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被禁止的爱全文阅读 > 尾声:三年后

10,冲击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徐光兴 书名:被禁止的爱

虞梅琳的内心很不平静,她没想到突然之间发生了那么多的意想不到事件。而黄敏敏那个丫头竟如此的厉害,她居然拿了那张照片又去找了校长,这姑娘生就一副反逆的性格,敢爱也敢恨,就像一团烈火。学校方面有些为难,黄敏敏的做法实质上是一种“逼宫”和摊牌。对于这批马上就要进入高考预备军的高中学生,校长自然容不得有半点闪失。学校方面最后采取对策:一是宣布虞梅琳将不再担任高二(3)班的代理班主任之职,而由产假期将满的原班主任老师提前来“接班”;二是让裴小龙转校,回到他以前的高中学校去,因为原先学校方面通过“关系”讲定让他来“试读”半年的。

这样的结果,虞梅琳觉得对自己来说没什么问题,但是她担心裴小龙的情绪是否能承受,最近一系列的事件对他的心理打击可能太重了,尤其是他妈妈的遇难。但此刻她已无法考虑这些事了,她的心事全在父亲身上。当她得知父亲病情,几乎是整夜整夜地无法入眠。她感到自己是那么的自私,而没有留意一下父亲那白发斑斑,脸上重重的皱纹。她老是忙自己的事业,而留在父亲身边和他说话的时间却很少。现在她在去医院这条漫长的路上,心就像泡在酒精里一样的痛。

她渴望父亲脸上的微笑一直都陪伴着她。她现在只能以虔诚来感动上苍,祈求让父亲闯过这一难关。父亲是个著名的教授,他住在市中心医院的高级单人病房里。父亲是在一个课题研究中倒下的,没有任何征兆的心脏病发作,幸好抢救及时,只是留下点小中风症状,口舌变得不灵。这几天,病情已经相当稳定了,所以开始有一些同事和学生来探访他了。病房是个长方形的房间,门口有一个白色的屏风遮拦,使室内显得较为幽静。东西靠墙正中是父亲的病床,旁边靠窗的书桌上还放着父亲的书籍和研究资料,而它们已被同事和学生们送来的鲜花和水果挤逼到一个角落,似乎没有退路了。

墙壁和病房里的所有摆设都是白色的,空气中带着一种均匀的、淡淡的消毒气味。她刚走到房门口,听见有一个人在病床前跟父亲正在说着什么要紧的事儿,心想不要打扰他们,就蹑手蹑脚进去,悄然立在屏风的后面。她敏感察觉到房里的空气有些异样,似乎还有人在擦眼泪。她更不敢出声,只是竖起耳朵静静地听着。“没想到小龙的妈妈会出这样的事。我知道,她以前曾是您最喜欢的学生……”虞梅琳心里一紧,透过屏风的缝隙一瞧,原来是裴小龙的爸爸坐在那儿,他的眼睛血红血红,人似乎憔悴到极点。

而她的父亲则躺在病床上紧闭双眼,满是皱纹的脸上有两颗纵横流下的老泪……虞梅琳心想,这会使父亲的病情加重,正想走进去阻止他们的说话,就听见小龙的爸爸又开口了,而且让她更加心惊。“我知道,我本不该打扰您,应该让您好好养病。可是这事像梦魇一样压在我心头,有时使我喘不过气来。我忍了十七年。现在小龙的妈妈去了,我觉得我再也憋不住了,我只想知道一个真相。我不会怨谁、恨谁,而且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只有知道真相,我才会内心平静下来。

而且我会将这件事保密的……”虞梅琳内心好生奇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小龙的爸爸想知道的“真相”是什么呢?她不由得凝神屏息倾听下去。“您知道,小龙的妈妈是我这一生唯一爱过的女人。她这一走,我这一辈子再也不会爱其他女人,也不会跟其他女人再有婚姻关系。我的爱,我心思,今后就只在小龙一个人身上了。所以,我求求您,教授,告诉我小龙出生的秘密……”虞梅琳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她想移动脚步,可是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能听她使唤了。

“我知道,教授,您得好好养病,不能说话。我只问您一句,您只要点头、摇头就行。我想问的是:小龙真是您的亲生孩子吗……”病房里的空气刹那间静寂得可怕,静寂到似乎要炸裂开来,所有流动的东西在这一刻都处于静止状态,似乎时间已不存在了。虞梅琳觉得宛如有一个重锤敲进耳膜里似的,那种冲击力震得她摇摇欲坠。她不敢偷窥父亲的脸,那老泪纵横的脸究竟是什么表情,是什么举动。病房里除了静寂,还是静寂。“好吧,我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来打扰您,为我的失礼,为我对您的冒犯,再次向您表示深深的歉意。

希望您好好养病,早日康复。”小龙的父亲站起来,要告辞了,他忽然想起什么又说道:“小龙对他的老师感情已经很深了,他们两个不能再见面了。绝对不能!我已和学校方面要求过,小龙要换一所学校……”虞梅琳听到这儿,再也忍受不下去了。她的脸苍白得像纸,眼神充满了哀伤。她意识开始在下沉,下沉,意识在加速度地下沉!她悄悄跑出病房,跑到空无一人的盥洗室里,对着墙上的镜子,默默地流下了灼热的眼泪……裴小龙是她虞梅琳同父异母的弟弟?!这多么不可思议,造化是多么的作弄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父亲太对不起已去世的母亲了。

而且,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十七年来,她觉得自己就一直是生活在欺骗之中了!此刻,她无法面对镜子中的自我,她抬不起眼睛,而内心中充满了尖锐的隐痛,就是眼泪也无法使它减轻。她耳边反复响起一个声音:“他们两个不能再见面了!绝对不能!绝对不能……”这是一个可怕的时刻,盥洗室里每一滴“滴嗒”的水声,都像是一把铅锤敲击在她心上。她想起了小龙的母亲,那个带着有个性香水味的漂亮中年女士,原先她还以为自己的戒备心,是一种漂亮女性之间不由自主的竞争,嫉妒意识,现在看来根本是早已藏在潜意识中的一种先天的敌意。

她觉得头脑里浮起一种不曾有过的感觉,那种感觉是在一口一口地在咬去她的心,于是她的回忆,她的爱,她的灵魂就通过这种感觉遗弃了她,就像一个受伤的人觉得生命从流血的伤口里消失掉一样……突然就没有了虞梅琳的身影,裴小龙感到奇怪。她不来班级上课,也不再担任班主任了。原先的班主任又悄然回来接任。在学校的卫生室和心理辅导室,也见不到她忙碌的身影。真的没有,就像咖啡上边的那层伴奶和砂糖,突然溶化在咖啡中,了无痕迹。后天是母亲的葬礼追悼仪式,他现在除了内心的悲哀,还多了一层孤独无助和失落感。

栽种的野百合已经在恬静的初冬季节中含苞待放了。裴小龙捧着它去虞梅琳家,敲了好久的门,没有回音。隔壁邻舍的一位老妇人,生气地跑出来问他要干什么,这间屋子里的人早已搬家走了。就这么走了?象断了线的风筝,小龙心想发生了什么事呢?此刻他明白了他对她的依恋之情。他开始打她手机,每次的回应是:“您拨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这样持续了一整天,小龙已经感到气馁了。虞梅琳的男友程亦奋给他回了一个电话,他的口气很温和但有些阴郁。

他告诉裴小龙,叫他不要再找她了,她也不会再见他了。她快要调到一所新的学校工作了,而且希望他也能继续努力学习,好好生活。他开始感到情绪的混乱。现在,努力要把她从他的记忆中抹去,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就像着了魔似的,抹去的结果,只会爆发出一个更痛苦的伤口来。虞梅琳在学校心理辅导室整理她的教学资料和物品。她准备调到另一所中学去任教,这是她自己提出的。她知道如果让小龙再换一所学校就读,这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重了。与其让小龙走,不如由她来承受一切,用她的离去来换取小龙内心的安宁。

因为在她的内心深处,不知为什么,总有一层对小龙才有的隐约的亲情。她边整理着东西,边思索着,眼泪不知不觉又要流下来了。这时从卫生室那儿慌慌张张跑进来一位教师对她说:不好,出事啦!有一个学生爬上了学校教学大楼的六楼顶层上,好像有轻生的举动。虞梅琳吃了一惊,作为一个心理辅导老师,在这种时刻总是最为敏感的。她随着那位同事一起跑到学校的操场上,见操场上已围了好多师生在朝教学大楼的顶层呼喊着,劝阻着。教学大楼是去年新建成的,楼身是黄白相间,高高地耸立在四周是绿荫围绕的操场,非常的美丽和气派。

而六楼的顶层出口处,为了防止调皮捣蛋的学生爬上去,原先有铁栏锁着。不知是什么缘故,这个爬上楼顶层的学生,却能把它弄开走出去的。虞梅琳抬起头朝楼顶看,突然像遭了电击似的往后一缩。她不敢相信在楼顶边缘站着的竟是裴小龙!这时,她觉得仿佛自己的全部生命都集中她那双眼睛里。沿学校六楼顶台四周一圈的是高一米、宽约一尺的防护壁。站在防护壁上如同站在平衡木上一样,必须集中注意力,保持平稳,还不能有太大的风速。大楼像刀削的悬崖峭壁一样一直延伸到下面的花岗岩砖铺成的走道上,如果失足掉下去,那高度足够让人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然后躯体撞在地上,像一只熟透的西红柿那么裂开……虞梅琳简直不敢想像,也不敢看下去。

裴小龙在楼壁上缓缓走着,对于下面的呼声,他只是叫道:“别烦我,我不是想死!只是想一个人静静地待一会儿。”他抬起头,注视天空,凝视那上面无际的云彩,似乎那儿有一个看不见的灵魂在呼唤他。他沿着楼壁的边缘走了几步,深渊就在他的脚下。每逢他久久地凝望着深邃的天空时,不知什么缘故,思想和情感就会汇成一种孤独的感觉,一种无可挽救的孤独,凡是平素养认为能接近和亲密的东西就变得无限的疏远,没有价值了。他不禁叫出声来说:“我为什么要生下来?我活着为了什么?我们的学习又是为了什么?真的是为了我们自己吗……我们除了像一架学习的机器那样活着,就没有其他的生存意义吗?!”有些救助的民警赶到,有人已经爬上楼顶,小龙威胁他道:“不要靠近我,我不是想自杀!你们如果靠近的话,我就真的就要跳下去了!”他又走了几步,身子晃了一晃,楼下面的人发出惊呼的声音。

民警开始在楼底下铺设充气阀准备救人。小龙慢慢地朝前走,没有朝楼下望一眼。他好像在注视天边的什么东西,似乎那儿有一个幻象在吸引着他。也许,他远远看见的是,他母亲的灵魂的反光。他高高举起双手,说了一句意义不清的话:“飞翔的自由……快乐……”小龙的身子又摇晃了一下,楼下又是一片惊呼,爬上楼顶来救助他的人正想靠近,他发怒地吼道:“我真的要跳下去了!”又是一刻紧张的对峙,空气凝重,让人喘不过气来。虞梅琳已闭起眼睛,暗暗的在心里祈祷起来。

小龙望着天空,那本身使人无从理解,同时又对人的短促生涯莫不关心的天空和云彩,当人们跟它们面对面,又很想了解它们生存的意义时,它们却用沉默来压迫人的灵魂和情感。于是那种无助的孤独感,就来到人的心头。小龙从背包里掏出他那本喜爱的画册,那是他的画作集。忽然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笑,他把画一张张撕下来,再撕成两片,抛向天空,嘴里嘟哝着“飞翔……自由……”撕碎的画纸如同大蝴蝶似的飞舞坠落到楼下。虞梅琳接住其中一张碎片,却正是那张名为“秋之歌”的画作。

校长在楼下,焦急地说:“他好像已经疯了,准备救人……”就在这时,接顶上救助员猛地扑上去抱他。但是小龙身子一滑,像一只中弹的鸟儿掉下楼顶。只听见一声闷响,裴小龙掉到铺设在楼下的气阀上。这一剧烈的落地撞击,使他一时失去了知觉。虞梅琳再也忍受不住了,她泪流满面,分开众人,冲上前去紧紧地搂抱着小龙,哭着,呼喊着他。但小龙仍然紧紧闭着眼睛,没有知觉的模样。周围的学生见状,无不泪下。医院的救护车赶到,但虞梅琳抱着小龙不肯松手,她清楚地知道,这就如同诀别一样,从今以后她再也不会有机会见到他了。

这也许是他们姐弟俩最后一次相会,而且是以这样的方式相聚,以这样方式分手。救护人员好不容易把她俩分开。小龙被担架抬进了救护车,车门关上了。虞梅琳觉得自己的心也被沉重地关上了。她拍打着车门,泣不成声地喊道:“……小龙,你要……好好地活着……活着……”救护车启动。虞梅琳跟着车跑,她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但她用尽全身的力量爬起来,又去追赶。她哭着、喊着,只是想告诉他一句话那就是:“……要好好的活着,……活着……”车内,小龙睁开眼睛,他听见了虞梅琳的呼喊。

他想爬起来看她一眼,但是身子某个地方有一种钻心的疼痛感。他没有爬起来。眼角边不由自主地流下一串灼热的泪珠……。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被禁止的爱 全文阅读,被禁止的爱最新章节,被禁止的爱
阅读提示: