藏身的地方,终于碰巧在离大厅地板约十英尺的天花板上悬垂着的巨大挂饰里找到了这么个地方。

我轻松地一跳,跳入了宽敞的碗状花瓶里,我身子才落进去就听到有几个人走进了大厅。这些人在我躲藏的地方下面停住了,我能清晰地听到他们所说的每一个字。“这是赫里安人干的。”其中一个男人说道。“对,国王,可是他们是怎么进入皇宫的呢?我可以相信,即使你的卫兵们勤于职守,会有个把敌人进入内室,但是我无法理解一组六到八个军人怎么能够进来而又不被察觉。但我们不久就会明白的,因为皇家心理学家过来了。”现在又有一个男人走到这些人之中,对其统治者作了礼仪性的问候以后,他说道:“啊,至高无上的国王,我在你忠实的卫兵们死去的心灵里所了解到的是一个奇怪的故事,他们不是被一些军人而是被一个敌人单独杀死在地的。

”他停下来,以便让这些话对那些人充分发挥作用,而塞恩·科西斯随口而出的表示怀疑和不耐烦的喊声说明大家都不相信。“你带来的是什么荒诞离奇的故事呵,诺坦?”他嚷道。“这是真的,我的国王。”心理学家回答说,“事实上四个卫兵中每个人的大脑中都很深地留下了这些印记。他们的对手是个很高大的男人,穿戴着你的卫兵的盔甲,他拼打的本领非同一般,因为他公平地和四个人拼斗,而且用高超的技巧以及超人的力量和耐力击败了他们。虽然也穿着佐丹加的盔甲,我的国王,在巴尔苏姆这个国家或任何其他国家,以前从未有人见过这样一个家伙。

“我加以检查并提问的赫里安公主的大脑对我是一片空白,她有很完美的控制力,我无法了解到任何东西。她说她看到了这场格杀的一部分情况,当她去看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和卫兵们拼杀,这个男人以前她从未见过。”“以前救我命的那个人在哪儿?”这伙人中另一个人说,我听出是塞恩·科西斯堂弟的声音,我从绿武士手中救了他的命。“以我第一位祖先的盔甲发誓,”他接着又说道,“描述的事完全和他相符,尤其是关于他拼杀的本领。”“这人在哪儿?”塞恩·科西斯大声问道,“立即把他带到我这儿来。

你知道他的事吗,堂弟?我很奇怪我怎么现在才想到在佐丹加竟然有一个军人,甚至今天之前我们还不知道他的姓名,约翰·卡特,在巴尔苏姆谁听说过这样的姓名!”很快有人传来话说找不到我这个人,不管是在皇宫还是在我以前的航空侦察兵大队营房的住处,他们找到并查问了坎托斯·坎,但他根本不知我从何而来,关于我以往的事,他告诉他们说,他同样一无所知,因为他只是最近在我们被关在沃胡恩人中时才遇上我的。“密切注意这另一个家伙,”塞恩·科西斯命令道,“他也是个陌生人,可能两人都是从赫里安来的。

在其中一人出现的地方,我们迟早会找到另一个人。将空中巡逻增加到原来的四倍,密切注意每一个从空中或陆路离开这座城市的人。”又一个送信的进来,说我仍在皇宫的院墙内。“今天进出皇宫院子的每个人的相貌都仔细检查过了,”这人下了结论,“除了他进来时对他所作的记录外,没有一个人的相貌和这个新来的卫兵相像。”“那样的话,我们很快就会逮着他,”塞恩·科西斯满意地说道,“同时我们要去赫里安公主的房间,让她谈谈这件事。她也许还知道一些她不愿向你透露的事,诺坦,来吧。

”他们离开了大厅,由于室外已经暗下来,我从藏身的地方轻手轻脚走了出来,赶快奔到阳台上。看不到什么人,我选了一个看来附近没有人的时刻,迅速跳到玻璃墙顶上,又从那儿越过皇官的院子,跳到大路上。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科幻小说 火星公主 全文阅读,火星公主最新章节,火星公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